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二 摊牌(上)

章三十二 摊牌(上)

  帝王如此动静,震惊了满殿朝臣。

  皓帝向来谨守先帝之政,循途守辙,理事勤恳,从无半点出格举动。惟一能让人置喙的,就是对林熙棠的态度过于迁就,有失帝王之威。不过林熙棠是先帝任命的辅命大臣,还给了镇国两字封号,监察史们在此事上也就过过嘴瘾。

  皓帝这一举动几乎算得上失态了。几个老臣不由皱眉,就有人想要出列劝谏。

  然而一股潮水般的威压突然暴起,正想动作的几人悚然发现那就是冲着他们来的,仓惶抬头时,愕然对上帝王充满警告意味的目光,阴冷的压力宛若实质撞在胸口。

  不等几人缓过气来,皓帝的身影已从凌云正殿中消失,只留下内侍低眉顺眼地站在帝座边,拉长声音道:“散朝!”

  大殿里,有刹那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诸臣反应多不相同,站位靠后的文官武将大多脸色茫然,勋贵和几名重量级大臣的脸色却显得有些微妙。他们中不乏神将级强者,当然也清晰地感受到刚才那股威压,问题是,其强大凛冽已经到了让他们都觉得可怕的地步,远不是众人平时对皇帝的印象。

  王族是大秦门阀中的门阀,历代帝王大多实力强悍,手段强硬。不客气地说,无论出身、资质、能力,皓帝只算末流,所幸还能做到勤政克己,为他在高门大阀面前赢得起码的尊重。

  然而顶尖的那批勋贵都知道,帝室祖辈天王们对这位所谓至尊的态度不过尔尔,可想而知皇帝在王族内部恐怕也没太大说话的份量。那眼前这究竟算怎么一回事?不少大人物心中不约而同转过一个念头,那就是:坐镇秦陆的长生王,知不知道皓帝的真实实力?

  此刻大家最关心的就是帝王行踪,但在无数双有心无心探察的眼睛之下,居然无人知道皓帝离开凌云正殿后去了哪里。

  张伯谦跨进底层厅堂,打量了一下周围,就走上升降梯直达第七重。

  白发素衣的那人睡在南窗前的躺椅上,就和影像中一模一样。

  张伯谦走了过去。

  林熙棠是醒着的,直到张伯谦快碰到躺椅了,才觉察有人。看见来人是张伯谦,林熙棠一愣,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在整个过程中他果然不仅身体一动不动,连手都没有抬起来。

  张伯谦眼神黯沉如渊海,一步跨到椅边,俯下身去,抓住林熙棠的手,就像入手一片薄冰,冰凉没有丝毫热气,仿佛一用力就会捏碎。

  张伯谦一言不发,伸出手臂穿过林熙棠肩后,就要将他抱起。

  “伯谦……”

  林熙棠话没说完,窗外蓦然天象异变,整个天空都暗了一暗。强大苍茫的气息从虚空垂落,笼罩了整座山顶。那是一个领域!一个在虚空原力法阵覆盖的范围里放出来的大型领域!

  张伯谦抬起头,双目怒火跳跃,隔空对上皓帝的眼睛。

  大秦的帝王虚立空中,脚下青黑雾气翻腾。山顶领域已经完全成形,铅云密布,低垂得举手可摘,就像暴风雨前的天空。

  帝王的声音向来温和得近乎阴柔。

   “张王,这里是帝国禁地。”

  “那又如何?”

  “张王,这是要对朕动手?”

  “有何不可!”

  林熙棠吃力地动了动,想要抓住张伯谦的手掌。张伯谦看都没看他,轻轻拿开林熙棠的手指,身形一闪,已在落地窗外,一步一步走上虚空。

  皓帝仍是一身大朝会衮服,双手拢在胸前,长袖垂拱,仪相威严,缓缓向更高空升去。一般城市的基础设施别说天王级对战,就连神将级战斗也都经受不起,帝都经营千年,内藏无数原力法阵,但在天王之威下,仍不过是一堆金属石块。

  张伯谦负手而行,一步一步徐徐走来,仿佛脚踏无形天梯。皓帝仅凭一个领域就显示出已有叩响天王门扉的实力,让他稍微有点意外,但也只是想了一想,就丢开一旁。

  从高空俯瞰帝都,庞大的城市就像一泓被煮开了的碧水,无数青气自地底冒出,氤氲蒸腾,袅袅向上攀爬,仿佛无穷无尽。奇怪的是,地面上的人流车辆往来如常,对身边的非常景物视若无睹。

  常人的确看不到如此异象。

  只有神将以上的强者才能“看见”整个城市的原力都在发生异动,他们也大都认得出这是帝室秘法,王者领域!还是一个激活了整座帝都的超界王者领域!

