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八 无用的突进

章五十八 无用的突进

  永夜中军,道尔和蒂格并肩肃立,望着不远处悍勇厮杀的白凹凸。此刻他们表面上都是毫发无损,丝毫没有受伤的迹象,然而蒂格的气息却是不可避免地有些衰弱,气焰也收敛了许多。

  两位公爵级强者身边没有多少随从,多少显得有些凄凉。他们手边得力的强者都派出去狙击白凹凸,却还是被她节节突进。

  道尔神色凝重,沉默不语。

  蒂格却是一声冷笑,道:“这女人真是蠢得可以,冲阵佯攻这出戏演成这样已经够了,再演下去可就过了。道尔大人,您还看得下去?不出手拦她一下,让她知难而退吗?”

  道尔平静地道:“我的伤不轻,能够站在这里让军心不变已是不易,出手的话恐怕只会弄巧成拙。不如……”

  不等道尔说完,蒂格便道:“也不需我们出手,谅她自己会知难而退。”话音未落,他突然咦了一声,意外发现白凹凸已杀入军阵中央。

  白城之内,宋子宁也是一脸愕然,赵君度则是哼了一声,脸色难看,而千夜已提着东岳冲了出去。

  到了这个时候,谁都看得出来,白凹凸并不是佯攻,而是真的要杀透军阵,冲入白城。虽然不知道她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不过也没法坐视她送死,必须出去接应。

  赵君度提剑而出,依如闲庭信步,比千夜只慢一线。宋子宁则是飞速下了一系列命令,然后一针兴奋强扎在自己手臂上,才提了一柄战枪出城。

    

  永夜军阵虽然后方混乱,但是正面刚撤下来不久的黑暗战士们的注意力还是在白城这边。一见千夜出现,所有人第一反应都是下意识地扣下扳机,竭尽所能地射击,就象原力弹不需要消耗一样。

  刹那间千夜面前就是一片弹幕。他身影一闪,已自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即置身于一众黑暗战士中央。随着无数血线闪现,身周数以百计的黑暗战士就僵在原地,如同坠入梦中。

  观战的蒂格呼吸不由自主粗重了几分。虚空闪烁加上生机掠夺实在太犀利,堪称群战无敌。虽然他早就听说过千夜在战场上无解的组合能力,可是此刻亲眼见到,还是难挡心中震撼。

  而赵君度原本跟在千夜身后,自然而然地让过了第一波弹幕。待千夜清空前沿阵地的杂兵,他突然加速,越过千夜,长剑化作一道青虹,在黑暗战士中穿梭,如入无物。每个被青虹擦过的战士,都变成了尸体。

  无论面前挡着的是杂兵炮灰还是男爵子爵,对赵君度来说都是一剑了事,突进速度之快,竟不比千夜多让。眨眼之间,他已深入永夜军阵。

  前方白凹凸吐气开声,随手一掌将面前的狼人伯爵拍进地里,几乎没身。那狼人伯爵也是强悍,只吐了几口血,居然没死。白凹凸大步从他头顶跨过,顺势一脚跺下,踏在他的肩上,立刻将半个肩膀踩塌。

  她举手投足都皆具极大威力,几乎是横冲直撞,杀到赵君度面前。

  赵君度手中长剑青芒闪动,将她身后飞扑过来的两名血族子爵斩杀,然后一把拉住白凹凸,随手一带,两人即刻飞起,向着白城而去。

  眼见到嘴的猎物就要飞走,一众黑暗种族强者哪肯甘休?他们蜂拥而来,明知道追不上,也要奋力去追。然而在他们面前,忽然出现了千夜,旋即是万千血线!

  第二次生机掠夺,瞬间清空了一片区域内的杂兵,只有子爵以上的强者才得以幸免,但也是个个摇摇晃晃,受创不轻。

  千夜满脸不正常的晕红,如醉酒一样。连续两次生机掠夺,以他的身体,也不大吃得消。不过他仍是坚持着在离得最近的两名子爵身上各补一剑,然后才返身退去。

  他刚后退一步,身影就隐没不见。这并不是虚空闪烁,而是堪堪奔到的宋子宁以领域隐藏了他。同时白城方向枪声大作,一片弹幕自空而落,将千夜与追兵隔开。

  至此,终于成功将白凹凸接入白城。

  永夜军阵中,蒂格脸色阴沉得如欲滴下水来,不说白凹凸成功穿透阵地对士气的打击,光是中坚力量爵位强者的惨重损失,已让他不知道该如何交待。

  道尔依旧镇定,蒂格看得暗自咬牙,不断暗骂。这场战斗狼人死得可也不少,怎么道尔就能这样若无其事。不过蒂格见识过了道尔的真实力量后,已经完全升不起与他做对的念头。

  道尔也没有闲着,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包括在内层包围圈外再布一道防线,方向却是对着后方。这样一道防线,目标显然是帝国援军。

