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五 担当

章六十五 担当

bx
  千夜力地摆摆手,对于宋子宁每时每地都能把话题转到诡异的方向,他已经懒得反驳了,只问:“伯谦大帅怎么会让她们入营的?”
  宋子宁哈哈一笑,道:“伯谦大帅也是人啊,还是第一门阀青阳张氏四支主家之一的掌舵者。让她们入营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能够换取她们背后世家的支持,何乐而不为呢?”
  千夜微微一怔。
  宋子宁知道千夜在想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被传言骗了,伯谦大帅向来横冲直撞,不喜谋略只以力破局,那是因为他的力量之强足以破局,所以须用谋。同时代万千强者,惟他成就今天的天王之路,岂会是一介莽夫?你明天就要去见他,千万不要自作聪明,做什么小动作。”
  千夜有点明白了,宋子宁应该是得知自己要去面见张伯谦,担心他身体秘密暴露,这才匆匆赶来。但是在天王级强者面前,又有什么妥当方法能够守住秘密呢?千夜苦笑道:“就算做什么,也没有用处吧?”
  宋子宁眉间阴霾,少有的神色沉重,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本想过来看看能不能只交信物,本人报个重伤什么的,现在一听情况,幽国公已先见过千夜了,这条路显然行不通。
  千夜缓缓道:“其实只要血核不暴露,我现在体内黎明和黑暗原力各半,黎明原力还要多些,就算伯谦大帅看到了,也不能就这么给我定罪吧。”
  话虽这么说,两人却都知道哪有这么简单,宋子宁是当面见过张伯谦的,很清楚那仿佛面对煌煌天地的压力,然而让他担心的是另外一个人,“千夜,你可知道,伯谦大帅上次召见我的时候,我见到了谁?”
  当千夜听到宋子宁说出林熙棠的名字,脸色顿时变了,一时间思绪犹如乱麻。他听宋子宁讲完整个过程,怔了半天,才道:“那我这次也会见到他吗?”
  宋子宁摇摇头,“说不准他会不会露面。帝国对外一直宣称林帅在帝都养伤,他来永夜的消息是高机密,就连幽国公这个位置的人都不知道。”
  千夜此刻反而平静下来,把事情前后想了想,“子宁,召见你的是张帅,却见到了林帅。也就是说,他已经怀疑我没有死在红蝎那次行动中,想从你那里确定我的身份。”
  说到这里,千夜轻轻吐出一口气,有些沉重地道:“其实,这算不了什么秘密,你本不用这样冒险。”宋子宁在林熙棠面前没有说谎,却取了巧,他的回答没有给出明确因果逻辑,在林熙棠这样的人物面前,这种做法是极度危险的,双方的力量和地位差距太大,就必然不存在公平的对话。
  宋子宁只是笑笑,他就知道千夜能够明白,千夜为人纯净直率却不笨,真遇到事情触觉十分敏锐,往往能够切中要害。“事实上,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不直接找你。”
  千夜用力抓了一把头发,突然道:“子宁,你说……当年,他知不知道我是赵家的孩子。”
  屋里顿时静下来。这个问题背后有着太多种可能性,令人稍稍深入一想就不寒而栗。
  还是千夜先打破沉默,“该来的总要来的,反正明天就能知道。另外还有件事,我在巨兽之眠下面遇到了李狂澜,他特别提到你们曾经在战场上见过。这人给我的感觉,怎么说呢,说不清是敌是友。不过他的剑道确实厉害,我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这个李狂澜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这么厉害,怎么此前一点都没有听说过?对了,你们上次相见时,他有没有对你不利?”
  “李狂澜?你是说遇到了他?究竟怎么回事,仔细跟我说说!”
  见宋子宁一脸郑重,千夜就把和李狂澜相遇的前前后后详细说了一遍,就连镜水浮生之事也没有漏过。
  宋子宁皱起眉,听千夜说完后,倒是眉头舒展开了些,后变成不怀好意的笑,一搭千夜肩膀道:“你行啊,‘镜水浮生’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你竟然敢收人家姑娘这么贵重的礼物,以后打算怎么还这个人情?以身相许?”
  姑娘?千夜愕然,瞪大眼睛看着宋子宁,他完没看出来李狂澜从头到脚有哪个地方像姑娘。
  宋子宁晃了晃手指,笑吟吟地说:“这事知道的人很少,但李狂澜确实是当今国丈小的女儿,和大的那个差了近二十岁吧。”
  千夜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宋子宁自顾自说得眉飞色舞,“算算年纪,她比你大了些,不过没关系,正妻嘛,大点压得住阵脚。放心吧,我和敬唐李氏没啥生死大仇,那次商队的事情可能他们另有图谋,我只是被殃及的池鱼。这点小小不,绝对不妨碍你还人家‘人情’!”
