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四 人情交换

章八十四 人情交换

思索中,千夜收起吸血刃,飞快地在魔裔伯爵身上检视一遍,最后摘下一个类似于家族徽章之类的东西。他一眼扫过,徽章上面绘着一片幽暗沼泽,中央生长着一株奇异古树。
  千夜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图案,不过魔裔向来神秘,除了熟为人知的那几大名门外,很多家族都深居传统领地极少和外界接触。他对其他战利品都没有兴趣,只是把这块徽章收起。
  就在这时,千夜忽然有所感应,伸手握住东岳,顺手点在魔裔伯爵原力炉上,连同周围血肉一起炸得粉碎,再也看不出精血流失的痕迹。
  接着千夜辨识出飞而来的两道气息分别是赵君度和李狂澜,稍稍松了口气,把本就已经收敛了气息的血气全部压入血核,然后运转太玄兵伐决,很快浓郁的黎明原力冲刷过全身血脉。
  转眼之间,赵君度和李狂澜就出现在千夜面前,两人看见倒在地上的魔裔伯爵尸体,面有讶色。他们都是武道天才,环视了周围废墟上留下的打斗痕迹后,就把刚才的战斗情况猜到大半。
  赵君度再次变得神色淡淡,只向千夜点了点头。李狂澜却是上上下下打量着千夜,目光越来越是锐利,渐渐透出水蓝之色,战意凛冽得毫不掩饰。
  赵君度脸色转冷,横跨一步,挡在千夜身前,冷道:“你想干什么?”
  李狂澜笑了笑,说:“这家伙欠了我两个人情,将来得陪我做一场生死决战。本公子成长道途中,少不了这样的磨刀之石。本以为还要等他几年,可好像他现在就能给我不小惊喜,让我忍不住想要试上一试了。”
  赵君度冷冷道:“既然狂澜公子要的是磨刀石,你看我如何?”
  “不怎么样。”李狂澜毫不客气地回答,“和你打,于本公子武道一途没什么帮助。”
  赵君度皱眉,可也承认李狂澜此话说的有道理。赵君度和李狂澜武道其实颇为相近,都是走的战技圆润,讲究原力掌控的路数。只是赵君度更加刚正纯粹,而李狂澜则追求杀伤力。千夜与他们两人却是完全不同,一往无前,以力破局,显然更有锤炼作用。
  这时千夜说:“我确实欠他两个人情,这场生死决战,我不会逃避。”
  赵君度一摆手,罕见地对千夜现出怒容,“你闭嘴!”随后他看着李狂澜,一字一句地道:“这两个人情,算我欠你的,决战取消。”
  “等一下……”千夜刚想表示异议,脚下忽然冒出一团紫雾,一时间全身束缚,连话都说不出来。千夜挣了一挣,大海潮汐冒出一个浪头,那团紫雾不免有些晃动,但立刻颜色转深,化为苍茫青意,把他镇得再也动弹不得。
  李狂澜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悠然道:“赵四公子的两个人情,这价值可就大了。”
  “那就这么定了。”赵君度道。
  李狂澜理了理微乱的鬓,懒洋洋地说:“你的两个人情太重,我也用不了,可一个又有点吃亏。你要是真想替他担下这件事,那就再加一个条件。”
  “你说。”
  “说起来,我认识千夜,还是因为宋子宁。如果他也欠我一个人情,那么这交换条件就成了。”
  “宋子宁?”赵君度眯了眯眼,身上寒意蓦然重了几分,点头道:“可以。”
  “他会答应?”李狂澜听赵君度应得干脆,忍不住有几分好奇。在他得到的消息中,千夜和宋子宁是好友,但赵阀和宋阀向来没有什么交情,如果传闻没错的话,赵家这位惊才绝艳的四公子好像还不怎么看得上那位风流倜傥的七少。那么赵君度要用什么代价去说服宋子宁呢?
  赵君度冷冷道:“由不得他。”
  李狂澜眼角一跳,沉吟说:“也好……”
  呆立一边的千夜终于忍耐不住,大海之力动,轰鸣波涛声中,和八方封镇同时破碎。一脱出束缚,千夜就叫道:“不好!”
  见千夜居然能挣脱赵君度的八方封镇,虽然是两大领域一同破碎,李狂澜眼中也再次闪过惊讶。看到千夜反应如此强烈,李狂澜目光闪烁,忽然对赵君度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赵君度立刻道:“可以。”他说话间伸手揉了揉千夜的脑袋,这看似安抚的动作中却带着极为霸道的力量,再次把千夜的声音堵了回去。
  此时此刻,在帝国大营内,宋子宁一脸肃穆,正准备将玄银鬼面面具戴上,忽然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高手风范顿时一扫而空。他一脸愕然,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奶奶的,谁在算计本少!”
  废墟深处,赵君度和李狂澜各有心思,就这么把此事定下,完全无视了千夜的反对。然后达成交易的两人看看彼此,再看看满脸郁闷的千夜,一时沉默。
  千夜也不说话了,他多少了解赵君度的性情,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能回头去找李狂澜私下解决。
  赵君度先打破沉默,问:“千夜,那个魔裔伯爵是你干掉的?”
