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二 再见血河

章八十二 再见血河

赵君度眼中紫色天火跃动,不动声色地接下了李狂澜的目光,淡然道:“我也不想多事,只是担心你手段不够干净,难免有漏网之鱼,才帮上一把。”
  李狂澜目光骤然凌厉数分,冷道:“就算有一二杂鱼垂死挣扎,也逃不出本公子手心。不劳你费心!”
  赵君度凝立空中,一时还没有走的意思,似是不经意地问:“是吗?不知道狂澜公子原本打算先杀哪几只杂鱼?”
  “当然是那两个魔裔。”李狂澜毫不迟疑地回答。
  赵君度一怔,显然有些意外,道:“哦,狂澜公子如此风骨,这是宁愿自己受伤了?”
  方才赵君度和李狂澜都看得清楚,数名子爵中,两名魔裔意图动秘法逃走,方向正是千夜和魔裔伯爵那里。三名血族则是意图反扑李狂澜,想要以同归于尽之势逼迫李狂澜让出一条生路,若是不能逃脱,就是自爆血核也要临死前狠狠咬他一口。
  李狂澜如果打算先杀魔裔,那就是要以一已之身硬抗三名血族子爵的攻击。虽然李狂澜原力远对手,却和大多数人类战将一样,在身体防御上并无特长,哪怕算上高级护甲和原力防御,三名血族子爵的濒死一击,也多多少少都要受伤。
  被赵君度这么一说,李狂澜才觉自己刚刚的话有问题,当下大笑几声,道:“本公子何许人也,区区几个血族也想伤得到我?”
  原本李狂澜以为自己如此强充场面必然会招来赵君度的讽刺,可是没想到赵君度居然点了点头,道了声“说得也是”,让李狂澜差点以为自己听错。
  一时之间,反而李狂澜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两人相对而立,陷入沉寂。
  李狂澜和赵君度都是帝国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不但战力强悍,也极聪慧敏锐,沉默一息后,均现对方举止异常,那就是两人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赵君度先开口道:“敌势猖獗,狂澜公子请便。”
  李狂澜呵呵两声,道:“此地视野绝佳,正好统摄全局。本公子也可居高临下,看看战况如何。倒是赵四公子,何以在此浪费时间?”
  说到这里,两人不由自主地都向废墟中瞄了一眼。他们都是天纵之才,虽然动作隐晦,可既然起了疑心,就立刻觉察到了对方的意图。
  下方废墟中,有个深不见底的洞,不知道穿透了多少层楼,正是千夜和魔裔伯爵生撞出来的。只是现在洞内深处原力极为狂暴紊乱,根本无法探察下面战况如何。
  赵君度和李狂澜彼此闻名已久,虽然觉得对方不至于在背后下手,可由于赵阀和李氏的关系,谁都不愿意将后背留给对方,一时之间竟是僵持住了。
  赵君度语气转冷,道:“狂澜公子,不妨把话说开。千夜乃我赵阀之人,我要下去看看,你却是不方便留在这里,请便吧。”
  李狂澜也是一声冷笑,“千夜又没卖身给赵阀,怎么就算赵阀的人了。你出得起的价钱,本公子一样出得起。再者说了,本公子就是想在这里看看风景,又待怎样?”
  赵君度脸色一沉,碧水刃上刀锋渐渐伸长。李狂澜身周则寒气凛冽,慢慢自虚无中凝结出片片霜花。
  此刻城堡深处,千夜和魔裔伯爵正在贴身搏斗,周围全是倒塌废墟,东岳重剑根本施展不开,魔裔伯爵的长剑也变成累赘。双方虽紧握兵器,却大都是靠身体拳脚互搏。
  没打几下,魔裔伯爵就叫苦不迭。千夜身体每个部位都硬逾精钢,肩撞、头槌、肘击、膝凿,记记沉重无比,每下撞击,都让他感觉象是在全奔跑中撞上了一座山。
  转眼之间,魔裔伯爵就头晕眼花,全身骨骼喀喀作响,一根尾指都不正常地外翻着。
  魔裔伯爵清楚知道这是在以己之短对敌之长,却没有办法扭转这个局面。他完全找不到机会摆脱千夜暴风骤雨般的近战攻击,双方领域也胶着着,伯爵感觉如置身深海,被庞大的水压按着下沉,要花很大力气才不至于沉溺,更不可能浮空而起,拉开双方距离。
  眼看着自己的防御开始松动,濒临崩溃,绝望之际,魔裔伯爵突然再度张开竖瞳,金色异眼中布满血丝。
  星眼巨蟒再度浮现,一口浓得如同粘稠汤汁般的黑气当头向千夜喷来,将千夜整个人都包裹在内。这口黑气一出,魔裔伯爵脸色立刻变得惨白,皱褶迅爬满整张脸,一瞬间如同老了几百岁一样,气息也变得衰弱无比。
  他眼中闪动着疯狂的快意,死死盯着面前那团蠕动的黑气。这是他一生修炼的精华,如同蜜蜂的毒刺,一团喷出他也就离死不远了,可相应地威力也奇大。即便比他高出三级的人类战将中了也必死无疑,用不了几分钟就会变成一具白骨。
  魔裔伯爵强撑着身体,瞪大双眼,一定要亲眼看到千夜的尸体,才会甘心死去。
