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五 援军

章五十五 援军

  黑暗种族疯狂的攻势带来极为沉重的压力,战损率也直线上升。许多人在冲出掩体的那一刻,就会变成尸体。

  一波波永夜战士如潮水般拍击着白城的防线,将之渐渐压缩到城市中心附近。

  还不到半天,白城防区就丢了一半,而黑暗种族的攻势依旧不见停止迹象。

  道尔站在旗舰船头,锐利的目光穿破硝烟和迷雾,落在战场上。突然,一整片区域的黑暗战士气息全部消失!

  道尔面颊抽动了一下,这还是开战以来他第一次动容。他的目光随即落在那片区域上,看到数以百计的狼人和血族精锐战士如同中了邪法一样僵在原地,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以道尔的眼力,自是看出这些战士在一瞬间失去了生机,所以才会出现僵立不动,片刻后方才倒下的现象。

  什么样的能力,才能在瞬间掠杀如此多的精锐?

  在渐次倒下的战士中,出现了一个身影。在永夜战士的尸体中央,他就那样站着。仿佛感觉到道尔关注的目光,他忽然抬头,迎上了道尔的目光。

  刹那之间,道尔视野中就只剩下一双深不见底的双瞳!

  道尔何等实力,心念一定,异相便即消失。但再望向战场时,那个人已然消失。道尔轻吐一口气,道:“那就是千夜吧?”

  他身边狼人亦不乏强者,同样有人看到了刚刚那一幕,便答道:“就是他。”

  道尔嘿的一声,听不出是喜是忧。他回头问:“若是在战场上相遇,你们有几分把握胜他?”

  一众狼人强者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当下就有一个性格暴躁的叫道:“没有把握难道就不打了?大人请让我出阵,我去和他拼了!”

  道尔看了他一眼,摇头道:“去干什么?送死吗?就是要送死也还不到时候。等着吧,一会有你拼命的机会。”

  那狼人胀/红了脸,可是又不敢造次,一时忍得十分难受。

  他已是嘉德伯爵,在狼人中算是进入真正的上层了。然而千夜虽然明面上的修为不高,但是实际战绩却太过变态。就连他自己,其实心里也很明白,一旦被千夜全力针对,恐怕落败身死就是瞬息间事。

  就在这时,无论狼人还是血族,真正有实力的强者全都色变,纷纷望向白城,就连道尔也回头,专注于战场。

  他们都感觉到,白城内爵位强者的气息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这说明有真正的人族强者出手,开始收割黑暗种族的中坚力量。

  蒂格脸色难看,重重地哼了一声,道:“狂妄!”

  此战以狼人和血族为主,有不少强者都是蒂格和道尔的族人。族中强者死伤惨重,将对整个部落和家族在永夜的地位造成眼中负面影响,所以蒂格才会如此愤怒。

  道尔脸色变了数变,最后还是忍住没有发作,而是喝道:“将所有预备队都投进去!”

  蒂格忍不住道:“这不是给他们送战绩吗?”

  道尔头也不回地说:“那就请蒂格大人现在入城参战,如何?”

  蒂格脸色红了又白,片刻后方咬牙,道:“就按照道尔大人的意思办!”说罢,他回头对身后一众血族强者喝道:“都看什么看!有什么事,回去议会上说!”

  道尔心知蒂格事后必会在永夜议会发难,但仍神色不动,只是不断催促着进攻。

  此刻白城已经硝烟漫天,到处都是战场,再也不分前线后方。对于永夜强者而言,现在才是恶梦的开始。千夜、赵君度和宋子宁均已出手,这就是三尊行走的杀神。从这一刻起,战场上没有任何一处是安全的,死亡时刻都在身边徘徊。

  作为黑暗大军中坚的爵位强者,在三人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见面即是瞬杀。在这种人族领军强者出战的时候,原本应该由军中真正强者,至少得是蒂格这种副公爵率麾下强者参战才是。可是现在永夜一方顶级强者们都站在旗舰上,没有丝毫动手迹象。

  道尔身后,几名强者都有些躁动不安。他们感觉前线战士的目光就象烧在自己身上一样,烫得难受。在这种时候,本该有强者挺身而出,可是他们却站在后方不动。

  蒂格的呼吸也有些粗重,他刚刚看到一个很有前途的后裔被千夜扭断了颈骨。这种伤势对生命力强悍的血族来说,还不会立刻致死,但若不及时救治,同样会没命。那名后裔倒地呻吟着,可是战场之上,哪有人能对他施以援手?

