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七 无尽的战斗

章五十七 无尽的战斗

夜瞳慢慢睁开眼睛,她呆呆地看了一会溶洞的穹顶,忽然间想起昏迷前的事情,当即一惊跃起,警觉地看着四周。
  然而她立即发现自己一下就到半空,却控制不住身体,又摔落下去。将要撞上地面之际,夜瞳本能地伸手撑向地面。但是坚硬如合金的岩石地面似乎变得比柔软,她的双手竟深深没入地面,按出两个深坑!
  夜瞳呆了呆,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各个部位,然后慢慢站起来。她这时才注意到身各处都酸痒难当,而非重创的伤痛感觉,这是肌体组织正在高速再生,血核脉动强劲有力,哪还有半点受伤的迹象?
  夜瞳一时愣住,她的伤呢?那让她心灰欲死的伤呢?双眼和血核受创后,她拼命逃亡只是不想让爱德华轻易得手,可心里也知道这样严重的伤势恐怕很难恢复如初。
  然而现在她反复检视,身体都好得不能再好,血核甚至比未受伤前还要强劲,而且身体内似乎多处被改造过,各方面机能都得到了大幅增强。
  这实在可称得上是奇迹了。要知道夜瞳觉醒了始祖血脉后,已经浸泡过门罗氏族的上古血池,身体早就得到方位强化,血脉彻底开后才得到了王女的身份。这样的身体,居然还能够再一次强化,在她昏迷期→,w◇ww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夜瞳忽然震惊地发现,在自已血核中那汪金色的源血中,不知何时多了一缕暗金色的外来血气。这并非来自帕斯氏族的气息,却也让她有一刹那身冰凉,只有公爵级以上的血族强者才有可能侵蚀她的原生种血脉,难道哪个氏族在一旁趁火打劫?!
  她茫然地抬头四顾,但是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溶洞壁偶尔水滴掉落的声音。
  夜瞳向半截断壁处走了两步,眼前是仍然一片狼藉的溶洞大厅,虽然几处石壁和通道的位置有些变化,但中央的巨兽尸体表明了这里就是她昏迷前的战斗现场。然而也没有很明显的痕迹来告诉她,昏迷之后又发生了些什么。
  夜瞳定了定神,重感知血核中的异常。这次她发现那缕外来的暗金血气与自己的金色血气,彼此相安事,就如出自同源般,没有让她恐惧的吞噬迹象。它缓缓游动之际,金色血气就会自动避开少许,仿佛它是一位国王,在检阅着自己的臣民军队。
  夜瞳吃了一惊,金色血气就是始祖血脉,也是她王女地位的基石。现在那缕外来的暗金血气居然会令它避让,意味着血气的本源位阶比她这个黑翼君王的原生种还要高,又不是帕斯氏族的血气,那会是什么来历?
  似乎在沉睡的时候,发生了不少的事?夜瞳努力回想,记忆却是一片空白。想了片刻,她终于断定自己是由于伤势沉重陷入了短暂的沉眠,而为了恢复伤势的沉眠,对血族来说就是深沉的睡眠,根本法唤醒,也就感应不到外界的情况。
  夜瞳走到巨兽尸体前,这头庞然大物现在体积只剩下生前的一半不到,就像被抽取了部生机和精血。她看到了不知什么力量造成的致命焦黑伤痕,又发现了吸血刃汲取精血的痕迹。
  然而看到的越多,却让她越是没有头绪,吸血刃当然是来自同族,可给巨兽致命一击的却根本看不出属于谁个氏族的秘法,奇怪的是再看几遍,夜瞳居然连哪个阵营的力量都不能很确定了。
  夜瞳发了一会儿呆,虚空巨兽意志所不在的压力使得她终清醒过来,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奇怪天地中,实在没有太多时间犹疑。
  她一边思索,一边活动手脚,以尽适应身体情况。夜瞳忽然停下,低头看着自己胸口。上衣大半扣子都被解开,露出一片雪白胸肌,正是血核的所在。
  虽然肌肤上白腻如昔,看不出任何异样,可夜瞳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她将手放在胸口,血核忽然跳得越来越,她也感觉到莫名的惊慌。
  仿佛仿佛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正在离她远去。一刹那间,她几乎被恐惧和惊慌所吞噬,心也宛若空白了一块,却不知道失去的是什么。
  静静站了片刻,夜瞳终于收拾完毕心情,整理好衣服装备。她用血气在面前凝出一面镜子,看了看自己,这时才发现脸上十分干净,一点也没有激战留下的血渍尘土。她不禁呆了一呆,似乎有只手,很温暖,也很温柔,帮她拭去了尘埃污秽。
  轻叹一声,血色镜面破碎幻灭,连同镜中那绝美面容一起消失。夜瞳随意选了个方向,向溶洞深处走去。
  或许是心情激荡的缘故,夜瞳检查了溶洞大厅,却没有探索相邻的通道,也就没有发现外围其实还有两具尸体。
  而就在数百米外比这个溶洞位置略低十多米处,有一条通道,千夜拖着东岳,正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东岳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深沟,是真正的沉重如山。而在前方拖行的千夜,就象背着山的蜗牛。
  千夜此时状态不好不坏,“镜水涤生”让他这些日子以来连续战斗的伤势好了大半,然而这只是身体上的恢复。
  虽然在这个特殊的世界里,太玄兵伐决法汲取虚空原力,不过仅凭兵伐决和晨曦明,他就不用担心黎明原力的匮乏。但是连续失去两滴源血后,血核几乎已经不再脉动,而血气也部回到符文里沉眠,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了。
  而在巨兽意志压制下的世界里,这意味着战力的大幅下降。
  千夜坚定地向前走着,或许以他现在的状态,当走到巨兽骸骨的中心会处于劣势,但他也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退出。
  先不说出去的路,不一定比前进安,到现在为止,千夜已经遇到数永夜和帝国阵营的强者,却始终没有赵君度的消息。
  而让他牵挂的另一方面则来自李狂澜的消息,千夜现在明白了临行时宋子宁那句“你的机缘”和“我的战场”的意思,显然宋子宁参与了地面战争,那么他又怎能轻易放弃地下这边的战场?
