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二 生死局终(下)

章四十二 生死局终(下)

  张伯谦落地后,仍有数道散溢原力在身周飘动,就像深海中的血腥引来鲨鱼,殿内法阵再次蠢蠢欲动,一蓬湛蓝荧光凭空冒出,直扑那些原力气息。他扬手划出一道弧形,将散溢原力和湛蓝荧光一起卷入袖中,身躯再次剧烈一震,竟是硬生生吃下了这一记。

  皓帝和临江王微惊,但知道张伯谦硬抗殿内法阵必有道理,立刻加大压制,这才向前望去。

  待两人看清上座,顿时汗湿重衣。

  长生王所坐之处,一点黎明本源灼灼生辉,然而以他们的眼力自可辨认出,那已是无根之木,这点本源纯是个死物了。本体则口目皆闭,胸膛也没有丝毫起伏。

  长生王竟是死前还要摆他们一道!

  他确如所传,已不能全力出手,此刻小藏宫整体又被帝都王者领域压制,只靠正殿的原力法阵,面对皓帝三人联手,长生王不但没有胜算,战斗很大可能就此终结在这个殿堂里,不会有半点声响传到外界。

  但是长生王本体既死,刻意凝结留下的这点黎明本源在未消散之前,仍是天王本源,若被张伯谦一拳击中,等于两名天王全力对拼一记。先不说封闭空间加上敌方原力法阵,天王级原力爆炸的冲击波会让三人受多少伤,至少皓帝和临江王的叠加领域肯定压制不住余波冲出小藏宫。

  最近一月,帝都可不太平,那些局部乱象还能用叛军和黑暗种族的刺杀来解释,小藏宫里传出原力爆炸是绝对压不下去的。

  不过凶险已经过去,此刻的结局方式是最好的一种结果。

  皓帝松了口气后,首先顶不住了,也不顾形象,直接跌坐地上,缓缓调息。一路进来他的负担最重,始终要维持帝都王者领域对小藏宫整体压制之势,不能有半点松懈。眼下虽已尘埃落定,但他仍要坚持下去,直到彻底关闭小藏宫控制中枢。

  临江王也不扶他,就站在一边为他护法,顺便自己也调息。他的消耗不比皓帝小多少,刚才三人领域交叠,又与小藏宫法阵对杀,全靠他居中把控。

  顶级强者之间很少围殴,最大的原因就是范围攻击和领域绞杀不分敌我。虚空中腾挪余地大些,相应围杀难度也大,而在小藏宫这种地方,必须分多半心神避免误伤。皓帝和临江王出自同源,也要小心控制才能做到领域叠加,而张伯谦的存在简直就是一柄上古神兵,锋锐得咄咄逼人,敌我皆伤。

  说起来,皓帝这次被迫提前发动,就是因张伯谦意外搅局,然而若没有张伯谦在此,看小藏宫内一切布置,就算他们最终惨胜,怕也要付出帝都动荡的代价。

  此刻张伯谦负手立于大殿另一侧,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也看不出他刚才受的反噬有多严重。

  大殿中一片沉寂,宝座上的躯体散发着腐朽气息,即使那点黎明本源明亮无比,也挥不去灰败阴霾。

  殿门那边的窗户不知怎的没有关严,此时莫名地开了一条缝,阳光从缝隙中顽强地投进来,在青石地砖上划出一道冲破黑暗的亮色。

  临江王忽然打破沉寂,问:“你们怎么看他刚才说的话?”

  长生王可说了不少话,句句诛心,分明想给他们三人种下心魔,帝王、异姓王和镇边藩王本来就不是一路人,也做不了一路人。而临江王问的又是什么意思?

  皓帝并没有反问,倒是认真想了想,答道:“人各有志。”

  说完,叔侄两人一起看向张伯谦。

  “吾道即吾心,外物与我何干。”张伯谦转身大步离去。

  殿门轰然开启,耀眼的阳光有一瞬间占满了全部视线。

  临江王看看光芒匝地的殿外,又回头看看阴影里的高座,一个旧时代已经结束,新的时代正在降临。

  他突然问身边的帝王,“你可想过,林侯知道所有事情后会怎样看你?”

  皓帝没有丝毫动摇,“老师还好好活着,先祖遗愿也已经达成,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临江王神情复杂地笑笑,“老师?唉,林侯有国士之节,天人之姿,只本心无物,由是无情。”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的声音低如耳语,皓帝也不知道听清楚了没有,抬眼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临江王顿了顿,道:“也罢,他在一日,我就镇边一日。陛下,且提醒你一句,我不入帝都,但是我这边的人来不来,我不会管。”

  皓帝道:“皇叔不用担心,帝国中兴之势已成,就是世家升阀也在情理之中,宗室壮大又有什么问题?”

