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七 巨兽之眠的尾声

章六十七 巨兽之眠的尾声

当千夜乘坐的越野车驶出最外围大营门楼的时候,张伯谦忽然站了起来,走进一侧小门。外面是条单边敞开的过道,林熙棠正靠在一根铁铸的外举架上,仿佛没有什么焦点地看着地面。
  张伯谦走到他面前,目光落在那些银色丝下越明显的灰色上,缓缓问:“不想见他吗?”
  “到此为止就很好,这样的结果还算不错。”
  “你当年为什么会去永夜的垃圾场?”
  “偶然路过。”
  “那么后来呢?”
  林熙棠微微一怔,抬起头。
  张伯谦的脸色仍淡淡,眼神却固执坚决,显然这次非要一个答案,否则必不会罢休。
  林熙棠不由笑了笑,“后来当然不全是偶然了,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偶然。”
  张伯谦已有几分怒意,沉声道:“林熙棠,什么事能沾,什么事不能沾,你该比我清楚。那几家之间的鸟事,又与你何干?!不要以为你那套天机推衍之术能够算尽天下人,上次沾上夜之女王的教训难道还不够?你,你插手这些事,是嫌自己树敌不够多吗?”
  林熙棠默然片刻,轻轻说:“这件事此前我确实有错,不过现在已经结束了。”
  张伯谦看着他,忽然怒意尽去,“原来你也是会有私心的。”
  林熙棠无奈地笑笑不语。
  这时周围的光影突然跳跃了一下,走廊里原力灯次第熄灭,从中庭洒落下来的天光扫除了部分暗沉的角落,又投射出另外一部分阴影。
  永夜大6的天亮了。
  回到赵阀营地时,千夜已经感觉极为疲惫,只想痛快地大睡一场。见张伯谦一面,前后加在一起也没说几句话,却比与强敌死战一场还要累,简直就和射了一原初之枪差不多。
  不过接下来还有太多事情要做,千夜只是回房用冷水洗了把脸,就起身去找赵玄极。
  赵玄极案头依旧叠着高高的公/文,似乎永远也披阅不完。这段时间里,千夜也听到了不少关于幽国公的传闻,对于他事必躬亲,一丝不苟的风格有所了解。
  千夜简单地说了说面见张伯谦的过程。赵玄极听了倒是颇为高兴,张伯谦不会做那种让人站着干等的无聊事情,肯在千夜身上花这么长的时间,显然已经把他看在了眼里,这对千夜今后展很有好处,当下就好生勉励了千夜几句。
  千夜惟有心中苦笑,好不容易等赵玄极说完,就急忙道:“国公,如果近期无大事的话,我准备回一次黑流城。”
  赵玄极皱了皱眉,问:“现在就回去?你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不碍事了。”千夜道:“听说因为战事浮空艇不能私航,我从地面走也是一样。”
  赵玄极双眉略为舒展,又问道:“对了,为何把这次军功暂记?此次封赏中着实有不少精品,比如说定制的七级枪,就比我赵阀所出的七级枪还要出色,几乎不比君度的碧色苍穹差多少了。”
  对这个问题,千夜早就想好了答案,道:“我已经有趁手兵器了。而且近期我原力提升飞,早晚会用到八级武器,没必要现在就在兵器上投入太多军功,倒不如积攒一起,将来一口气换把八级的精品。”
  赵玄极闻言点头,道:“年轻人心大些,也不是坏事。好,你去吧,不过记得十日后无论如何要回来。”
  千夜点头应了,到外面找赵阀军需官要了一辆越野车,就出了帝国大营,一路向黑流城的方向驶去。
  当千夜在一望无际的荒野上奔驰的时候,巨兽之眠内那个溶洞世界里的激战已经到了尾声。
  白凹凸踏过一名蛛魔侯爵的尸体,从洞壁上摘下远古精华碎片,扔进一个特制的口袋。在口袋另一侧的夹层中,还放着一块天鬼分身留下的晶体,不断散出足以点燃黑石的热力。不过她这个口袋材质特殊,丝毫不受热力影响,还能隔绝外部原力探查。
  此刻周围已无敌人,白凹凸转身沿着原路返回。在感知范围边缘,还有数道强横气息,他们也都现了白凹凸,不过她的强大也令人忌惮,于是彼此相安无事。
  等众人都走得远了,其中一道强横气息忽然快衰弱。在一个溶洞中,艾登满身是汗,靠在洞壁上,慢慢坐下,一时连站立的力量都已失去。
  在他对面,白空照正捧着一块远古精华碎片,聚精会神地看着。碎片散出柔和光芒,无论艾登还是白空照,沐浴在光芒下都感到十分舒服。
  艾登平复了呼吸,问:“你从哪里找来的药,居然能够让我冒充侯爵的气息?就是太霸道了点。”
  “这种药通过透支身体和生命来激潜力,因为你是伯爵,它才能模拟出侯爵气息。这种东西在贫民区里很常见,是被当作救命的药来用的。”
  “救命?”艾登一怔,怎么都想不出这种药性猛烈,但副作用也极大的药怎么能够用来救命。
  白空照抬头看了他一眼,理所当然地说:“当然是救命用的。贫民区里的人没有好的武器装备,也没有血脉力量和修炼功法,关键时候只能靠拼命。所以在我们眼中,这种药就是拿来救命用的。至于副作用,再大也是以后的事。”
  艾登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默然片刻后问:“你所说的贫民区,是哪里?”
