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五 消耗战

章四十五 消耗战

  白城内,千夜的眼睛没闭上多久,就被隆隆的炮声惊醒。他站起身来,从半截断壁向外望去,看见一队血族剑士正如幽灵般无声而又迅速地冲了过来。

  千夜凝立不动,在血脉潜伏下,那队血族战士对近在咫尺的千夜视若无睹,直接贴着墙外冲了过去。等他们都过去了,千夜方才站直身体,取出幻之曼殊沙华,对准一名血族爵士的后脑,就是一枪轰出。然后再次隐匿无踪。

  血爵士一声惨叫,倒地不起,旋即抱住自己的头,痛得满地翻滚。血族战士立刻停步,部分戒备周围,部分则是想办法救助长官。血爵士是这队战士的首领,他伤得极重,却又不是没有生还希望,最后在无奈之下,血族战士分出大半人手,抬着血爵士退出战场,余下寥寥数人则变得小心谨慎,向白城深处搜索前进。

  而千夜看了一眼后续,身影就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站在数个街区外的废墟顶上,手中半截断矛用力掷出,将一头狼人男爵钉死在路面上。

  那头男爵还有两名扈从,他们刚想帮助主人,结果路边几具尸体中突然一齐站了起来,弹如雨下,将两名扈从打成筛子。几名佣兵随后分散跑开,又在另外地方躺下,继续扮演尸体。

  整个白城早已变成炼狱。

  任何阴暗角落都有可能射出子弹或匕首,每一具尸体都要判定是真是假。甚至就连砖石瓦堆也不能确认是否安全,随时都有可能从里面冲出几个佣兵,或者突然塌陷,变成陷阱。

  白城地下,原本早就被黑暗守军挖出许多坑道,以作备战和存储物资之用。宋子宁接手后,更是把地下拓成一个巨大迷宫,而且还是上下数层。仗打到这个时候,所有这些布置就显示出功用。

  黑暗种族在废墟战场上吃了几次亏后,也发现了地下秘密,然而却没有很好应对方法。他们曾经发现数个地下通道入口,可是只要进入,就都是有去无回。谁也不知道哪些是真正的通道,哪些只是引诱对手的死亡陷阱。

  整个城市,地上地下都是战场,双方彼此交错,危险可能来自四面八方。

  在整个废墟中,还有两个最危险的敌人,千夜和宋子宁。宋子宁的三千飘叶领域所造幻境如真如幻,往往在两队敌人间模拟出一个佣兵影像,就能令两队敌人自相残杀。而千夜,则是所有爵位强者的梦魇。在这片战场上,血脉潜伏令他看起来和普通佣兵无异。那些习惯使用感知的强者,即使看到了千夜,也会下意识地把他当成普通佣兵,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击杀又一名蛛魔子爵之后,千夜终于感觉到一丝疲累。不知不觉,已经连续战斗了一整天。算起来,这是第几次战斗了?就连他自己一时都有些想不清楚。十二还是十三次?

  天色昏暗,空中的月亮发着昏黄光芒,边缘处勾勒着一线血芒。浮陆上偶尔也会看到两轮月亮,方位和形状却和在大陆块上看到的有很大差异。战到酣时一抬头,额外有种身在异乡的感觉。

  远方响起几声悠长的汽笛,凄厉而孤凉。这是撤退的信号,黑暗种族战士有若退潮般向城外奔去,许多倒在来自背后的枪弹下。佣兵的韧性和嗜血被彻底激发出来,并没有因对方撤退就停止杀戮。

  千夜登上一座废墟顶层,眺望着整座白城。在他的视野中,代表着生物血肉的淡花光点明显稀疏很多。这意味着又有不少佣兵在这次战斗中变成尸体。虽然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潜藏在地道里,不过想来也不会很多了。

  他心有所感,一跃而起,落在另一个街区的废墟上。宋子宁正坐在石块上,不断喘着气。此刻的宋子宁面具已经不知去向,醒目的白袍也扔到不知哪里去了,仅有矛枪依旧在手,可也粘满血渍尘土,不复光亮。

  千夜在他身边坐下,叹了口气,说:“我们的人不多了。”

  宋子宁道:“他们死的可多多了。”

  “有不少人跟我们的时间也不短了。”

  宋子宁像是明白千夜的心情,“千夜,这样的战争,死人是很正常的。这是两大阵营的正面战场,别说死几万人,就是你我,甚至是更大的人物,在这战场上都是一枚小卒。哪怕被推到最前面,也是身不由已。”

  千夜长出了一口气,说:“有时候我真不明白,战争是为了什么?”

  “生存、资源,还有其它?哈,那不是我们现在应该思考的问题。先想办法活下去才是真的。”说到这里,宋子宁拍拍千夜,说:“你可是要踏平圣山的男人,怎么能这么无精打彩的,哈哈!”