  长生王一去,帝室内部权力格局,乃至皇家保留领地上都会有一串连锁反应。门阀世家的派系变迁、权力更迭也是寻常,何况帝室这个最大的门阀呢?此事余波必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临江王朝皓帝点点头道:“我走了,不要告诉他我来过。”也不等回答,就悠然迈开步伐,转眼融入阳光中,消失不见。

  “小藏宫”里发生的一切并不被外界所知。

  当晚帝室发布通告,长生王寿尽,以国礼下葬,这个消息在帝国臣民中有震动,却无太大恐慌。

  近年来帝国中兴之说四处流传,底层修炼出黎明原力的人口比例明显增加,年轻人修炼速度远超父祖,还有许多处于大瓶颈期的强者纷纷突破,帝国前两年又刚新增一名处于盛年之期的天王,如此新老交替也是常情。

  而整个帝国上层都意识到了有什么正在改变。但是帝室不干涉门阀世家内务,门阀世家更不能介入帝王家务,除了局中人,余者皆自觉远离风暴中心。

  很快未央宫发出一道道政令,让人窥得庞大冰山后的一角。

  内阁改组,不再设四辅命大臣,彻底结束了前朝留下的辅政体系,同时部权尽归内阁,新设太宰一人,总领百官。讨论已久的帝国军区重新划分事宜尘埃落定,仍设十大元帅。

  然后是人事变动。

  解林熙棠元帅职,由内阁首领辅命大臣改任太宰,由镇国侯晋封镇国公,加“帝师”衔,北府军团尽归国公私军。

  原张伯谦所镇符煌、吉水、居胥大区,由涪陵侯吴亚子晋封元帅统领,博望侯世子魏破天晋封中将为辅。涪陵侯是少有的士族出身元帅,乃博望侯族弟魏柏年妻弟。如是,远东魏氏失元帅位多年后,复而得之。

  原林熙棠所镇西陆,由赵公成上将晋封元帅统领。至此,西陆上燕云赵氏一家独大,鼎盛之势与张阀并驾齐驱。原林熙棠所镇河西走廊一分为三,就近并入相邻战区。

  诸如此般,林林总总。

  这一系列人事任命清晰地传达出一个信号,帝国内部那场始终潜于水下的动荡终于已经过去,如今的帝室并无削藩之意。远东魏氏或许将是第一个开启升阀之路的上品世家,紧接着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乃至更多。

  朝堂内外以一种安静而又尊敬的姿态接受了这一变化。

  浮陆此刻处处烽火。

  若自高处下望,可见三路帝国大军如三把利刃,狠狠切入黑暗种族军阵,砥砺前行。尤其是中路和东路攻势,格外犀利,远远超过了西路。

  这两路大军直插浮陆深处,周围几乎全是永夜军队。他们就如孤身在森林中奔行的猛虎,周围的黑暗种族则是狼群,奔行左右,等候着猛虎虚弱的机会。

  西路军势却是运用得厚实,稳扎稳打,如一个巨大磨盘,不断将前方的敌人碾碎。相比之下,反倒是这路军势最为扎实。

  浮陆东部,地势复杂崎岖,天然有些易守难攻,在地面上,可见帝国部队正在疾行,无以计数的载重卡车载着士兵,徐徐/向前。道路两侧随处可见出现故障被抛弃的卡车。而空中数艘浮空艇在低空缓行,与整个军阵保持一致。

  居中的一艘战舰上,海密公主全身都被战甲包裹,大半张脸为面甲所覆盖,只有那双灿若星辰的双眼,以及自头盔后洒出如瀑的长发,提醒着人们她那倾国倾城的容貌。

  偶尔会有永夜高速战舰从云层中穿出,试图扑向前进中的队伍。每当这个时候,低空处缓行的浮空战舰就会用精准得令人胆寒的齐射驱逐不速之客。大部分永夜战舰都会知难而退,而少数恋战贪功的则会被帝国高速战舰咬住,并被击落。

  在掌握了外空控制权之后,永夜战舰只能偶尔出现偷袭骚扰。即使这样,他们的损失也不算小。

  此刻前方军阵突然放缓速度,枪声大作,冲在最前的装甲战车接连被击中起火。前锋战士立刻跳下军车,向两翼散开,就地开始还击。

  浮空战舰缓缓停下。

  一名半身都是鲜血的少将奔入指挥舱,单膝跪地,道:“殿下,前方遇到袭击。”

  海密静静看了片刻,方问:“怎么回事?”

  那名少将道:“黑暗种族在前方布置防御阵地,他们隐蔽得很好,我方一直都没有察觉埋伏。属下推测,他们动用了有领域之力的强者,才能够完美藏匿。”

  “打得过去吗?”

  少将略显犹豫,道:“他们的防御非常完善,显然是经营了一段时间……”

  “给你多少兵你能打过去?”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276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