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六 第二波打击

章三十六 第二波打击

  第二排照明弹再次点亮夜空,这次狼人就学乖了,当亮度一发生变化,就如同惊弓之鸟般就迅速伏在地上,位阶高点的则捂住双眼,用黑暗原力彻底封住视线。于是这次照明弹的效果就差了许多,只是迟滞了狼人军团的行动。

  但是白城防线上的守卫已经解决了冲进来的精锐狼人,这时腾出手来,立刻抓住时机对外围的狼人进行打击。佣兵们的枪法老辣阴狠,几乎枪枪都轰中要害部位,狼人虽然本体防御颇强,可都在忙着抵抗照明弹,免不了首尾不顾。

  第二波打击又狠又准,在狼人队形中掀起一片又一片血花,狼人战士们以惊人的速度倒了下去。

  后方一名异常高大的狼人伯爵看得脸色铁青,最后仰天咆哮,听到他的吼叫,狼人战士纷纷掉头,撤回攻击阵地。只有少数凶性大发的狼人不愿撤退,仍在冲锋,但立刻成为集火对象,转眼间被轰得粉碎。

  “为什么撤退?”一名血族伯爵出现在攻击阵地上,对狼人伯爵吼道。

  狼人伯爵毫不示弱,指着死伤惨重的部队,吼了回去:“你们可没说还有照明弹那种鬼东西!另外,我的族人在冲锋时,你的支援火力呢?”

  血族伯爵皱眉道:“他们有空中炮艇,我们的重炮损失惨重,运不上来,这你难道不知道吗?”

  “运不上来?你看看头顶,有一艘他们的炮艇吗?我们的舰队在哪里,你们血族不是出动了一支庞大舰队吗?它们在哪?”

  血族伯爵双眼微眯,道:“外空战不在你我权限之内。你初战不利,自己去向普拉特公爵解释吧!”

  狼人伯爵喉间响起低沉的咆哮,“就因为你这只白皮蝙蝠,让我的族人死了这么多,你还要我解释?是要我向你的尸体解释吗?”

  血族伯爵脸色微变,向后退了一片,喝道:“你想干什么?第二道命令马上就会下来,你若是杀了我,你的族人都要陪葬!”

  狼人伯爵眼露凶光,指尖已经弹出爪子,眼看就要动手,忽然响起一个声音:“猎鬃,住手。公爵的命令已经下来了,把你的部队编入我麾下,继续进攻。至于这头蠢货,他才该向公爵解释,为什么把大半的重炮部队都丢了。”

  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头更加高大的狼人,棕色的长发在脑后飘逸,高了一个大位阶的强者气势压得血族伯爵气都喘不过来。血族伯爵勉强行了个礼,就匆匆而去,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狼人伯爵猎鬃恨恨地道:“要不是他……”

  侯爵止住了他,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必须得在没有重炮掩护的情况下把阵地打下来。好消息是,人族也没有炮艇了。”

  “它们被干掉了?”

  侯爵哼了一声,说:“机动舰队那些蠢货哪有这个本事?人族的战舰不摆到他们面前,他们就永远都打不中。要不是前段时间整整两支大公舰队被人族干掉,我们现在会落到这种地步?人族的指挥官很聪明,他猜到了我会来,所以把炮艇都撤走了。”

  中立之地的炮艇其他性能不好说,唯独格外结实,又加挂了厚甲,一般原力枪根本奈何不了。可是到了伯爵侯爵这个级数,小炮艇就挡不住他们的超远程火力了。刚刚吃过炮艇大亏,再次发起攻击的黑暗种族自然是有备而来。

  此次狼人侯爵就带了数架原力巨弩,在他亲自加持下,射出的巨型弩箭足以洞穿炮艇装甲。可是宋子宁先一步将炮艇全都撤去了虚空,让黑暗种族辛苦运来的对空巨弩全无用处。

  这时远方升起一颗血色的信号弹。看着那醒目的猩红,狼人侯爵只觉得格外刺眼,哼了一声,道:“普拉特那个蠢货,以为血族真是好心吗?”

  他转过头,对狼人伯爵道:“我给你一刻钟重整部队,半小时后发起进攻!”

  猎鬃道:“还是只有我族战士吗?”

  “当然不是,普拉特的私军也到了。只不过,这一次他想要争功,恐怕没那么容易。”狼人侯爵望向不远处的白城,眼中闪动着幽深光芒。

  猎鬃说:“他既然想要头功,那就让他的人先上?”

  侯爵道:“也不能太过明显了,毕竟他位阶高。攻击命令发出后,一起上。只不过让你部落里的小崽子们悠着点,没事别瞎狂暴。”

  “我知道了。”猎鬃转身而去。

  侯爵站在高处,看着下方大军滚滚走向预定进攻阵地,微露冷笑,“城里的可是宋子宁,想要活着抓到他,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片刻之后,猎鬃匆匆赶回来,报告道:“部队都已经准备好了。”

  侯爵点头,招来亲卫吩咐道:“传令,十分钟后进攻!”

  亲卫听了,顿时一声低吼,化为狼人战斗型态,飞奔而去。猎鬃也是热血沸腾,只想仰天咆哮,他迈开大步,就想奔向战场。

  不料一步都还没跨出去,就被一把揪住后颈。

  “你想去哪?”

  猎鬃目透杀气,道:“当然是去前线,我要亲手把那些卑鄙人族的脖子扭断!”

  侯爵平静地说:“不许去。”

  “有别的任务?”

  “没任务,就在这看着。”

  猎鬃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地问:“为什么?”

