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六 人在潮中

章十六 人在潮中

  又经过三天的紧张备战,暗火总算初步完成战争动员,下达了出战的命令。一时之间,整个南青城都沸腾了,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战士涌出军营,奔向飞艇起降场指定的区域集结。

  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军车阻塞了街道,每辆车上都载满物资。几个重要路口处设置临时检查站,里面的军需官飞快翻动手里的清单,一辆辆核对着车上物资,做最后的清点。

  检查流程很严格,必须要车号,目的地,以及所运送的物资全部对应,才会被放行。这样严格的检查,势必会拖延时间。导致每个检查站外都淤塞了无以计数的重载卡车。

  不是没有人在背地里抱怨,但是暗火在宋子宁的整肃下,军纪已经异常严明,没有人敢把怨言公开说出来。

  可若从空中俯瞰,就是另一回事。整个南青城内拥挤不堪,似乎乱成一团,但是关注上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现无数人流车流汇聚到一处,却还能缓缓向前,没有一处真正堵塞得无法排解之处,忙而不乱,实是大家手笔。

  一道道严格程序,实际上保证了每辆车沿着正确的路线走到正确的位置,虽然慢点,但也比走错路要强的多,而且这样的手续也最大限度间谍混入破坏。

  宋子宁对此十分满意,哪怕是帝国正规军团,也不可能做得更好了。暗火军需官的平均水准远低于帝国军官,甚至很多人可能都不理解宋子宁某道命令的用意,但是他们只要足够听话,执行足够到位,比起帝国军团与军团之间种种微妙牵扯,效果可一点不差。

  也就是说,在战争这架庞大无匹的机器面前,绝大多数人不过是一个小小齿轮,只能随着轨迹运动,对于全局无足轻重。

  此时此刻,几乎整个中立之地的目光都聚集在南青城上。无论城内城外,都满布眼线,不放过任何细节。

  南青城外的一座高地上,也修建了数座工坊。这几座工坊不是冶金、就是选矿,占地面积广而本身并无多大价值,所以修建在城外,处于防御圈的外围。但是这几座工坊的地势很高,此刻在其中一座高塔顶端就站了数人,从这个位置上,可以将整个南青城都收在眼底。

  如此重要地点,自不会没有防御。在高塔下方就设有一个哨位,并且还不断有巡逻队来回巡视。不过这些战士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对高塔上的人视而不见。

  高塔上居中两个老者,长须飘飘,很有几分飘逸。

  其中一名老者望着遥望南青,抚须缓道:“忙而不乱,实是难得。那宋子宁号称帝国未来军神,看来也不是浪得虚名。”

  “千夜更不可小视,就连狼王现在也不愿招惹他,宁可恶了我们天王府。”另一名老者道。

  旁边一名年轻人好奇地问:“千夜和宋子宁究竟谁更厉害些?”

  一名老者道:“这个问题问得好!那宋子宁能得未来军神之名,听说又擅长天机推衍之术,能够趋利避祸,又能统率万军,应该是更厉害一些。”

  “这话就有些不对了。万千大军,在真正强者面前可有分毫用处?千夜现在小小年纪,就能让狼王如此忌惮,将来成长起来那还得了?宋子宁谋算再多,那千夜只需直捣中军,就可将他斩杀于万军之中。”

  两名老者意见不一,眼见声粗脸红,就要争吵,旁边一个中年人忙道:“两位大人,眼下有件大事需要决断了。”

  “什么大事?”二老注意力果然被吸引。

  “暗火的舰队即将起航,现在需决断是否要在半路截击,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

  这果然是大事,二老即刻沉吟不语。

  南青城这么大动静,天王府早就有所行动,甚至已召集起一只舰队埋伏在虚空中。以他们深埋的眼线,也提前拿到了暗火舰队的航线,并且提前机动到相应位置。

  只是目前谁也不知道暗火的舰队究竟实力如何,所有眼线毕竟只是在外围远远地看了几眼。浮空艇起降场是南青城中戒备最森严的地方,封锁区域外延到邻近街区。眼线只能看到新来战舰的外形和大小,具体什么性能,什么参数,却是一无所知了。

  天王府召集舰队时,并没有成熟计划,最初是为了应对南青城大规模兵力异动。就算很多人都知道暗火总动员是要远征,可天王府哪敢坐着不动,千夜在听潮城的所作所为,简直是恶意满满,谁知道他是不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要对天王府下手。

  正因如此,到了箭将离弦之际,天王府的人居然还要讨论是否出击。

  如果能在外空将暗火的巨舰一举击毁,那自是再好不过。成功的话,如此沉重打击,相信千夜和宋子宁几年内也缓不过来。也能让千夜知道天王府的厉害,更可以震慑有异心之辈,比如说狼王。

  截击成功,就是一石三鸟。但若要不成功呢?

  两名老者互望一眼,都看明白了彼此眼中的顾虑。尽管天王府此次调集了数量众多的战舰,舰队规模堪称庞大。可是老年人特有的谨慎却让他们犹豫再三。如果失败了呢?这么多战舰,天王府可也损失不起啊!

  旁边人看得着急,却又不敢催。他们也不明白已方纠集了几十艘大大小小的战舰,暗火战舰撑死不超过十艘,有什么好怕的?

