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六 面见

章六十六 面见

宋子宁见了,浮滑笑容一收,问:“你决定了?”
  千夜心中叹息,坚定地点了点头。
  宋子宁也沉静下来,思索片刻后,意义不明地看了千夜一会儿,忽然笑道:“千夜,你长大了。”
  不等千夜说什么,宋子宁像是已经想好了一应后续事宜,说:“夜瞳作为门罗王女在帝国这边有基本资料,包括画像,就算永夜大部分人都没权限接触到这类情报,但现在情况特殊,永夜有太多帝国强者,她不能就这样直接出现。”
  宋子宁边用折扇轻击掌心,边道:“我大约需要三四天左右时间做点安排。这里刚刚结束了一次会战,下一场还要过段时间才能打得起来,正好有个空档,我可以请几天假回黑流城一趟,你什么时候过去?”
  千夜有些犹豫,“子宁,你把相关联系人告诉我吧,这事太过危险,你不要直接参与。”他虽然本就打算向宋子宁问问看有什么办法把夜瞳带入人族聚居地长住,可这毕竟是禁忌之事,却没想过要宋子宁直接沾手。
  宋子宁冷笑,“你还知道危险?”他顿了顿,淡淡道:“帝国虽然律法森严,却不连坐,放心,如果出了事,我会把自己摘干净的。”
  千夜被宋子宁冲了一句后,也不说话了。他对宋子宁太过熟悉,这样的神情,这样的语气是动了真怒。
  宋子宁看着千夜带着隐约痛苦和迷茫的神色,面容恢复了平静,道:“你明天还有伯谦大帅那一关要过,那可没有任何人帮得了你。若一切顺利,我五天后在黑流城等你。”
  千夜缓缓点了点头。
  宋子宁道:“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先走,还得去请个假。”在出门之前,宋子宁忽然回头,说:“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兄弟,真若有事,自然一起担着。”
  说罢,也不等千夜回答,宋子宁就推门而去。
  千夜呆坐了很久,屋子里一直没有点灯,夜色爬满每个角落。窗外则从喧杂到寂静,最后只剩下夜风的声音。千夜就沉浸在这样的黑暗中,不知什么时候心神全都宁定了下来,莫名进入修炼所需的冥想状态。
  他也不刻意而为,任凭玄曜两篇缓缓交替运转。到此时千夜才现其中神奥,这两篇皆能炼化体内虚空巨兽远古精华碎片的残余能量,玄篇炼出来就是黑暗原力,而曜篇所炼即得黎明原力。
  至于明天,只能随缘。
  一夜修炼,转眼就已到黎明时分。永夜大6此刻依旧夜幕高悬,但帝国大营中已是喧嚣四起,战士们纷纷起床出操。
  当千夜洗漱完毕,走出房门时,两名赵玄极的亲卫等候在门外。千夜随他们出门登车,向着丘陵顶端张伯谦的中军大营驶去。
  车辆刚刚通过中军营门,千夜忽然感到身上微微一沉,似乎冥冥中有一道铁幕垂落,将中军大营与外面世界隔绝。他心中一惊,这种领域的感觉与天鬼铁幕有几分类似,虽然范围未及覆盖千万里,但若论密不透风,却犹有过之。
  千夜试着放出感知与那道无形之幕一触,立被弹回,全无还手余地。此时他有种错觉,如同进入笼中的鸟,就连意识都飞不出去,这感觉让他极不舒服,身上承受的压力也渐渐沉重,从起初的微不可察,到后来的重如巨石。
  千夜骇然望向中军中央的主帐,如果这一切的源头都是来自张伯谦的话,那么这位帝国传奇人物,威能就真的是深如渊海。仅仅是身在领域之中,而且只是隔绝意念扫描的领域,就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这时车身一震,停了下来,千夜随众人下车,看到面前是一重门户,这里明显比大营其它区域安静得多,就连守卫都很少,来往的几乎没有普通战士,军官们行色匆匆,没有人驻足停留交谈。
  千夜又看看身边,现同车几人都浑然无事,好像对那强大的威压全无所觉。
  带他们这批人进来办理军务的是一名帝国军部参谋处的上校,他注意到千夜脸色苍白,额头不断渗出冷汗,不禁关切问道:“千夜公子,你是不是伤势还没有全好?等下见过大帅后,我带你去军医处吧,这次军部运了整个实验室过来,医疗条件应该比各大世家都要好。”
  千夜摆摆手,虚弱地说:“我没事。只是第一次见到伯谦大帅,难免有些紧张。”
  “这是当然!话说我从军十几年,也只能远远看上一眼大帅,根本没有资格当面觐见啊!”说到这里,那名上校已是满脸向往。而同车进来的人中惟有千夜是要面见张伯谦的,其余众人望向他也全是羡慕之色。
  千夜勉强笑笑,并没有接话。
  这重门户的守卫全是张伯谦的嫡系部队“铁衣军团”,上校与卫兵交接手续后,就只能止步于此,里面自有人出来把众人分别带进去。
  千夜注意到,前来给自己带路的两人竟全都是战将,军服上果然有他以往只耳闻不曾眼见的云图滚边,那是帝国近卫军的雷骑卫。
  越往深处走,越是安静,最后千夜在一组大帐前停下时,四顾已经看不到人走动。带路的雷骑卫也没有说话,只对着他做了个手势。
  千夜深吸一口气,迈进右侧门户大敞的营帐,一眼看去竟有种空旷的感觉。
  这是帝国野战军团常用作指挥室的穹顶帐,能同时容纳四、五百人,此刻中央只摆着一张书案,一人据案而坐,其后竖着一杆高灯。在永夜上午九点的室内还需要照明,因此灯盏中燃着熊熊原力火焰,将书案周围照得通明,也映得那人面容忽明忽暗。
  案后之人虽然坐着,却仍能看出身量伟岸。
  他长解开,随意披散,姿态肆意得不像在军中,可那股扑面而来的戎马气息甚至隐隐带着血腥的味道。那人手中端着金杯,凝望杯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千夜看到他第一眼脑海中就跳出一个名字,张伯谦!
