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零二 七天

章三零二 七天

  宋阀闻道庄园的山门,此刻车水马龙,人流不息。  安国公夫人年轻时在帝国不乏仰慕者者,许多人后成一方巨擎,其势力也一直与宋阀保持良好关系。安国公夫人一生传奇,特别是在垂暮之年,以一已之力苦撑宋阀,致力求变,手段更是宽柔相济,大显智慧,得到众人尊敬。

  近年来随着张伯谦以无比强势之姿晋阶天王,宋阀更是风雨飘摇,安国公夫人在这种情况下独自支撑,实是令人钦佩。就连张伯谦也曾有意无意的暗示,只要安国公夫人还在,就无意拆了宋阀。

  宋阀富而不强,坐拥众多珍稀资源,以商起家,真正依靠独门优势技术的产业反而不多,正是最好的瓜分对象。

  而如宁远重工这样手握技术优势,成败系于宋子宁一身的实体,反而难以下手。就算抢到了宁远重工,宋子宁来一个撒手不管,宁远重工就会从聚宝盆变成销金窟,抢到了又有何用?

  资源可就不同了,说句不好听的,挖矿能有什么技术含量?派些奴隶下去挖就是了,死了也没啥,大多数矿产挖掘技术的差距都可以用人命来填。所以矿主都是坐地收钱,真正钱来得容易。

  宋阀油水丰厚,又容易消化,谁不想插上几刀?即便是支持她的那些盟友,面对如此利益也不见得完全不动心。

  正是在群狼环伺下,老夫人一路坚持至今,才更让人尊敬。只可惜宋阀后继无人,子孙多有不肖,偏还毫无自知之明,个个都以为自己有经世之才,坐拥大笔资源,随时可以裂土封侯。他们却不知道,头顶这片无风无雨的天空,都是安国公夫人的荫蔽。

  安国公夫人已逝,帝国各方名流云集悼念,各大门阀世家基本都有派人前来。不管生前是敌是友,大多人对老夫人都怀有一分敬意。而且那些真正的大敌才知道,宋阀表面的风平浪静,来得有多不容易。

  帝室来了一位亲王,两名皇子和一位公主,李后也派了自己的心腹大总管前来,可谓重视已极。

  各家当中,只有青阳王张伯谦毫无表示,亦未派人。

  这其实已经表示出相当的尊敬,换了是其他人,只怕宋阀门口白幡刚起,青阳王就已经上门了。

  灵堂设在老夫人生前最喜欢的莲心小筑。这处院落原本幽静,占地虽广,却没多少建筑,平时里面连仆役都不留多少人,哪里容得了这么多宾客?好在宋阀别的没有,就是有人有钱,大筐金币砸下去,临时搭出许多客房,将来宾中不是最顶级重要的那些人物都塞了进去,这才勉强住下。

  一时之间,院落外乃至半个山上都搭满了房屋,这才勉强安置了。

  按照帝国仪规,安国公夫人将停灵七七四十九日,然后下葬。前面几日最忙,一直到七天之后,外宾祭奠高峰过去后,宋阀诸人才有时间坐下来,商议大事。

  此际院中房屋紧张,一众长老只能挤在一处偏厅中议事。人人累得头晕眼花,倒也无人计较。

  宋仲年照例坐了上首,目光一扫,将厅中诸人都收于眼底,便道:“现在事急从权,我宋阀正是风雨飘摇之际,各位有何想法,不如直接道来。”

  当下一人便道:“蛇无头不行。老祖宗在时,族中素来由她老人家议决大事。现下老祖宗已然仙去,眼前大事,当然是重新选个家主出来,以立我高陵宋氏新风,开拓家业以告慰先人。”

  这话可就有意思了,老祖宗过世,就要换阀主?哪个阀门世家有这样的规矩?

  宋仲年眼皮就是一跳,向说话人望去,见是宋修文。此人一向没多少背景本事,却喜欢在长老会中说话。此次第一个跳出来,显是背后有人撺掇。

  宋仲年缓道:“老祖宗临去前,并未说过要换家主。且家主一位,也从来不是由长老们选出来的。修文,你莫不是想弄个太上长老当当?”

  宋修文真不客气,便道:“若是仲年你有心推举,我这些年来为宋阀奔走,没功劳也有苦劳,一个太上长老还是勉为其难的。”

  见宋修文连阀主的口头称谓也省了,宋仲年的脸顿时黑了,冷道:“太上长老要德才兼备。修文你德这一字,早有公论。至于才字,你修为如何,也该心中有数。若是到了外面,我堂堂宋阀太上长老,连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打不过,未免让人笑话!”

  宋修文一张脸胀得通红,拍案而起,怒道:“你什么意思?少在那摆家主威风!你倒是说说,有哪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战得过老夫?”

  “赵君度。”

  宋修文便是一窒,片刻之后脸上如欲充血,道:“这个自然不算,他……他身上堆了多少资源?若是我当年也有这么多资源,说不定也不在他之下。”

  这话说得众长老都觉得尴尬。赵君度同阶无敌,早是帝国公认。宋修文哪怕等级和他一样,脸皮再厚,也不敢说能和赵君度一战。更何况宋修文此时连修为都差着。

  至于说用资源堆出来的天才,那种根本就不叫天才。这更是宋修文强词夺理了。

  宋仲年却不给他台阶下,冷笑道:“现在外面就有许多宾客,修文,你这话不妨跟他们说说,请他们来评个理。”

  宋修文大怒,“宋仲年,你什么意思?想针对我宋修文就直说,不要这么拐弯抹角的!”

