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八 大鱼脱钩

章十八 大鱼脱钩

  虚空深处,千夜和宋子宁立在战巡的甲板上,遥望着远方的战局。这艘庞然巨兽静静隐伏在虚空的黑暗中,等待着出击时刻的到来。

  虚空中很难派出斥候,所谓侦察机械大都是运用原力反馈和空间传递原理,在一定范围内,进行单向信息接收,或不间断主动扫描,对接收到的信息去除干扰,然后分析还原。但是虚空环境复杂,这种侦察结果的精准率向来是个极为跳跃的数字。所以,还是只有强者的视野距离才最可靠。

  千夜指定停留的这个位置,正是他超凡视觉的最大距离,辅以真实视野,前方大战场上的状况尽收眼底,基本不会被原力冲击造成的虚空波动所干扰。

  宋子宁没有这么远的视距,不过他眼望远方,右手掌上却托着一团淡淡光晕,仔细看去,不断滚动的光线居然组成一幅空战影像。

  千夜有些好奇,“你这不像是天机术,难道世间繁华还能折射现实?”

  宋子宁莫测高深地道:“世间繁华,世间繁华,具现的当然是真实。”

  千夜刚想说什么,忽然神色一凝,微微动容,看见了那艘在永夜舰队中央浴火奋战的战舰。帝国舰队的旗舰都有特殊标志,舰体上那巨大且清晰的蓝金色腾蛇标志,意味着这艘战舰隶属于禁卫舰队,而且是整个舰队的旗舰。

  千夜忽然道:“你说,右相会不会在那艘战舰上?”

  “会。”宋子宁答得毫无犹豫。

  “他这是干什么,送死吗?”

  “若他的旗舰没有被击坠,那么这是以最小代价,最快速度击败永夜舰队的方式。不过代价也很高,即使赢了整场战斗,他也很可能会战死。”

  “这似乎不太像他的行事风格。这些朝中大员,不是个个都很怕死吗?”千夜问。

  宋子宁右掌握拳,光点从指缝中四溢,“能爬到这种位置的人,有哪个会是无能之辈?他们可能有很多害怕的事,死当然是其中之一,只不过或许是排在最后面的一项。所以一旦想清楚了,觉得死亡是必须付出的代价,那他们也不会怕死,更何况是战死。”

  千夜细细品味,觉得实有道理。只是这和他平素所听到的传闻不符,总觉得有些别扭。

  宋子宁知他所想,又道:“或许朝堂上有许多人久居高位,已经忘了当年奋力求进的初心,可那绝非右相。据我所知,此人极为自律,平素起居简朴异常,简直都有些寒酸了。就是有些排场享受,也是为了维持右相之位的体面而已。这样的人,所谋求之事必定极大,为了达到目的,定会不择手段。所以无论说谁怕死,都不会是他!”

  千夜听罢,只用一词评价:“疯子。”

  “他是疯子,从某种意义上说。不过若是以同样标准衡量,你我又何尝不是疯子?”宋子宁道。

  千夜向前方战场一指,道:“现在怎么办?全军出击吗?要不要动用英灵殿?”

  宋子宁摇头,“英灵殿是你最后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

  他话未说完,前方虚空中突然亮起一团灼烈火球,在这个距离上不用任何辅助器械,就能看见了。那是战场边缘一艘帝国的护卫舰被击中,对方主炮威力太大,以致于整艘战舰直接爆炸,连燃烧的过程都免了。

  片刻后千夜和宋子宁脚下庞大的舰体轻轻摇晃,那是爆炸所产生的原力风暴到了。相距如此遥远,以战巡那么庞大的舰体,最先进的稳定飞行系统,都被冲击得有晃动感,可见爆炸之猛烈。舰上的人,不用说一个都逃不出来。

  紧接着又有两团火球出现,两艘帝国方的护卫舰再被打爆。

  帝国舰队的冲锋太猛烈了,在冲乱了对手的同时也打乱了自己的阵脚,以致于一些体型小,行动迅速灵活的护卫舰加速过头,冲到了战阵最前方。虽然有三艘战舰爆炸,可是帝国舰队的气势却还在不断攀升,冲击更加猛烈,所有舰员都红了眼睛,拼命将炮火倾泻到敌人头上。

