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 无法印证的消息

章九十 无法印证的消息

正在停泊的浮空艇俨然是一座小型船楼,壁刻浮雕,极尽夸饰,就连风帆都缀着繁复的褶边,将血族的奢靡华丽挥到了极致。艇身上镌刻着血族第六罗纳德氏族的七芒星法阵徽记,而整体的紫罗兰色加上铂金镶边,则表明乘坐这艘浮空艇的是一位公爵。
  浮空艇刚刚停靠好,舱门才打开一半,忽然远方云端出现一团血色光芒,刹那间就到了广场上空,随后急降,如一颗流星砸落下来。
  广场上骤起狂风,环境原力变得狂暴紊乱,刹那间连天色都仿佛暗了一暗。那艘刚刚停稳的浮空艇猛地被狂风掀起,兜兜转转抛飞到了数百米之外,打开的舱门里更是甩出数人,凄厉叫着,落向下方的深渊。
  浮空艇上层瞬间飞出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一个盘旋就将所有正在坠落的艇员抓起,然后飞到广场上。
  “是谁在和我为难?”那人的声音低沉仿佛蕴含雷霆。
  广场上风暴渐歇,中央那道血色光芒散去,露出梅丹佐的身影,阴恻恻的说:“是我,怎么,斯卡拉第,你要和我争抢位置吗?”
  罗纳德氏族的斯卡拉第公爵大惊,立刻后退致意,“原来是尊敬的梅丹佐陛下!请原谅我的冒犯!”
  在血族君王中,梅丹佐实力或许不是最强,睚眦必报却闻名于整个暮光大6乃至永夜议会。不过这一次梅丹佐出奇地没有为难斯卡拉第,只是摆了摆手。
  斯卡拉第退到广场边缘才把自己族人放下,也没让浮空艇重新靠港。他站在原地,静候梅丹佐先行。
  梅丹佐没有立刻举步,抬起头先看了看古堡上方那最古老的徽章。徽章中央是一轮血色满月,下方则是鲜血长河。那是所有血族共同的标记,血色圆月喻示第一滴血,也是所有血族的起源。
  在这个徽记之下,才是十二古老氏族的徽章。而在十二氏族之外的部族,哪怕再强大,也没有列名于上的荣耀。
  这里是白山城堡,永夜大6上的血族大本营,也是所有血族共用的一个基地。
  梅丹佐的目光落在最前方玫瑰和蛇的徽记上,接着一个个后移,直到第四德库拉氏族的荆棘城堡。而在门罗的恐惧之花曼陀罗徽记上,他的目光停留得格外久。
  随后梅丹佐向前走去,眼角余光扫到悬空广场上的雕像,脸色迅阴沉下来。每次来到这个地方,无光君王的心情就会变得十分糟糕。
  那些雕像是血族历代君王,很多人的事迹已经随着二代始祖们失落的记忆消失在历史中,只留下由古符语法阵保护的雕像和名牌。
  但是他们矗立在这里本身,就证明了曾经拥有的辉煌,因为不是每一位君王都有资格在这座广场上树雕像,他们每一个都是自己时代的天骄,具有让所有氏族,包括敌人们认同的强大威能。
  在当前还能够活动的血族大君中,就只有其中两位的雕像。一个自然是夜之女王,另一个却并不是梅丹佐,而是青之君王雷诺。
  其实数百年前,青之君王的位置上原本树立着黑翼君王安度亚的雕像。随着安度亚和夜之女王交恶,最后变成不可调和的矛盾,接着又长时间失去消息,他的雕像才被取代。所以严格来说,现在的这座雕像是不足以和夜之女王并列的。
  即使如此,梅丹佐也没能让自己的雕像立在这座广场上。而在可见的未来,这里依然不会有梅丹佐的位置。
  梅丹佐满脸阴霾,目不斜视地走进了白山古堡。沿途所遇血族,全都退到道路两边,俯以示恭敬。梅丹佐虽然不是最强的君王,可绝对是最不能得罪的君王。
  一直走进古堡主楼的中央大厅,并且坐到了那张象征着至高无上权柄的寒铁王座上,梅丹佐的心情才稍稍好了些。现在白山古堡内并无其他血族君王,否则的话他也不一定能够坐得上这个位置。
  此刻无光君王梅丹佐抵达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古堡,上位血族们纷纷赶到,前来谒见。
  看着大厅内几十名上位血族,梅丹佐的脸色总算好看了点。他微微摆了摆手,除德库拉氏族外,其他氏族的上位者就纷纷退了出去。
  等到大厅中只剩下自己人,梅丹佐才问道:“永夜一战的伤亡怎么样?”
  一名侯爵说:“陛下,目前只有初步的伤亡估算,详细数字需要过几天才能够统计出来。按照估算,我们在永夜大营的部队损失了一半以上。子爵之上的贵族最终有三分之二成功逃出。然而,最新消息,实力侯爵朱利奥战死。娜娜殿下孤身前去救援,受了重伤不知所踪。”
  听到这里,梅丹佐猛地站起,惊道:“朱利奥战死?!”
