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九七 野性呼唤

章二九七 野性呼唤

  千夜和夜瞳之间的关系原本就难以解释,在突然变得聪明的小朱姬面前就更加无法解释。他无奈苦笑,试图蒙混过关,但小家伙怎肯这样就放过他,盯着猛问,一副穷追猛打到底的架式。

  千夜无奈,只得使用最后的杀手锏,要把小家伙轰回到舱里去。

  小朱姬这才变得老实,只是看她不断转动的眼睛,明显又在想什么新的招数了。还好她虽然长大了,但是仍然对粘在千夜身边格外喜欢,甚至比吃凶兽肉都更重要。只要千夜威胁要把她赶开,她就会乖乖听话。

  不过被她这么一闹,千夜也无法静心修炼。他索性坐着,想着和夜瞳的事。

  这种关系,拖着总不是办法。他身边的人,无论宋子宁、赵雨樱,又或是姬天晴、李狂澜,虽然都不明说,但或多或少会有暗示。早点决断,对所有人都好。

  可是就这样和她分开?

  难道一定要在朋友兄弟和爱人之间做出选择?千夜躲在中立之地,其实就是逃避,不想面对两难的局面。

  夜瞳,终是要回归永夜的。

  只要一想到这里,千夜心就会痛得无法呼吸。此次大漩涡深处相见,并不是他的本意,他甚至希望完全没有过这次会面。在千夜的直觉深处有种恐惧,似乎与她见得越多,就会离最终的分离越近。

  圣山是遥远的梦想,可是分别就在眼前。

  扫平了张玄策,压得天王府低头,千夜又不知道该做什么了。虽然在拿听潮城城主名头的时候,他有相应后续打算,但是只要稍微想一想心头的那点疼,就任何行动的心思都没有。

  在英灵殿上,冰冷的虚空深处,才是他的归宿。

  这一刻,他深切体会到了指极王当年的心情。而生离和死别,究竟哪个更痛,谁都无从知晓。

  英灵殿缓缓游动,飞向虚空深处。千夜想用这种方式,让任何人都找不到自己。那样的话,夜瞳自然也就找不到他。

  远古图腾战堡,狼王带着满身热腾腾的水汽,从浴室中走出。他接过侍女递上的浴袍,随意裹在身上,向着书房走去。一边走,一边随意地问:“最近有什么新消息吗?”

  贴身侍从道:“天王府的人刚刚送来两封文书。另外,张玄策被放回了天王府,千夜离开南青城,不知去向。”

  狼王皱了皱眉,脸上显出明显的厌恶,道:“天王府又有文书过来了?”

  侍从小心地道:“大酋长,这是两个月以来第一次有天王府的文书。”

  狼王哼了一声,冷道:“两个月很久吗?”

  侍从不敢接话,随着狼王进了书房。书房里早有两名狼人大将等着,眼巴巴地看着狼王。

  狼王脸上更不愉快了,道:“这么一大早的跑到我这来,都是想干什么?我这可没你们的饭!”

  一名将军道:“大酋长,部落里一堆的事等着你去处理呢。”

  “现在又不祭祀先祖,部落里能有多大的事?你看着办就是了。”

  那将军苦着脸,道:“其它小事我可以看着办,但是挑选新祭祀这件事,怎么也得您来决断啊!”

  狼王略显意外,“怎么又要挑新祭祀了?我记得上一个才刚选出来几个月?有三个月吗?”

  “刚刚三个月。”

  “那为什么又要选新人了?”

  “他说,在呼唤先祖灵魂的时候,总是会感应到一个强大存在的呼唤,导致他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引导先祖灵魂。为了与那神秘呼唤相抗衡,他在三次召唤仪式中有两次受创。”

  狼王脸色微变,道:“呼唤来自于哪里?是虚空巨兽,血脉源头的某个先祖,还是别的什么?”

  “他也说不清楚,呼唤传来的方向一片虚无,什么也探索不到。”

  狼王脸色终于变了,道:“野性呼唤!”

  “大酋长,野性呼唤是什么?”

  狼王长出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没什么。野性呼唤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不用太在意。”

  “那就好。”狼人将军松了口气。

  狼王笑了笑,道:“我说没什么关系,是因为我们这点实力,根本参与不到这种事情当中去。每当野性呼唤出现,都是足以改变一个完整大陆局势的大事,哪里轮得上我们操心?”

  狼人将军小心翼翼地道:“野性呼唤跟我们狼人有关?”

