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 再次合作

章九 再次合作

  “帝国军部?”宋子宁若有所思,然后道:“请他们在客厅稍候,我马上就到。”

  会客厅中,方战端正坐着,旁边还有两位随员。不过宋子宁一进门,目光就停在其中一人身上,顿了一顿,招呼道:“兰大将军,怎么换这身打扮啊?”

  兰信成转头对方战笑道:“怎样,我就说瞒不过七少吧?你还不信。”

  方战却还有些不太服气,道:“他又不曾见过你,怎么一眼就能认出来?”

  宋子宁也不卖关子,笑道:“天机术中有一法门,类似原力洞察,兰大将军并未刻意伪装,如此一来,十六级的原力修为,原力中又有片片锋锐之意,可不正是他的招牌绵中金针吗?”

  方战竖起大拇指,道:“在下服了,七少果然眼力非同凡响!平时如果将军不动原力,我等连将军的修为都看不出。”

  “一点小伎俩,不足挂齿。另外,宋某已经不再是宋阀中人,那个七少的排行不再使用,两位直接叫我子宁便好。”

  “子宁先生,兰某就不绕弯子了。兰某此来,一是想要交换千夜将军手中余下的资源。二是通报一则消息,看看子宁先生可否助一臂之力。”

  宋子宁道:“但讲无妨。”

  “兰某此次带来了一艘真正新锐的浮空战舰,就是前次与千夜将军约定之物。”

  宋子宁倒是不大不小地吃了一惊,“你还真把那东西搞到了手?据我所知,这种型号的战舰帝国一共也就三艘吧?”

  “还有六艘在船厂里,所以将来不会缺。只是眼下,少一艘都有些难办。”

  宋子宁打开折扇,轻摇几下,道:“少一艘都难办,但还是拿出来一艘。看来千夜手里那点东西,有人非常想要啊!”

  “正是如此。所以帝国这次诚意十足,还请子宁先生多美言几句,促成此事。”

  “这个先放下,你刚刚说的消息,又是什么?”

  兰信成挥手让另一名随员出去,压低了声音,道:“帝国近期准备对浮陆用兵!”

  “浮陆?那里不还僵着吗?”宋子宁皱眉。当年他也曾亲身参与浮陆之战,经历了完整的从几乎占领到全面溃退的过程。

  各门阀世家在征战中表现不一,但公认的一个转折点,就是千夜叛出帝国那一夜。

  在那个悲伤的夜晚,尽管千夜身为血族铁证如山,军部似乎没有做错什么。可此前有谁知道千夜是血族,在战场上,他出生入死大家都是看见了的。

  近些年帝国和永夜议会数次发起局部战争,在那大熔炉般的战场上,千夜和赵君度宋子宁等人,渐渐磨砺成为可以独挡一面的人物。而在年轻一代中,千夜更被视为最有希望突破天王至境的人选之一。

  私底下,早有这样的言论在流传,那就是如果不是军部多事,也许千夜的血族身份到老都不会被揭破。那样的话,千夜是血族还是人族又有什么关系?

  在直接影响之外,栗风水揭出此事的手法也对各大门阀世家大有触动。原因只有一个,军部的手伸得太长了。

  赵阀早已在明面上表示得很清楚,千夜是享受燕云赵氏核心嫡系子弟待遇的,为此背书的,不仅仅是数次表态不计一切代价维护的赵君度,而是赵阀真正有话语权的幽国公和承恩公。千夜击杀栗风水后逃亡,赵阀拉偏架拉得如此明显,各大门阀世家非但没有异议,反而都对军部隐隐表达了不满。

  对千夜这等家族核心嫡系天才进行暗察,可说是触及到了世家的底线。若赵阀千夜能被查,那其他世家又有哪个能够幸免?况且军部的手法实在不入流,居然绑架千夜身边亲密之人,照这种做法,哪会不人人自危?千夜是血统有问题,若换了其他人呢?会被找出什么“证据”?

  军部聆讯赵君度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先不论其个人战力、发展潜力和在赵阀中的地位,就凭他是先帝仅有的两名嫡女之一高邑公主的幼子,放眼各宗室、世族和独立王公,有几人比他身份尊贵。军部都敢打他的主意了,还有不敢动的人吗?

  子嗣是宗族根本,此事一出,即使那几个暗地里与军部眉来眼去的世家,也不由得背生寒意。

  于是在军部接手赵君度所属战线的短短时间里,世家私军表现一落千丈。赵阀更是士气全无,龟缩不出。而各世家则有意无意的,切断了对军部直属军团的支持和救援,打起了各扫门前雪的主意。

  帝国本就势弱,哪经得住各自为战,战局立刻崩溃,一直被打到赵阀核心防线处,才被匆匆回来收拾残局的赵君度率军死死顶住。

  而地面战不利,空战局势更是危急。各世家遇到的攻势稍强就将私军战舰纷纷后撤,最后只能由帝室的禁卫舰队顶在前面。私军可以退,禁军却不能退。

  连续数场恶战下来,几乎得不到什么配合的禁卫舰队损失惨重。虽然永夜一方的战损更大,但是黑暗种族的舰队源源不绝,而帝国禁卫舰队却是孤立无援。在折损了近三分之一的战舰后,禁卫舰队终于支撑不住,退守到不坠之城上空,将整个浮陆的空域拱手相让。

