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八三 下手轻些

章二八三 下手轻些

  除了第一次被血雾溅头时惊呼一声之外,那年轻人就呆呆看着千夜,只见他连出三拳,将其余三名护卫一一轰碎,年轻人一时之间竟忘记了呼吸。无论那些护卫如何应对,闪避也好,对攻也罢,出刀出剑,甚至掉头就跑,都逃不过千夜的一拳。无论中拳的部位在哪,整个人都会爆成一团血雾。

  等四名原本气焰滔天的护卫陨落,那年轻人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虽然都是手下人的血,可是看着也着实惊悚。

  “啊!!啊啊啊 !”那年轻人这是才反应过来,失声尖叫,一边尖叫一边用手拍打身上,想要把那些碎肉鲜血从身上扫落。

  一时受惊过度,那年轻人原力不稳,无法凝空,一头栽了下去。这里离地可是有几十米,就这么摔下去的话就是战将也要受伤。

  下方一处房屋屋顶突然炸开,一名老者冲天而起。他大手一挥,柔和原力就拖住了那年轻人,将他轻轻放在地上。老者随即身影一闪,已出现在千夜面前,满面怒容,喝道:“小小年纪,下手怎么如此狠毒?”

  千夜宁定看着老者,道:“能够有那四个护卫的人,怎么身边会没有真正强者保护?只是您老人家定力实在太好,连我都有些意外。”

  千夜话中实是讥讽,老者哪里是定力好,完全是没想到千夜竟能一拳一个,顷刻间就将四大护卫轰爆,让他根本不及出手救援。惊怒之余,老者其实也有些后怕,若千夜随便哪一拳轰向那年轻人,此刻空中飘散的血肉就有很大一部分是那年轻人的。

  老者脸色铁青,气势不断攀升,怒极反笑,连声道:“好,好!你们这些帝国来的人,见过大世面,果然不同凡响!我们这些小地方长大的,也没什么别的本事,就是会杀人而已!”

  千夜却没有动手,而是冷笑,道:“既然我能回来,那和我同进大漩涡的人自然都能回来。你敢杀我?就不怕日后帝国大军杀来,直接扫平你背后那所谓的大势力吗?”

  老者听了,脸色微变,冷哼一声,道:“上次只是特例,才放你们进入东海。这中立之地,可不是你们能够横行的地方!”

  千夜一声长笑:“拦着外人的,可是鲜血王座。都自号天王了,可临到大事,还要躲在鲜血王座那位的身后?你这话说的,就不怕给张不周丢脸吗?”

  老者这一次脸色大变,阵青阵白,怒道:“敢提张天王的名讳,找死!”

  他不再和千夜多说,竖掌如刀,一声沉喝,隔着十余米就是当头虚斩!一道凌厉刀芒,炽亮如日,直向千夜斩下。

  十余米距离,对神将而言已是与贴身肉搏无异。这老者出手如电,一掌斩出,刀芒已到千夜额头!

  就在他以为行将得手之际,千夜身影忽然一阵模糊,已在原地消失。这一记炽亮刀芒就此落空。

  虚空闪烁已是千夜成名之技,老者显然有所准备,一击落空,感知立刻扫过四面八方。神将感知何等厉害,瞬间方圆数百米范围就尽在掌握。他随即发现,千夜就在侧方立着,而且距离自己不过三十米。

  才三十米!

  老者心中冷笑,更是震怒,怒的是千夜竟如此托大,居然敢在自己身边出现。难道他以为,自己近身战手段不行?还是觉得自己没有手段置他于死地?

  老者心中杀机浮现,转头望向千夜,手中就多了数道刀芒,准备全力扑击,一举将千夜格杀。

  就在他满手刀芒将起未起之际,忽然从千夜双瞳中看到了清晰的自己!

  老者身形有了刹那的停涩,如行车中压过了一个小小的石子。就是这点微不足道的滞涩,忽令他心生警觉。老者刚刚起意逃跑,就见一根淡黑色的光羽破空而至!

  “为什么是黑色的,和传闻不符呀……”老者心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就眼睁睁地看着那根黑色光羽飘进自己胸膛。

  原初之枪也是千夜的招牌杀招,曾经数度重创狼王,在中立之地特别是东海的顶级强者中早就不是秘密。

  中了原初之枪,老者一时还没有惊慌,而是强提原力,想要护住要害,依靠修为强行消耗原初之枪的力量。当年狼王中了一枪还能继续追杀千夜,在一些人眼中,原初之枪也并没有那样恐怖。

  老者自恃实力并不比狼王低多少,因此也打算靠着修为硬抗过去。只要给他一线机会,就足以扑杀千夜。他就是想让千夜知道,神将天关两边,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可是随着生机开始流逝,老者脸色骤然大变,失声道:“怎会这样!”

