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八 无妄之灾

章八十八 无妄之灾

白凹凸静静站在原地,并没有追击,当娜娜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她忽然全身一震,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脸上血色尽失。
  白凹凸也未做停留,转身离去。看着她的背影,许多帝国强者都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刚刚的交手究竟是谁胜谁负。
  以娜娜的远遁为标志,这场大战终于降下了帷幕。随着永夜大营陷落,黑暗强者们撤离,巨兽之眠也完全落入帝国掌控。
  帝国后续部队6续开入永夜大营,开始清理打扫战场,千夜等激战一晚的队伍则撤向后方休整。
  千夜随着赵君度收拢赵阀战队,回到营地就此分开。大战刚刚结束,赵君度也已精疲力尽,没再多说什么,只吩咐千夜好好恢复,就自回营帐闭关调整。
  千夜没有修炼,他躺在床上看着帐顶,一点一点回想整个大战的全过程。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如此规模的战役,战争中展现出来的许多东西都是前所未见。
  进攻永夜大营一役,帝国公认最强的张阀赵阀始终冲在最前,白阀宋阀紧随其后。不管宋阀在血战中表现如何,这次出动的私军实力却还是配得起门阀身份。而上品世家无论兵力还是承担任务,都在四阀之后,但也远在其他中下品世家之上。
  从这场战事安排中,可以看出帝国治国思路,那就是地位权利与责任对等,地位越高,实力越强,在战争中承担的义务与责任也就越是重大。
  之前铁幕血战和巨兽之眠探索中,大都以强者个人战为主,最多就是小队战斗,还会有借机下手,互扯后腿的情况。但在进攻永夜大营这样的全面战争中,却是严格遵守了帝国立国以来的规矩。或者说,至少这场战争的总指挥张伯谦元帅严格遵守了立国之规。
  四阀冲在前面,并不是帝室消弱门阀的手段。实际上帝国各大主力军团和精英军团过半掌握在帝室手中,也可以视为帝室实力的一部分,在这场战争中,隶属于帝室的军团和强者轮番上阵,损失远在各门阀世家之上。
  所以帝国立国之规,也是一种公平。
  想明白了这一点,千夜不禁对定下这条规矩的开国太祖充满钦佩。这套立国之规的背后,实际上体现了太祖的无双霸气,那就是即使帝室会因此在连场涉及国运的战争中损失最大,也并不畏惧失去至尊之位的可能。
  事实上,帝室确实英主辈出,从没有软弱无能的帝王,尤其是武帝开一代盛世,文成武功几乎直追太祖。黎明战争之后,千年以来,帝室也曾风雨飘摇,但大位从未旁落。
  这时营帐外有人叫道:“千夜公子,您要的文件送来了。”
  千夜这才想起自己曾经让属下一名军官去找些帝国军制来看。他以往行军打仗多是小规模战斗,既然今后要赚取军功,那么参加的大战只会多不会少,全面熟悉帝国军制势在必行。
  千夜叫进后,一名年轻上尉抱着厚厚的文件走进来,在桌上放好,然后恭恭敬敬地行礼,才退了出去。这名上尉的面孔千夜还有点印象,记得当初赵冠伟想要拉人走时,他还是积极响应的一个,但是一场战争下来,态度就全变了。
  永夜大营的会战,前锋两营战士伤亡才一百出头,还不及以往三分之一。整场战斗千夜始终冲在最前,又参加了最终攻占城堡的战斗,以切实可见的战绩和实力赢得了一众前锋营战士的尊敬。军中重强者,这些在生死线上打滚的战士们也最是直接,喜恶毫不掩饰。
  打走了上尉,千夜坐在营帐内,开始一本本地看军规条例。把这些规制条例看完了,也就对军制了解了大半。
  大概翻过三五本,营帐门帘突然掀开,李狂澜也不打招呼,就那么走了进来。
  看到他,千夜微微一怔,问:“你怎么跑到赵阀营地来了?他们让你进来?”
  千夜知道李狂澜是敬唐李氏的人,现在后族和赵阀正斗得激烈,只差最后一层面皮没有撕破。在这种情况下李狂澜还能不惊动幽国公就直入赵阀营地,确实不可思议。
  李狂澜毫不在意地说:“本公子偷偷进来的。”
  “这个,不太好吧。”千夜很是为难。
  “有什么不好的?厉害的都在潜修,不厉害的又现不了本公子。咦,你在看什么?”说着,李狂澜拿起几本军规翻了翻,愕然道:“看这些无聊东西干什么,又不能增加战力。对了,你怎么不修炼?”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千夜在这次大战中,血气晋阶,再次过了黎明原力等级,黑暗一侧已不宜继续突进。
  而在黎明一侧,太玄兵伐决汲取的是虚空原力,若张伯谦和另一位不知名天王从虚空返回,必会引起虚空动荡。上一次千夜就吃过教训,在没找到避免的办法之前,自然不会再犯同样错误。
  看着一脸好奇的李狂澜,千夜想了想,他在黎明一侧的修炼进度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说:“我修炼的功法可以汲取虚空原力,所以现在不敢练,伯谦大帅若回来,会动荡虚空,影响我行功。”
  李狂澜顿时一惊,“你现在就能汲取虚空原力?看来赵君度还真没说谎,真是太他妈的了!”
