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二 参商终不见 上

章五十二 参商终不见 上

  雷诺打破沉默,对议长微微颔首道:“之前浮陆战况不好,我看有弃守的意思了?”

  议长微微一笑,未做回答,抬手示意雷诺继续说下去。

  “既然现在把资源战转为血战,那么战果计算方式也该按照血战的规矩来。亲王不对大战场的战争输赢负责,只监看血战。”

  议长道:“确实应该如此。”他想了想,又道:“不过如大秦皇族海密公主那样的人物,虽然当年也曾是爱德华圣子他们的血战对象,可人族强者的成长比我们快得多,是不是需要做点区别?”

  雷诺淡淡道:“血战是我们历练年轻一代的传统,定好大致范围也就算了,难道还要专门挑实力不如他们的对手?”

  议长笑道:“你说的对,我想太多了。我接受你的观点。”

  夏司卡和阿米罗一起对雷诺点点头,表示同意他的提议。

  雷诺转向梅丹佐和哈布斯,手指在空中虚虚一点,升起一道鲜血领域。圆桌边的其他巨头均将目光从血族这边移开,以示礼貌,让血族自己进行内部商议。

  雷诺道:“哈布斯的战利品全部归他个人所有,其他参战氏族拿十分之一提成出来给斯伯克氏族,哈布斯还可以提一个要求作为额外补偿。”

  梅丹佐冷冷道:“不过打个血战,你还给他争取到了只监看……”

  雷诺直接了当地说:“你不想让霍华德拿好处,就把好处给哈布斯。”他转向哈布斯道:“你要什么补偿?”

  哈布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注视着梅丹佐,缓缓道:“费得恩的罗姆,我要他的鲜血之力。”要一名血族的鲜血之力,等于是要对方的命。

  梅丹佐勃然大怒,“哈布斯,他是大公爵!两年前,你也不过就是一个大公爵而已!”

  哈布斯蓝宝石般的眼睛冷寂得仿佛没有任何生机,“这种傀儡花点力气再造一个就是了。”

  雷诺微微扬眉,费得恩这个姓氏他毫无印象,估计是德库拉的附庸。这种氏族的族长通常只是副公爵,若出了大公爵,肯定会被雷诺的后裔作为大事列在给他报告上,而费得恩自己的排名也会飞跃,进入大君视野。

  要知道即使强如十二古老氏族,一旦鲜血印记黯淡而没人能再点亮的话,族长和长老们也就止步于大公爵了。

  费得恩出了大公爵却又秘而不宣,很大可能是血脉有问题,比如说,已经不能算是费得恩的子嗣,或者出了其他无法通过氏族血池认定的毛病。

  况且制造出一名大公爵可不若哈布斯说的那样轻描淡写,先不提需要何等海量资源,放眼整个血族也只有十二氏族的古老血池才有这个能力了。

  雷诺既然听出两人话中的潜台词,于是插话道:“哈布斯,理由?”

  不管那个大公爵是怎么来的,他已经是一个大公爵了,就算大君要处置他都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哈布斯淡淡道:“我在和人族的青阳王对阵时受了伤,直接吸收鲜血之力是最快的办法。”

  这个理由不太好对外说,也不太好明着做,但是在场两位大君都能心领神会。就是他们自己,在漫长的生涯里,在九死一生的险境时,也不是没有做过类似事情。

  “至于为什么是罗姆?其实他和人族还是魔裔交易,我并不感兴趣。可是每次都在他窥探过我的行踪后,我就在人族那边遇险,就让人很不高兴了。上一次,罗姆去了烽火大陆,接着我就在那边差点踩进大秦元帅林熙棠的陷阱。最近他去了大秦帝都,大秦的天王张伯谦看见我就冲我动手。嗯,还是梅丹佐陛下和克拉苏、洛萨两位陛下都在场的情况下。”

  梅丹佐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他张了张嘴想说话,又仿佛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样子。

  哈布斯的话,真要辩解起来,有一堆漏洞。不过大君们决定一件事情的时候,并不需要逻辑完美,雷诺显然就是这样。

  他点点头道:“可以,待会我就通知费得恩氏族派罗姆去你那里报到。”

  梅丹佐像是放弃再纠缠此事,阴恻恻地道:“哈布斯,你下手干净点,别让人跑了,事情闹出来可就不好了。”

  哈布斯对梅丹佐笑了笑,说:“知道了。”一双冷寂的眼睛中却没有丝毫笑意。

  这时雷诺缓缓道:“我会在血战结束后,再回去沉睡。”

  于是两人就都不说话了。

  既然达成一致,会议就此结束。

  议长和诸位巨头陆续离场,最后只剩下梅丹佐和雷诺两人。

  梅丹佐话中带气的道:“我亲爱的雷诺,你也太惯着小孩子了。”

  雷诺脸色一寒,柔和的表情变得冷硬起来,“亲爱的梅丹佐,我的老友,年轻的哈布斯现在拥有和我们相同的权柄,这是我的看法,应该也是莉莉丝陛下的态度吧?”