  宋仲年淡道:“就凭你,也值得我针对?有你这种人在长老会,我宋阀的脸早就丢得差不多了。”

  宋修文还欲再说,宋仲年突然喝道:“坐下!”

  一道原力滚滚而至,将宋修文冲得头晕眼花,颓然坐回椅内,一时间气血翻涌,说不出话来。

  强压了宋修文,宋仲年望向各长老,寒声道:“我一日还在家主位上,就一日有权行事。我先把丑话放在前头,谁敢打着依靠外人分家的主意,那我就把哪一支从家谱上除名!”

  一句话顿时激起千层波涛,就有许多人叫道:“都是宋家血脉,凭什么你说除就除!”

  “就是,勾得掉名字,勾得掉血脉吗?”

  宋仲年等众人闹了一会,方道:“你们又不是要分家,这么激动干什么?”

  跳出来的几人这才知道失言,悻悻坐下。

  宋仲年又道:“看来有很多人都想要换个家主了?”

  倒有大半长老点头。

  宋仲年一时心灰意冷,缓道:“我自知才干不足,难以应对如今局面。这个位置再坐下去,心中难安。但是……”

  他目光转冷,扫过诸多长老,道:“如果有谁想借着家主之位来分了宋阀,那就休怪我不客气!”

  宋仲年毕竟积威尚在,众长老顿时心中一凛,把许多小算盘悄悄的收了起来。帝国门阀家主更易,不仅仅是家事,也是国事。帝国或许不会插手世族内务,但象征家主的爵位承继按例需上报帝都,由帝室批准任命。

  宋仲年如果不肯自愿除爵,那可是件棘手的事。总不至于安国公夫人新丧,宋阀就跟着死阀主吧?倘如在座诸老真有这样胆大心黑的魄力,宋阀内部也不会一片泥泞若此。

  宋仲年见众长老总算收敛了点,又道:“现在族中面临危机,正是要群策如群力之时。现在难得子宁回来,就让他也参与合议吧。”

  此言一出,顿时反应更激烈。

  “小七他不是已经离开宋阀了吗?严格来说,他已经不算是宋阀的人了吧?”

  宋仲年看了那人一眼,道:“刚才你不是说,就是家谱除名也除不了血脉联系吗?”

  这名长老被噎了个正着,顿时无语,另一人却道:“小七这孩子啊,什么都好,就是太过风流好色,行事随便。再历练个几年,说不定能成大器,那时再招他回来,岂不是更好?”

  这位居心险恶,欺负宋子宁年轻辈份小,又有风流之名。

  宋仲年淡道:“你今年还添了两房小妾,外面又多了三个私生子。这好色二字,你不好安到别人头上吧?”

  “子宁毕竟年轻,差着辈份。长老首要德高望重之人,子宁如何能服众?”

  说话的是宋仲埕,他是宋仲年兄长,宋仲年也不好太过让他下不了台,冷冷了看了对方一眼。宋仲埕今日表现倒颇内敛,与宋仲年目光相对,没再说话。旁边却有另外一个长老嚷嚷起来。

  长老会中吵成一团,宋子宁却跪坐灵堂中,面对安国公夫人的遗像,不动不语。

  一名侍女轻步走来,道:“七公子,您已经三天不曾进食了,这样下去身子要坏的。还是去吃点东西吧?”

  宋子宁轻轻挥了挥手,示意不需要。

  侍女有些焦急,道:“就是老祖宗还在,看到你这个样子也会心痛的。”

  宋子宁抬头,眼中竟有些恍惚,轻声道:“啊,老祖宗已经不在了啊……”

  侍女顿时有些害怕,道:“七公子,你,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想些过去的事,有些恍神了。你下去吧,不用管我,我再坐几天,也该走了。”

  侍女啊的一声轻呼,道:“您可不能走!公子不知道,好多人都盼着你能接任家主呢!”

  宋子宁轻叹一声,只是道:“你不明白的。”

  前面那句话已是逾越,侍女不好再说下去,咬着下唇,退了出去。灵堂门口,守着的都是安国公夫人面前的侍女近随,她们正轻声议论着:“才七天,晚上就没人了。”

  “就是,只有七公子一人守着。看来老祖宗当年可没白痛他。”

  “哼,那些人正忙着分家呢,哪有心思悲痛?”

  “嘘,小声些,让人听去了,少不得要挨顿打!”这几天,莲心小筑人杂事繁,诸多纷扰,这些仆役下人少不了被呼喝斥骂,贵人们性子上来了被推搡踢打的也不是没有。

  那侍女眼圈顿时红了,“老祖宗若还在,谁敢这样对我们?”

  灵堂中,宋子宁依旧长跪不起,他抬头望着安国公夫人的遗像,缓道:“老祖宗,您早就预见到今日情形,所以才无只言片语留下,是吧?如今的宋阀,已经让您失望到这种程度了吗?您想我怎么做,我又该怎么做?”

  这时一名侍从走来,轻声道:“七公子,家主吩咐,要您去参加长老会合议。”

  “我要为老祖宗守灵,哪也不去。”

  那侍从完全没想到宋子宁居然一口回绝,顿时不知所措。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7229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