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三 倾巢而出

章二十三 倾巢而出

  如此重大战役,双方加在一处不凑出五六个天王大君,哪好意思?任何制订计划的一方,都不可能不考虑天王大君的动向。但宋子宁这版计划到了现在,依然看不到任何天王大君施加影响之处,未免有些奇怪了。

  宋子宁叹了口气,似是在解说,又似是在自语,“是啊,天王和大君呢?”

  他转头,望着千夜,问:“你说,我要怎么预测天王和大君的动向?”

  千夜认真地想了想,摇头,“不能。”

  宋子宁又望向地图,说:“是啊,天王大君并不是我手中的棋子,恰恰相反,我们倒是他们的棋子。连预测都无法预测,那又怎么可能去安排他们的行动?”

  千夜还是摇头,“安排他们的行动?你想多了。”

  宋子宁点了点面前的地图,道:“我推衍到这里,就怎么都进行不下去了。战局打到这个程度,永夜大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大君出手,天王也不能坐视。所以到了这里,再推衍都没有意义,因为无法预判他们的行动。这才是一个正常的战役计划应该有的样子。”

  千夜点头。

  他对永夜大君所知不多,但帝国天王是可以自行其是的。当然天王第一要务是坐镇帝国本土大陆,可他们也能够依据自己的判断采取行动,哪怕是帝国皇帝都无法真正约束天王。

  按照常识,也可知道没有任何一份计划可以包罗所有,必定会出现不在计划中的情况。这种时候,就是前线将帅发挥才干的时候。只有书读得太多的呆子才会觉得制订出一份天才作战计划,就能打赢战争了。

  宋子宁深吸一口气,道:“可是,林帅那份计划是怎么制订的?”

  千夜也看过那份计划,当时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仔细回想,忽然就发现了蹊跷之处:那份战役计划中,同样没有天王大君的存在!

  宋子宁盯着地图,似是想要透过它看清所有隐藏起来的秘密。许久之后,他才说:“那么,天王大君都到哪里去了?”

  虚空深处,一叶轻舟微微起伏,随着虚空原力的波动,荡向远方。

  指极王坐在船中,专心致志地盯着一炉红火,火上一个红泥茶壶,正不断喷着白汽,水将滚未滚。就在沸水前的一刹,指极王出手如幻,轻轻拈起茶壶,将水倒入茶盏,略荡一荡,就将壶放下,从盏中倒出两道嫩绿水柱,注入到茶杯中。

  “火候正好,不要错过了。”指极王举起相邀,自己则端起一杯,一饮而尽。

  张伯谦立于船头,也不见他动作,另一个茶杯就自行飞到他面前,茶水汇成水柱,落入口中,然后茶杯再自行飞回原处。

  张伯谦将茶水在口中滚了滚,就咽了下去,看得指极王不断叹气:“水凉了。这茶要在杯中喝,方有韵味,你干嘛不一口吞下去?如此方能回味无穷。唉,这等好茶,给你喝真是浪费!”

  张伯谦耳朵一合,自动将批评全部过滤,然后道:“你这好茶,不给我喝,也没有别人了。”

  指极王叹一口气,摇头道:“放眼帝国,也就你这愣头青还算顺眼了。那些小家伙还太年轻,离成长起来还早着呢。”

  张伯谦头也不回地道:“这我可不敢当。朝中上下,不都对熙棠评价极高吗?”

  “那小家伙心思太深,和他说话都觉得累,不是我辈中人。”

  张伯谦听了,点了点头,然后徐徐转身,道:“老王爷,你让我陪你来拦一个人,这几天却都在虚空中飘流。算算时间,浮陆那边已经开战了吧?我们不在战场,却在此处。永夜那些家伙由谁制衡?”

  指极王微微一笑,道:“不必着急,既然我们来了,那些家伙肯定都会跟过来的。至于我们要拦的人,哪,已经快到了。我们就在这里慢慢的等好了。”

  张伯谦放眼向远方望去,隐约可见数个破碎陆块。他微微一惊,道:“我们已经到了中立之地?”

  “就在边上,还没有到。再往里走,鲜血王座那位可就要不高兴了。我可不想在中立之地面对破碎流年。”指极王慢吞吞地收拾着茶具,一边说道。

  张伯谦微微皱眉,道:“老王爷,都到了这里,你该跟我说明,想要拦截的是谁了吧?”

  “要拦的人先不急,我们先把来接人的打发了再说。”

  “来接人的?”张伯谦忽然神色一肃,转头望向虚空深处。在那里,数个巨大阴影正缓缓浮现。

  那是数艘数百米长的巨舰,形态各不相同。一看到这些巨舰的样子,张伯谦脑中立刻就浮现出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梅丹佐,洛萨,永燃之焰……

  三位永夜大君竟同时出现,实是非同寻常,尤其梅丹佐上次损伤可是不轻,以他那自私自利的心性,居然还肯上战场?而在三艘大君座舰之后,还有多艘虽然小上一号,可也是异常庞大的战舰。稍稍一数,就有三艘亲王座舰和五艘大公座舰。

  这种阵仗,就连两大阵营全面国战的时候,都不多见。究竟他们要接的是什么人,竟让永夜倾巢而出?

  张伯谦向指极王望了一眼,见他依然老神在在,丝毫不显意外,于是问道:“这都在你意料之中?”

  指极王微微一笑,道:“我年纪比较大,自然消息渠道会多一点。”

  张伯谦不再多问,转而望向永夜舰队,目光渐渐锐利,并且格外在一艘血族亲王座舰上停留片刻,方道:“怎么分配?”

  指极王哈哈一笑,道:“又不是拼命,只是拦着他们不让接到人就行。对面那几个老朋友也不会想拼命的。所以这一场,打到哪算哪。”

  这算什么战术?岂不是和街头群殴差不多?

