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 攻入城堡

章八十 攻入城堡

哨塔中的黑影缓缓起身,伸手拿起靠在座椅扶手上的长剑,准备登上楼梯到顶部迎战千夜。然而就在这时,他心头突然涌上无法形容的强烈危险感觉,猛地转头望向侧方。在那个地方,墙壁上突然泛起一层青碧色,墙面也不正常地鼓起。
  时间似乎变得慢了,他的瞳孔中映出一颗通体青色的原力弹,正穿透哨塔墙壁向自己飞来。
  这颗原力弹出现得毫无征兆,仿佛从虚空中凝结出来似的,而那黑影心中竟然升上一个念头,他躲不开,无论如何都躲不开!子弹即将临身的时候,有这种想法是极为危险的,他总算心志坚强,拼命按捺住心中那奇怪的颓丧念头,拼尽全力挪动身体,总算避开了胸腹要害,但仍是被击中。他顿时一声惨叫,大半条腿顿时脱离了身体。
  然而危机感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变得更加强烈。他强忍剧痛,单脚踏地,一跃而起,强行撞穿哨塔顶层楼板,跃上半空。
  他突然抬头,眼中看到的惟有东岳剑锋!
  千夜一剑横挥,将面前窜出来的黑影斩为两半。一剑得手,千夜也微微一怔,不明白这名血族伯爵为何会做出这等形如将脑袋送给自己来斩的举动。等他看到血族伯爵缺失的大腿时,才恍然省悟已经有人抢在自己前面动手了。
  放眼四顾,却找不到是谁在暗中帮了一把,千夜也只得放弃。心里却对那位出手的强者有几分佩服,也有几分戒备,以他的真实视野和敏锐感知竟然对这枚原力弹毫无所觉,显然那是一种特殊的枪械能力。
  在远方黑暗中,赵君度放下碧色苍穹,做了个向前的手势。十余名深色战甲的精锐战士从黑暗中现身,跟随赵君度向城堡后方包抄过去。
  此刻张世铎也现战况与预料的有所不同,当即跃上哨塔,看到血族伯爵的尸体,不由得怔了一怔,然后向千夜竖起了大拇指。
  这个哨塔失去防御力后,下方已经成为帝国战士和黑暗战士接刃的战场,战况紧急,张世铎迅架起突击步枪,对千夜道:“如果遇到厉害敌人,尽量把他们引到开阔地带,我来对付他们!”
  “好!”千夜应了,跃下哨塔,向城堡深处奔去。
  他给前锋营战士们留下的指令是占领城墙和哨塔,控制住城堡的外围,逐渐向内渗透。在城堡内部的战斗中,普通战士的用处不大,遇上永夜真正强者就只有被屠戮的份,而担任军官的战将们则需要为队伍提供战斗支点,千夜也不打算抽调,有他们在,可以很大程度上减少队伍的伤亡率。
  张世铎听到千夜的布置,不由摸了摸已有胡茬出现的下巴,感觉这个少年的战斗风格挺新鲜的。他转头给自己的队伍下达命令,让他们与赵阀前锋营一起行动,近战结合远攻,这一段锋线的战果将毫无悬念。
  千夜已经深入城堡,眼前的主楼区域层层叠叠,依山而建,自下而上足有十余层。而且整个山体内部都被掏空,变成错综复杂的迷宫。
  这座城堡无疑是大师之作,将血族和蛛魔两种风格糅合在一起,却又浑然天成,且规模比之张伯谦的中军大营有过之而无不及。它只用了十几天就拔地而起,仅从建筑度上,就可以想象一共动用了多少强者修建。
  城堡内的战斗异常艰苦,甚至出了千夜的预料。在这座和城市无异的堡垒中,每一个房间,每一个转角都有可能爆战斗。每条街道的争夺,都会染上强者的鲜血。
  自踏入城堡后,千夜只觉敌人永远都杀不完,子弹随时都会从意想不到的角落射出。一个又一个敌人在千夜面前倒下,战斗似乎永无止歇。
  千夜一脚踢开一扇房门,冲了进去,现房间内空无一人,也没有布置陷阱。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到没有敌人和埋伏的房间,一时之间竟有种运气逆天之感。
  看房内陈设,应该属于血族贵族的居处,布置得颇见精巧细腻。厨房的炉子上还煮着一锅汤,摸上去还是温热的。
  在书房中,挂着一幅画像,里面是数名血族骑马走在雪后的森林中,画风森冷冰寒,也是典型的血族风格。居中一人身穿子爵服饰,神情倒是颇为温和,和血族常见的冰冷不同。
  看来这套小小的房间就是那名子爵的居处。在两位大君的居城内,强者如云,就连一名子爵也只能占据一个套间。
  千夜里外搜寻了一遍,在书桌前的座椅上坐下,拿起几本书翻了翻。大都是关于历史和艺术,也是血族上位贵族中颇为流行的兴趣爱好。
  不过千夜意外地看到两本帝国书籍的翻译本,一本也是历史,另一本则是小说,讲述一对年轻恋人因为家族矛盾而不能相聚,最终双双殉情的悲剧故事。