  白空照随口说了几个地名,艾登只对其中一个有印象,那是永夜的一处地下交易集市,但在黑暗国度的领地上,生活在那里的贫民应该都是黑暗种族,还有少量混血的人类。
  “你就是在那种地方长大的?”
  “不,我长大的地方比那里更糟,但是”她并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
  艾登有着魔裔名门起码的修养和礼貌,说:“好吧,我不问了。现在东西已经到手,你准备怎么做?我还是那句话,要我命的话下手痛快些。”
  白空照看着艾登,目光焦点却不在他身上,而是落向远方,不知何处。过了许久,她才回过神来,说:“我要你家族的秘法。”
  “不可能。”艾登一口回绝。
  白空照站了起来,走向艾登。不过艾登并没有等来预想中的杀戮,而是半片远古精华碎片。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居然把手中的远古精华碎片一分为二,扔给艾登的比她手上那块还大些。
  艾登接住远古精华,却疑惑地看着白空照,说:“这不像你啊?”
  白空照扬了扬手中的远古精华碎片,“我只需要这么多。”
  她将碎片塞进背包,就抛下艾登,向通往山外的溶洞通道走去。
  艾登冲着白空照的背影叫道:“喂!我们只能说是两清,别想我欠你一个人情!”
  白空照头也不回,举起的右手比出一个中指,“婆婆妈妈,不象男人。”
  “你!”艾登为之气结。
  白空照或许真的不需要更多的远古精华,但这半块碎片对艾登来说却是异常重要。有了这块碎片,和爱德华一战中所受重创可以全部恢复,甚至血脉根基还能更进一步。
  艾登看着白空照背影消失的地方,又想起她那个装满魔裔风格武器的大背包,心情变得异常复杂。
  在另一片区域,爱德华满脸铁青,手里握着两块天鬼分身残留的晶体,猛地一拳轰在对面石壁上。这泄愤一击,顿时在石壁上留下一个深达数十米的巨洞,几乎生生开辟了一条新的通道出来。
  不过他心中清楚,再如何愤怒也没有用,此刻夜瞳想必已经逃得远了,甚至有可能离开了巨兽之眠。而远古精华碎片也一块都没有找到,天鬼分身倒是遇见两次。可是天鬼分身留下的晶体,对爱德华而言没有丝毫用处,惟一能派的用场就是赏给手下。
  但在爱德华心中,所有手下加在一起,也没有半个自己重要。所以拿到两块天鬼分身晶体和全无收获没什么分别。
  “艾登!!”爱德华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名字。要不是艾登,他早就逼迫夜瞳就范,哪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爱德华越想就是越怒,同时心中渐渐泛起寒意。别人或许不知,但爱德华自己却很清楚,当莉莉丝听到是议会赐予他圣子称号时,目光中那缕冰寒几乎将他灵魂冻僵。
  李狂澜手中寒月笼沙遥指对面的两名狼人和一个蛛魔,左手托着一块远古精华碎片,意态潇洒,道:“你们几个,想抢东西就上来动手,别扭扭捏捏的!”
  与李狂澜对峙的都是伯爵,明面上实力也就与李狂澜在伯仲之间,可是他们都隐隐心生惧意,竟是不敢上前。
  在地下溶洞世界的最后那段路上,李狂澜和他手中这把寒月笼沙已经杀出了偌大名气,死在这把水晶剑下的都是各自种族有名的强者。这三个黑暗伯爵虽然占据数量上的绝对优势,但是心中却丝毫没有把握。
  李狂澜却不准备等待,径自向他们走去,身周寒意大盛。
  蛛魔伯爵终于又恼又惧地吼了一声,带着两名狼人退后,随即消失在迷宫般的通道中。
  李狂澜一声长笑,说不出的狂傲,就这么托着远古精华,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在另一条通向地面的通道中,赵君度背着碧色苍穹,不疾不徐地走着。这次巨兽之眠战役中,他并未与赵阀战队一起行动,而一路走来,永夜和帝国两大阵营也似乎没什么人遇到过他。
  此刻赵君度如冰雪般昳丽的面容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仿佛世间万物都和他再无关系,战斗就只是战斗而已。无人知道他的实际战绩,惟一的证明就只有背囊中的一块天鬼分身晶体。
  永夜议会战线中央的那座宏伟城堡中,无光君王梅丹佐忽然重重地哼了一声,脸有怒色。随着他的震怒,辽阔营地内的黑暗战士们全都觉得体内气血翻涌,原力乱窜,说不出的难受。弱小些的战士和炮灰们更是成片倒下,有的就再也爬不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39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