  “出击!”千夜下了命令。

  宋子宁吃了一惊,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合适?”千夜罕见的提高了声音。

  “永夜一方也许有后援埋伏,至少我们要确定他们没有其它后手,才好出击。”宋子宁不由自主皱起眉,“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右相的图谋,他如果真的在旗舰上……”

  “其实,就是等帝国和永夜互相消耗到一定程度,我们再出现,是吗?”千夜一语道破宋子宁本意。

  宋子宁并未否认,沉声道:“千夜,战争不是战斗,它就是这样的。不尽力争取最有利的环境,输的就是我们。”

  “出击!”千夜重复了一遍命令,声音清晰无比地传进身后的指挥室里。暗火的舰长不敢违抗,立刻开始调度,传令战舰加速,靠近战场。

  宋子宁轻轻出了口气,没有再试图阻止。

  战斗愈加激烈,双方都开始有战舰不断爆炸,燃烧着的战舰到处都是。混战中,右相的旗舰居然奇迹般地支撑下来,并且冲破永夜战线与帝国舰队汇合一处。

  此刻它的舰身上处处是火,可以看到不怕死的舰员戴着简易防护在外壁上奔走,努力扑灭一些要害部位的火势。这艘旗舰并没有退出战斗的意思,仍然在不断开火。

  从舰桥处,不断交替闪烁着红蓝双色的灯光,那是帝国舰队一个通用的灯光命令:战斗到底!

  永夜舰队后方,悄然出现了一艘优雅迅捷的庞大战舰,迅速占据了有利阵位。留在后方的要么是小船,要么是特别重要的大舰。当它们发现突然背后出现一艘帝国战巡,都是一阵慌乱,手忙脚乱地想要掉头。

  千夜和宋子宁已走上舰桥,下方所有人都忙碌起来,一道道指令发出去,一处处信息汇过来。

  千夜低声道:“对不起,我实在没法看着战士们就这样战死。右相是一回事,这些军中基石的将士又是一回事。”

  他话音未落,整艘战舰就猛地一震,一团流火抛向远方的永夜舰队,砸在一艘驱逐舰上,顿时将它小半个尾部炸飞。

  宋子宁只是沉默。

  主炮轰鸣之后,整个战巡开始转向,将侧舷对准永夜舰队,这次是十余道细小流火飞出。战巡继续旋转,然后是舰尾主炮,再是另一侧的副炮。

  整艘战舰不断旋转,变幻着位置,同时火力延绵不绝。这是只有这种新锐战巡才能使用的战法,其它战舰稳定性不够,移动开火,准头早差到天上去了。

  一轮轰击,战巡直接干掉了一艘驱逐舰,冲歪了永夜后队的阵型,还有不少炮弹落在了一艘大公级座舰上。然而那艘座舰防御力极为强横,挨了好几发弩炮,只起了两三处小火头,并且已经快要熄灭了。

  黑暗种族大公级战舰的体型比帝国战列舰还要大,和战争母船相当。与千夜所在的战巡相比大出近一倍。两者若是正面交锋,战巡就变成了只能逃跑的猎物。

  暗火舰长当然也不会去冲击大公级战舰所在的战位,完整火力释放后,战巡仗着灵动性划出一道优美弧线,就要从切线上加速脱离。

  谁料对面被冲散的永夜舰队非但没有收拢,反而散得更开了,让出大片空间。只见前方那艘黑暗大公战舰开始缓缓转身。

  宋子宁脸色微变,跳下作业区,推开舰长,亲自操舰,同时不断下达一系列命令。战巡速度骤然加快,以无可匹敌的灵活性绕向大公座舰的尾部,发出的炮火命中率更是直接飙升。

  可是战巡的火力在大公座舰面前,还是显得弱了。副炮的轰击不痛不痒,只有主炮能够轰出伤口,可也没到伤筋动骨的程度。如是缠斗,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将这艘大公座舰轰沉。然而只要挨上对手一发主炮,战巡就会重伤。

