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九 必须赢的战线

章三十九 必须赢的战线

  战场上,除了极少数顶级强者外,没有几个人注意到头顶月亮的变化,部分实力强大的血族则是心有所感,不约而同地望向空中圆月。

  黑暗种族的战士们默默地集结,等待着新的命令。他们忽然发现战阵好象格外的单薄,左右看看,战士数量似乎还是很多,但就是莫名的有些心慌。一些聪明人很快就发现了异样,部队中军官数量,尤其是强者们少了许多,甚至一些编队里都找不到几个。

  强者是一支军队的支柱,没有强者的炮灰部队能走多远,每个人都心中有数。现在部队中的强者数量突然少了大半,顿时令部队有所动摇。

  有些从前线撤下来的幸存者回头看那遍布尸体的第二道防线,忽然有种让人心寒的想法:难道他们都战死在那里了?

  战舰上,蛛魔伯爵再次出现,只是这一次走路一瘸一拐,半边身体满是血迹。他声音透着虚弱和沙哑,说:“大人,我回来了。”

  “伤亡怎么样?”

  “我们的部队损失了大约三分之一,几次战斗下来,人族那边的伤亡应该在四千人左右。”

  “两万战士就换了四千人族?”

  蛛魔伯爵道:“大人,我们伤亡的大部分都是炮灰,战损率高点很正常。”

  普拉特哼了一声,目光凌厉,狠狠瞪了蛛魔伯爵一眼。伯爵忙低下头,表示谦卑,不敢与普拉特对视。

  然而普拉特早就看出在伯爵恭谨有理的外表下,那隐藏着的不满。他将自己的情绪收藏起来,淡淡问道:“那么现在,你的建议是什么?”

  这是个带着陷阱的问题,蛛魔伯爵想了想,还是一咬牙,道:“大人,炮灰死多少都无所谓,可是我们有爵位的强者战死得太多了!这是您军团的骨架!大人,连红牙侯爵都战死了,如果不是您亲自出手,恐怕无人挡得住千夜。”

  普拉特眼角微微跳动,抬起头,向空中的圆月望了一眼,缓缓地道:“既然是这样,那就……撤兵吧。”

  “什么?”蛛魔伯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撤退。”普拉特又重复了一遍命令。

  “不能撤退!大人,这样一撤,所有的功劳就都要被罗密尔大人抢去了。而到了那时,他多半会把初战不利的罪名全扣到您头上去的!我们还有部队,只要保持攻势即可,哪怕是象征性的攻势。”

  普拉特目光深沉,道:“那也要罗密尔打得下来才行。”

  话说到这里,蛛魔伯爵知道普拉特决心已定,不敢再出声只得领命退下。

  撤退的号角声响起,黑暗种族大军缓缓撤离了战场。而白城城门大开,从里面涌出一支大约近千人的部队,开始迅速打扫战场。

  佣兵们的时间并不多,这次战役的空窗期还不到一个小时,远方就出现了一大片黑压压的浮空舰。

  前方几艘永夜战舰一字排开,与白城遥遥对峙,掩护着后方的运输舰降落。随着不计其数的战士从运输舰内走出,一场新的大战眼看就要开始。

  远方忽然传来淡淡威压,一艘庞大战舰冲破云层,缓缓飞向战场。

  这艘战舰是明显血族的风格,外饰华丽,船头浮雕是一只半倾的圣杯,杯口血液将落不落,看战舰体型大小至少是公爵级座舰。它的出现,顿时令战士士气大增,欢呼声成片响起。

  千夜双眼微眯,道:“他把座舰开到这里来干什么?找死吗?”

