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四 方向 (一百八十层加更)

章七十四 方向 (一百八十层加更)

bx
  见人抗命,千夜目光又落在赵冠伟身上,东岳轻轻一挑,他就如腾云驾雾般飞出百米,重重摔出营门外,又连喷数口鲜血。
  千夜再不理会赵冠伟,而是对众战士道:“体列队集合,规定时间内不到者,军法处置。”
  命令一下,有一名军官就拿出哨子,运原力吹出三短一长的急促哨音。顿时军营内一片,战士们纷纷从营地各个角落内涌出,冲到操场上,顷刻间就排成两个整整齐齐的方队。赵阀私军之精锐,仅从集合速度就可见一斑,远于帝国主力军团。
  等众将士集结列队完毕,千夜只是点点头,随意指了个年轻战士,让他=带自己去主将的大帐,就把两个营的战士留在操场上,没有再下任何命令。
  没有主将命令,依照军规,这些战士哪都不能去,也不能稍动,就只能在操场上静静站着。
  千夜进了大帐,就象是把操场上两营战士彻底遗忘,再也没有任何命令传出。
  转眼间就到了深夜,两营战士整整站了十个小时,虽然以赵阀将士的战力,还远远没到累的时候,心中却不烦燥和不安兼而有之。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是千夜有意惩戒方才不奉军令的行为,就算是站到天亮也有可能。
  就在这时,数名赵玄极的亲兵走进营地,直入大帐,对千夜道:“幽国公有令,命你即刻前往晋见。”
  千夜听罢,放下手中地图,起身随亲兵而去,片刻后就站到赵玄极面前。
  此刻赵玄极并没有象平时一样处理军务,而是在摆弄一套繁复的茶具,见千夜进来,抬手让他落座,又放了一个茶杯在他面前,然后就自己端起茶杯,细细品着。
  帐中安静得绣针落地可闻,只有热气和茶香袅袅弥漫。幽国公不说话,千夜也不说话,就那么安静地端坐着。
  这一杯茶,赵玄极整整喝了半个小时,方才喝完。他轻轻将茶杯放下,抬眼望了千夜一眼,道:“冠伟是员猛将,成年后即上战场,在西陆前线呆了十几年,杀敌数,积功累累。前锋两营战士,有不少是跟过他的老人。你和他有矛盾,动手切磋也很正常,但是为什么要打得如此之重,而且直接把他赶出前锋营呢?”
  千夜淡淡道:“如果是我输了,不见得会伤得比这轻,同样法在前锋营立足。大战当前,我痛恨这等借机寻衅之人,既然他跳出来找我麻烦,那我就绝不会容情,不管他背后主使之人是谁。”
  赵玄极失笑,道:“你不会以为是我或者燕国公主使的吧?”
  千夜说:“如果是您和燕国公,不用如此吧,不让我带兵即可。”
  赵玄极不想千夜直言不讳至此,微微一怔,随即摇头微笑。只听千夜继续道:“我只是想赚些军功而已,赵冠伟身后主使者究竟是谁,我没有兴趣知道。”
  赵玄极沉吟片刻,笑了笑,道:“也罢,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会让人去敲打敲打燕国公府里的那几个小家伙。他们若再生事,可就不会再这么简单过关了。至于冠伟,他或许有些私心,但从来不会在大事上因此有误,这次如果本公所料不差,应该是因为一些过往人情的缘故。”
  “如此好。”千夜语气仍是平平淡淡,即不气恼,也没有感激。
  赵玄极道:“现在阀内子弟并不知道你的身份,看你得到如此优待,甚至比三公府上嫡子都不差了,难心生怨怼。但是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好处,可以少些其它事非。不过千夜,本公一直有一事不明,希望你能够以诚相告。”
  “国公请问。”
  赵玄极缓缓地道:“你在我赵阀之内,究竟想要得到些什么?”
  千夜不答反问:“国公此问意在何处?”
