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四 伤亡数字

章四十四 伤亡数字

  歌诗图见势头不对,接过话头道:“何必多说?现在我已在此,我们联手,你觉得还能从这里冲过去吗?”

  不知是否错觉,海密面具上人像的嘴角似是微微上弯,露出一抹冷笑。她淡淡地道:“原本只有三成把握,可是你出现得太慢了,那个魔裔蠢货已经被我三箭重创,实力能剩下七八成就不错了。我奇怪的是,那个蠢货没见过我,当年我和你可是曾经交过手的,你干嘛在旁边看那么久?还这么晚出手?”

  森的脸色立刻就有些变了。直到歌诗图自行现身前,他都不曾觉察旁边有人,显见歌诗图是着意隐匿踪迹。

  歌诗图怒道:“你那时不过是个小丫头,和现在怎能一样?”

  “一个小丫头,不也在你面前撑了好一阵?”

  歌诗图知道这种事情解释只会越描越黑,当下双手张开,指尖血色光芒闪动,喝道:“多说无益,打过就是!”

  然而他双手刚开,忽见海密手中长弓上又多出了一枝箭。此箭通体漆黑,似乎能吸尽一切的光。只有从周围环境变化的对比中,才能意识到有这枝箭存在。

  歌诗图头发根根倒竖,惊叫道:“第七箭!”

  叫声未落,黑箭已出!离弦的刹那,它已出现在歌诗图身后。

  歌诗图一声大叫,做出一个行动轨迹极为复杂的折向,狂飙而走,竟顾不上森和下方的数万大军巍巍关隘。

  森一时竟是呆了,完全没想到形势急转直下,竟会这样。

  海密摘下面具,露出一张几乎无法形容的脸。她看上去最多不过二十岁,过往的岁月丝毫没能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只是此刻这张绝美的脸十分苍白,说不清是在面具下藏得太久,还是受了什么伤。但是从她的眼角,两道正流下的血线,凄美之余,也说明她此刻的状况并不好。

  她转头望向森,道:“知道我为何会摘下面具?”

  森脸色凝重,再怎么想也知道绝不可能是什么浪漫理由。他一面全力戒备,一面问:“为何?”

  “我刚刚说,打过去原本只有三成把握,但是射伤你之后,就变成了六成把握。”

  森更加警惕,道:“然后呢?”

  “然后?我拼命的话,就变成了十成!”海密脸上笑容尽收,缓缓抽出另一枝箭。

  森大惊!

  哪怕明知道海密刚才射出的第七箭必定付出了相当代价,算起来她也就只剩下两箭,可是森完全不想去试这两箭威力究竟有多大。连歌诗图都一个照面就逃了,他也不想把自己的命搭在这里。

  “等一等!”森急忙举起双手,想要说点什么。

  可是海密哪里理他?长弓渐渐拉满。

  森眼见不妙,再不敢讨价还价,掉头就走。总算海密没有将那一箭真正射出来。

  歌诗图和森先后撤离,下方黑暗种族部队的士气可想而知。帝国先锋在这时恰到好处地停止攻击,于是永夜防线上顿时忙碌,守备部队梯次撤离。

  帝国这边也不干扰,更没有追击的意思。东路军当务之急的目标是完成会军,而不是杀伤黑暗军队。对面的部队建制完整,只是少了统帅,若贪这点人头军功,激起对方拼死之心,不知会被拖上多久。

  海密持弓而立,直到永夜部队撤得七七八八,方道:“过去吧。”然后回身飞入战舰。

  返回之前,她又戴上面具,再无人能看到喜怒哀乐。

  帝国东路军再度启程,滚滚通过了防线,沿着浮陆边缘地域一路疾进。

  而中路又是另一番景象。

  赵君度将麾下部队分成数波,交替突击,每战必定身先士卒,因此军中士气极盛,人人效死,一路势如破竹,直杀向白城。

  赵君度既然出战,帝国自是另有一番重视。卫国公亲自坐镇中路军,以为柱石。当道尔公爵现身时,卫国公自然出手接过,与之从地面直打到虚空。

  没有公爵级强者支援,永夜部队哪顶得住以赵阀私军为主力的帝国中路军突击,一道道防线都被击穿,整个浮陆中部区域被切割得支离破碎。要不是有迷雾森林这道天然屏障,黑暗种族的防线还不一定被冲成什么样。

  一系列突击战中,赵君度展现了以往被他强大个人武力所掩盖的另一面:在临阵指挥的才华上,他已经不比帝国一线名将差了。他对永夜防线的薄弱处有种近乎于直觉的敏锐,往往一击就能够令对方防线崩溃。

