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一 风暴之眼

章九十一 风暴之眼

这名侯爵是梅丹佐的心腹,也是纯血后裔,所以梅丹佐也不隐瞒,直截了当地说:“只有从朱利奥身上才能追索出夜瞳的去向,现在他一死,至少短时间内找不到办法锁定夜瞳行踪。所以你要去查,朱利奥临死前都接触过什么人,或许这里面就有可替代的媒介。我允许你动用一切手段!”
  “夜瞳?门罗的王女?可是她有这么重要吗,需要如此大动干戈?”
  梅丹佐哼了一声,说:“她的重要性远你们想象,不要问为什么,那不是你们应该知道的。去办事吧!”
  “是,陛下!”侯爵行礼之后,退出了大厅,心中忐忑不安。他十分清楚这道命令将会激起很大风波,只要身份在艾登伯爵之下的人,都在查探范围之内。
  侯爵还很担心,若是一直找不到线索,梅丹佐是否会进一步扩大覆盖面,那时候可就不仅仅是血族内部的事情了。但这是一位黑暗大君的意志,而且极为坚定,不可动摇。
  现在大厅内只剩下了梅丹佐,无光君王的领域渐渐扩张,整个大厅全都陷入翻滚的黑暗。
  对于黑暗大君来说,一个实力侯爵的死,也不是件小事,这可能关系到一些领地的变迁,但也仅此而已了。可是朱利奥不同,他实在是太特殊了,尤其在这个时刻,特殊到无可替代。
  朱利奥拥有倾听命运的能力,又是最初现夜瞳觉醒原生种血脉的人,是用秘法搜索夜瞳下落独一无二的媒介。可是现在,随着他的死去,夜瞳的去向就隐入重重迷雾。
  若是朱利奥不死,梅丹佐原本准备此战一结束,就把他秘密捕获,将一切可能生效的秘法都在他身上用一遍,以追索夜瞳的下落。梅丹佐二代始祖的力量压制下,朱利奥在完成他媒介的作用前,就连死亡也不可能做到。
  梅丹佐不甘心就此空等,一个又一个名字从他心中浮出,又被一一否定。这些人都是整个永夜世界有名的预言大师,可是其中大多数都在巨兽之眠战役前,中了帝国一方的圈套,身受重伤,需要很长时间休养生息。
  剩下的人大多能力不足,而有能力的寥寥数人身份地位则非同寻常,并且大多是魔裔名门,就连梅丹佐也没有能力强迫他们。
  夜瞳血脉太强,她是极为纯粹的黑翼君王原生种,和安度亚就有了冥冥中的联系。
  最可恨的是安度亚虽然失踪已久,鲜血长河中属于他的印记也黯淡不明,却始终没有完全熄灭,这就意味着,推算夜瞳去向等如是和黑翼君王隔空交锋,一般人哪里办得到。就是梅丹佐自己,也不敢轻易尝试。
  在过去,夜瞳不过是个原生种,再天才的原生种也只是原生种。可是随着哈布斯点燃了火之冠冕的印记,随着鲜血长河再一次活跃,一个觉醒了最纯粹二代始祖血脉的原生种的意义也就大为不同,对梅丹佐而言,更是如此。
  无光的大厅中,梅丹佐低声自语:“无论逃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帝国大军一连休整数日,千夜利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将来自魔裔伯爵和朱利奥的精血用玄篇彻底炼化,闲暇继续翻阅那些鲜血长河的记忆碎片。但是千夜仍然想不明白那个血族侯爵为什么射来一滴源血,直到所有精血都被碾磨、提纯,他都没有感应到特别之处。
  当永夜大6上的巨兽之眠迎来短暂安宁,虚空中的某个角落却不那么平静。
  所谓虚空并非空无一物,除了浮空大6和各类星体外,还有各种各样杂质和能量在有规则和无规则地逡巡着。
  比如眼前位于上层大6和中层大6之间,一个足有数千平方公里大小的虚空风暴,呈漏斗状高旋转着。狂暴的能量运行轨迹已实质化,时不时有蛇形闪电拉出长长的强光,仿佛空间在刹那撕裂、闭合、再撕裂。
  与这个恐怖的庞然大物相比,涡旋外凭空而立的一个人影如微尘般渺小,好像下一刻就会被散逸的雷暴气息碾成齑粉。
  哈布斯已经在这里站了不知多久,他仍是那样一副从外貌衣着到气息气势都普普通通的样子,只有双眼中血雾氤氲,仿佛有一条长河在咆哮奔涌。他的目光透过虚空风暴外围强烈的能量对流,看到了内部核心。
  风暴之眼中是一片极为平静的空间,悬浮着一艘数百米长的浮空艇。艇身没有任何标记,但外型风格和那些尖刺般向四面八方伸展的炮台款式,都表明这是一艘大秦帝国军舰,还是不曾在大战场投放过的最高端型号。
  哈布斯缓缓向前走去,可以撕裂6块的虚空风暴在他面前好像只是一道帘幕,被轻易地穿了过去,没有激起任何动响。