  赵玄极倒是并不掩饰,道:“我赵阀培养子弟有因材施教之说,不仅在于秘法武技,还有发展方向,一方面是为个人走偏道路,另一方面也为防止家族内耗过甚。你错过了打基础的时候,但是以你的资质和君度对你的看重,未来赵阀必然有你一席之地,所以,你所求为何,关系到今后对你如何栽培。”
  听到这番话,千夜心中不有所触动,赵玄极能有这个心意,就比单纯堆砌资源要为诚恳。
  说到这里,赵玄极又饮了一杯茶,让千夜有时间思索,然后道:“我赵阀年轻一代中英才济济,但只有君度和你远超余子,雨樱他们都要逊了一筹,十年之后,赵阀就会是你兄弟的天下。不过本公也不讳言,因你的出身,阀主之位必然属于君度。可如果你一路走得顺利稳当,至少谋个和本公相当的成就,也是可能的。”
  千夜眉心微微一跳,道:“说实话,我并没有想得如此长远,也没想过要在赵阀谋求权位,现在所求,就是军功而已。”
  赵玄极颇感意外,双眉微扬,道:“军功?看来你是对帝国的封赏有所求了。不管是什么,不妨说来听听,本公办不到的事,还是不多的。”
  千夜苦笑,道:“那是将来的事,也未必发生,现在说这些倒是太早了。”
  赵玄极见他不愿意明说,也不勉强,点头道:“也罢,那你自己掌握分寸吧。在战事方面,你如果有想法,尽管提出来,本公会尽量安排。”
  “多谢国公好意。”
  千夜行礼之后,就告退离去。
  从赵玄极身后帷幕,走出一个中年男子。他面白须,略显文弱。不过赵玄极对他却显得十分尊重,起身相迎,问道:“言先生,感觉此子如何?”
  这言先生沉吟道:“此子处变不惊,气势沉凝端厚,即使在您面前也从容自如,论实力心性都是非同小可,将来必非池中之物。只是此子看来身上秘密不少,在充分知悉之前,要慎用。”
  赵玄极却摇头道:“也不尽然,我看这孩子是重情重义之人。他早为赵阀出战,是出于和雨樱的交情,一直以来,他对阀内的地位和权力都所求。”
  言先生道:“正因如此,他和赵阀的羁绊才显得弱了。要知道自古以来,亲情血脉,才是忠诚之源。”
  赵玄极叹了口气,道:“此事也强求不得,走一步看一步吧。对了,近那边的情形如何?”
  言先生脸露惭色,叹道:“惭愧,那边滴水不漏,我谋划多日,可总是找不到机会安插些耳目进去,探听不到什么有用消息。在这方面,我那个那个弟弟才干确实比我要强得多,我自愧莫如,有负国公所托。”
  赵玄极不以为意,微笑道:“这有什么,言先生在其它领域都有大才,本公今后还要多有倚仗呢!”
  言先生又是惭愧,又是感动,长叹一声,道:“舍弟违背祖训,投到了那一边去,说起来我也有一定责任,唉!只盼他能够早日醒悟,不要越陷越深才好。”
  赵玄极点头道:“此事急也急不得,慢慢谋划就是,相信他早晚会回来的。哦,对了,过几日的军略,准备得怎么样了?”
  “已经大致有了眉目,只是有些小处细节还要再行和伯谦大帅那边协调,明日一早就可以给您过目。”
  “好,那言先生先去忙吧。”
  待言先生告退离去,赵玄极又坐在案前,随手拿起一份文件,细细读着。他此刻看上去静心屏息,心忙于军务,但实际上却有一缕细细声音在耳边响着。
  “禀国公,那边对小言先生守卫极是严密,近日是加派了一倍的人手进行保护,实在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属下怀疑,我们内部有人走漏了消息,否则不会如此巧合。”
  这声音其实是一缕原力,直接送入赵玄极耳朵。即使是和赵玄极对面而坐,也听不到丝毫声音。
  赵玄极翻阅着文件,口/唇不动,但同样有一缕原力射出,吩咐道:“继续探查。一旦有机会,即刻动手,务必将他格杀!”
  说罢,赵玄极又冷冷补了一句:“不惜代价!”
  “属下明白!”
  原力波动逐渐消散,隐藏于其中的声音也随之淡去,营帐中一片寂静,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此刻千夜已经回到前锋营,终于下令让战士们解散,回房休息。大战在即,让战士们保持体力十分重要,惩戒之事,点到为止即可。
  而千夜在校场上下令时,已近午夜,前锋营却突然来了两名访客。显然大多数赵阀战士都认识这两个人,千夜看到普通战士也罢了,不少军官都脸色变化。
  那两人,一个是赵君度的随从,给千夜送来一箱子东西,里面是几件常服和一些秘制药剂。另一个居然是赵君弘亲自到来,也看不出有什么事情,只在千夜的帐中稍坐片刻,喝了他一杯茶,闲聊几句,就告辞离去。
  至此千夜哪里还不知道他们来意,苦笑之余,心中微微泛起暖意。而幽国公当然也随即得知此事,前来通报的亲卫看赵玄极没有任何表示,就静静地退出了帐门。
  接下来几日,帝国大营突然变得寂静了许多,也不再见有舰队援军到达。
  山雨欲来。
  p:蛋糕债终于还完了,下次还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45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