  另一方面,永夜战士此刻大都知道浮陆大势已去,人人在想着如何脱身,无心恋战,据守防御的决心也不坚定。

  然而也有几名谋士隐隐感觉赵君度这一次用兵已经称得上有些激进了,他督军出战丝毫不恤兵力,也不管周围态势如何,只是一味挥军直进,不做半点迂回和缓。

  好在后方不坠之城依旧是赵玄极主持大局,各类物资源源不断送来,优先补充中路大军。而赵君度兵锋过处,如摧枯拉朽,所向无敌,也让那些筹谋建言没有用武之地。另外还有两支自赵玄极、赵魏煌卫队中抽出的队伍,专门扫荡赵君度左右,以护翼侧翼。

  如此一来,浮陆中路几乎成了赵阀的天下,东路则是帝室为首,余下一众门阀世家,甚至包括青阳张氏在内,全部挤到了西路。

  这是颇为奇怪的格局,有心人反复揣摩着,却又把握不到什么。只是感觉,似乎帝室和赵阀的人太多了。

  虽然国战中,帝室和禁卫军向为先锋,但浮陆之战似乎还没到这个程度。况且皇家保留领地大多位于秦陆,而如今坐镇秦陆的长生王垂垂老矣,一旦帝国失一天王,永夜趁机进攻本土,仍要靠帝室支撑大局,在浮陆投入太多,本土那边有如何调剂?

  白城,短短一日功夫,整个城市就已面目全非,全城都看不到几座有点高度的建筑,所有明显目标都被永夜重炮彻底摧毁。

  城市彻底变成废墟,地面上铺满尸体,已经看不到地基和土壤。浓烟还在弥漫,火光却淡了很多,城里可烧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从进攻开始,罗密尔就近乎疯狂般将所有重炮炮弹全都砸到了城里。这种狂轰滥炸确实有效果,至少宋子宁精心准备的重炮群就被摧毁了大半。好在炮弹都打得差不多了,千夜和宋子宁也不觉得心疼。

  他们也顾不上心疼,炮击一结束,黑暗大军就攻了上来。一天时间里,罗密尔的军队发动了八次进攻。虽然都被打了回去,但整个城市每个角落,都是战斗过的痕迹。

  在一处房屋的废墟中,千夜靠墙站着,默默地抽着烟。这在此刻的战场上已经算是罕有的享受。

  宋子宁一身尘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往千夜面前地上一坐,嚷嚷道:“累死了!这些家伙哪来这么多的炮灰,他们不心痛吗?”

  “我们还有多少人?”

  “等等再说,先给我来支烟。我那点早就抽完了。”

  千夜在身上摸了摸,已经一支都没有了,就把抽剩的半截递给了他。宋子宁顾不上许多,接过来深深吸了一口,方才满足地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打仗就想抽烟……”

  抽完烟,宋子宁身周领域一闪而收,说:“我们大概还剩一万多人。但是一直没动用的预备队就只剩几百人了。他们的进攻太疯狂了,简直就不正常。”

  “只有一万了?”千夜知道伤亡必定惨重,可是听到具体数字后,仍有种未曾预料的沉重。

  宋子宁似乎思考的角度不一样,“等这仗打完,暗火大概就要破产了。”

  这一次,千夜和宋子宁整整从中立之地带来四万大军,除了近万人留守舰队待命外,余下的全都投进白城战场。仅仅一日功夫,整个部队死伤就已过半,可见战况惨烈。若在中立之地,无论是攻是防,战损到这个程度,军队基本上就崩溃了。

  在处处燃烧着战火的混战中,哪怕千夜和宋子宁也无力顾及那些普通佣兵,光是应对黑暗种族如同群蚁噬象般的爵位强者就已无暇他顾。

  可是想到一万多战士就在这样一块小小土地上战死,千夜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宋子宁知道他心中所想,拍拍他的肩,说:“别想那么多了,这是战争。我们这里死了一万多人,对面估计是我们三、四倍,还不算各种蜘蛛、座狼的仆兵。”

  永夜方最头疼的就是人族繁衍速度远超大部分黑暗种族,就比仆兵的繁殖速度慢一些,然而仆兵完全训练不成高级战士乃至爵位强者。人族虽然也只是部分能够觉醒黎明原力,但训练一下基本都能使用武器,这样一来在真正战士的层面上,人族个体战力相对较弱,代际补充速度却快多了。

  因此在战斗中,只要人族比黑暗种族的战士伤亡数量少,通常都是可以接受的。而白城防御战迄今为止,黑暗战士的伤亡数倍于佣兵,无论放到哪里,都可说战果辉煌。

  只是千夜皱着的眉,并未舒展。

  远方的战舰上,罗密尔看着眼前伤亡数字的战报,头顶似有阴云在缓缓堆积。许久之后,他方道:“也就是说,才打了一天,我们就损失了五万战士?”

  一名伯爵小心翼翼地道:“这里面还包含了失踪的数字。”

  “废物!!”啪的一声,那份战报砸到了伯爵脸上。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313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