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九 面具

章六十九 面具

自血战开始,黑流城周围战事就没有断过,大多数小镇都废弃了,居民撤向有完整防御工事的城市,就算还有人居住的地方,事实上已经成为灰色交易地带或者冒险者、佣兵和猎人的临时据点。
  出现在千夜面前的小镇也已变成一片废墟,镇中大半房屋都被烧毁,只有几座还算完好。其中一座房屋的屋顶,飘着一面猩红旗帜,旗面上绘着个人头,半边有血有肉半边是白骨骷髅,说不出的狰狞。
  这样一面旗帜,是战争状态的标志,一般大型冒险者团队或者佣兵军团用来宣示地盘主权,并且明确拒绝任何势力靠近。敢在这种环境下树起战旗,都不是好惹的主。
  看到半面的骷髅旗,千夜皱了皱眉,用车灯打出要求靠近的信号,并且放慢车缓缓驶进小镇广场。
  一路上十分安静,废墟里连只老鼠都没有看到,也没有哨兵出面阻拦,但是千夜以狙击手的敏锐觉察到暗中有许多警惕的眼睛。他和夜瞳下车,来到那座尚算完好的房屋前,敲响了房门。
  房门开处,宋子宁施施然走出。此刻七少一身冒险者的打扮,满身上下挂满子弹、军刀和长短/枪,居然有种嗜血彪悍之气,和往日温文尔雅的气质迥然有异。看到千夜,他第一句话就是:“你迟到了。”
  千夜看看原力日晷,说:“才晚了五分钟。”
  “一分钟也是迟。进来吧,都准备好了。”宋子宁招了招手,将千夜和夜瞳让进房间,再把房门关好。
  进门之后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客厅,这栋楼房原本的主人应该生活还算宽裕,厅里有一个壁炉,家具也很整齐。夜瞳和千夜都是一身猎人装束,她进屋后环视了一下周围,就拉下斗篷的风帽,摘掉防尘面罩和护目风镜,甩了甩一头黑,将之束起,在脑后扎了个马尾。
  宋子宁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夜瞳,不知在想些什么,等夜瞳和千夜把斗篷都脱掉后,才道:“这就是门罗的王女殿下?”
  夜瞳闻言转头,望向宋子宁,双瞳深不见底。
  宋子宁忽觉自己视线被她瞳中那无尽深邃所牵引,整个人都欲坠入无底深渊,当下全身一震,猛地后退一步,身周濛濛的青色原力光芒一阵明灭,叶片飘落如雨,这才从那冥冥间的牵引中逃脱。
  而夜瞳脸色刹那间有些苍白,随即恢复正常。
  千夜眼看不对,立刻踏前一步,东岳在两人之间一竖,震断了那无形的牵引。
  宋子宁和夜瞳两人的能力都是虚无玄妙,神秘莫测,不知是谁的气机先动,结果在无意之中交了一次手。
  宋子宁再望向夜瞳的时候,神色微有凛然,并且着意了避过与她目光相触。夜瞳则垂目而立,不再去看宋子宁。
  宋子宁向千夜深深看了一眼,说:“进去吧,里面都已经准备好了。相信会对你们今后的生活有所帮助。”
  里间已经被改造过,中央放着一张餐桌改装成的工作台。旁边竖着好几个架子,上面满是药剂和手术工具,其中大半千夜都不认得。
  窗口下方安置着一张舒适的高背椅,上面坐着一个矮胖的老者,样貌十分丑陋,正自闭目养神,同时按照某种神秘节奏不断活动着手指。
  “这位是卢炬大师,在易容伪装领域是真正的大师,这次能够请到他出手,也是我们的运气。”宋子宁微笑着介绍道。
  听到宋子宁的声音,卢炬一双三角小眼才微微睁开,一脸倔傲地说:“确实是你们的运气!要不是听说这次的对象特殊,我老人家又恰好有件事用得着你,就凭你们这几条小鱼,也值得我老人家动手?”
  虽然大凡奇人多有怪僻,但这位大师说话的方式好像就是为了让人不快的。
  千夜眉心一跳,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道:“多谢大师了。”
  卢炬哼了一声,摇晃着二郎腿,说:“道谢有这么生硬的吗?”听到这话,千夜和夜瞳一起皱眉。
  这时宋子宁走了上来,把千夜拉到身后,微笑道:“我这兄弟不擅言辞,但是打仗非常厉害。最近刚宰了十几头永夜的贵族,杀气还有点重。这次事情,还望您老全力出手,我自有厚报。”
  卢炬又哼了一声,摆足了架子,这才缓缓地站起来。不过千夜眼力厉害,早就看出卢炬在听到那句‘宰了十几头永夜贵族’时,面皮有些颤抖。
  卢炬走到夜瞳面前,上下打量了一遍,方问:“就是她吗?”
  “正是。”宋子宁代答道。
  “好,到那边坐下,不要动。”
  夜瞳依言在椅子上坐定,卢炬拿起她的手,用一枚金针向指腹刺去。然而一针下去,居然没能刺破她的肌肤!