  整个大厅中光线迅暗淡,血气澎湃如潮,侯爵以下全都血气翻涌,几乎站都站不稳,他们用切身感受体会到了无光君王的震惊与愤怒。
  而那名汇报的侯爵因为正受到关注,血气波动格外强烈,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梅丹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哼了一声,缓缓收了血气,问:“朱利奥怎么会战死?”
  那个侯爵终于可以勉强开口,立刻回答:“有人亲眼看到朱利奥侯爵落入帝国强者的包围圈,最后被轰碎了血核。娜娜殿下想去救援,但赶到的时候还是迟了一步。至于朱利奥侯爵为何会战死,这个”
  他说不下去了。当时是一名魔裔伯爵隐匿在永夜大营外侧,看到了最后的战斗。然而永夜一方全员撤退的时候,大秦的神将级强者都还在外场与黑暗公爵们对战,主持地面战斗的最多是帝国中将,在等级差不多的情况下,朱利奥怎么都不应该连逃都逃不掉。
  梅丹佐脸色阴沉,冷道:“是谁看到的,把他带过来!”
  那名侯爵立刻面有难色,道:“这个,陛下”
  不等他说完,梅丹佐就打断了他,声音更加冰冷:“我很难理解你们就这样让那个目击者走了,而没有经过任何的询问。”
  侯爵的声音明显低了很多,“陛下,那位看到了朱利奥最后战斗过程的,是永夜议会的艾登伯爵。他出自永黯之渊,在家族中很有身份。如果我们对他多加询问,恐怕会遇到不少麻烦。”
  侯爵说得十分委婉,不过在座所有人,包括梅丹佐在内,都听明白了他的意思。魔裔名门永黯之渊可是一个庞然大物,实力还在德库拉氏族之上,族内同样有大君坐镇,即使梅丹佐亦不愿轻易得罪这样一个家族。
  梅丹佐现自己对那个伯爵的名字有点印象,沉吟片刻,道:“艾登?就是那个得到了远古精华的魔裔小家伙?”
  “是的,陛下。”侯爵小心翼翼地选择着词句,“那是个幸运的家伙,不过他得到的只是半块远古精华。我们的暮色得到的可是一块完整精华。”
  梅丹佐忽然有些烦躁,“暮色是我们的吗?”
  侯爵轻声道:“如果您愿意,那她就可以是我们的。”
  梅丹佐双眼微眯,“你的意思是?”
  “我曾经接触过暮色,她愿意投入您的麾下,当然,也需要一点小小的补偿。”
  梅丹佐冷冷的说:“是你接触她,还是她主动来找你?”
  这句话顿时让侯爵出了一身冷汗,他急忙单膝跪地,道:“确实是她来找的我,请陛下恕罪!”
  梅丹佐罕见的没有作,思索了一会儿,才说:“她很聪明,我虽然不喜欢聪明人,可也不希望我的后裔中一个有点脑子的都没有。答应她的一切条件,然后,作为额外奖赏,我将赐予她一滴源血。”
  话一出口,满堂皆惊,当下就有人提出异议,甚至冒着可能会激怒梅丹佐的危险。
  无光君王用来制造后裔的源血,每隔百年才会有一滴。此次梅丹佐回归,如果把这滴源血给了暮色,那么这些已经苦等了近百年的族嗣,就将等待另一个百年。
  梅丹佐静静坐着,一直等到大厅内的声音渐渐平息,方开口道:“我给了你们整整三分钟表达自己的意见。那么现在,还有谁想要说话?”
  大厅内一片寂静,再也没有人出声。话说到这个地步,所有人都已明白,梅丹佐的决心已定,不容任何人左右。
  这一次,梅丹佐等了整整十分钟,大厅内也就沉寂了十分钟。见没有任何人开口,他才望向那名侯爵,“告诉暮色我的决定,我想,她一定会作出明智的抉择。”
  侯爵俯身行礼,道:“如您所愿。”
  梅丹佐又沉默了,整个大厅鸦雀无声,没有人敢打扰无光君王的沉思。许久之后,他才说:“除了艾登之外,还有没有人见到朱利奥的死亡?”
  “我想没有,陛下。艾登有特殊天赋,而且他的位阶是实力伯爵,据说实力还在其上,才能在那种环境下隐藏自己不被现,其他人并没有这个能力。”
  “艾登”梅丹佐双眼微眯,沉吟不语。
  侯爵心中越来越是惊讶,看梅丹佐的意思,似乎仍然有些不死心,想要抓艾登过来拷问。如果真这样做了,后果可不是一般的严重。
  反复权衡后,梅丹佐终于道:“不用管艾登了。你们好好查一查,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朱利奥都接触过谁。好了,都下去吧。”
  德库拉氏族的血族都松了口气,一一致礼退下。
  那名侯爵却留了下来,问道:“陛下,查询朱利奥的行踪和接触对象,难道是为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51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