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四 蛮横战法

章二十四 蛮横战法

  张伯谦蓦然加速,一个突进倏忽间出现血族亲王面前,一手抓了过去。此刻,双方距离近得太可怕了,已到了可以短兵相接甚至徒手交战的地步。

  血亲王哈布斯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不合常理的战法吓懵了,非但没有全速拉开距离,反而像条件反射般抬手格挡。两人手臂碰了一下,甚至都看不出双方原力外放迹象,哈布斯就闷哼一声,瞬息间被震到了百米之外。

  张伯谦却是咦了一声,很是惊讶,他身形没有停顿,又一个突进,手中捞到个魔裔大公。他抬手将这魔裔大公捏死,深深看向刚刚稳住身形的血亲王,道:“哈布斯。”

  哈布斯苦笑,“难得青阳王还能记得我。”

  张伯谦刚想说什么,随即一转身对着追上来的梅丹佐和洛萨,将魔裔大公的尸体抛了过去。

  梅丹佐向哈布斯看了一眼,神色有些古怪。

  洛萨伸手一招,将魔裔大公的尸体接下,阴恻恻地说:“青阳王殿下,最近火气好大啊!出手就是杀招,现在你还剩下多少余力呢?不要为了逞一时之快,把性命丢在这里,那可就不好了。”

  张伯谦哼了一声,冷道:“还剩多少原力,来试试不就知道了?洛萨,你不服的话,要不要单挑?”

  洛萨脸色微变,打了个哈哈,道:“为何要找我?似乎血族才是你们人族的天敌吧?”

  这话说得十分阴毒,顿时让梅丹佐的脸色微变。不过他终究没有当场发作,在面对张伯谦的时候还要内讧,绝对是愚蠢行为,嘴舌上吃点亏,他就先忍了。

  不料张伯谦只是向梅丹佐看了看,冷笑道:“这么一个还虚弱着的废物,哪有和我单挑的资格?”

  梅丹佐再能忍,这下也彻底变了脸色。他眼中冒出血火,显已怒发欲狂。可是他对自己的状态心知肚明,刚刚自血池中苏醒,为了赶上这次行动,根本就没有完全恢复,此刻实力比起全盛之时打了好几折,哪敢和张伯谦单挑?即使群殴都得小心翼翼,不能给张伯谦机会突袭自己,甚至还得防着其它地方的暗枪。

  洛萨也是知道这个情况,才抓住机会暗中阴了梅丹佐一记。自此之后,同来的这些资深议员和巨头们对梅丹佐的敬畏都会大减。

  不过打击对手也要有分寸,眼下张伯谦才是头号大敌。洛萨深吸一口气,身躯渐渐膨胀胀大,徐徐逼近。梅丹佐尽管不悦,可也清楚现在应该干什么,见洛萨正面压上,自己便绕向张伯谦身后。

  哈布斯及另外两位亲王退出一个安全距离,各据方位在外围围住,大公们则散在更加远的地方,择机加入战场。

  张伯谦脸露不屑,忽然踏上一步,一拳当当正正地向洛萨击去!

  洛萨此刻身躯已是刚才的三倍,宛若巨人般,双手合握,一击自上而下,轰在张伯谦的拳头上!

  虚空中骤然响起一声轰鸣,层层原力波动不断荡向远方,亲王们还好,大公们则已控制不住身形,不由自主地随着波动起伏,个个失色,退得更远。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近距离遇到这位人族的新晋天王,果然名不虚传,再加上张伯谦的突进速度,简直可以比拟名枪的控场范围,难怪刚刚一名大公爵会被一击毙杀。

  洛萨脸色忽然一阵苍白,身体竟然小了几分,显然这一击中受创不轻。

  后方梅丹佐即刻扑上,右手成抓,指尖紫黑血气缭绕,直插张伯谦后心。张伯谦并不回头,反手一掌直劈梅丹佐脑门,竟是同归于尽的架式。梅丹佐一声怪叫,收回右手,双手交叉,架住了张伯谦一掌。

  虚空中又是一声闷响,梅丹佐被劈得直向下方坠去,数十米外方才稳住身形。借着这一点时间,洛萨已经回过气,又站到张伯谦面前。

  接连重击两位大君,张伯谦的气息也不由自主的有所衰落。

  直到这时,周围的亲王和大公们才暗暗松了口气,他们见过大君级战斗,却从未见过战法如此蛮横的,总算这位青阳王还是人不是神,他也会累,也会虚弱。

  张伯谦忽然起指一弹,一颗流光如电,倏忽射向洛萨眉心。洛萨随手一劈,将流光斩散,随即从肋下弹出两道黑丝,刺向张伯谦双腿。后方梅丹佐身周已经尽成紫黑血海,一头头凶兽在血海中幻化,扑向张伯谦。

  这些领域所化的血兽自然对张伯谦毫无威胁,还未近身就被震散。但是它们残留下的丝丝血气却在虚空中织成一张无形的网,逐渐束缚张伯谦的行动。

  双方开始使用领域和各种能力,顿时让周围的亲王大公更松一口气。这才是他们熟悉的战斗,绚烂且声势浩大,其实没有太大一击毙命的危险。达到大君级别的强者,往往可以战上数日而不分胜负。