  不过张伯谦自有主见,目光开始在一堆亲王大公的座舰上打转。他这么一看,顿时令那群巨舰行动变得有些不自然,只有那艘血亲王的座舰不受影响,依然稳定向前航行。

  随着永燃之焰的座舰停下,庞大的舰队就都停在远处。

  一袭黑袍的永燃之焰无声无息地现身,向着指极王的一叶孤舟飘来。在他身后,梅丹佐和洛萨都稍稍落后一些,再后面则是亲王和大公们。在这种层级的战场上,连大公都是炮灰,公爵以下连接近的资格都没有。

  永燃之焰在千米之外停步,声音却如在耳边响起:“姬问天,你很清楚,这是天意,你拦不住我们的。”

  指极王缓缓站起,随着起身,气势也不断攀升,最后宛然若顶天立地的巨人,气势反压永燃之焰一筹。

  他袍袖一拂,淡道:“姬问天这个名字,老夫已经许久不用了。以后叫我指极即可,若是叫阵,也可呼我指极老儿。”

  永燃之焰低沉一笑,道:“指极小儿,在我面前,还敢夸耀年纪?”

  指极王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你与我交手,可都是在下风的。即使按永夜的规矩,指极小儿也不是你能叫的。”

  永燃之焰微窒,哼了一声,道:“休说这些没用的,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不过哪怕你来了也是无用,让路吧!”

  指极王一声长笑,道:“我都来了,哪可能让你们就这么过去?”

  “就算要打,你觉得我们打不过去吗?”

  “那又怎样,你们总是要去接人的。只要进了中立之地,那鲜血王座就会站到我们一边。你还觉得,有把握把人带出来吗?”

  永燃之焰一声冷笑,“当然有!”

  “我可不是为了拦你们,而只是不想让你们把那个人带走,或者带走的不是活的也行。”

  听了这话,永燃之焰身周的火焰突然有了明显的起伏。他沉默不语,良久之后方道:“即是如此,那总得先战过一场,把你们打跑再说。”

  “可以试试。”指极王抚须微笑。

  他座下小舟本是置于虚空,突然间周围就变成了一片黑色的火焰之海!这是永燃之焰的魔火,以原力为燃料,虽是冷火,却能焚毁绝大多数珍稀材料,任何防火主材在它面前都是毫无用处。

  指极王一顿足,小舟已凭空消失,出现在数千米外,脱离了黑焰之海。他抬步下船,挽起长袖,道:“老夫可就这一艘小船代步,打坏了可就没了。难道你们想我就这样走回去?”

  永燃之焰一言不发,身影骤然出现在指极王面前,一抓当胸抓来。指极王抬臂架开,反手一指点向永燃之焰的眉心。

  两人就如还未入战将的武者,竟在虚空中一拳一脚的开始肉搏。然而普通武者一击的功夫,指极王和永燃之焰就已交换了百招千招,偏生他们每一招都能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远方巨舰内,有舰员就盯着他们交手,生怕漏过一招一式。可是刚凝神看了一小会,忽然间就觉头痛欲裂,一声大叫,仰天倒地。

  各个巨舰内,扑扑通通不断有人倒下,越是实力强的越是严重。舰长和几名最顶尖的强者大惊,来回奔走,不断厉声高喝:“不许看!谁都不许看战场!”

  永燃之焰与指极王的战斗,玄之又玄,岂是随意可以看的?实力不济,只会被带入他们的节奏中,全身原力超高速运转,自然片刻就支撑不住,相当于自己给了自己狠狠一击。

  到了舰长一级,才真正知道其中厉害,哪敢多看一眼?

  那边永夜舰队混乱,这边指极王和永燃之焰依旧在近身缠斗,已不知交换了几千几万招。两人都毫不急躁,继续一板一眼的交手,仿佛可以战到地老天荒。

  战力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再怎么炫目的范围攻击和领域能力都是随手可破,各种削弱对手、影响环境的能力也都是浪费原力,最朴实的攻击就是最致命的。永燃之焰起手就是肉搏,恰恰展示了他一战到底的决心。

  另一侧,张伯谦没有理会围上来的梅丹佐和洛萨,而是一个跨步,宛若冰面滑行,瞬息间就到了两位大君身后,然后直奔后方的亲王大公们而去。

  这一下突击突如其来,梅丹佐和洛萨想要拦截时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又惊又怒,衔尾疾追,却怎么都拉不近和张伯谦的距离。

  后方的亲王大公们谁都没有想到前面的两位大君居然没拦住张伯谦,被他直接冲了过来。一时之间,哪怕是亲王大公,也不及思索为什么,按照本能直觉,立刻作鸟兽散。

  青阳王成名时间虽短,可早已名声远播,振聋发聩。他下手极狠,威力更是奇大,出手就要见生死,实力稍弱之人在他面前几无抵抗余地。虽然在那些立于永夜巅峰的强者们眼中,现在的张伯谦还不能说是人族最强者,但却是最令永夜强者敬畏的对手。

  张伯谦突然出现,有若猛虎入狼群,三名亲王还好说,大公们俱是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一哄而散,全然不顾在属下面前的面子问题。

  他们很清楚,以自己的实力,若是接不下青阳王一击多半就是个死。如果必须拼命那还好说,现在已方可是有大君有亲王,哪轮得着大公上去拼命?如果一个照面就死了,那才叫冤。

  正因为人人如此想,所以场面瞬间就得极其难看,漫天狼奔豕突的强者中,就只有一个在徐徐后退,看着还不那么丢脸。

  只是这一点亮色,却不足以抹掉众人的耻辱。后方狂追的梅丹佐和洛萨早已气得脸色铁青。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010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