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三 套子

章九十三 套子

千夜到过虚空6块核心区域,也知道那块6地的价值。光是那片可以出产原液的森林就值得动一场战争。可是无论怎样,他都不觉得这个6块的价值已经大到了让帝国倾力一战的地步。
  和许多在一线拼杀过的将士一样,千夜越是战斗,自己的实力越强,也就越是觉永夜阵营的强大。有时候,千夜甚至会不自觉地问自己,帝国和永夜的战争,究竟能打赢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相当简单,那就是根本打不赢,至少在目前情况下,根本打不赢。
  如果把大秦帝国看成一个种族,其实力大致在黑暗世界的蛛魔和狼人那个位置。永夜议会各个种族倾力合作,肯定能够灭掉帝国。只不过对于上位者来说,权力平衡、轻重缓急从来不是简单的加法和减法。
  永夜议会圣山上那七把椅子之间的纠葛已经绵延数万年,到了今天只剩下三位至尊和四大种族,可相互之间的世仇只有结得更深,根本不会有化解可能。与之相比,帝国的崛起连新恨都不怎么算得上。
  在过往千年中,永夜一方不乏有利用帝国去削弱自己对手的行动,而帝国则将计就计,亦反过来挑拨永夜各种族之间乃至种族内部的关系,在夹缝中茁壮成长到今天的程度。
  然而大秦现在如果摆出举国一战的架势,很难说永夜一方是不是能够暂时放下成见,一致对外。那样的话,帝国很可能连本土都会失守。
  千夜的第一反应或许和大多数人相同,帝国最好还是秉承一贯的阵营战略,把战争规模控制在局部,尤其是刚刚打过巨兽之眠一役,参战的主力军团和世家私军都需要休养调整。
  不过上层那些大人物们考虑事情的角度显然和普通人不一样,但在隔墙有耳的情况下,千夜也无法和宋子宁多做讨论。
  宋子宁又说:“你想要赚军功,这次就是一个好机会。我会尽力帮你争取一个好的位置,但你自己也要提前准备,军中争锋还是武力为先。”
  千夜点点头道:“放心”。
  宋子宁笑道:“对你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对了,还有一事,你猜这次和伯谦大帅一起出战的另外一位天王是谁?”
  这个千夜倒还真不知道,只不过从真实视野中原力光芒的强弱对比来看,那位强者实力还在张伯谦之上。他被引动好奇心,问:“是谁?”
  宋子宁也不卖关子,道:“指极王。”
  “指极王!”千夜再吃一惊。居然是那位公认的帝国第一天王!难怪永夜的两名黑暗大君败得如此迅。
  在千夜印象中,这些年就不曾听说指极王直接参与过哪场战争,他的存在意义更多是牵制永夜最顶尖的几位强者。据说夜之女王这一层次的圣山大能,就只有指极王方能抗衡一二。
  “这位殿下的事迹你听说过不少了吧,但有一件事肯定不知道,要不要听听?”宋子宁神神秘秘地说。
  “什么事?”人族天王是帝国所有年轻武者的偶像,千夜也不例外,自然对有关他们的消息很感兴趣。
  “这个嘛”宋子宁微笑,“哗”地打开折扇轻摇,却不急着说了。
  中军大帐里,张伯谦和指极王正在下棋,此刻轮到张伯谦落子,可他二指夹着白棋,悬在半空不动,似乎在沉思。对面指极王长眉微微颤动,张伯谦保持这个姿势快一刻钟了,就以指极王的心境都觉得时间未免长了点,尤其是他明知道张伯谦根本没在思考棋局。
  眼见千夜目光越来越凌厉,威胁性地举起拳头,还把指关节压得咔咔作响,宋子宁终于不再卖关子,“指极王有一个玄孙女,年底就将成年。这可是个好机会,听说殿下特别疼爱这个玄孙女,你只要把她娶到手,什么样的军功没有?至少可以少奋斗七八十年!”
  千夜愕然,没想到宋子宁那番嫁妆改变命运的理论,竟然连指极王的玄孙女都不放过。
  而在中军大帐,张伯谦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不觉右手一落,“啪”地一声,白子被他不知放到一个什么位置上去了。
  指极王则是摇头失笑,笑骂道:“这个小崽子,倒是奸滑得很,听说他的天衍之力有熙棠当年风采,这是算到本王在听他们说话?不过明知如此还敢编排本王,胆子倒真不小。伯谦,你这军中越来越是藏龙卧虎了。”
  这是指极王第二次说及藏龙卧虎,不过张伯谦就似没有听出什么不同,坦然自若地道:“宋子宁或许靠的是天衍之力的保护,另一个小家伙却好像当真觉察到了什么。适才我的感知穿越那屋子里的领域,他隐隐有些气血波动。”
  指极王抚须沉吟,道:“如此说来,倒是有些意思了。那小家伙在这个等级就对虚空原力有如此造诣,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说到这里,指极王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笑道:“一时不察,倒是上了宋家那小家伙的当!刚才既然被觉察,就收了感知,现在想来他们前面说的话都是在哄我们,接下来才是正题。”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指极王并没再放出感知,以他们的身份,偷听还被人现了,那无论如何也没脸面继续听下去。
  张伯谦的注意力也重新回到棋盘上,只淡淡道:“小孩子们的事,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可不然,你我当年,谁不是从年轻时走过来的?比如说你,三十不到的时候,不也干下了不少大事?”