  纠结许久,一名老者终于一跺脚,道:“还是算了吧,纪兄,你说呢?”

  另一名老者白眉一扬,道:“卢兄如此提议,想必自有道理,不知可否详细解说一二?”

  “纪兄,暗火那艘巨舰有不少人看见过,却无一人认得出来是何型号,在图册上也查不到。这可有些蹊跷。”

  旁边年轻人插口道:“说不定是个老古董……”

  卢老狠狠瞪了他一眼,把他下面的话都堵了回去,冷道:“你见过长成这样的老古董吗?”眼线们无从提供太多细节,但有些摆在明面上的东西却还能看到,比如机载原力炮。

  纪老双眉越锁越紧,道:“难不成是大秦刚刚服役的新舰?这,这不太可能吧……”

  “万一呢?除此之外,还有何解释?”

  “这,这……”纪老想来想去,双手开始微微颤抖。

  “当然,听闻大秦有几艘现役核心战列舰只在国战时候对上议会亲王战舰才会出来,那也是几乎查不到图形的。”卢老又冷冰冰地补了一句:“不要说刚服役,就算它是现役的,我们那几十艘破铜烂铁,可有战胜把握?”

  纪老汗就下来了。

  中立之地战舰大多又老又旧,根本不是帝国与永夜空战对手。他们倚仗的只是环境特殊,帝国永夜舰队不能久留而已。和帝国战列舰,哪怕只是现役主力级别的正面对战,都是找死。

  纪老终于下定决心,道:“这个险不能冒!让舰队撤离,别和他们撞上。”

  一名手下得了命令,悄然自高塔上消失,去传递命令。其余人则留在原地,继续看着南青城的调兵。

  转眼间就是半天过去,整个南青城的调动过程依旧是缓慢而不凌乱,偶有小小混乱,片刻就会理顺。

  观察到现在,哪怕是对暗火抱有再大敌意的人,也不由得暗自佩服宋子宁的规划能力。能够将偌大规模调兵梳理得如此井井有条,可以想见在战争时候,后勤运转会是何等高效。只要前线将士给力,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想到这一节,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有些不自在。和这样的对手为敌,值得吗?

  可惜现在仇恨已经种下,却是来不及挽回了。

  从南青城中远远传来数声悠长钟鸣,就在高塔上也能清晰听见。这是浮空舰队出港的讯号,众人忙睁大眼睛,凝神观察。

  从起降场上腾起两艘浮空战舰。它们体型不大,一看就知道是护卫舰,然而那优美流畅的机体外型,却无情地昭示着和中立之地战舰之间那令人绝望的代差。

  它们的腾空过程迅速而又稳定,转眼间就升上数百米高空,开始盘旋巡逻。

  卢纪二老,以及众随员都看得额头微微见汗。这样的升空速度意味着什么他们再清楚不过。中立之地大多数战舰想要突袭的话,怕是还没有冲到射程内,对方就已经完成升空动作,接下来就是正面战斗了。

  护卫舰两两成对升空,直到六艘在空中盘旋警戒,众人眼前一花,一个庞然大物无声无息地拔地而起。

  它巨大而优雅,如同位于食物链最顶端的猎杀者,将所有杀机全都隐藏在美丽外表之下。

  它浮空时无声而迅捷,比之护卫舰还要迅速和平稳,而头尾主炮,以及侧舷的炮门清晰表明,它根本没有火力上的死角。或许顶部和腹部有弱点,可是对手还没有找到角度,多半就已被它绕到后方击坠。

  仅仅是升空,它的速度就超过了中立之地许多所谓的战舰,而且整个过程异常平稳,显然这还不是它的极速状态。

  只有亲眼看到这个庞然大物时,所有人才意识到他们原本想要对付的是怎样的敌人。

  这样的战舰,就连神将也难以孤身突击,别说突击了,在虚空中追都追不上。就算追上了又有何用?宋子宁和千夜在舰上,一般神将也讨不了好去。天王府的那支舰队,只有全军覆没的下场。

  不过,此时宋子宁和千夜并未登舰,两人并肩立在南青城内,看着那艘堪称整个永夜世界最先进的战列巡洋舰升空,带着六艘护卫舰消失在天际。

  “你说,会有人那么不开眼吗?”千夜语气中满是期待。

  宋子宁失笑,道:“天王府的人又不是傻瓜,明知道送死的事,哪里还会做?”

  “可惜。”

  “其实也没什么,这些都是小道。真正的关键是,如果张不周出关,你我顶得住吗?”

  千夜凝思不语,片刻后说:“如果我成就神将,至少能让他不会太乱来。”

  宋子宁轻叹一声,道:“成就神将啊……我们惟一缺少的,就是时间了。”

  千夜忽然间就想到了夜瞳,心下也是一声暗叹。

  时势如潮如涛,滚滚而来,倏忽而去,不会去等任何人,无论天才也好,庸人也罢,在时光面前,一概平等。

  此刻千夜恨不能早生十年,而时下那些风云人物,如张伯谦、林熙棠,岂知他们没有类似感慨?

  人在潮中,身不由已,大抵如此。

  PS:人在潮中,身不由已,然而,这一生可知的也就这一世,若不砥砺前行,又未免无趣。与诸君共勉。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7912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