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八五 平叛琐事

章二八五 平叛琐事

  骆冰峰?这个熟悉的名字在此时此刻听见,总有种奇妙的感觉。千夜的注意力终于全部转了过来,问:“骆冰峰和你那个……三叔是好朋友?”

  “嗯,骆冰峰比三叔大不了多少。三叔许多秘法还是他教的。”

  千夜又问:“他们救回来的,不会是个女人吧?”

  “是一个叫阿楠的女人,怎么,你也知道?”

  “你三叔死了之后呢,你那些堂兄堂姐呢?”

  张玄策此刻眼中有些黯然,说:“原本堂姐天赋不在三叔之下,但三叔死后,她就发誓要为三叔报仇,要靠自己斩杀那头巨兽。她拼命修炼,结果没过一年就出了岔子,伤到了根基,一个原力漩涡毁了。”

  千夜听了,心中也有些感慨。自当年太祖奠定人族修炼体系,基本上所有人族修法都在建立在这条根本大道之上。这条大道的核心就是九处原力之窍。将这九处由点、漩、晶的方式由虚化实,就相当于九根天柱,可以支撑起一切神通秘法。

  任意一处损毁,剩余八处的原力就不够推动自身进入下一阶段。也就是说,哪怕张玄策那位堂姐将八处原力漩涡修满,并且修到和千夜类似的地步,也跨不过神将天关。她这一生成就,已经封顶。

  原本一个天才,就这样陨落了。

  说起来,一切的源头都是出自与骆冰峰的那次历险。后来阿楠是救回来了,并与骆冰峰同居同行。而张不周嫡系血脉的传承希望,却就此断绝,连心性不佳的张玄策都被当成了宝贝。要说张不周心中没有不痛快,那也是不可能的。

  听到这些,千夜也就大致明白了当日围攻骆冰峰时,瑞翔手中为何会有附加了张不周原力的长剑。

  原来,这位天王什么都没有忘记啊!

  想到这里,千夜心中对张不周的评价又低了几分。他俯身望向张玄策,问:“张天王闭关还要多久?”

  张玄策却是答不上来,“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

  “那张天王在哪里闭关?”

  这个问题一出,张玄策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话中的恶意,简直是扑面而来。

  “你,你不是想……”张玄策结结巴巴。

  千夜倒是失笑,道:“我想什么?看你吓得那个样子。”

  张玄策又羞又怒,咬牙道:“我知道你胆大包天,可只要等天王出关,就是你的死期!”

  “天王现在可还没出关。”千夜淡淡一句,就把他后面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千夜轻轻揉了揉额角,道:“好了,我没时间和你闲扯。如果你不想缺手断腿的回去,那就闭嘴。”

  “我……”张玄策一时不知道做何反应。有生以来,他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

  “如果你想死,那我也可以成全你。”

  千夜声音中的淡淡杀机,这次张玄策是听出来了。他心中一寒,不住暗骂“这个疯子”,可终是不敢再开口了。

  千夜向下方望了一眼,见众人都无声地站在下方,道:“叛乱都平了?”

  张玄策脸色一变,本能地就想来一句“你才是叛乱”,总算他想起了自身处境,没敢真的说出口。

  一名暗火的佣兵头目出列,道:“大地方都打完了,就几个小角落还有人在顽抗。不过他们已经被包围,一个都逃不了!”

  千夜点了点头,道:“现在还顽抗,这是觉得有张不周做靠山,我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吗?传令,全力攻击,不留活口。”

  “是!”那佣兵头目应了,大步离去。

  千夜目光落在自己左侧工坊商行一众执事身上,向宋子宁留下的一名执事道:“这位张公子说,在他来南青的时候,有几个商行出了不少力,不光给钱,还亲自下场帮助他镇压不服,有这回事吗?”

  后面几名大商行的执事脸色顿时就变了。

  来自宁远重工的执事道:“确实有此事。出兵镇压的有万金商行的于促执事,域界商行的王分执事……垫付过军费的有合金之盾的寻思执事……”

  他一口气念了十几个执事的名字。

  当下就有人忍不住了,跳了出声,大声道:“你宋明息就是第一个投降的,还好意思说我们?”

  宋明息却不慌张,从容道:“我有七少的命令,乃是奉命投降,与你等怎么一样?况且我们只是工匠而已,可不会上阵杀人。”

  这句话顿时令无数商行执事变了脸色,心中只觉这宋明息着实无耻。

  有几名商行执事感觉情势不对,急忙跪下,道:“大人,当时我们也是形势所迫,不得不如此!请大人明鉴!”

  千夜声音依然平淡,“这位张公子说,我的暗火操练得不好,里面就没几个好看的。没几个也是有的。那么这段时间,你们都有谁帮这位张公子品鉴过了?”