  贴近地面处不管是什么型号的巨型战舰都行动不便,尤其是大战场两军交战、敌我犬牙交错的时候,空中打击火力的要求是精确,而不是威力。如果会战之处地形特殊,战舰就更得时刻注意自己的战斗高度了。

  巨型战舰出现在大战场上的作用也就是威慑和防止被断后路,用来直接参加战斗的话,除非是打算把地面上的己方和敌方部队一起推平,否则就得小心对方强者集结强行登舰。

  况且此刻英灵殿就停在虚空之外,假如血族公爵真以座舰参战,那千夜就可以驾驭英灵殿扑下,捕食这头送到嘴边的猎物。

  不过公爵座舰悬停于地面数百米处,再没有动作,似乎只是在押阵。

  运输船一艘接着一艘,不断到来。不计其数的黑暗战士自舰内踏出,汹涌如潮。黑暗大军并没有立刻发起进攻,而是在原地开始修筑各种要塞和工事。这一动作,和宋子宁当时攻打白城时的部署差不多。

  随后的运输船中也卸下许多大型工程机械。然后一艘格外粗壮的运输舰驶来,竟是将一座小型动力塔直接竖在要塞里。

  白城这边试探性地打了两波远程原力炮弹出去,射程明显够不到要塞所在地,但是黑暗种族那边立刻有所反应,由强者出手将大部分炮弹拦截了下来,剩余的也都打空在中间地带。

  从这波拦截的速度和力度就可看出,白城想要干扰对方安营扎寨基本是没有可能了,索性省点炮火,抓紧时间休整。

  黑暗大军的准备工作进行了整整一晚,待到黎明时分,在白城对面,出现了一座规模毫不逊色的要塞,要塞后方是连绵无尽的营房,不知集结了多少战士。

  白城城头,宋子宁放下高倍望远镜,脸色凝重,说:“那是血族十二古老氏族玛门的公爵,他们的大贵族很少参加阵营战,看来永夜内部停战的传闻是真的了。如果永夜内耗减少,能抽出更多兵力投放浮陆战场,这一仗恐怕不好打了。”

  千夜淡道:“从一开始就知道不好打。援军什么时候会到?”

  宋子宁摇头道:“不管援军什么时候会来,恐怕我们都得先过了眼前这一关才行。”

  千夜缓缓点头,道:“老样子,公爵交给我。”

  宋子宁微微皱眉,道:“千夜,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你有把握吗?”

  “我的血气积累已经在突破边缘,假如不计后果的话,随时可以晋阶。那时和他之间虽然还有差距,却也不是不能一战。”

  “还不到拼命的时候,先打几场再说。嘿,这里我可是布置了很久,想要吃下我的阵地,不付出代价是不行的。就看他们能有多大的决心了。”

  公爵座舰内,罗密尔高踞中央宝座,以手支颌,看着下方。

  在宝座前,站着两名狼人强者和一位蛛魔伯爵,他们都是浑身带伤,血渍还不断从绷带下渗出来,气息微弱,看上去连站着都很勉强。这是被普拉特公爵留下来办所谓交接的联军军官。

  罗密尔身形清瘦,一双深邃鹰目中如有血光闪动,缓缓地道:“这么说,普拉特就这么走了,也没有把部队留下?”

  蛛魔伯爵忙道:“不是这样,普拉特大人的直属部队损失惨重,急需休整。普拉特大人是想到后方重新整编,等恢复战力之后再行参战……”

  他话未说完,宝座上的血公爵就哼了一声,弹了下手指。蛛魔伯爵听到指音,突然间两眼突出,双手扼住自己的喉咙,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拼命挣扎,现出了蛛体,最后还是颓然倒下,抽搐几记就再也不动了。

  罗密尔的目光落在两名狼人子爵身上,道:“杀个从战场上逃走的胆小鬼而已,怎么,你们有意见?”

