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八 天鬼分身

章五十八 天鬼分身

白空照抛出的是个银罐,被剖开后立刻洒出一片乳白色液体,散发出浓郁的黎明原力气息。再细看竟是秘银溶液,而且浓度不低!
  血族子爵虽然反应迅捷,可他现在双眼还睁不开,顿时被浇了一头一身,身立刻轻烟四起,血肉肌肤眨眼间大片腐蚀,这次他就是真正的惨叫了。
  艾登被推开后,一直靠坐在石壁边冷眼旁观,这时忽然口一张,从嘴里吹出一缕黑气。子爵还在满地翻滚,黑气却准确误地射入他血核所在位置,发出嗤嗤声响,立时蚀出一个大洞,竟将胸膛前后洞穿,血核当然也灰飞烟灭了。这才是艾登一直留到后的杀招。
  喷出这口黑气后,艾登的气息显得萎靡许多,他看着白空照,苦笑说:“你是白空照?见鬼了,没想到后居然遇到的是你。要动手的话,那就痛点,你从我这里得不到什么重要情报的,如果想要折磨我的话,我就自己动手了结自己了。”
  白空照扔出银罐后就一直没动,用一双空灵的大眼睛看着艾登结果了那名血族子爵,她神色有些怔怔的,直到艾登对她说话,才似乎有些不信地问:“我有那么可怕?”
  “你觉得呢?”艾登反问。
  白空照竟是认真地想了一会,方点头道:“你说的好象也有道理,我周围的人基本都很怕我。不过你刚才后那一击,为什么不用在我身上?难道你恨他甚过恨我?”
  艾登呵呵一笑,说:“种族仇恨有时候比阵营之分容易让人记住。”
  白空照似有所悟,认真点了点头,然后说:“不过为什么我觉得,是因为你认为这一招对我起不了作用,才用在他身上的呢?”
  “就知道瞒不过去。”艾登眼中闪过一丝愕然,然后笑了,坦然承认。
  白空照站在那里想了想,走到血族子爵已经残缺不的尸体上翻找到一滴源血,然后她拖过自己那个大得惊人的背包,掏出三、四个花纹样式古老繁复的青铜盒子,一起扔给艾登。
  艾登接过手一看,脸色微变,那几个盒子上的花纹他可不陌生,分别属于数家魔裔名门和大族,盒子里当然是上好的魔裔伤药。这下就连一直神态自若的艾登都露出一丝意外的表情,但他只是略一沉吟,就立刻把源血和几个盒子里的药物部吞下。
  果然来自魔裔的伤药效果要好得多,片刻后,艾登脸上就多了点血色,焦黑的右手抓握几下后,表皮裂开剥落,露出生的肌肤。然后他才看向白空照,问:“你想要什么?”
  “我需要远古精华,你帮我。”
  艾登沉思一下,道:“只能说,我尽力。”
  “好。”
  见白空照如此干脆,艾登反而有些不明白了,忍不住问:“你就不怕我恢复实力后翻脸,直接杀了你?这些药剂再加上时间,我很就能恢复大半实力。”
  白空照小脸显得很纯真,可是回答却让艾登不由自主地心生寒意:“你可以翻脸,但杀不了我。而我只要不死,就会是你一生的梦魇。”她顿了顿,以一种天真邪的口气说:“而且你也不是那么笨的人。”
  艾登看了她一会儿,笑笑说:“确实如此。好吧,我答应你,也不用对天赋图腾发誓了。”
  白空照将身后装满武器的大背包扔在地上,说:“自已挑吧,另外帮我背着它。”
  艾登打开背包,看着里面形形色色的武器,眼皮也不禁跳了跳。这么多的武器,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这个外表甜美纯真的小恶魔手里。他忽然皱了皱眉,注意到其中大部分都是特征明显的魔裔武器,不由抬起头看了看白空照,后者正歪着头也在看他,眼中仍是那样梦幻空灵的表情。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都没有说话。艾登低下头继续检视,片刻之后,他拎起背包,手里多了一把双管短/枪,当先向一条溶洞通道走去。而白空照跟在他身后,一步步走着,身影显得格外单薄,有若幽灵,让人看着总会生出凄凉孤寂的感觉。
  已经是后一段路了。
  各方强者距离地下溶洞世界的深处已经不远,而危险程度也达到了顶峰。后的一段路,显得格外黑暗和漫长。
  千夜慢慢站起,脚边躺着一头蛛魔。这只蛛魔体形极为庞大,一看就知道战力彪悍,但是它还是死在千夜手里。在这地下世界,蛛魔原本可以提高战力的庞大原形反而变成了障碍。
  蛛魔的精血已经悉数为千夜所有,可是吸收转化的速度却很慢。连续失去源血后,紫色血气彻底蛰伏不出,暗金血气也变得迟缓。血核上的伤口依然刺眼,而没有了燃金之血的滋养,千夜每次战斗后总要花很长的时间来走出疲累和困倦。
  然而此刻千夜的心却不再沉郁,反而加坚定。他拔出一支兴奋剂,也不卷在烟里,就这样直接刺进血管,部注入。过量的兴奋剂瞬间让他体内每个角落都似燃起了火,原力不断从气漩中涌出,甚至带来了高度的愉悦和感。在这一瞬间,千夜甚至有种所不能的错觉。