  进入风暴之眼后,他现这个平静的空间是停止的。也即虚空风暴居然是在原地旋转,这违反常理的现象印证了哈布斯的猜想,不管它是人为形成,还是自然生成,都已被帝国牵引使用,至于用途,当然是影响虚空乱流,从而利用传递效应,进而扰乱附近空间。
  哈布斯并非这方面的专家,不太清楚其中的原理,可他知道夜之女王和永燃之焰与天鬼的虚空战场,就在这个方向的数万里之内。那么永夜议会联军在巨兽之眠战败的原因,应该就在这里,虚空乱流阻断了信息传递,让夜之女王没能及时回援。
  穿过风暴对流后,哈布斯没有继续接近帝国军舰。浮空艇上有强大的意识在不间断扫描着这个空间,哈布斯任凭原力波动从身上扫过,完全不打算隐匿行踪。
  帝国两名天王在永夜大6现身,其他天王要防守本土,浮空艇中最强的气息属于一名上位神将。不过再强的神将也只是神将而已,至于军舰上那些狰狞的炮火,对哈布斯来说和玩具没什么两样。
  他站立在虚空中,静静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身影突兀地出现在数百米外,然后如履平地般慢慢走来。那人银素衣,广袖长袍,恍若乘风而至,当他走得近了,才看出那头白大半已是毫无生气的沉沉灰色。
  哈布斯突然说:“你自爆也无法重创我。你旧伤中的那滴黑暗原火带着我的源血,其中所蕴含力量,足以抵消你原力自爆的大半威力。”
  饶是以林熙棠的镇定也不由一怔,然后停下脚步,淡淡道:“亲王殿下好像来晚了,巨兽之眠战局已定,这个风暴之眼也没有用处了。”
  哈布斯道:“我并不在参战名单上,只是过来验证下猜想而已。”
  林熙棠道:“战争还没有结束。”
  哈布斯突然笑了,“那又如何,对我来说,接下来确实会有很重要的战争,可不是议会和帝国之间,而是……圣战。”
  林熙棠皱了皱眉,所谓圣战就是黑暗世界的内战。帝国最近的确得到一些碎片消息,黑暗种族内部好像有些波澜,可还不至于上升到内战的程度。
  而这种情况对帝国来说不见得是好事,一般情况下,黑暗种族内战,帝国就趁机休养生息,展壮大自己。可这次帝国有势在必得的目标,就极有可能激起黑暗世界同仇敌忾,迅解决内部矛盾后,把所有压抑的怒火全部倾泻到帝国头上。
  林熙棠道:“你说这些毫无意义,或许帝国有人和你们结盟,但永远不会是我。”
  哈布斯摊摊手,“林元帅,永远不要说永远。难道你从来不曾想过,为什么人族的形态会最接近魔裔和血族?你看连古老的圣山种族,狼人和蛛魔,都要具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化形。而你们,才开化了一千两百年的种族,生来就拥有这样的最高形态。”
  林熙棠眼神一沉,这个疑问如此明显,两大阵营都早就有人提出过,但是研究至今谁也找不到丝毫头绪,众说纷纭的各种猜测没有一个稍微靠谱的。他淡淡道:“这个问题有答案吗?”
  哈布斯道:“没有答案,但是有巧合。”他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
  林熙棠明白他的意思,如果不能结盟,哈布斯自然不会把手中握有的重要消息和盘托出。他沉默了一会儿,道:“亲王殿下今天来这里,只是为了说这些?”
  哈布斯突然转头看向身后,狂烈的虚空风暴壁垒突然出现一个空洞,一道闪电穿了出来。那是一人足踏一叶扁舟,道道明灭闪烁的符语纹路亮得刺眼。
  哈布斯的身影从原地消失,下一刻一团燃火般的血色光芒在风暴之眼顶端附近出现。
  他摇头笑了笑,虽然距离遥远,但话音仍像在耳边,“林元帅,你能用我那点黑暗原火的力量对抗天机术反噬,实在是天才中的天才,但这种方法消磨的是你的生机,也就是灵魂力量。而在这个受到黑暗眷顾的世界里,修补灵魂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
  收起渡空舟的张伯谦刚走到林熙棠身边,闻言蓦然转头,目光直刺哈布斯。
  哈布斯微微躬身,“林元帅,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或许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面对共同的敌人。”说完,年轻的血亲王就如出现时那样悄无声息地失去了踪影。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52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