  外空的惨败,令整个帝室都为之震怒,皇帝更是大发雷霆。

  可震怒归震怒,帝室对这一局面也是无可奈何。军部越线在先,但一开始那些小动作的由头,却是暗合削藩大计,何况千夜罪证确凿。另一方面,帝室没有对世家私军的直接指挥权,各家自保,又不是第一回了,消极避战,削弱帝室禁军,也是各家表达不满的传统手段。

  以往到了一定程度,会有坐镇的天王或元帅级人物出面收拾大局,只是这次导/火/索起于赵阀双子星,怕是元帅都压不住阵脚。然而指极王和青阳王保持沉默,林熙棠又被传伤势反复发作,现在都不知道人在北府还在帝都。其余元帅没有林熙棠的手腕,谁都不想自讨没趣。

  说来说去,这就变成了一本糊涂烂帐。最终皇帝怒火无处发泄,只有将禁卫舰队的指挥官撤职了事。但帝国擅打空战的就那么几个人,指挥禁卫舰队的理国公已是两大阵营公认最好的指挥之一,无论换了谁,都不会比理国公打得更好。

  这样的局面,在宋子宁看来已经无解,由此才离开浮陆战场,前往中立之地寻找千夜。

  现在兰信成说帝国又要对浮陆用兵,宋子宁第一个想法就是不可能。但以兰信成身份和为人,又不会信口胡说,是以宋子宁坐定,觉得不妨听听。

  兰信成刚要开口,房门敲响,门外随从道:“千夜大人回来了。”

  宋子宁起身,道:“请千夜大人过来。”

  随后他又对兰信成道:“不介意千夜一起听听吧?”

  兰信成忙道:“怎会?此事原本就需要千夜大人助一臂之力。”

  片刻功夫,千夜推门而入,看到房内两人,微微一怔,随即微笑道:“你们来的倒快。”

  兰信成和方战起身相迎,先把交易的意向说了,然后道:“帝国要对浮陆用兵,还请两位大人相助。”

  千夜和宋子宁对望一眼,就道:“这件事倒有些难办了。实不相瞒,我刚刚将军部在听潮城的据点和暗子连根拔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合作?”

  兰信成却不怒反笑道:“两码事,两码事,军部在中立之地的落子,全是右相一系势力。千夜将军将之拔除,我想有些大人非但不会怪罪,反而会暗暗感到高兴。哪怕是老王爷,也只会不闻不问。毕竟将军您才是在最关键处帮了他老人家的人。”

  “这么说,我反而是做对了?”千夜略带讥讽。

  兰信成丝毫没有动气,笑吟吟地道:“当然,在如今形势下,时机还是恰到好处。您与右相一系结怨已深,假若不将您害死,怕是难以压得住下面人的反弹。但既然是坑害,就不能明着动手,也不能在大事件时动手。比如眼前这件,就是举国之大事,有谁敢对您下手?”

  千夜扬了扬眉,旁边宋子宁则是脸色变得似笑非笑。

  和兰信成再扯下去,显然没有什么意义,千夜坐定之后,向两人伸手让了让座,道:“先说说是怎么回事。”

  “帝国希望您和子宁大人能够率领舰队出击,击溃永夜舰队一侧防线,迂回浮陆侧后,配合正面进击的大军直捣黄龙,一举将黑暗种族逐出浮陆!”

  说话间,兰信成拿出一份计划书,递了过来。文件袋的封口处是个异常精巧的机关设计,一个个齿轮细若发丝。

  宋子宁很熟悉这样的设计,此种加密手段比一般岩心玉书更可靠,机械装置同时也是特种印鉴,独特材质和高技术要求杜绝了伪造,而机械装置是一次性的,一旦锁死,就不能再打开,只能暴力破解,也防止有强者以超限原力读取内容。用来传递书面文件,几乎没有被半途偷拆的可能。

  宋子宁伸手拧开机械锁扣,抽出里面的文件,仔细阅读。

  这是一份精心拟定的作战计划,环环相扣,精巧之余又是大气磅礴,看得宋子宁也不由得迸住了呼吸。

  千夜对军略也是略知一二,在旁边看了,也觉得地图上那几道代表突击路线的箭头变得沉甸甸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宋子宁反复看了数遍,方道:“大家手笔!”

  兰信成道:“能得子宁先生一声赞誉,也是难得了。”

  宋子宁正色道:“兰将军这话就不对了,我这并非赞誉,而是钦佩!能够拟出这份计划的人,水准绝对在我之上,就算再过十年,我也不敢说能够达到此人今日之水准。放眼帝国,这样的人应该不超过一手之数。”

  兰信成微微一惊,赞道:“子宁先生果然好眼力!实不相瞒,这份计划,出自林熙棠林帅之手。”

  “林帅?!”宋子宁和千夜脸色微变,这份计划的份量和刚刚又不相同。

  宋子宁和千夜将整份计划再次重读一遍。说实话,他们之前看时,有个共同想法,那就是计划虽好,但对执行力的要求也极高。不说宋子宁,就连千夜都发现了几个关键节点极为冒险,需要在实施前细细磨合及协商。但若这份计划出自林熙棠之手,那就意味着必然另有布置或后手。

  即使如此,宋子宁也还是神色颇为凝重。计划上有一条做了特别标识的细细红线,先是在外空有一场战斗,随后绕过战场,直插浮陆另一端黑暗种族的大本营。这条红线,就是千夜和宋子宁的进军路线。

  宋子宁忽然抬头,问:“林帅现在处境如何?”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7792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