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八零 南青有变

章二八零 南青有变

  秦陆帝宫,李后正坐在花园凉亭中,端着个薄若蝉翼的茶盏,小饮一口淡碧色的茶,方将茶盏放下,道:“你现在还是想不通吗?”

  李狂澜依旧是一身武者服色,以男装示人,坐在李后对面,一言不发,显是心中不服。

  李后轻轻一笑,道:“有什么想不通的,说来听听。”

  李狂澜脸色有些古怪,恼怒中又有些羞涩,咬牙道:“你,你又从来没见过他,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做!”

  李后却不着恼,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结果还是不错,不是吗?”

  李狂澜脸上一红,头就有些低了下去,嘴里却还硬着:“可这也不能说当初就是对的。”

  “我敬唐李氏,可是以天机术起家。若不是中间出了个林熙棠这种怪胎,今时今日,我李家怕是已一统帝国天机之道了。我用掉了家中传承之宝,得到的结果岂有不好的。”

  “可是天机术真若万能的,我李家早就该一统天下了。”

  李后语气淡了几分,道:“在这宫中,有些话是不能讲的。就算是你,有些规矩该守也是要守。”

  李狂澜咬牙,哼了一声,示意不服。

  李后微微一笑,道:“考虑到你现在的身子,这点小事就算了。不过时时还是警醒些好,否则这些话要是传到陛下的耳朵里,可就不太好了。帝宫很大,可不是我一个人说得算的。”

  宫中争斗,历来凶险,无所不用其极。李后目前风头一时无二,可不代表着万世无忧。只要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人从后位上拉下来。当年赵妃之败,就是败在了轻敌上。

  李狂澜虽然率性而为,可是至少知道不能扯李后后腿,当下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

  李后轻出一口气,道:“好了,有什么心事,趁着这个机会就都说了吧。”

  李狂澜犹豫了片刻,道:“我还是觉得,有些草率了。”

  李后不答,而是道:“刚刚得到的消息,千夜也从大漩涡里回来了。青云早就等在左近,想要找岔打一架。现在算算时候,他们大概已经打过了吧?”

  李狂澜腾地站起,惊道:“青云要挑战千夜?”

  “怎么,你担心千夜会输,或者,会受伤?”

  李狂澜缓缓坐下,道:“千夜不会输的,我只是担心,青云他会用些不那么见得光的手段。”

  李后捧茶轻饮,然后道:“此事我早有安排,青云不管想要动用什么手段,在那里都行不通。他只有老老实实,自己去打这一场。”

  “那,那他……”

  这时一名内侍快步而来。他步法如在水上飘行,迅捷无伦,又带着细碎的脚步声。转眼之间,他就到了亭外,俯身垂首,将一封秘报递上,道:“娘娘,消息已经来了。”

  “好,你下去吧。”

  李后取了秘报,拆开看了两遍,方道:“青云输了,而且输得很惨。这个千夜,倒是真的出乎我的预料。”

  她将秘报递给李狂澜,李狂澜接过便细细地读。李青云会输,这早就在她预料之中。和千夜在大漩涡内生死与共,过了那么多天,李狂澜早就知道千夜的真实战力有多恐怖。千夜最能发挥战力的地方,是在生死关头,他的续战力、保命能力同样的无以伦比。反而是在这种讲究规则的切磋挑战之下,千夜有些手段无法发挥。

  总不能在切磋的时候,给对手来一记原初之枪吧?生机掠夺也是不好用的。

  这份秘报中多是李狂澜熟知的内容,但是最后的点评,却让她有些疑惑。

  “苍茫之意?这是什么?”

  李后道:“这就是我觉得出乎意料的地方。青云所修的剑道原本就被千夜以力取胜的路数克制,败是应有之义。但是据暗中观战的人回报,千夜临战之时,突然有种世间变迁的苍茫意境,那一拳砸下,直如一个完整大陆降临,简直挡无可挡,避无可避。青云一拳就败了,连剑都碎了,可见这一拳之威。”

  李狂澜道:“可是在大漩涡中,还没有见他用这种拳法。”

  “那大概就是他积累足够,恰好在这段时间又突破了吧。”说到这里,李后轻叹一声,有些感慨道:“有了这一拳,神将之下,怕是除了赵君度之外,已无人是他对手。就是那些勉强破关,无力突破的半调子神将,恐怕也要败在千夜手下。这孩子,天资心性都是无上之选,可偏偏就被军部那帮蠢货给逼出了帝国。”

  时至今日,千夜当年之事已经差不多有了公论。只看他离开帝国后并没有去永夜,而是选择了中立之地,就知道他仍是心向人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说法,不攻自破。

  若没有当日之事,就算千夜血族身份被揭破,有赵阀的底子在,只要没有公开,许多大人物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千夜,依然可以在许多灰色地带发挥重要作用,甚至是决定作用。

  帝国千年,除了黑白二色,灰色也不少,且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对于千夜被逐,李狂澜此刻也是心有怨念,怒道:“长生王真是老糊涂了!我们李家还用得着供养他吗?那么多的白果酒,给谁不是给?”