  普通勋贵和官员已在散朝后陆陆续续离开凌云正殿,留在最后的大多是世族家主和独立公侯,他们也是能看到异象的人。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每个人的疑问,几乎快演变成恐慌,他们下意识地走近自己的友戚,又面面相觑。

  忽然有人发现凌云正殿前的小广场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名老者,居然是帝国五大天王之一,定玄王!

  老人抬头眺望天空,表情专注,没人敢上去打扰他,但是恐慌的气氛慢慢平息了许多。

  然后众人眼睛一花,定玄王身边又多了一名老者,指极王。

  再加上常年坐镇帝都的长生王,这三位天王同聚帝宫,已是多少年不曾有过。至此,再愚钝的人都知道帝室将有大变。

  聪明的臣子都知道,千万不要去介入皇家事务。指极王和定玄王明显没有搭理任何人的意思,一众家主公侯也不上去打扰,静静等候着,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指极王落地时还有些心不在焉。

  他在张伯谦走后,也即离开。永夜方三位大君连意思意思阻拦一下的动作都没有,反而相互之间的戒备更加明显。

  尤其是魔裔和蛛魔,看血族的眼神都不太对了。哈布斯能连挡张伯谦两记重击可不是件小事,待会夜瞳和血族特使过来会合后,这支临时队伍里,血族一方的实力就有些失衡了。

  永夜议会依然勾心斗角,指极王却没心情关注,在途中收到定玄王传讯叫他返回帝都的时候,甚至一时间根本不想理会。

  然而定玄王却提醒他,若帝都局面乱到掩盖不住的地步,永夜议会必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甚至可能由黑暗圣山上的至尊出手攻击帝国本土。指极王想到张伯谦就心情复杂,还没等想明白,已到了未央宫。

  一落地,指极王即觉察到不对,诧异道:“王者领域?这是谁开的……皇帝?”他和皓帝亦素无来往,对这位帝国之主的了解也止于大部分人所知的那个模样。

  定玄王沉声道:“载曜之始——差不多成功了。”

  指极王居然愣住了。对于每一个了解“载曜之始”的人来说,或许这个计划太过沉重,或许时间持续得太久,乍闻喜讯,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出足够欢喜的表情,那一刻百味掺杂。

  “好,好。”指极王就说了两个字。

  “我也没想到,皇帝会在今天挑战青阳。不过一并做了也好,现在帝国外空只剩北岳一人看着,早点完事,早点散了。”

  “天王挑战?是皇帝要挑战张伯谦?”指极王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事,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天王挑战是传统,但皓帝和张伯谦又不同,两人名义上毕竟还是君臣。当然皓帝也和历任帝王不同,他很需要证明自己。

  指极王看着虚空中开始朝着一个方向汇聚的青黑之气,道:“皇帝好像比青阳还小了几岁吧?他这么着急干什么?我看他今天成功机会不大,还是缺了点火候。再等上一年就差不多了。”

  定玄王道:“不是皇帝等不及,是‘小藏宫’的那位。”“小藏宫”是长生王居所。

  指极王脸上立时现出明显厌恶表情,“他又干了什么?”

  定玄王道:“总归那些事情,毫不新鲜,我都懒得听。反正还是老规矩,我们在这里等看结果。”

  指极王忽然明白过来,“你叫我回来,不是因为青阳?”

  “张青阳像是刚到吧?他来帝都当是临时起意,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定玄王也有点奇怪指极王为何误会,解释道:“我叫你来,自然是因为小藏宫,皇家这点破事,我哪里好意思扯上北岳。青阳年轻桀骜,立场……也不好说……”

  两位天王互望一眼,这才双双反应过来,两人南辕北辙根本说的就不是一回事,显然其中信息误差极大。而此刻帝都上方蓄势已成,眼看就要对撞,也不是细细分说的时机。

  定玄王不知前因地宽慰道:“皇帝的天赋图腾仅差一点就是完全形态,双翼圆满,雷角已出,只等长成。而且他已夺得帝都王者领域控制权,加上未央宫,在张伯谦手下不会输得很难看。”

  指极王苦笑,“不错,皇帝应该选择挑战张伯谦,接下来的三十年是张青阳的时代。”

  帝国最年轻一代的天才还要三十年才能冲击天王之境,即使算上黎明优势增长的加成,能缩短多少时间犹未可知。在此之前,张伯谦的锋芒将掩盖一切。

  皓帝的天王之路选择挑战张伯谦,输赢还在其次,更多的是一种姿态。大秦帝室与门阀分治天下,这是帝国基石,也是最古老的传统和平衡。

  转眼间,帝都上方虚空中的两人完成了第一次对冲,纯粹力与力的较量。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163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