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零一 愿者上钩

章三零一 愿者上钩

  “王爷,新世界一说虚无飘渺,不可尽信。属下近日查过,流言的来源要么就是黑暗种族,要么就是一些与黑暗种族关系密切的人。所以这件事多半就是永夜那边的阴谋。”副官道。

  张伯谦点了点头,道:“这么短时间就能查到这些,你确实进步了。不过新世界一事虽然起自黑暗种族,却并非虚妄。这些时日,我经常心血来潮,隐隐感觉到一个庞大的世界。”

  这是巅峰强者对世界本源的感知,永夜巨头们确信此事应也是如此,只不过在传播过程中添加了多少其它私货,就不得而知了。

  副官闻言,一改先前疑虑,喜道:“王爷,您这是又要突破了?”

  “哪那么容易?只是有些可能罢了。如果能够去看看那个所谓的新世界,当可再进一步。”

  “即是如此,那需要属下做什么,王爷尽管吩咐,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事暂时静观其变即可。怕就怕……”

  “怕什么?”

  张伯谦沉吟片刻,方道:“就怕黑暗种族以此为饵,挟带私货,以大局为名,诱骗我方某些人做些不该做的事。”

  “此事确实不可不防,王爷放心,帝国一有动静,我就会报与您知晓。”

  张伯谦点头,又道:“中立之地,多加关注。”

  “是因为千夜吗?”

  “他只是一部分原因。中立之地,其实很是特殊,当年虚谷星残片大多坠落此处,非是没有原因。那里很可能是我们这个世界最薄弱的点之一。想要前往新世界的通道,很可能就出现在中立之地。”

  “属下明白了。王爷放心,那边渠道已经建立完备,一有风吹草动,即可收到消息。”

  命副官退下,张伯谦就登上舰顶,然后踏入虚空。他踏虚空如履平地,宛若闲庭信步,一步就是好远,转眼间就消失在虚空深处。

  虚空中,飘荡着一叶轻舟。

  它形若一片柳叶,小得就似是江上渔船,怎么看都不像能在虚空保持完好无损的样子。

  轻舟船头坐着一个老人,手持钓杆,正在钓鱼。

  张伯谦的身影自远方出现,几步跨过遥远距离,来到老人身后。他向钓杆看了一眼,道:“您老想钓的,是哪条大鱼?”

  老人道:“就看哪条忍不住上钩了。”

  说来奇怪,他手中钓杆微弯,钓线笔直,似有无尽之长,一路伸到虚空深处,好象真在钓什么东西。

  张伯谦淡道:“有几条鱼太大,钩住反而不是好事。倒是您老的技艺,更加精进了。”

  张伯谦一上船,就看出这不过是一艘普通的渔舟,根本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就连材质也只是民用级别。它能够在虚空中存在,自是因为老者的缘故。这一手看上去平平无奇,可若真想这样钓上几天的鱼,其中手段,不比张伯谦的一苇横渡虚空差了。

  如此惊世技艺, 老者自然就是帝国第一人,指极王姬问天。

  他笑道:“一点雕虫小技,说起来还是受了你和黑翼传承的启发。我老了,越老就越是怕死,总想多点跑路保命的手段。一来二去的,就弄出了这个。”

  张伯谦凝神体会着轻舟上的原力波动,渐渐面色郑重,片刻后施礼道:“多谢指点。”

  “一点小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指极王在轻舟上的原力流转丝毫没有掩饰,以张伯谦之能,自然尽数感知。这形同于手把手传授秘术,所以站了片刻,张伯谦就对这门秘法融汇贯通。

  这门秘法能够以极小的消耗在虚空中维持不坠,又或者以缓速行进。它不如虚空横渡那样快,但却胜在持久,并且消耗更低,正好和虚空横渡互补。有了这门秘法,张伯谦可谓如虎添翼,虚空更是形同他的主场。

  指极王忽然轻叹一声,道:“就算加上我这门秘法,也还不如虚空闪烁。黑翼实在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若他还活着,我人族又多一大敌。”

  “黑翼对我人族本来没有敌意,后来改变,起因也是由于那些贪得无厌的肖小之辈。说起来错还在我们这边。”

  “他当初没有敌意,不代表后面没有敌意。他的血脉后裔迟早要上战场,迟早会死在我人族手里。无论种族还是阵营,甚至于家族,仇恨就是这么结下的。”

  指极王长叹一声,没有反驳。

  “现在我这条小鱼已经上钩,您老还在钓什么呢?”

  “活鱼。”

  说话间钓鱼杆忽然动了,指极王用力一甩,居然真的带出一尾活蹦乱跳的鲜鱼来。

  他随手取出个锅架支好,弹指燃火,就将鱼扔入锅内。鱼一入锅,锅中自然就有了水,水瞬间轻沸,正是煮鱼的好火候。

  指极王取出一瓶酒,自己倒了一半,又将酒瓶扔给了张伯谦。

  张伯谦也不客气,先是痛饮一口,顿时一怔:“白果酒?”