  千夜慢慢将书放下,再看这个房间时,感觉又有所不同。看得出来,房间的主人很喜欢生活,而且,把这里当成了家在布置和经营。
  从屋内陈设和日用品看,这里还有一个女主人,只不知道她是不是也需要上战场。不过黑暗种族几乎全民皆兵,哪怕是大点的孩子都可能是凶悍的战士,血族女人更不会例外。
  其实类似场景千夜以往不是没有看见过,然而那个时候他根本不会关注这些,对于黑暗种族的仇恨,让他看不到任何多余的东西。
  或许是因为夜瞳的缘故,现在他才看到了一些以前没有入眼过的东西。
  休息了几分钟后,千夜疲累的身体又恢复了少许原力,他站起来,走向房门。短暂的休整结束了,战斗还在继续,杀戮也仍将继续。
  在房门前,千夜忽然收敛气息,横跨一步,闪到一侧。房门突然破碎,一把重斧劈落,重重斩在地板上。一名狼人战士扑了个空,失去重心踉跄着冲进屋内。
  千夜用东岳在他背上一拍,顿时把他压倒在地,随即用吸血刃刺穿了他的后心。
  狼人的挣扎渐渐虚弱无力,滚热精血则让千夜再次进入沸血状态,体力迅恢复。
  千夜拔出吸血刃,在狼人身上擦去刀锋上的血渍。他忽然心中一动,将狼人战士翻了过来,看到的是一张意外年轻而又英俊的脸。
  以永夜的标准,在这个年纪就有如此战力,也属于前途光明了,否则的话也不会出现在大君的城堡里。只是他的战士生涯刚刚开始,就在千夜手中结束。
  千夜慢慢起身,脸色转为平静,心内波澜平息,将所有感慨全都压在心底。当走出房门时,他又变成了那个在血战中纵横无敌的杀神。
  又是持续不断的战斗,千夜刚刚恢复的原力迅见底。他冲进附近的一个房间,准备稍作喘息。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忽然凝住。里面还有一扇房门,那应该是卧室的位置,此刻不断有鲜血从门缝中漫出。而那鲜血的味道,一闻就知道属于人类。
  千夜提聚仅有的原力,走到卧室外,猛地拉开房门。当看到屋内景象时,顿时一股热血直冲头顶!
  房内摆放着十余具帝国战士的尸体,有些明显刚刚死亡不久。这些尸体都被啃吃得残缺不全,有的甚至大半个身体都变成了白骨。这个房间里,就是一场小规模的血宴。
  在这些战士残骸中,千夜也看到了赵阀的徽记。从现场各种仓促痕迹来看,举办这场战地血宴的人,多半是出于泄愤,而非满足食欲。
  千夜静静站了一会,才取出一颗燃烧手雷,放在尸堆里,然后关上了门。当他走出这座房子时,身后猛然喷出熊熊烈火,将地狱般的景象淹没。
  就在这时,千夜只觉身侧被一股巨兽冲撞般的大力撞了一下,身不由已地飞起,摔出数米。他似乎立刻就一跃而起,扑进附近的一个弯道,然后几个翻滚躲进一排武器架后。
  千夜只觉肩背处火辣辣的痛,伸手一摸,看到了满手的鲜血。他不及处理伤势,先向外扔了一颗燃烧手雷,布下一片火海,阻止可能随之而来的追击,然后才检视自身。
  他刚刚中了一枪,这颗原力弹威力奇大,直接轰碎了千夜的护甲,然后又将他强悍的身体撕开,中枪处一片血肉模糊,有几根骨头都已经粉碎了。好在这颗原力弹为了追求纯粹的威力,使用特殊构造,没有添加黑钛,否则现在千夜还要麻烦。
  这一枪来得无声无息,直到子弹及身,千夜都完全没有察觉。看来除非开启真实视野,否则的话正常感知手段根本无从现危险降临。
  然而这里的战场等如是巷战,空间窄仄,处处都有强者在激战格斗,同时还在不断扰动着环境原力,真实视野中的原力线紊乱不堪,密度又高,除非偷袭者再次出手,否则很难从那一大堆乱絮中觉察什么蛛丝马迹。
  这肯定是一种异能,而且是在战场上极度危险的异能。千夜忽然想起了那个死在自己手里的魔裔,他也有着类似能力,可以将手雷悄悄送到敌人身边。如果是一对一的决斗,千夜自然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但在混乱的战场上,就连千夜也曾经被他偷袭得手。
  千夜思索着,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让原力弹或是手雷瞒过自己的感知。结合击杀第一个魔裔的经验,他隐约感觉,这一能力或许和虚空原力有关。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47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