  “有关系,但也不都是我们狼人的事。就算会发生什么事,自然有群峰之巅上的那些家伙去担着,还落不到我们头上。”

  见狼王神态自若,那狼人将军稍稍放心。

  狼王想了想,道:“能够感应到野性呼唤,那个小家伙也算是很有天赋了。好好照顾他,大祭司的位置就不用换了。这段时间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就不要呼唤先祖灵魂了。”

  等狼人将军应了,狼王又望向另一名将军,皱眉问:“你又有什么事?”

  这两名狼人是狼王麾下大将,一个负责部落内部事务,另一个则是负责外部事务,其中有很大一块自然与天王府相关。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狼王只要听人提起天王府就会大发雷霆。这名狼人将军知道自己现在不受待见,可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大酋长,天王府给您下了文书,要求立刻回复。现在他们的人还在战堡里等着呢!”

  狼王重重哼了一声,整个书房都为之一震。

  可他怒归怒,那个狼人将军硬着头皮,就是不走。狼王也知道没有重要大事,天王府的人也不会等着要回复。他勉强压下火气,拿起书桌上的两个封袋,先看看上面的封口,冷笑道:“哼!架子倒挺大,现在天王府底下的这些人,个个都把自己当张不周了。”

  这话底下人就不好接口了。如果不是自己职责范围,那自然怎么痛快怎么说。可现在狼人将军负责的事务中毕竟有许多和天王府相关,这可不能痛快了事。

  狼王先拿起那封公开文书,撕开封口,取出内文一看,脸色立刻变得十分精彩。短短一封文书,他反反复复地看了三遍,这才放下,向两名狼人将军望去,道:“这消息你们都知道了?”

  “是千夜就任听潮城主吗?早就传开了。”

  “我怎么不知道?!”

  “您……”

  这几日,狼王根本就没露过面,消息哪有那么快?

  见他们为难表情,狼王大手一挥,道:“行了行了!本座难得轻松几天,就出了这么一堆事!”

  他拿起另一封文书,却不急着拆开,在书房中踱了几圈,方道:“说说吧,这千夜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名将军互望一眼,你推推我,我捅捅你,最后还是由那负责对外事务的将军道:“据说千夜以放了张玄策为条件,逼迫天王府许了他这个位置。”

  “哦?属实吗?”

  “应该属实。”

  狼王拍了拍手中的文书,玩味地道:“你们说,这是千夜太过狂妄自信呢,还是张不周也低估了他,才会答应这个条件。”

  狼人将军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

  在他们看来,千夜这种做法和找死无异。从张不周那里勒索点财货也就算了,指缝里漏出的一点东西,天王不见得好意思事后找帐。但索要听潮城主就是疯了,城主不过是个名头而已,什么样的位置就要什么样能力,没有能力的人坐到不该有的位置上,只是早死晚死的区别而已。

  狼王这次倒是不烦躁了,很有耐心地等着他们两个的答案。

  负责外部事务的将军道:“这小子选择了听潮城,这,这不是从您嘴里抢肉吗?”

  狼王失笑,摇了摇头,道:“我以前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在大漩涡通道一事之后,就对听潮城没兴趣了。有个人来替我挡着,倒也不错。你呢,是什么看法?”

  负责部落事务的将军因为与自己牵涉不多,所以考虑问题反而可以中立一些。他小心地道:“千夜此人,不可小看。他身边助力颇多,帝国那边各大势力对他也很有回护之意。而且他每每以弱胜强,并从不可能的战局中成功脱身。这次伸手要听潮城主的位置,恐怕另有深意。”

  狼王听了,哈哈大笑,道:“以弱胜强,成功脱身,这不就是说的我吗?”

  那将军很是尴尬,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千夜此次回归,出手就击退了苏末道,而且听说伤得不轻,到现在还没有解决。”

  这也是个新消息,狼王乍一听颇为意外,说:“那老东西被打伤了?很好,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哼,一个老不死的,没什么本事,天天就仗着那点拍马屁的功夫往上爬。老家伙一天到晚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八个字挂在嘴上,哼!”

  两名狼人将军都有怒容。他们在天王府中没少受类似的气,之所以对辖区内人族格外苛刻,也有类似原因。

  狼王这时才拆开第二封文书,边拆边说:“我大致已经猜到这里面说什么了。”

  他抽出文书扫了一眼,就扔给两名将军。

  文书上要求狼王伺机而动,寻找机会直接干掉千夜,但是切不可把声势搞得太大。

  两名将军对前面很理解,验证了他们之前对天王府那边态度的猜想,但是后面那句话却是不太明白。

  狼王淡道:“张不周自己承认的城主,转头就找人杀了,说出去总是不好听。”

  两名狼人将军这才了然,但是不明白的东西就更多了。

  狼王凝思片刻,缓道:“千夜这是想要打击张不周的声望啊!他到底想干什么?”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7123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