  带千夜进来的雷骑卫并没有为他通报,径自走到营帐边,与自己的同僚们站到一起,没有出一点声音。千夜怔了怔,就举步走到距离张伯谦还有十米处站定,微微垂。
  张伯谦恍若根本没有注意到眼前的动静,只是凝望着杯中物,动都不动。千夜也就只能站着,保持沉默。
  可是站着站着,千夜就觉身上压力越来越沉重,原力流转都渐渐变得迟滞。此刻他就象一个落水的人,正慢慢没入水面,却无力挣扎,只能绝望地坠向黑暗的海底。
  千夜终于动了一下,转头望向角落里侍立的几名雷骑卫,可他们都笔挺站立,一点异常都没有。而千夜此刻甚至连呼吸都开始感到困难,身上压力重得让他几乎听到了骨节处的喀喀呻吟。
  难道这些雷骑卫的战将们实力已经高绝到了这种程度,可以对青阳王的领域重压视若无睹?然而千夜知道这绝无可能。
  千夜呼吸越来越急促,全身汗如雨下。额头豆大汗珠顺着面颊滑落,终于有一滴落在地上,出嗒的一声轻响。
  帐内的寂静就此被打破。
  张伯谦终于抬头,目光落在千夜身上,缓缓地说:“他们没有事,是因为根本感知不到本王的领域之力。而你能够感知本王领域,且能支持到现在,已算难得。”
  随着张伯谦开口,千夜身上压力突然一空。他顿时如鱼入水,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张伯谦望着千夜,双目深远无尽,完全看不出任何波动。在这双眼眸前,千夜忽然感觉自己什么都隐瞒不住,整个人就如透明一般,所有秘密全在光天化日之下摊开。
  千夜惟有默然肃立,听候命运宣判。
  张伯谦将手中金杯放下,又陷入沉思,片刻之后方道:“确实是你斩杀了天鬼分身,是个可造之才。来人!”
  一名雷骑卫快步走到近旁,问:“大帅有何吩咐?”
  “看看他应得什么封赏。”
  这名雷骑卫军务娴熟,当下想也不想,即道:“斩杀天鬼分身,可得定制七级枪械一支,相关弹药一套;或可得六级名兵一件,由大师手制;或可得六级战甲一付,由帝室工坊出品”
  可供挑选的清单还有很长,千夜却插言道:“可否将此次军功暂时记下,待日后再行使用?”
  那名雷骑卫一怔,忍不住说:“这次军功封赏不同以往,清单中有不少精品,有些甚至是帝国近卫军的配置,这在平时可是根本见不着的。”
  千夜点点头,道:“多谢这位大人好意。不过我仍然希望将军功暂记。”
  这时张伯谦淡淡地道:“那就这样。你下去吧。”
  既然张伯谦这么说了,那名雷骑卫立刻行礼退回自己的位置,仍由带千夜进来的两名雷骑卫把他原路送回。
  当千夜见到在重重门户外等候的那名军部上校时,犹然不敢相信,居然就这样出来了?千夜感觉,张伯谦那一眼明显已经看透了他身上所有秘密,却什么都没有说,还让他平安离开。
  这其中有何阴谋?随即千夜自己就否定了这个荒谬想法。张伯谦何许人也,还用得着和他玩什么阴谋。以张伯谦的脾性,从不迂回曲折,向来是看得顺眼就提拔,不顺眼直接拍死了事,怎会在他一人身上破例。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张伯谦明显对千夜十分在意,否则也不会在他身上浪费这么长的时间。
  离开时千夜的疑惑反而比来时更多了,他甚至有些怀疑张伯谦是否真的看穿了一切。而他心底还有个小小的结,这次没有见到那个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38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