  千夜早就想好答案,坦然道:“是。这里地形狭窄,他和我近身缠斗,自然没好下场。”
  这个解释十分合理,也和赵君度李狂澜刚下来时看到的周围战斗痕迹相吻合。魔裔大都不是力量型的,虽然和其他黑暗种族一样,身体强度普遍高于同级人族,但差距也有限,他们主要强大在各种奇特的天赋异能上。
  而千夜的力量和武道,短时间内的爆极为可怕,越是窄仄无法腾挪的空间,集中打击力越强。那魔裔伯爵陷在这种环境里,还没想出办法及时脱身,不倒霉才怪。
  “你有没有现附近有厉害的敌人出没?”李狂澜问。他仍然对那道暗金光芒耿耿于怀。
  千夜道:“我被围攻前,附近应该还有一个黑暗伯爵,但后来一直没出现。”这显然不是李狂澜要的答案。
  赵君度果断说:“不管那么多了,我们难得碰到一起,接下来就共同行动吧。”
  李狂澜笑笑,在墙壁上用剑气画出个城堡主楼的草图,“城堡主楼在这里,我们往右侧开出一条通道,就可以从这个地方进入。”
  赵君度口中的“我们”显然不包括李狂澜,他看看微笑的蓝衣青年,也不浪费时间和口舌,默认了此事,指尖紫气闪动,抬手在草图上划出路线,道:“也好,每人搜索一条通道,齐头并进,一旦遇到强敌,其他两人可以立刻包抄支援。”
  李狂澜看了,点头道:“我们用最快度杀到顶楼,那里有个侯爵,先前拦截浮空艇炮弹的火网就是他出来的,不过现在他也该消耗得差不多了。我们三个联手,应该可以吃掉这条大鱼。走吧,再晚点,说不定功劳被别人抢了。”
  赵君度当先,李狂澜居中,千夜断后,三人就临时组成一个队伍,冲出废墟,向城堡主楼杀去。
  这样一支队伍,在战场上堪称所向披靡,仅仅打了一场,三人就有了默契。一旦接战,赵君度直接用八方封镇控制对手,李狂澜紧接着就会一剑过去。如果真有强悍之辈,挨了李狂澜一剑还能不死,那么近身后就会现还有千夜的东岳在等着他。
  哪怕永夜一方人再多,甚至是嘉德伯爵带队,都只有被屠戮的份。三人一路摧枯拉朽,直上城堡顶层。在最后一道楼梯前,终于遇到了对手。
  那是一个身材高瘦的血族老者,雪白头没有一根杂色,脸格外的方和长,轮廓如刀刻般极有雕塑感,让人一眼就能记住。他的衬衣胸口缝着老式的皱褶,黑色领结上绣了一个小小的z字。
  他站在顶楼大厅门前,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一点不像即将迎来生死决战,倒恍如在殷勤地欢迎老朋友们。
  看到这个血族,赵君度和李狂澜同时变色,李狂澜缓缓握紧寒月笼沙,道:“朱利奥。”
  朱利奥露出一个微笑,柔和地说:“很高兴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还能有从未谋面的对手记得我,这是对我最大的尊重。哦,或许我说错了,可能我和你们其中的某位先生见过也不一定。”
  说这番话的时候,朱里奥的目光落在千夜身上,若有所思。不过他好像并没有回忆起什么,于是摇摇头,自嘲地道:“看来我是需要回血池长眠一段时间了,现在连记忆都在变差。”
  李狂澜冷笑道:“血池就没有必要了,我看你还是回鲜血长河比较好。”
  朱利奥认真思索,然后点了点头,说:“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赵君度此时道:“你在拖延时间?这没有意义。”
  朱利奥笑了起来,“拖延时间?我年轻的小朋友,不,那确实没有意义。无论无光君王还是洛克萨督军,都不会来救我们了。从你们最强的天王参战,而夜之女王却没有出现的那一刻起,这座大营中所有的人,就都被放弃了。”
  赵君度皱眉,说:“那你为什么不离开?现在走的话,我们不拦你。”
  李狂澜在旁边罕见的没有反对。他们都很清楚,血族中侯爵是一回事,实力侯爵是另一回事,而实力侯爵中的朱利奥和娜娜又是一回事。
  即使朱利奥在对空防御中已经消耗了大量血气,但临死前拼命的话,至少可以拖着三人中的一个一起上路。而目前看,战力最弱不久前又和魔裔伯爵杀了一场的千夜是最有可能的对象。
  朱利奥听了,没有欢喜或是愤怒,反而长叹一声,缓缓地说:“一生中总会遇上明知结局,却依然不能放弃的战斗。这是身为战士的宿命,也是圣血之裔无法逃脱的命运。”
  千夜和两人对望一眼,心知此战不可避免。而且听朱利奥的口气,他是有在此战死的决心。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49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