  “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千夜忽然问。

  宋子宁沉默片刻,方道:“老祖宗闭死关的时候,我能感觉得到,她老人家是后悔了。后悔没有早下重手,清理家族。说起来,当年如果没有她最终作主,我可能也去不了黄泉训练营。”

  “是她决定的?”千夜有些吃惊。

  宋子宁从没有正面提过他是怎么进的黄泉,千夜一直以为宋子宁天赋测试被连续做手脚,说不定是当做家族弃子扔过去的,也就从没有细问。现在看来宋子宁受家族排挤是不假,背后也有老夫人借势运作的影子。

  “黄泉并不是坏事,想想永夜大陆上的人,想要拿命换这样的资源都没有门路。”宋子宁伸了个懒腰,“累死了,来,借靠一下。”

  千夜踢开一段焦黑的金属,和宋子宁背靠背坐着,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往事。黄泉,还有两人不曾相遇前的时光。

  这是一个必须挣扎求生,而不是单靠施舍就能活下来的年代。即使能够跪着生,也总有人宁愿站着死。

  回溯到一切的最初,永夜垃圾场,千夜的记忆深处不可避免地泛起一个片段。银发的男子微微俯身伸出手来,身周是尚未完全消散的青色光雨,那一刻恍若看到天人。

  远方的罗密尔则拿着长长的阵亡名单,脸色铁青,双眼更是红得如同会溢出血来。

  够资料上这份名单的,就只有爵位强者。正因如此,这份名单才长得让人胆战心寒。在场的一众强者不禁庆幸,还好自己不是名单上的一员。

  惟一神色不惊的,就是除了罗密尔之外惟一坐着的普拉特副公爵。他确实进了白城,又随着军令一起撤了出来。至于他在城中究竟干了什么,普通强者哪有可能知道?就是有人知道,也不敢说。

  罗密尔对此却是毫无办法,现在看着手上这份名单,终于体会到了普拉特当初撤退时的心情。他麾下部队中的爵位强者,至此已战死过半,就连侯爵都死了一位。这里面可是有他不少嫡系亲信。这一场战斗,已经将罗密尔的势力打残了。没有数十年,休想能够补上损失。

  此刻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罗密尔身上。罗密尔知道一众下属心中想着什么,无非就是希望他和普拉特一同进入白城,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压制千夜和宋子宁。说白了,就是到了双方主将决战的时候了。

  然而这个决定,却并不容易。

  罗密尔虽然很少打阵营战,但绝不会低估人族实力,他作为玛门氏族的实权人物,知道许多普拉特都不知道的机密。此刻心中想起的,就是那位曾经突入英灵殿的蛛魔大公。这位大公孤身突入,转眼间就重伤逃遁,连麾下舰队都顾不上,强行虚空横渡,后被支援舰队救援,这才得免一死。但是他至今都昏迷未醒,也就无人知道在英灵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罗密尔一直在思索那位能够瞬间重创大公的强者,究竟躲在哪里?他不惜代价反复试探,也没有试出那位强者的行踪。由始至终,白城内似乎就只有千夜和宋子宁两个真正强者。

  想到这里,罗密尔不禁恨恨地看了普拉特一眼。老蛛魔只当什么都没看见。

  罗密尔心中更恨,要不是普拉特给了他错误情报,他也不至于损失这么多战士。现在看来,白城内至少还有数千佣兵。也就是说,千夜在城中屯集了超过三万战士!

  把三万人放在白城这么小的地方,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了。而且人族的防御工事究竟是什么黑魔法技术?居然被重炮犁平后,还能用来打消耗战。

  看着远方的白城,罗密尔终于开口,问:“我们还有多少部队?”

  “大人,只有不到四万了。”

  罗密尔瞳孔微缩,片刻之后,方沉声道:“传令,全军出击!所有部落勇士,只要还能动的,都给我上前线。我的座舰,以及所有浮空舰全部后撤,退入虚空。”

  一众随从大惊,“大人,万万不可!”

  这是自断退路之举,显然罗密尔是打算破釜沉舟,一举击溃白城守军。问题是,罗密尔实际上断的是下面人的退路。以他实力,一看情势不妙,大可孤身飞入虚空,返回座舰。而其它没有能力进入虚空的伯爵子爵,就是留下来等死了。

  普拉特自是知道罗密尔打算,不过他的座舰也停在虚空,自然乐得如此安排。而其他人也不敢正面置疑罗密尔。

  定下出击任务,罗密尔转向普拉特,微笑道:“普拉特大人,有没有兴趣和我到白城一游?”

  普拉特起身,道:“那里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既然罗密尔大人有兴致,我当然要奉陪。”

  “很好!”罗密尔当先走出战舰,凝立空中。一众强者跟在他身后出舰,庞大的战舰便即转向,然后升空,消失在天际。

  白城中,千夜感觉好象才刚刚坐下没多久,空中就又响起重炮炮弹砸下呼啸声。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会去拦截炮弹了。原力越来越珍贵,打到现在,就连千夜的恢复速度,都没法完全补足消耗,其他人更不用说。反正黑暗种族炮弹也没剩多少,炮击稀稀拉拉,不过是做个样子,权当进攻信号了。

  千夜和宋子宁互望一眼,就准备各自分开。就在这时,千夜忽然心有所感,转头望向天空。

  夜天之上,两位永夜公爵的身影徐徐而来,威压毫不掩饰地放出,直似排山倒海!

  “决战了啊。”千夜心有所悟。

  宋子宁望向千夜,比了个手势。千夜想了一想,缓缓点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313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