  侯爵意味深长地道:“虽然那个魔裔蠢货逃出来后什么有用的话都没说,但我感觉,白城里一定有一个人:千夜。他可是普拉特的敌手,我们就不要掺和进去了。”

  虽然猎鬃足够悍勇,听到之后还是大吃一惊,惊道:“千夜?”

  侯爵脸色阴沉,说:“那蠢货虽然竭力掩饰,可我看他极大可能跌了位阶,伤势很象是生机掠夺造成的。这可是古老血族的强大天赋力量,除了千夜之外,还没听说有第二个血族觉醒了这个能力。”

  “生机掠夺……古老血族?不是那些吸血蝙蝠用来吹嘘的传说吗?”

  侯爵无声地笑笑,道:“血族虽然爱吹牛,可他们也确实很强大。从过往战斗纪录上看,千夜的能力很像生机掠夺,只是连血族自己都还没能确认。”

  猎鬃的战斗之血慢慢冷却,“如果我贸然冲进第一线,那一定会成为千夜的目标。或许……”

  “没有或许,就算是我遇上了千夜,如果不能在第一轮抢攻中击败他,那么就要想想该怎么逃了。否则的话,多半会战死。”

  猎鬃大吃一惊,完全没想到侯爵对千夜的评价竟会高到这个地步。他脸色难看,默不作声地站到了一旁。如果千夜真如侯爵所说的那样恐怖,那么他上去了全无意义。

  大战场上,队列中的强者战是用来控制战斗节点的,可若双方力量对比一面倒,那就完全没有意义了,还不如用海量炮灰去堆。

  借着战场上仍在燃烧的火光,可以看到黑暗种族的战士们密密麻麻地聚集在一起,如一团正在行进的军蚁,缓缓爬向白城防线。

  空中不断有火流交错来去,宛若片片流星雨,砸在彼此的阵地上,然后就是一阵阵猛烈爆炸。黑暗种族战士不时被成片抛飞,断肢和血肉与火焰齐飞。这是双方的重炮在相互轰击。

  人族有完善的阵地,许多战士们都躲在掩体里,等炮弹或弩炮炸过再出来。有些一线阵地,则不时有佣兵狙击手对空射击,将袭来的炮弹打爆。

  人族的伤亡并不算大,而黑暗种族可就不一样了。宋子宁对物资极为重视,准备的重炮数量多得让人震惊。白城不大,暗火连同中立之地的佣兵一共也就是五万人。可是宋子宁整整筹集了超过五百门重炮。

  在狭小战场上,这个数量打出的炮火简直密集得令人发指,有爵位的黑暗强者拼尽全力也不过能够拦截小半。

  位阶再高些的大贵族则不是象狼人猎鬃和侯爵那样躲在后面,就是不肯在拦截重炮上浪费原力。反正在他们看来,炮灰死多少都不心痛,永夜十几块大陆,随便抓些壮丁就是无数炮灰。

  而黑暗种族的重炮大部分被炮艇摧毁,对射火力完全就不成比例,黑暗战士又没有足够掩体,伤亡比人族要严重的多。只是黑暗种族在低级战士层面向来打人海战术,这次也一样,数量实在太多,这点杀伤根本无法阻挡攻势推进。

  此刻攻击队伍中不仅仅是狼人,更多是体型庞大的仆蛛,以及精锐的蛛魔战士。队伍中央更有一头宛若小山般的蛛魔,每走一步,都会震得大地不断颤动。

  最前方的黑暗战士已踏着同伴的尸体冲过火炮线,进入最后一次冲锋距离,白城的佣兵则在掩体中拼命开火。只是和如潮水一样的黑暗大军比起来,这些火力就显得单薄了。

  一名中年佣兵伏在战壕里,正端着原力枪,一脸沉静地选择着目标。原力枪可打不了几枪,一定不能浪费。很快他的准星就套住了一个明显比同辈高大的狼人。黑暗种族的狼人和蛛魔进入战斗状态后,实力越强往往体型就越大。这头狼人明显就是个头目。

  还没等他扣下扳机,忽然间感觉小脚一痛,然后就失去了知觉。佣兵低头一看,只见一只拳头大小的黑色蜘蛛爬在自己的腿上,强劲有力的双颚咬穿了他的战斗服,正不断向血肉中注射毒液。

  佣兵脸色大变,顾不上恶心与恐惧,一巴掌下去,将这只蜘蛛拍成了肉酱。这时,他才注意到周围有着奇异的细微沙沙声。这声音被战场上的枪炮所掩盖,直到现在才被注意到。

  他忽然觉得脚下有些奇怪,借着下一次爆炸的光芒看清地面,立刻惊得跳了起来!

  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蜘蛛,几乎无穷无尽。

  中年佣兵毕竟经验丰富,在最终的心慌之后立刻冷静下来,连连踩踏,将一只只蜘蛛踩死。这些蜘蛛除了个头吓人,行动迅速之外,本质上和普通蜘蛛没有太大差异,基本上一踩就死。

  中年佣兵踩着踩着,突然动作就慢了下去,然后身体向后一仰,摔倒在地,再也不动了。

  密密麻麻的蜘蛛转眼间爬满了他的身体,沙沙的啃吃声让人听了牙齿发酸,很快中年佣兵就变成了一具森森白骨。吞吃完他的血肉后,蜘蛛都变得大了一圈,继续向阵地深处爬去。

  整个一线阵地上,到处开始混乱,一名名战士不断倒下,幸存的则是歇斯底里的踩踏着,尖叫着。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217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