  “味道不怎么样,功效却佳。这是我们家小天晴孝敬的。”说到姬天晴,指极王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张伯谦仰头将白果酒喝干,然后下手捞鱼。一老一少两大天王也不用餐具,更不管水烫,直接下手,你争我抢,转眼间将一锅鱼吃得干干净净,张伯谦更是连鱼汤都给喝了。

  酒足饭饱,张伯谦不禁吐一口气,道:“好酒,好鱼!”

  “老夫等了三天,才从东海那家伙的指缝里偷了一条鱼出来,哪能不好吃?”

    

  张伯谦闭目运功,片刻后双眼一张,眼中如有电光一闪,道:“原来得自东海,您老好手段!”

  指极王微笑道:“老了,修为上不去,就只能研究点小门道,聊以自/慰罢了。”

  “鱼也吃了,酒也喝了,更是承蒙指点。您老有何吩咐,这就直说了吧。是要我照顾天晴,还是东海那个得了您一半传承的小家伙?”

  指极王道:“我年轻时也是象你这般风风火火的性子,现在老了,反而变得畏首畏尾,说话也罗嗦了。军部那些人,你怎么看?”

  张伯谦淡道:“别碍我的事,否则不管是谁,都给杀了!”

  “这样就行了?那些人做的事,可是越来越过份了。”

  “有人在上面罩着,他们自然什么都不怕。”

  指极王轻叹一声,道:“长生王啊,说来还比我高了两辈。我现在实是不知,是该希望他多活几年,还是死了算了。”

  “这是你们姬家自己的事,总不至于要我插手吧?”

  “当然不会。此次叫你过来,是有两件事相托。”

  “请讲。”

  “一是天晴和她的后人,将来有需要的时候,还请你照顾一二。”

  “这是当然。”

  “二是请你陪我去见一个人,或者说,是截住他,不让他到中立之地。”

  张伯谦也有些奇怪,道:“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没有谁是您老拦不住的吧?”

  “此人身后,有至尊影子。到关键时候,弄不好就会有至尊隔空出手。”

  张伯谦皱眉,“隔空出手,您老也不至于接不下吧?”

  指极王笑道:“我老了,怕死。有你在旁边更加安心。”

  “好,何时动身?”张伯谦不再问。

  “既然说定了,那这就走吧。”指极王收起钓杆,驾舟换个方向,向虚空深处飞去。

  张伯谦立在船头,道:“我还以为,您老会让我照顾一下东海的那个小家伙。”

  指极王一拍脑门,道:“哎呀!怎么把他给忘了,多亏你提醒,那就加上吧,算第三件事!”

  “……”

  轻舟瞬息远去。

  英灵殿顶,千夜缓缓睁开双眼。此次修炼,又是一月时光。整整一月日夜不停打磨淬炼,让他原力修为又有进益,第八处原力节点已然饱胀,隐约可见一圈氤氲环绕。

  千夜却叹一口气,暗道:“还是比大漩涡慢得多了。”

  在他脚边,朱姬蜷缩成一团,正自呼呼大睡。她身上的衣服绷得有些紧,在这一月之中,居然又长大了不少。现在她怎么看,身量都是十二三岁,已是渐渐长开的少女了。

  一月中,虽然在不停修炼,但千夜感知与英灵殿联为一体,对舰内发生的大小事俱都知道。此刻所有主炮都已经安装完毕,加上原有的一些零零碎碎主炮,英灵殿此刻相当有七艘巡洋级战舰的火力,还不包括沉陆。

  而且英灵殿足够庞大,所以千夜索性将所有主炮全都装在一侧,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火力。至于另一侧的空白,以地黾虚空巨兽的本体,人造浮空舰怎么可能和它在虚空中比灵活?

  那些辛辛苦苦绕到它另一侧的战舰会发现,地黾一个翻身,就可以把炮口调过来了。

  现在舰内缺的是炮手,能够操纵强力主炮的炮手。

  引擎也已安装完毕,正在作最后的调试。千夜心念一动,命英灵殿飞近东海,在陆块外缘停下。自己则直飞南青城。

  一月过去,暗火总部千夜的书桌上,已经堆满了等候处理的文件。看到这一大堆的文件,千夜就有些头痛。他耐着性子,一封封拿起来看。快处理完时,才看到宋子宁送来的信。

  千夜拆信一读,顿时脸色凝重,“安国夫人去世,子宁回去了?他这是要争阀主吗?”

  如此重要的事情,宋子宁居然只当普通级别消息传递,故此暗火这边收到后,也就和其它公文一起放在千夜桌上,而没去打扰他。这样的态度,或许能说明些什么,但是千夜在书房里转了几圈,仍是心神不定。

  他又拿起信从头到底看了一遍,注视着上面一丝不乱,与往常别无二致的字迹,终是一把拍在桌子上,唤人将宋执事找来。

  千夜开门见山地问:“子宁此次回宋阀,是不是要争阀主?”

  宋执事道:“这等大事,七少若不直说,我等哪会知晓?七少只是吩咐将这封信交给您,其它就一概没有交待了。”

  千夜点了点头,道:“给我准备一条帝国内的通道,我要去宋阀。”

  宋执事一惊,道:“您这是……”

  “不管子宁想不想要阀主,打起架来,总不能让他吃亏。”千夜平淡的语气中透着杀气。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7221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