  卢炬顿时一惊,眼神就有些变了。他定定神,又换了根如手指般粗的金针,针头赫然是斜开的刃锋,这哪里是针,简直就是一把刻刀。
  千夜脸色一变就想出声,但宋子宁仿佛早有预料,一把将他按住。
  用上了这个东西,卢炬的手指甚至因为用力微微颤抖着,才划开夜瞳的手指,针头上出现了一滴滚圆的鲜血。他将鲜血小心翼翼地滴入旁边一根长试管内,屏息看着里面的变化。
  试管中原本就盛满了无色透明的液体,这滴鲜血一放进去,血色立刻扩散,遍布整个试管。接着颜色越来越浓,到后来整管都变成了鲜艳的红色,随即开始沸腾。
  沸腾过程中,鲜血中渐渐透出金色,片刻后干脆变成通体金色。
  望着这管金色血液,卢炬激动得浑身颤动,不住地叫道:“始祖血脉,真的是始祖血脉!”
  千夜对卢炬如此激动有些不解,这时宋子宁在旁边小声说:“卢炬大师祖上也曾经有过血族血脉,只不过到了这一代已经稀释得差不多了。”
  千夜恍然,原来卢炬是混血。不过以血族的强势特征,最终却被人族血脉逐渐稀释吞噬,看来卢炬先祖的血族血脉实在不怎么样。无论在永夜还是帝国,混血都是位于社会的最底层。
  卢炬将试管中的液体倒入地上放着的一个金属大桶,再从旁边的架子上依次拿下十多种药剂倒入,最终液体变成了透明如水的颜色,被彻底地销毁了。
  作完这一切,卢炬走到另外一盆液体前,将双手浸入,开始仔仔细细地清洗,连指甲缝里都不放过,他此刻的表情极为专注,仿佛在进行某种仪式。
  过了一会儿,卢炬方提起双手,也不知道他用来洗手的是什么东西,根本不用面巾擦拭,离开液面后,几乎立刻就干了。
  他对夜瞳躬了躬身,道:“殿下,请您闭上眼睛,我要稍许冒犯。”此刻这位大师原先的傲慢无礼全都不见了踪影,恭敬得一如普通血族对待上位者。
  千夜看得微微一怔,转头望向宋子宁,宋子宁却是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
  夜瞳依言闭上双眼,卢炬双手如风,迅从她头面掠过,短粗手指灵动异常,一一按明头骨位置。
  卢炬收回双手,拿出画板,刷刷在上面绘出一张画像,展示给夜瞳,恭敬地道:“这是可以更改的容貌,您看是否满意?”
  千夜也看到了画像,画上的人和夜瞳轮廓相似,但面容就完全是两个人,就连千夜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卢炬只用寥寥数笔,就将画像绘得栩栩如生,极具神韵。这份笔力,毫不逊于宋子宁。
  夜瞳仔细地看过画像,提出了不少意见,卢炬一一照办,连续修改了十几稿,这才让夜瞳点头。看来即使在危险的境地,当遇到容貌问题的时候,任何身份的女人都是会斤斤计较的。
  随后卢炬对夜瞳和千夜讲解了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原来卢炬要按照这画像制作一张面具,特殊之处在于这张面具竟然是活的,以原力为驱动,能够存活数年之久。这样的面具已经不仅仅是栩栩如生四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只要不是遇到神将以上的强者,普通的秘法感知和探查根本看不穿卢炬手制的面具,只会认为那就是活的血肉,是夜瞳身体的一部分。
  这样的手段,才配得上大师的称号。
  千夜不知宋子宁是从哪里找来卢炬,但却知道请这样的人出手代价不菲,而且往往需要付出特殊代价。
  “殿下,请躺到工作台上。待会可能有些痛,您是否需要麻醉?”
  “不必。”夜瞳答道。
  随后夜瞳躺上工作台,卢炬将上百支大大小小的刀具摆成数排,又打开冷藏箱,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拎出一张薄薄的肉色皮肤,覆在夜瞳脸上。
  见卢炬开始工作,宋子宁将千夜拉到外间,以不打扰手术过程。
  两人站在壁炉前,宋子宁递给千夜一支烟,然后罕见地也给自己点上一支。
  千夜少有见他抽烟,不由问道:“有心事?”
  “有一点。”宋子宁长出一口气。
  “哪方面?和我这件事有关?”
  宋子宁苦笑道:“除了这件事,还能有什么?你真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吗?”
  千夜默然片刻,说:“我知道。”
  “你不知道!”粗暴地冲了千夜一句后,宋子宁就沉默不语,千夜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手指间燃烧的香烟。
  宋子宁直到把整支烟抽完,方道:“我查过那个门罗王女了,都是些不得了的消息啊。既然她有王女的封衔,也就意味着觉醒的是黑翼君王安度亚的血脉,而在过去,黑翼君王和夜之女王/莉莉丝的关系一向不怎么好。另外,据说帕斯氏族的圣子爱德华一心想要和她成为伴侣,现在人跟着你跑了,那什么圣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关键在于,现在夜之女王是醒着的!”
  千夜叹了口气,说:“我知道。”
  宋子宁一把抓住千夜的衣领,压低了声音,怒道:“你知道?!你知道还把她带回来,你以为在永夜这种地方,就能躲得过血族的圣子,甚至是夜之女王?你想怎么办,难道去帝国腹地?”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40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