  在数千米外层的一处溶洞中,艾登靠坐在石壁上,半身焦黑如朽木,惨不忍睹。不过他的气息还算稳定,至少没有立刻死亡的危险,只是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
  在艾登对面,坐着一名帕斯氏族的二等子爵,此刻正一脸晦气地瞪着艾登,显得心情极是不爽。
  这名子爵是在追击夜瞳的中途,被爱德华召回,守护也可以说是监视重伤的艾登,这实在是一件麻烦的活。况且艾登那一击杀了他们好几个族人,现在非但不能杀掉这个魔裔,还要让他不能随随便便被路过的凶兽吃了,子爵的心情如何好得起来。
  闭目养神很久的艾登忽然睁开眼睛,他似乎百聊赖地四处看了一会儿后,把目光转向血族子爵,然后笑了,“你说爱德华现在是不是已经找到了远古精华?”
  血族子爵脸色一沉,喝道:“闭嘴!”
  艾登自顾自地说:“你们这些自以为高贵的吸血鬼,其实距离议会真正的中枢还远得很。看你这样子,虽然跟着爱德华,他也没有告诉你远古精华的真正功用吧?”
  血族子爵脸色变幻,起初怒不可遏,但听到后来就是心惊了,忙问:“那你知道远古精华?”
  艾登说:“我出自深黯之渊,又在议会供职,如何会不知道?不过也须瞒你,很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远古精华可以助我们黑暗之裔直通公爵,原因就是它带有虚空巨兽的一点残魂,可以让我们透过它去感悟虚空原力的秘奥,从而跨越那至关重要的一步。”
  “这我知道。”
  艾登似笑非笑,“可你不知道,远古精华除了直接吸收之外,就是在旁边看上几眼,也会受益不浅吧?”
  “什么!”子爵腾地站起。
  艾登嘲讽地望着他,说:“还有,除了远古精华,别忘了天鬼也是虚空巨兽之一,斩杀他的分身同样有莫大好处。否则的话你以为两大阵营那些侯爵级强者会吃饱了没事干,来这个容易陨落的鬼地方?还肯承担起斩杀天鬼分身的任务,甚至比抢夺远古精华和互相厮杀还重要?因为这样的战斗,只要参与了,同样有领悟高层次力量的机会。”
  子爵面容扭曲,脖颈上青筋跳动,显然已经恨到了极处。他算是明白了,爱德华把他扔在这里看守艾登,说明根本就不重视他,真正的好处完没有他的份。
  这名血族子爵一把抓住艾登衣领,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嘶声道:“你骗我!”
  艾登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我用得着骗你吗?”
  子爵一窒,满脸胀/红,却又说不出话来。用这种随时可以验证的事情来挑拨离间毫意义,何况在这次翻脸前,艾登和爱德华关系亲密,两人是能够平起平坐的大人物,若在平时,子爵连在艾登面前巴结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艾登表情突然变了,显得极为震惊,如同看到鬼的表情,盯着子爵身后。
  那名血族子爵实际上年纪不轻了,战斗经验丰富。他原本以为艾登是有意骗他回头,可是转念一想,艾登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哪有可能对自己动手。
  紧接着子爵耳边就传来嗒的一声轻响,他连忙把艾登推到一边,摆出战斗姿态后,才回头望去,恰好看到一颗拳头大小的银色管状手雷飞到自己面前。
  “黎明闪光!”他心中刚刚掠过这个念头,一团耀眼之极的白光就在眼前炸开。一时之间,子爵睁眼若盲,什么都看不见了。双眼中如同有数烧热的钢针刺入,一瞬间痛得他惨叫起来,双手捂眼,拼命地翻滚。
  白空照如幽灵般出现,但并没有靠近血族子爵,而是掏出个东西,向他抛了过去。原本还在惨叫的子爵忽然一跃而起,手中寒光闪动,吸血刃挥出,瞬间将那东西切成两半。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33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