  梅丹佐挺了挺腰背,差点站起来拂袖而去,但终究还是没有动。“你倒大方,这小子将来说不定会是夜瞳的对手。”

  雷诺叹了口气,神色柔和下来,“我亲爱的老友,我们能坐在一起畅谈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所以即使你会不高兴,我还是要说说。你心里一直对哈布斯不以为然吧?否则怎会不去好好查一下他的真实年龄?”

  梅丹佐一愣。

  雷诺道:“后裔拿给我的资料上说他在二十多年后会进入中年期,但是你真不觉得有问题吗?哈布斯的年龄应该和帕斯氏族的爱德华差不多。”

  梅丹佐忽然脸色一白,旧伤竟在这时被扯动,喉头泛上来些许血腥气。他是想到了,莉莉丝可是见过哈布斯的,雷诺看得出来的事情,莉莉丝没道理看不出来,居然一点口风都不露。

  梅丹佐道:“你想说,他也是哪位的意识觉醒?”

  雷诺摇摇头,“不太像。唉,我们的种族传承在圣河中消失得太多了,就连你我的记忆不也同样失去了很多吗?不过,我亲爱的老友,有两件事你应该还记得。”

  “一是鲜血印记并不受上一个始祖力量上限的限制,况且火之冠冕是最黑暗的火焰,它的力量可不弱,当年萨麦尔是不愿意吞噬自己的同胞哥哥才一直停留在亲王位阶上。”

  “另外,即使现在所有的血族都不知道了,可是握着二代始祖权柄的你我不应该忘记,鲜血印记的排名并非恒定。说起来,我现在的氏族排名是第十。可是上一次排位竞技是多久之前的事情啦?一千年还是两千年?安度亚那时候还是个冲动的小伙子呢!”

  说到这里,雷诺低低笑起来。梅丹佐却没那个心思,脸色僵硬。

  雷诺站起来,拍拍梅丹佐的肩膀道:“我亲爱的老友,向力量表示敬意,并不丢人。哈布斯如果和爱德华年龄差不多,就意味着他会有整整一百年的活跃期。”

  最后这句话才是重点所在。梅丹佐像是被说服了,与雷诺一起从圆桌边消失。

  哈布斯却是一步一步走出殿堂大门的,接着不紧不慢地走下九十九级台阶。

  当踏上平地时,他忽然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胸膛,那里有一枚血琥珀,是世界上最坚硬的物质之一,也是血亲王毕生力量和精华所在。刚才血琥珀上裂开了一条毫微细缝,又在瞬间愈合,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他的本体就连痛感也没有。

  然而哈布斯却知道,他分离在远方的那滴源血,又一次与天机,或者用永夜世界的说法,与命运发生了碰撞。

  他一直想不明白,“林,能够看见命运的你,为何会如此藐视命运?”

  帝都。

  在张伯谦回到帝都的第五天午后,林熙棠恢复了活动能力。这时,宫廷内侍刚收走餐桌没多久,御医复诊的时间则还没到,整个天机阁都是静悄悄的。

  林熙棠从躺椅上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关节。虽然每天都有御医来为他按摩,防止肌肉萎缩,但是一个月没有正常行走,仍让他脚下有些虚浮。

  林熙棠一路走出天机阁,正如皓帝所说那样,并未受到任何阻碍。到了山脚下,再穿过前方五十米的缓冲带就走出禁区了,再向前去是一片受帝室供奉的天机士的聚居区。

  这时林熙棠看到缓冲带上赫然停着一辆厢式马车,没有任何标记,式样古朴优雅。驭者像是就在等候他,立在车边,恭敬地拉开门。

  林熙棠也不意外,走过去道:“去哪里?”

  驭者弯了弯腰,道:“小的奉命送大人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林熙棠笑笑,“青阳王府。”说着,坦然坐进车厢。

  驭者神色不动,小心地关好车门,跳上驾手座,就像为主人执行一次最普通的旅程。

  未央宫,小澜殿。

  皓帝主持的小朝会将近尾声。

  内阁两位民政长官在旁边的书案上挥笔疾书,整理刚才议定事项,并就一些细节拟出更完整的条款。昨天未央宫颁布一系列政令后,一整天都在处理军务,直到今天中午才有空隙把民政中的加急件排进来。

  几位门阀和世家的家主则趁这个机会,三五成群低声聊起一些比较轻松的话题,青阳王伟岸的身影矗立在小澜殿后窗口,像是被高大的木棉树吸引了目光。

  一道珠帘后,是皓帝平时写字的书案,现在他靠在桌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一卷书,偶尔动笔写下几个字。

  一名内侍半猫着腰从一道侧门闪身进来,在皓帝耳边说了句什么。

  皓帝点点头,于是内侍出去引了另一名内侍进来。

  那人声音压得极低地报道:“国公爷起来了……是,很好……去了,王府。”内侍有些尖利的声音被压低后就显得含糊,最后更是听不清楚王府前面那个是什么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388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