  狼人们忙道不敢。

  其实伯爵在永夜社会中已经算是大人物,可说是真正的上层社会大贵族。若在平时,哪怕罗密尔再狂妄强势,也不能随意击杀一位伯爵。但是两位狼人子爵都很清楚,现在是战场,只要被扣上一顶临阵逃脱的名声,杀了也就杀了。

  其实在这里,原本蛛魔副公爵普拉特的势力并不比罗密尔差多少,可是他贪功冒进,未等真正主帅罗密尔大军赶到就先行进攻,没想到却在白城之下碰得头破血流,不光损兵折将,丢失了全部的重装备,更重要的是中坚力量爵位强者死伤惨重,真正地伤筋动骨。

  败战而走,虽然不是临战逃跑,但罗密尔仍可据此狠狠告上一状。两位公爵级人物之间的争斗,波及几个子爵伯爵之类的小人物,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狼人并不是普拉特的麾下,也无意为蛛魔伯爵伸张什么正义。见他们服软,罗密尔点了点头,放缓了语气,道:“去通知普拉特,不管他现在在什么位置,都让他立刻返回,率领全部部队!这个蠢货,都这个时候了还看不清形势。如果打不赢这一仗,你们基本都得死在这里。”

  两名狼人子爵被带下去后,指挥厅内一名血族侯爵问道:“情况真的已经紧急到这个地步了吗?”

  现在留下的都是心腹,罗密尔说:“外空失守,残余的机动舰队只敢保护最重要的几处节点,没有胆子再去与人族舰队决战。而在地面战场上,那些废物也是节节败退,人族三路部队中有两路的推进目标明确就是这里。一旦被他们汇合,此地就再也别想夺回来。这附近就是整个浮陆最大的浮空艇起降基地,没有了这个基地,我们的大军能够撤回去一成就算很好了。”

  另一名血族伯爵道:“人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此前他们不是一直被我们压着打吗?”

  “他们从本土调来了很多强者,真正的强者。”

  有头脑灵活的突然想到:“他们这么调兵,不怕本土留空吗?”

  罗密尔冷冷道:“大秦本土如何,议会自有安排。可我们的战场在这里,事实是人族强者已经来了,就不要有侥幸之心了。”

  心腹们互相看了眼,恭敬地问道:“您刚刚说的那两路是谁领军?我们怎么会挡不住?”

  罗密尔缓道:“一路是海密,一路是赵君度。”

  赵君度名声响亮,自不必说,然而真正高层的血族,在听到海密的名字时却是齐齐震动。

  眼见军心似有些不稳,罗密尔便道:“议会已经派遣森与道尔两位公爵前去拦截,应该不会有事。”

  这话说的自己都没有底气,底下人自然也更没信心。血族侯爵忍不住道:“仅凭两位公爵,想要拦海密,恐怕有些不够吧?按照大秦的用兵习惯,她的军队里还会有至少一名接近神将级别的强者副手,而且那个女人身上的帝血浓郁得可怕,当年还不是神将,就能追杀侯爵了。议会为什么不多派些人来,哪怕是多一位副公爵也好。”

  罗密尔微露苦笑,说:“议会怎会没有想到这一层,问题是,谁愿意去?机动舰队丢失了外空控制权,哪怕是公爵级座舰也不一定就能逃得掉人族禁卫舰队的绞杀。所以在那两个方向上,其实是没有退路的。”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为何会派两个实力普通的公爵去执行如此重要任务。

  在永夜世界的大贵族序列里,潜规则的存在比中下阶层尤甚。位阶仅代表个人力量等级,而同位阶强者的真实战力、背景、身份可能有天渊之别。

  这一次的任务危险程度太高了,普通公爵还会听命于永夜议会,可若是某个有点名气的氏族家主或者名门核心成员,就是议会都不能平白拿他们当炮灰用。

  “还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我听说,高邑也到了浮陆,说不定哪一天,我们就会与她遇上。”罗密尔缓缓地道。

  这一次,血族们的震动比刚才更甚。人族寿命有限,因此大秦的著名神将一直都是有数的。而其中的帝室成员即使平时活动很少,也备受永夜方关注,他们就和永夜许多名门一样,大多只在国战时候出现。在黑暗强者眼中,自然也受到和四大种族名门同样的重视。

  罗密尔提高了声音:“所以,如果不想被扔到正面战场上去的话,这一战就必须打赢!传令,整队,准备进攻!”

  PS:修文说明。抱歉,昨天下午写稿的时候,看错一个战役的主帅设定,瀑布汗--||||。昨晚有约,现在刚醒,看到大家的提醒后,做了修改。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253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