  战巡本就是游猎为主,强调攻击力与速度兼备,并不擅长正面战斗。宋子宁这样做也是被逼无奈。永夜方似乎丝毫没有轻视他们这支偷袭的小舰队,不过是一艘战巡加几艘护卫舰,对方居然没有先组织局部战舰反击,以试探他们火力,而是直接让大公级战舰压上来。

  不过暗火承受了压力,大战场上的帝国战况就开始反转。永夜舰队一艘大公级座舰被缠住,另一艘则和帝国的两艘战列舰激战,永夜舰队骤然变成劣势,不断有战舰被击毁。

  但在永夜拼死反扑之下,帝国舰队一时也是损失惨重。

  千夜忽然离开舰桥,纵身飞入虚空。众人都是大吃一惊,这个时候冲入虚空,形同找死。但是千夜动作极快,两个闪烁,已是不见人影。

  宋子宁欲言又止,终是没有出声。

  战况依旧炽烈,每一分钟都有战舰在起火燃烧。永夜一方虽然已显颓势,可是依旧死战不退,两艘大公爵座舰更是凶狠无比,在战场上横冲直冲,几无敌手。宋子宁使出浑身解数,依旧拖不住面前那艘大公座舰,它切入主战场后,只用另一侧副炮,就打爆了三艘帝国战舰。

  战巡在漫天炮火中穿梭,必须避开大公座舰主炮所指,同时还要闪避其它敌人的炮火,以及到处都是流弹。即使宋子宁修成世间繁华,心思慎密,思虑如电,应付起来亦是尽了全力,只能勉强维持,实无扭转战局之力。

  眼看想要消灭两艘大公座舰还需要付出惨痛代价,而且以宋子宁对永夜议会的了解,这等位阶的大人物若死战不退,说明多半有所倚仗,黑暗种族的援军随时可能出现。帝国所谓主力舰队却还在后方,实力也远不及右相所率领的前锋舰队。

  右相的旗舰此刻浓烟滚滚,几乎遮蔽了整个舰体。虽然明火已经扑灭,可是损伤触目惊心,舰身上光是数米直径的大洞就有六七个。这艘战舰到目前为止还未爆炸,可说是不大不小的奇迹。但是看得出来它动力已经损坏,主炮被炸飞,副炮能用的也不多,失去了战斗力,只能以缓慢速度徐徐后退。

  打到这个份上,已经无人能说右相的不是。

  就在此刻,虚空的极远处突然亮起一点光芒。它初时只是相当于一颗微弱的星辰,但转眼间亮度就增加不少,并且有规律地闪烁着。那极具穿透力的明黄和淡紫色,是永夜舰队专用的传讯光。

  黑暗种族的援军到了!

  帝国尚在战斗的战舰上,几乎所有舰长都发出不甘的咆哮,或者一拳砸在指挥台上,或者踢飞旁边的座椅。

  功亏一篑,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只要再多半小时,不,哪怕二十分钟,就能击毁或者至少重创两艘大公座舰,永夜这支由两个大公级舰队合并,还有所增强的联合舰队,就等于是被消灭了。

  大好局面,其实来之不易。如若不是右相一马当先,拼死突击,一举打乱了永夜舰队的布署,帝国舰队还不会这么容易的占据绝对上风。可是眼下,随着永夜援军的到来,右相以性命冒险换来的战局,就要付诸东流。

  远方的光芒此刻更加清晰了,对方毫不隐匿行踪,明晃晃地显示出那是三个大公舰队合并而成的联合舰队,实力还在激战中的这支永夜舰队之上。

  然而帝国所谓的主力舰队,只相当于永夜援军的一半,就算他们能够及时赶到战场,也无力挽回局面。

  帝国舰队只有吐掉吞到喉咙处的大鱼,撤离战场。

  林帅的计划,从一开始就不顺利。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313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