  道尔没有看战场,而是仰首望天。

  天空中再度传来隐约的轰鸣,一艘艘附带着厚重装甲的运输舰穿破云层,直扑战场。这些运输舰丝毫无惧空中的流弹炮火,径自在白城旁边强行降落,将一队队身着厚甲的战士投入战场。

  这些运输舰许多都带有弹痕,显然在外空已经经历过一场激战。不过出色的性能和厚重的装甲使它们成功抵达战场,且还有余力离开。虽然也有在起降过程中的爆炸的,但比起普通运输舰根本不可能在交战时靠近战场就要强得太多了。

  舰身上那交叉的染血双剑,令蒂格也为之沉默,并向道尔看了一眼,意味复杂。

  那是议会直属的部队,居然直接作为增援力量登场,难道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道尔在议会中有特殊关系,又或者狼人们要有什么大动作?

  疑惑之际,新增援的部队已经冲入白城!

  这些战士实力高出第一批部队,装备也远远好过普通的永夜精锐,他们刚刚登场,就给白城守军带来了更加惨重伤亡。

  两名佣兵正躲在废墟后射击,突然间胸口处突出两道剑锋!他们低头看着伤处,勉强伸手抓住剑锋时,整个人已经被挑起,甩到了街口当中。

  两名全身重甲的黑暗战士大步走出,他们右手长剑,左手原力枪,来到还在痛苦挣扎的佣兵身前,正要补上一枪,忽然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年轻人,手持长剑,信步走来。

  在这血与火交织的战场上,这个年轻人就如在自家庭院中一样从容,横飞的流弹和弹片好象都在远远地躲着他。他只走了一步,就到了两名重甲战士面前,手中长剑似乎动了动,随即转身远去。

  重甲战士呆立原处,连思维都停留在这一刻,随后庞大的身体轰然倒下。直到失去意识的最后时刻,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伤在何处,甚至有没有受伤。

  不过他们记住了这个年轻人,也想起了他的名字,赵君度。

  远处楼顶,千夜在瞄准镜的十字星中看到了这一幕,准星在赵君度的后心处稍稍停留。

  赵君度已有所感,头也不回,只是挥了挥手,算作示意。

  千夜微微一笑,准星挪动,套在了一个血族爵士的眉心。下一刻,这名血爵士的头颅突然爆开,无头的尸体还僵立着,不肯倒下。而千夜的目标,早就换成了一名狼人男爵。

  另一片战区中,宋子宁立在一座半塌小楼的二层,身边围着几名暗火军官,正在听他吩咐,准备重新布置防线。此刻宋子宁的战甲上已满是血渍和泥土,就连头发都烧焦了小半,左手手背上有一处醒目伤口。

  宋子宁随口吩咐, 底下军官们拼命地记着。七少对防线的简单调整,效果往往是立竿见影。好多次原本以为守不住的进攻,就这样在新防线前碰得头破血流,无功而返。

  说到一半,宋子宁忽然住口,向着赵君度的方向望了一眼,叹道:“这就开始出手了吗?”

  “七少,怎么回事?”底下军官一头雾水。

  宋子宁打起精神,说:“没什么。只不过接下来的战斗会比预想的还要艰苦,大家作好拼命的准备吧!”

  一名高壮军官粗声道:“要兄弟们拼命没什么,可是援军在哪里?”

  “不就在那里吗?”宋子宁指了指还在不断出现的运输舰。

  那军官一怔,道:“那不是永夜杂种的舰队吗?”

  “是的。”宋子宁很平静。

  军官想了想,就明白过来,失声道:“我们的援军不会来了?”

  宋子宁摇头,“过段时间,自然会来。”

  军官急道:“那还有什么用?!等他们赶到,兄弟们早都变成尸体了!”

  “还是会有些人来援的。”

  军官们这才是松了口气,没有人注意到宋子宁用词所指并非军队。就在这时,一枚重炮炮弹在小楼附近爆炸,硝烟还没散尽,前方街口就冲出一队重甲黑暗战士。

  高壮军官脸现杀气,道:“有没有援军以后再说,老子先去宰了这些家伙!”

  宋子宁拉住了他,提起银枪,道:“我也去。”

  众军官皆是变色,旋即脸现毅色。他们明白,宋子宁和千夜、赵君度不同,等到他也要亲自上阵厮杀时,已到最危急时刻。

  真正接战时候,军官才知道这些重甲战士的可怕。他们像是熟习合战之法,这在黑暗种族中并不多见,而且普遍本体力量超过标准强度,因此哪怕原力修为不是特别高,也有强烈威胁。

  PS:抱歉,最近私事比较多,到月底应可尘埃落定。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439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