  黑气蠕动突然间变得剧烈,数道暗金色光芒从黑气内/射出,随即不断旋动,如同利刃般在黑气上切出道道裂口。魔裔伯爵的竖瞳中淌出鲜血,渗入了双眼,一片殷红血雾中,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那凝聚了他一生天赋精华的黑气实际上是一种特殊原力,暗金色光芒当然也是,这意味着在原力层面的斗争中他的天赋魔气不止败了,而且败干脆利落,毫无悬念。放眼永夜黎明两大阵营,也只有寥寥数种传说中的最顶级原力能够办到。
  黑气中伸出一双手,一下将它撕为两半!那团蠕动的黑色魔气居然出凄厉惨叫,仿佛有灵魂般,而魔裔伯爵也全身颤抖,好像感受到同样的强烈痛苦。
  千夜从魔气中走出,他全身上下战袍破损,护甲更是被蚀出数个大洞,裸露出来的肌肤血肉模糊。不过既然千夜赢下了原力层面的争夺,这些就只是皮肉小伤了,很快就会自行愈合。
  果然,千夜全身浮动暗金色光芒,伤口处更是聚集着一团一团浓郁的暗金色气雾,残存的黑暗魔气被涤荡一空,可见白骨的创口中血肉开始疯狂生长,这种恢复度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人类身上。
  魔裔伯爵突然全身一震,指着千夜身上浮动的暗金光芒,颤声道:“你,你不是人类!血族,原生种!!卑鄙的……”
  直到这时,魔裔伯爵才现那些暗金光芒并非黎明原力,而是血气!一种他从未听说过的血气,品阶之高,高到了可以轻易碾压他天赋魔气的程度。同为永夜一侧的力量,高品阶血气对魔气的抗性还要强于黎明一侧那些属性纯粹的原力。
  魔裔伯爵越来越高亢的声音嘎然而止,千夜上前一步,吸血刃直接破入他的原力炉。伯爵须贲张,满是震惊、仇恨和不甘,可是已经一个音节都不出来了。他眼中光芒渐渐淡去,眉心竖瞳渗出一滴浓如墨汁的黑血,就此死去。
  吸血刃中只流过来一滴精血。
  这滴精血沉重无比,千夜握住吸血刃的手居然向下沉了沉,只觉如同一滴燃烧的水银滚入体内,所过之处鲜血立刻沸腾,就连暗金血气也变得活跃无比,竟是瞬间进入沸血状态。
  千夜猛然张口,吐出了一口郁结在胸口的浊气。可是他喷出的,居然是一团火!
  千夜体内处处灼热无比,每个角落都如同在燃烧。魔裔伯爵的那滴精血已经化开,循着奔腾的血脉融入全身每处肌体。在它的刺激下,千夜的血核开始强劲脉动,一缕缕燃金之血不断从血核中涌出,不光布满躯干,还在向四周蔓延。
  血核处突然传来阵阵难以忍受的麻痒,仿佛雨后大地有什么东西次第破土而出。
  千夜把意识沉入体内,看到血核深处不断有新的晶粒生成,血核也相应地增大,眨眼间就至少扩展了三分之一,其上的晶粒也变得更多更大。原本嵌在创口处的远古精华却小了一圈,似乎是被血核吸收了。
  随着血核完成生长,千夜体内的炽热终于慢慢平复。他活动了一下身体,只觉得每个角落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他随手在废墟上一抓,立刻从坚硬石板上掰下一角,如同掏块豆腐般容易。千夜捻动手指,石块变成粉末,这个过程中,甚至没有刻意用力。
  扑通,血核蓦然像心脏般收缩了一下,千夜一阵恍惚,意识不知不觉进入一个熟悉的空间,鲜血长河再次展现在眼前,伴随着一缕玄奥深沉的力量,无数传承知识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
  废墟上空,正在对峙的赵君度和李狂澜同时脸色大变,仰头望向天空。苍穹之上,虚空之中,似乎一道神秘大门已经打开,一种无法形容的古老、苍凉、蛮荒的气息正在倾泄而下。
  那是让他们也为之战栗的气息,冰冷、强大、仿佛承载了亿万年的岁月。
  在这一刹那,遥远的暮光大6上,哈布斯手中的酒杯突然破碎,猩红酒浆溅到了他那件大师手制的礼服上。这种事竟然生在刚刚获得火之冠冕称号的哈布斯亲王身上,可见在这一刻,他心中的震惊有多强烈。
  大厅内瞬间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哈布斯身上。火之冠冕刹那间的血气波动,形同引起一场无形风暴,几乎让大厅内所有宾客窒息。
  最靠近王座的人群中,有一名德高望重的老年血族,他虽然至今只有侯爵位阶,却是看着哈布斯从少年成长起来的老家臣。在这全场肃然的气氛中,他大着胆子走上两步,问道:“尊敬的殿下,生了什么?”
  哈布斯放眼一望,见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略一思索,道:“不知道这是个好消息抑或是坏消息。就在刚才,我再一次感受到鲜血长河的气息,却不知道是谁触动了圣河的力量。”
  轰的一声,大厅内顿时沸腾!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48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