  几名执事身上冷汗立刻就下来了。

  其中一人察觉情势大为不妙,站了起来,朗声道:“千夜大人,过去确实有些误会。既然您回来了,那自然一切还是老样子。您的损失,包括我们万金商行在内,所有商行都会给您补偿的,绝对会令您满意。”

  “万金商行,你就是于促了?”千夜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正是在下。”于促勉强挤出个笑容,道:“鄙商行大主事正是在下的妹夫。”

  千夜却不理他,吩咐道:“凡是出过兵的商行,所有执事全部处死,商行一切财物收缴充公。”

  “你!你疯了,你敢杀我,万金商行绝不会放过你的!”于促大惊,跳着脚地喊。

  “万金商行……”千夜想了想,又道:“把他的执事袍留在身上,处死之后吊在城门外。”

  许多人原本就是一身冷汗,这下更是汗如雨下。千夜这是摆明了要和几大商行撕破脸,那他们这些在此地的执事下场如何,于促就是眼前的例子。

  “我们和这个疯子拼了!”就有人高声叫喊。

  然而他话声未落,眼前就光芒一闪,一道带着青色的剑光瞬息而至,在他身上绕了一圈,将双手双脚全部斩下,然后悠悠收了回去。

  千夜出剑如电,收剑却是从容。被重炼过的东岳果然好用,运使剑芒如臂使指。剑光堪堪收回,那执事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开始惨叫。

  “你现在拿什么拼?”千夜讥讽一句,然后看着一众面如土色的商行执事,淡道:“你们束手就擒,那还可以留个全尸,商行里其他人也可保命。如若反抗,那就是这个下场,商行里还有谁参与了当日叛乱,也都会一一追究。”

  一名执事全身颤抖,指着千夜,颤声道:“你,你这是想要毁了南青城的工坊体系!子宁大人在的时候,可是不会这样做的。”

  “子宁现在不在。”千夜淡淡道,“中立之地做金属生意的又不是只有万金商行,其它也是同理。就算影响了工坊体系又有什么关系,之前建得起来,以后就不行了?比起一时的利润,我更愿意让所有人知道,谁敢对我伸手,我就会把谁的手剁下来!”

  商行众执事个个噤若寒蝉。千夜现在摆明了连张不周的面子都不给,只看张玄策被打成什么样就知道了,这几家商行背景来头再大,还能大得过张天王?

  “至于献金的……”千夜沉吟了一下,道:“这次就暂不追究执事,只是你们过去献了多少,也缴纳同样的数目上来吧。”

  许多执事脸色发苦,却是松了口气。

  接下来就是处理平叛的一些琐碎事,千夜全都放手给宋子宁留下来的人处理,自己则带了朱姬回到原本的居处。

  他所住的院落,也被张玄策当成了自己住处,很是花了点心思装饰改造。不得不说,比千夜离开时要强得多了。

  只不过打开院门时,千夜一眼看见的就是好几个裸女。看来那位张公子在这方面兴趣当真不小。

  身为女佣兵,时刻在生死线上挣扎,许多其实不怎么在意男女之事。这院中的几个女人也难说是自愿还是被迫,千夜也懒得一一分辨,命人将她们都带了出去。

  院门一关,小朱姬早就按捺不住,开始满院子的飞奔,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对什么都很好奇,时时大呼小叫:

  “这个雕像好有趣啊!”

  “这幅画看着很厉害的样子,应该能换不少好吃的吧?”

  “椅子好舒服……”

  “这么大的床!!!”

  千夜实在忍无可忍,叫道:“朱姬!”

  刷的一下,小家伙就出现在他面前,站得规规矩矩,倒是让千夜一怔,有些担心地摸了摸她的头,问:“你怎么了?”

  小朱姬嘟着嘴,轻声道:“我怕。”

  “怕什么?”千夜双瞳泛起蓝色,四下一扫,没发现有什么隐藏的强者。

  “怕你。”

  小家伙的这句话差点没让千夜栽倒。他叹了口气,看着小家伙那亮亮的眼睛,认真地问:“怕我什么?”

  “怕你生气,会把我吃掉。”

  千夜哭笑不得,用力揉了揉她的头,道:“我要吃你的话,你可以跑啊!”

  “跑不掉,也打不过。而且,而且我不敢动手……”朱姬的嘴越来越扁,一副要哭出来架势。

  这是真把自己当父亲了,而且还有几分天敌的意思。

  千夜深感头痛。

  这时外面响起侍从的声音:“千夜大人,城主求见。”

  千夜脸色瞬间转冷,道:“让他等着。”

  千夜却没有发现,现在似乎只是在小朱姬面前,自己才会露出柔软的一面。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868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