  生机流逝速度之快,远远出乎他的意料,有如覆水之势,转眼之间一身生机已有近半消失!老者气息跌落,已经维持不住神将的境界。

  而原初之枪的威力,竟还没有完。

  就在此时,千夜手中原力枪枪口中,竟又有一根淡黑光羽凝聚!

  老人心胆俱丧,一声尖叫,身形消失再出现,再消失再出现,如是连续三次闪烁,每次都会在数百米外出现。连续三次后,老者已经在两公里外,他头也不回,瞬息远去,就连那年轻人都顾不得了。

  千夜也是意外,愕然片刻,方无奈摇头,自语道:“竟可以这样……”

  老者身法乍一看,竟与虚空闪烁有几分相似,三连闪之下,能够瞬息远遁数千米,堪称保命王道。不过他一次闪烁只有几百米上下,并且必须是三连闪,无论变化还是威力,都与千夜的虚空闪烁不可同日而语。

  即便这样,措手不及之下,千夜还是让这个被重创的老者逃掉了。千夜还是第一次了解了过往诸多敌人在面对自己时,心中究竟是何等的不甘和无奈了。

  老者也是见机极快,一感觉不妙立刻远遁,根本不给千夜补第二记原初之枪的机会。与其说是应变得快,倒不是说是胆小如鼠,有丝毫危险掉头就跑。但若不是这样,第二记原初之枪他根本就躲不过去,多半会直接陨落在千夜手里。

  千夜摇了摇头,放下遗憾,目光在全城扫过。

  他这么一看,南青城中众强者这才从震惊中醒觉,顿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有偷偷想溜的,有寻找地方躲藏的,有收敛气息冒充普通人的。有人色变,有人畏惧,也有人狂喜。

  当下就有数人飞身而来,到了千夜面前,施礼道:“大人,您总算回来了。”

  千夜望去,这些人都是熟悉的。有暗火的佣兵头目,也有两个宋子宁带过来的执事,一个负责工坊,一个负责商行。不过他们此刻还能行动自如,却显得有些不太对,至少说明行动上没有受到限制,更没有遭受折磨。

  这就很成问题了。

  来自宁远重工、现下负责商行的那名中年男人看出千夜想法,坦然道:“子宁少爷在临行前,曾经叮嘱过我们此行凶险,若是一时回不来,帝国大军又已撤离,如果南青城出了变故,我等无力相抗,那就暂时投诚。无论是谁抢了南青城,想要让工坊商行顺利运转,就都得靠我等。”

  “原来是子宁的吩咐。”千夜心中顿时释然。

  宋子宁这家伙一向奸滑,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留下后手。想要算计到他身上的人,多半是脑子和运气同时出现了问题。

  “你们几个,立刻下去重整暗火,所有外来的人全部拿下,敢于反抗的就地格杀。”千夜淡道。

  几人神色一凛,领命而去。

  千夜就这样在空中凝立。他刚刚轰碎四名高手,更是一个照面就将神将打得落荒而逃,此刻正是声威最盛之时。只要看到他的身影,就不会有人敢打不应有的主意。

  千夜视线余光,突然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轻咦了一声,拍拍小朱姬,道:“去把他抓过来。”

  那人虽然换了身衣服,可原力是改不了的,在千夜真实视野中,犹如指路明灯,哪里逃得掉?

  小朱姬一直没有得到机会打架,这次得了话,顿时一声欢呼,直接飞扑下去。

  千夜吃了一惊,忙道:“下手轻些,别打死了!”

  可他这一声还是来得有些晚,只听一声轰鸣,小朱姬已如陨石般砸在地上,震波四散,顿时将身周数十米的房屋尽数推倒。

  那人身法倒是灵活,居然在关键时刻避开了小朱姬的扑击,让她直接撞到地上。然而他紧接着就笑不出来了,小家伙落地的震波极为强烈,将他抛飞出去,狠狠地砸在一堵墙壁上,连穿数道墙壁,这才停了下来。

  他虽然修为不低,可是在这般沉重打击下也是当场吐血,顿时有些萎靡不振。他勉强振作精神,刚想继续逃跑,小朱姬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啊哈,抓到你了。让你跑,让你跑!”

  她抓到这人的一条腿,将他整个提了起来,随意地在地上甩来甩去,就像是挥舞着一根人肉短鞭在抽击大地。没甩几下,那人就昏了过去,再也不动了。

  小朱姬顿时觉得有些不妙:“啊,这就死了?我,我还没开始玩呢!”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849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