  千夜实在忍不住了,“这个狂澜小姐,总是爆粗,有损您的形象。”
  李狂澜又是一惊:“你怎么知道?”
  千夜当然不会把宋子宁供出来,含糊道:“你如此身份,总会有人知道的。”
  李狂澜想了想倒也是,如白凹凸、赵君度这个层次的门阀核心成员就有不少人知道,只是从来不当面说破而已。
  身份被揭开,李狂澜一时间有点不自在,收了几分狂放不羁。她向千夜上下打量了好几遍,忽然说:“等你我都进阶神将,我不会真的打不过你了吧?”
  对这种问题,千夜那肯说实话,立刻道:“怎么可能?我能不能进阶神将还不知道呢。”
  李狂澜顿时笑逐颜开,在千夜肩上重重拍了几下,道:“这还差不多!本来听了赵君度的话,我是打算过来找你好好切磋切磋的,现在既然你这么知道讨本公子欢心,这次就算了。”
  千夜顿时额头见汗。倒不是怕了切磋,而是怕了李狂澜胆大妄为的作风。这里可是赵阀营地,李狂澜一旦被现私自潜入,还找人动手,肯定会生出风波,以她性格,最后肯定小事搞成大事,到时不知道会牵连到多少人。
  为免麻烦,千夜态度极为配合,“好好,狂澜公子何等人物,怎么会和我斤斤计较?切磋这事,有机会再说,现在这里的确不方便,您还是快些回去吧。”
  李狂澜洒脱地一挥手,道:“以后不用您您的,叫我狂澜就好。我走了。”她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掀帘而去,不料一出帐,就看到赵君度站在外面,正冷冷地看着她。
  饶是李狂澜疏狂不羁惯了,也被吓了一跳,“你,你怎么在这里?”声音中不免露了几分心虚。
  赵君度冰冷地说:“赵阀虽然地方不大,可也不是谁都能来去自如的。”
  李狂澜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地道:“好,算你厉害,本公子这次认栽。我这就走。”
  “等等。”赵君度叫住她。
  李狂澜停步,眉宇间寒意浮动,“怎么,赵四公子还打算教训我一顿不成?”
  千夜闻声从营帐里走出,看见如此剑拔弩张的局面,忍不住就想捂脸。这两个家伙都是心高气傲,从不让人的主,又有赵阀和李后的恩怨背/景,再说几句肯定就是要打起来的结果。
  他很想转身回屋,只当没有见过两人,可还是叹了口气,硬着头皮插话道:“狂澜公子只是来找我聊几句,没什么事。”
  赵君度看着千夜,忽然叹了口气,不容置疑地把他拉到身后,轻叱道:“你知道什么!”他转向李狂澜沉沉说:“狂澜公子,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我都很清楚,可千夜并不知道。万一有点什么流言蜚语,我们赵阀小门小户的,可不敢当那位大人物的怒火。”
  李狂澜脸上笑容立刻显得有些勉强,定了定神才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弄得这么认真呢。”
  赵君度神色肃然,昳丽的容颜冷锐如冰刀般似会伤人,他声音变得更低,带着不容忽视的坚硬,“千夜若被迁怒,我誓会有足够多的人为此付出代价。”
  李狂澜终于举起双手,说:“好,我知道了,这就走。”她想要转身,忽又道:“赵君度,你的弱点太明显了。这样的话,我可不想等不到你晋阶神将。”
  赵君度淡淡道:“你我所修习战技追求的都是圆满无缺,不过你难道以为弱点就是破绽吗?”
  弱点和破绽有区别吗?李狂澜奇怪地挑了挑黛眉,忽然她若有所动,眉心微蹙,思索起来,然后一言不转身就走。
  看着她的背影,赵君度似是松了口气,说:“我欠你两个人情,今后有事尽管开口。”
  李狂澜头也不回,举起一根手指,“你欠我一个,宋子宁欠我一个。对了,宋子宁那个怎么说?”
  “尽管放心。”赵君度答得毫不犹豫。
  “好,我信你。”说罢,李狂澜身形一闪,已然消失。
  赵君度站了片刻,才回头对千夜狠狠盯了一眼,道:“下次老实点,别什么人都去招惹,我不能天天看着你。”
  千夜只感觉天降无妄之灾,明明是李狂澜找上他,他哪有去招惹过谁,忍不住道:“赵阀和后族虽然不睦,可是我看李狂澜为人也还不错,不至于弄到这样吧?”
  赵君度瞪了他一眼,“你知道什么。总而言之,李狂澜本身就是个大麻烦,离她远点。就这样吧,我去找宋子宁。”
  “找子宁干什么?”千夜正想反驳两人完全无视了他的人情交换,赵君度根本没给他机会。
  “找他要个人情。”赵君度话音刚落,一道紫气闪动,人就从原地消失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50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