  千夜再听不下去了,一巴掌按住宋子宁聒噪的嘴,头痛比地道:“为啥什么事都能让你鬼扯到那上面去,而且……我有女人了。”他犹豫一下,还是把夜瞳的事大略说了。
  宋子宁脸色大变,腾地跳起来,惊道:“什么?你说她叫夜瞳?不会是那个门罗氏族的王女吧?”
  千夜点头道:“就是她。”
  宋子宁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你想把门罗的王女带回来?你疯了吗?”
  千夜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坚定,说:“帝国内其实也生活着不少黑暗种族,特别是血族。”
  宋子宁脸色已经变得前所未有的阴沉,他站了起来,不断在房间里踱步,显得十分烦燥不安:“那些要么是奴隶,要么是些随时可以牺牲的小人物,所以帝国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门罗的王女怎么一样?一旦让人知道她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动心争夺。你有没有想过,若此事被发现,你要怎么办?”
  “实在没办法的话,我会带她去中立之地。”
  宋子宁猛然停在千夜面前,紧盯着他的眼睛,“你还记得,当初我们曾经约定过,假如有一天你变成血族的奴隶,我就会亲手杀掉你。”
  千夜坦然面对宋子宁格外/阴鹜凌厉的眼神,说:“当然记得。但我现在很清醒,我没有被黑暗之血控制,也没有受任何人摆布!”
  两人默默对视了一会。宋子宁罕见地爆了句粗口,“他奶奶的,你没被血气控制,脑子也没坏掉,居然还想这么干。这要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他忽然一把抓住千夜的衣领,咬牙切齿地道:“该死的,你别告诉我这是真爱!”
  千夜认真地想了想,说:“好象是的。”
  宋子宁顿时一脸抓狂表情,死揪着千夜的衣领用力摇晃,几乎是对着他的脸吼道:“你天天出去跟那些黑暗杂种战斗,然后回来告诉我和一个血族是真爱?!你和门罗的王女,十三始祖之一黑翼君王安度亚的原生种是真爱?!这,这让我他妈的怎么说你呢?这实在,实在他妈的太酷了!这不本来应该是我干的事情吗?”
  “哦,哦,嗯啊??”本来千夜情绪有些低落,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发生他自己身上,也确实很难接受。可是听到后两句,饶是千夜已经习惯了宋子宁不按常理出牌的脾气,也不禁呆住了。
  千夜猛然想起屋外就是赵阀的兵营,宋子宁刚才那可怕的声浪几乎震耳欲聋,怕是驻地的人都能听得见,那简直是非同小可!
  宋子宁这时一脸自得,打了个响指,只见隐隐绰绰琉璃宝幢般的光壁在周围明灭闪动,而数片飘叶从虚空中乍现,绕着飞到他手指上盘旋一周,又各自飞向屋子四角,消失不见。
  “本少早就布下领域,这座大营中能够偷听到本少说话的,绝不超过五个!”
  “那不还是有五个吗?”千夜哭笑不得。
  宋子宁眼睛一瞪,道:“那些大人物要关注的事情多了,哪有心思来偷听我们?”
  他忽然神色一正,放开千夜被扯得一团乱的衣领,“你确定要为了个女人,就算她是个血族,要放弃帝国这些兄弟朋友?”
  千夜意图分辩,“我并没要放弃兄弟朋友。你当初不也说过,我们兄弟在中立之地,也能打下一个大大的国度吗?”
  宋子宁怒道:“我说这话的时候,意思可不是让你跟个女人私奔!”
  不等千夜回答,宋子宁突然换上一脸笑容,一把勾住千夜脖子,把他拉近,笑道:“不过若是门罗的王女,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别说去中立之地,就是在暮光大陆上打下片国度也值得。这事办得漂亮!不愧是我七少看中的兄弟!”
  千夜被宋子宁忽冷忽热的态度弄得哭笑不得,还想解释一番自己也是形势所迫,身不由已,不这样做夜瞳就路可去。可是他话还没出口,又被宋子宁堵了回去。
  “千夜,我们怎么说都是兄弟,好处不能都光让你得了。门罗这位王女有什么出众的姐姐妹妹没有?让我也认识一下?”
  千夜再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刻他有点晕头转向的感觉,本能地回答:“倒确实有个,应该是妹妹吧?叫暮色,血脉天赋也不错,现在就已经是伯爵了”
  宋子宁手中折扇刷地张开,疾扇几下,笑道:“这个我喜欢!”
  千夜按着额头,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又和宋子宁把话题扯到奇怪的地方,奈地道:“你听我说完,那个暮色性情狡诈,手段阴狠,上次铁幕血战的时候还想给赵君度挖陷阱。”
  对此,七少显得毫不在意,道:“若要比拼下限低,我又怕过谁来?”
  千夜彻底语,只觉一口气横在胸口,说不出的难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38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