  不过即使身体沉浸在药物带来的狂欢中,千夜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却始终保持清醒,只是盯着通道的另一端。凭经验,那样然光的黝黑是到了一条通道的尽头,前方应该没有岔路,然而在千夜眼中,黑暗似乎活了过来,在不断涌动着。
  千夜将东岳插在地上,拔出双生花,从容压入一颗烈阳,瞄准了那片黑暗。
  黑暗中忽然响起低沉的笑声,一片黑雾脱离了黑暗,慢慢涌来。它形状不断变幻,时而是人形,时而又是形态各异的凶兽。但论怎么变化,那强横匹的气息却都不会改变。相距尚远,它那恐怖威压已经笼罩了千夜。
  千夜双膝关节忽然发出一声脆响,两腿一弯,差点跪在地上。但他把牙咬得喀喀作响,硬顶着恐怖的威压,一点一点重站直。
  只凭这恐怖威压和熟悉气息,千夜就知道对面那片蠕动的黑暗即是天鬼分身。
  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天鬼分身,千夜也只能自认倒霉。实际上除两大阵营有数的强者外,任何人遇到天鬼分身都只能说运气够差。
  当千夜站直后,正想不管不顾地直接出手搏上一搏,意识中突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以怪异的语调说:“臣服于我,当我的奴隶,我就可赐与你力量和永生!”
  这是天鬼的声音?千夜微怔,这还是他第一次触摸到天鬼有思想的意志。即使在如此危险的境地,千夜还是有刹那想起探索安度亚遗藏时,那个背叛者意志好像也是用这类东西一路引诱他,难道他们都认为力量和永生就是终极追求吗?
  “这个”千夜显得有些犹豫。
  天鬼分身明显有些不耐烦,加强了威压,喝道:“跪下,或者死!”
  千夜忽然闪电般抬枪,瞄准前方,背后双翼骤现,一时间整个通道中尽是金色光芒!
  天鬼分身骤然感到极度危险,它发出一声啸叫般的吼声,黑雾陡然膨胀起来,仿佛要吞噬掉整个空间。而那根金色羽毛带着华丽的尾焰扑入黑暗,瞬间化成数金色光点,与构成天鬼分身的黑气融为一体。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天鬼分身就自内而外地猛烈燃烧,刹那间变成一团比炽热的火球!
  千夜闪电般将东岳插在身前,整个人躲到东岳之后,双手握紧剑柄,拼命将所余几的黎明原力送进东岳。
  东岳嗡嗡震颤,发出淡淡光芒,将千夜保护在内,然后滚滚火浪就冲了过来。
  火流稍稍一沉,受到了大海之力的镇压。然而勉力放出的领域瞬间就被火流冲毁,随后东岳的光芒也没能撑过一秒,就已破碎,只能依靠宽阔剑锋本体提供一点微不足道的保护。
  似是感觉到了危险,黑之悄然发动,在千夜身周形成一团似有若的光幕。光幕下的千夜,身影竟然模糊扭曲,似乎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天鬼分身自燃形成的恐怖火流一遇到这光幕,即自行向两边分开,接着又在光幕后汇合,毫滞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必会以为火流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天鬼分身的自燃比猛烈,但也结束得极,整个过程都只是一眨眼间,等后一缕火焰熄灭,千夜这才慢慢抬起头。
  在他周围,原本错综复杂的通道已经完消失了,代之以一个方圆数百米的空旷大厅。千夜此刻就站在大厅中央,前方不远处就是天鬼分身开始燃烧的地方。而大厅论地面,洞壁还是穹顶都已化成一片晶体。
  天鬼分身燃烧所化的火焰,竟是在虚空巨兽骨骸内烧出一片空间,要知道那些溶洞洞壁和钟乳石在一众强者战斗中,有损毁有移位,却没有完湮灭的。这样一对比,可见未死之前,天鬼分身的力量恐怖到了何等地步。
  看到这一幕,千夜心中也暗叫侥幸。要不是他当机立断,立刻用出仅剩的原初之枪,恐怕连天鬼分身的一击都抗不过去。而且由于血核沉寂,千夜体内的黑暗原力比黎明原力低了一截,原初之枪在抽取他力量的时候,就把那截黎明原力给留下了,否则他也放不出领域。
  千夜擦掉额头的冷汗,他现在还不能完掌握原初之枪的原理,只能觉得自己实在是运气够好。而看眼前的情景,原初之枪好像对天鬼分身有特殊的杀伤力,居然能够将它由内而外引燃,这就有点意思了。不知道安度亚当初设计原初之翼的时候,会否就是专门为了对付虚空巨兽。
  千夜扶着东岳喘息了一会儿,忽然看到天鬼死去的地方有什么东西一闪,他强撑着走过去,从地上捡起了一块不规模的黑色晶体。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34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