  营帐中,千夜神情微松,紧绷的身体也随之舒缓。
  宋子宁也显得轻松了不少,微笑道:“我知道是谁在听我们说话了,关系不大。好了,现在可以说点正事。”
  说着,他神情一凛,正色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有人正在查你的过去吗?”
  “嗯,怎么样?”千夜心中微微一紧,不过并不如何紧张。他自觉惟一不可告人的就是一半血族体质,随着力量日益增长,除非有人把他剖开来看到血核,否则很难抓到什么马脚。
  宋子宁知道千夜心中所想,摇头道:“没那么简单。我本来为你做了一整套的身份资料,还动了动魏家那头野猪的资源,连乡邻都做得天衣无缝。可对方这次下足了力气,居然按图索骥,派人去当地调查。”
  这下千夜也知道事态非同寻常。假的就是假的,再完美无缺的掩饰,被这样掘地三尺,一一对证,终究会露出破绽。他不由开始思索,谁会对自己身份这么感兴趣,按理说近来他和赵阀的关系反而有许多痕迹可寻,为何舍易就难?
  宋子宁脸上掠过一层阴霾,“我已经派了人过去,看看究竟是谁的好奇心这么强,碰到魏宋两家的线,还要继续深挖。”
  他当时把千夜的履历做得十分精妙,亲族方面用了宋阀同姓附庸远支的根底,出生家乡却是放在远东行省辖下一个边境小镇。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要查这套资料,必然会同时惊动宋魏两家,可就是这样的防护措施,对方还是采取了最打草惊蛇的做法,去当地验证。
  千夜忽然感觉宋子宁有些异常,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不由抬头看看他,“那么派去的人”
  “都是老手,经验和忠诚方面都不用担心。而且我已下令,如果有机会,把对面的人给”说到这里,宋子宁比了个斩的手势。
  千夜皱眉道:“对方既然已经知道会触碰到你和魏家,还敢派人过去,会不会早有准备?也许你的人控制不住局面。”
  宋子宁微微一惊,说:“这我倒是没有想到。”
  他站了起来,在营帐中来回踱步,走了十几圈,才说:“如果真是这样,那对方不仅是针对你,也是在针对我。说不定我需要亲自走一趟,那么这次国运之战很有可能赶不上了。”
  “这次战争是大好机会,对你我都是如此。有必然为此放弃吗?”千夜不以为然。
  宋子宁已经崭露领军才华,并且得到中军参谋部的实权位置,若继续出色挥,那么很大可能把这个临时的军衔和职务变成实职。放眼整个帝国,也没有几人能在他这个年纪达到这种成就。
  宋子宁却摇了摇头,“这次的对手来者不善,之前我已查探多次,竟然连个方向都没有。我很担心他趁国运之战,在后方弄出点什么事情来不利于你我。我准备亲自去,一旦现那家伙的踪迹,就先下手干掉他,防患于未然。”
  千夜此时终于确定宋子宁的焦躁反应有点不对劲,于是站起来,伸手按在宋子宁肩上,止住他过于急促的来回踱步。
  宋子宁投来一个疑问的眼神,千夜缓缓道:“子宁,你有没有想过,对方就是想引你过去?”
  宋子宁一怔。
  千夜继续道:“你刚才说连个方向都查不出来,是不是已经用过推衍之术?”
  宋子宁这时有些明白千夜想说什么,点了点头,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如果你去了那边,还是抓不到人,却得到一些和对方密切相关的线索,会否以此为媒介继续推衍?”
  宋子宁听到这里,神情一变,现出恍然之色。
  千夜道:“我不懂天机推衍之术,但记得你说过,若贸然去算那些太过强大的存在会被反噬,那么如果那些线索会被引到某位大人物身上,对方又有秘法感应,在不知善恶情况可是不会客气。到时那些人无须动手,就会重创你。”
  宋子宁吐出一口气,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道:“你说得对,这的确是我最有可能选择的方法。而我自己居然完全没有想到这方面,这很不正常。”
  “子宁,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过于急躁。”千夜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沉,“对方已经在干扰你了?”
  “多半是。”宋子宁既然现了自己的异常,很快就恢复过来,他摸了摸下巴,笑道:“这件事越来越有意思了,对方是谁?做了一个这么精巧的套子,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ps:天蚕土豆的《大主宰》手游昨天公测,俺和小伙伴们在里面了很多现金红包,有兴趣的可以搜索下大主宰手游,去抢个看看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52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