  李后倒是淡定,道:“那个时候,谁也想不到会是今天的局面。长生王这些年早就不太理事了,一门心思都在延寿上。不管怎么说,他在天王中资格最老,目前也执掌军部,和他关系搞得好些,对我们没有坏处。”

  李狂澜补了一句,“他也是最弱的。”

  “若不是最弱,哪有我们着手的余地?”

  这也是道理,李狂澜想了想,忽然叹了口气,道:“姐,你就那么不看好我们吗?”

  “我们李家,是要成门阀的。”

  “可是我们……也不比四阀的人弱吧。”李狂澜声音越来越小。

  “和张赵比吗?那就不用比了吧。”李后微笑,然后道:“白阀虽然看着中规中矩,只有一个白凹凸还能说说。但是他们还有变数,里面有我也看不清楚的地方,或许暗中藏着什么人。至于宋阀,你觉得宋子宁怎样?”

  “那个色鬼啊!成天就知道搞些没用的。”李狂澜一脸嫌弃。宋子宁在女人方面的名声的确不怎么好听。

  李后笑了笑,道:“他确实是个小滑头,但也是有大智慧的。宋阀虽有降阀之危,但那总是十年之后的事。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看在宋子宁的份上,宋阀的门阀位格还能保留。”

  李狂澜啊了一声,倒是没想到李后对宋子宁评价这么高。

  “所以,四阀当中,我们李家年轻一代,并没有真正压倒其中任何一家。”

  “可是也不比白宋差吧?”李狂澜仍是有些不服气。

  李后淡道:“想成门阀,光是不差就行了吗?只有压倒至少一家,才有希望。至少在现在,我看不到希望,所以只能早做规划。”

  “所以,我和青云都是弃子……”李狂澜苦笑。

  李后向她肚子一指,微笑道:“你可不是,恰恰相反,你今后还会是族中最尊贵之一。至于青云,谁都没想弃他,但他自要作死,又能奈何?”

  李狂澜手抚着小腹,轻叹一声,眉宇间亦喜亦忧。

  浮空艇上,平安无事。飞越大陆的数日中,千夜就在艇上安心修炼。虚空中对于别人来说并不是合适的修炼环境,但是千夜的太玄兵伐诀却最能驾驭虚空原力,修炼丝毫不受影响。

  等浮空艇到了西陆,千夜第七处原力漩涡已经水到渠成,凝聚成功。

  从浮空艇上下来的时候,千夜身边多了个迷迷糊糊的少女。看面相大约就十岁左右的样子,不过长得很高,已经到千夜的肩膀了,而且丽色初开,就有让人惊心动魄的姿容。

  只不过这个小姑娘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大半个人都挂在千夜手臂上。看那样子,要是身体再小些,就要爬到千夜头上去了。

  前来迎接的人看了这一幕,脸色有异,目光略微偏转,不去看少女,对千夜道:“千夜大人,您的行程七少都已经安排好了,请跟我来。”

  千夜随着他来到另一艘浮空艇前。这艘浮空艇看上去有些破旧,式样更是百年前的旧货。但千夜此刻也是行家,只看那些额外加固的船体和机械结构,就知道这是专门飞中立之地的船。

  “这艘船会直接到东海,上面还装了这批需要运到浮陆去的货。七少还给您留了封信,就在船上,您可以自己拆看。”

  “子宁呢?他现在在哪里?”千夜问。

  “七少现在秦陆,要处理一些族内的事,宁远重工那边也有些手尾要处理。在这之后,他还要去次永夜大陆,那边的事也该安排一下了。所以他说,您就不用等他了。”

  千夜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宋子宁不是忙,而是不知道做了什么心虚的事,在有意地躲着他。

  不过接待的人只是宋子宁的手下,想也问不出什么来。于是千夜就登上浮空艇,前往东海。

  一上船,小朱姬就找了个床,继续倒下大睡。她吃下的六臂巨人心脏确实是大补之物,这些日子她几乎每天都在长高,离开大漩涡时还是七八岁的孩童模样,现在已经变成了十岁左右的少女模样了。

  在船舱中,千夜找到了宋子宁留给自己的信。上面第一句话就是:

  南青城可能有变,须及时镇压。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815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