  这也是大公可以参与的战斗,他们能够游走于战场边缘,寻隙以秘法削弱天王爆发出的力量或领域。而象刚刚那样徒手肉搏,才是凶险无比,随时都有可能分出生死。张伯谦和洛萨、梅丹佐各自交换一招,就都有所损伤,可见一斑。

  直到这时,一众亲王大公忽然感觉到一阵怪异,似乎哪里不对。有人随即想到,刚才哈布斯硬接了张伯谦一击,究竟是有事还是没事?至少表面上看好像没有太大的事。

  永夜强者之间哪怕同族也不能探察对方伤势,而不同族之间,若双方所冠姓氏还有点拐弯抹角的宿怨,那就是要开战的意思了。于是只有两名亲王看了哈布斯一眼,而大公们的眼神则一点都不敢乱飘。

  战局一旦进入胶着,张伯谦就换了另一种风格,他出手变幻莫测,举手投足皆可攻敌,将战斗技艺演化到了极致,已到了艺术的境界。黎明和黑暗原力不断对撞,爆炸,哪怕不受余波影响,这方虚空也变得让人感觉越来越压抑。

  洛萨和梅丹佐暗暗叫苦,丝毫不敢犯哪怕是最小的错误。可是无论他们如何努力,同样攻防下消耗原力总是比张伯谦要多一点。战局拖到最后,他们还是个输。

  好在毕竟是两位大君联手,哪怕梅丹佐此刻状态不佳,大君级的实力仍在。周围还有一群亲王大公补位,真要耗下去,还是张伯谦输面更大。

  只看纸面实力,永夜实际上要远远超过张伯谦。可是战斗永远不是单体战力的简单加减,眼前情况下,永夜方想要压倒速胜,却是绝无可能。这一仗打得洛萨和梅丹佐气闷无比,却又不敢大意,只能和张伯谦慢慢周旋。

  就这样,张伯谦竟以一已之力,拖住了数量众多的敌人。

  战场另一侧,永燃之焰和指极王的战斗似乎也是永远都打不完,然而他们那种近身战又随时都有可能分出胜负。

  中立之地,一座孤独飘流的小岛上,不知何人搭起了一座木屋。这个小岛其实只是一块在虚空中飘流的大石块,上面根本就没有保护层,哪怕是盖了木屋,因为直接暴露于虚空中,也起不到什么保护作用。虚空中的深寒,就能够冻毙大多数生命。

  一艘如同幽灵般的战舰悄然出现在浮岛外,舰门打开,数名全身黑甲的战士鱼贯从战舰中走出,来到小木屋外。为首的黑甲武士伸手敲响了房门。

  木屋内全无声音,那黑甲武士等待片刻,又敲了一遍,里面依然没有声音。

  他忍不住道:“殿下,时间已经到了,我等奉命接您回返。”

  黑甲武士的声音奇异且尖锐,如同两块金属片在互相摩擦,完全不象是生物正常的声音。

  这一次木屋内终于有了回应:“时间还不到。”

  声音清清淡淡,如水流,如冰落。

  黑甲武士有些意外,与几名手下对望一眼,道:“殿下,现在就是约定的时间啊!”

  “时间已经改了。”

  “这个……我们好像没有听说。”黑甲武士挠头。

  在他们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你们知道也无用,所以我就没和你们说。”

  黑甲武士们大惊,一齐回头,看到身后虚空中立着一个全身裹在斗篷里的神秘人。他身材并不高大,反而有些纤弱,但黑袍前襟处那张猩红色的王座却是格外刺眼。

  “鲜血王座!”一众黑甲武士失声惊呼。

  他们显然知道,鲜血王座的标志在此地现身,意味着什么。

  神秘人一声轻笑,道:“能够死在本座手上,你们也算是荣幸了。”

  他伸出左手,手中多了一把巨大短枪,那粗得惊人的枪管上镌刻着一层层花纹文字,上面的铭文居然在缓缓流动,如同一尾尾游鱼。

  枪一出现,无法形容的绝望与恐惧立刻抓住每一个黑甲武士的内心。他们脸上现出极度的惊恐,全身无力,有的人直接扼住自己的脖子,可还是渐渐无法呼吸。

  “破碎流年!你,你是王座上的那个……”黑甲武士首领嘶吼未完,就已发不出声音。他眼中也尽是绝望,原本在鲜血王座之前,他们就绝无生机,更不用说面对名震天下的破碎流年了。

  神秘人微微一笑,道:“不不,破碎流年可不是用来对付你们的。我要是这样使用她,她会生气的。收拾你们这些杂鱼,只要她轰鸣的余波就足够了。这一次,她真正的目标是……她!”

  破碎流年指向了小木屋,随着枪身上铭文流转的速度加快,黑甲武士们显得更加痛苦,已经有人倒地,还站立着的人也是摇摇晃晃,只能勉力支撑。

  木屋中依然没有动静。

  “夜瞳殿下,还不肯现身吗?我很想知道,您究竟继承了传说中那位陛下的几分容貌。毕竟过了今晚,一切都将成为历史。”

  木屋的门终于打开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018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