  蒂格看得一怔,忍不住问:“帝国还会打过来?不是说能把他们阻截住吗?”

  道尔摇头,说:“大军或许过不来,少数强者还是可以渗透的。刚刚那不就是一个?”

  “那议会的命令……”

  “照常执行。”

  道尔声音平静,蒂格却是听得一颤,忙道:“道尔大人,我的伤势已经有些压不住了,接下来恐怕出不了多少力。”

  道尔淡淡地道:“蒂格大人,你中的那一击威力似乎比我挨的要小不少。另外我听说在中立之地有个叫狼王的,也是副公爵,连中了两击还是三击,都还能一路追杀。您也是副公爵,似乎不应该差到哪里去。”

  蒂格心下恼怒,只得道:“我们血族,体质上是不太如狼人的。”

  “是这样吗?那就最好。”道尔也不管蒂格脸色如何尴尬,望向白城,道:“就再给他们一刻钟的休息时间,等会继续进攻。”

  一进入白城,白凹凸气息骤降,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赵君度对此似是早有准备,递过去一支恢复药剂。她强行催发原力,硬冲军阵,消耗极大,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受了内伤。如果不是千夜、赵君度和宋子宁接应及时,她恐怕就算能够杀出军阵,也要脱力而死。

  白凹凸将恢复针扎在手臂上,脸上终于有了些血色,说:“谢谢。”

  “说实话,你能来我很意外,不过这种方式似乎并不怎么聪明。”赵君度这话已经算是说的很客气了。

  她道:“大军过不来,但我可以过来。我就是要让黑血杂种们知道,他们没法拦住我们。”

  “可是你这样做似乎也没有什么实际用处。”赵君度摇头。

  “我虽然受伤,但至少还有全力一击之力。就算是公爵,想要杀我,也得付出代价。”白凹凸的声音中透露着一贯的骄傲与自信。

  赵君度叹了口气,道:“这里已经明显是陷阱,你何必要来?”

  “我和你还有一场决战,你要是就这么死了,别人岂不是认为我占了便宜?我可不会让人说闲话,所以我来了。你我之约,就以在此杀敌多少论定,如何?”

  “好。”

  赵君度话音刚落,就听到空中响起阵阵尖啸,这是重炮轰击的开始,也是黑暗种族又一次进攻的讯号。

  白城如一座孤岛,城外是海潮一般的黑暗种族,一波又一波冲击着白城。现在白城的抵抗已经远不如开战伊始,转眼之间黑暗战士们就冲入城中,继续着绞肉机一般的战斗。

  千夜身边的战士越来越少,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倒下,永眠。周围的敌人却是越来越多,几乎随意挥剑横扫,就能斩杀几个永夜战士。此刻千夜心头警兆接二连三的出现,这是被强者暗中锁定的迹象,不知道是潜藏的狙击手,又或是躲在废墟中准备偷袭的杀手。

  东岳正变得越来越沉重,千夜身上渐渐开始刺痛,敌人也开始在他身上留下伤口。在嗜血号角的催促下,一个个黑暗战士象疯了一样,拼命向千夜攻击。那些隐藏在普通战士中的强者则变成了真正的威胁。

  在蚁附战术的攻击下,哪怕千夜的古老血族体质,也开始吃不消了。千夜自己都是如此,宋子宁又会怎样?

  这个念头在千夜脑中一闪而逝。他们三个各自负责一片区域,实际上互为倚靠,为对方守护着背后。如果千夜放弃自己的防区,那么整个防线立刻就会崩溃。不过现在白凹凸也在宋子宁的防区,以她实力,应该会减轻宋子宁不少负担。

  千夜压下心中担忧,专心杀敌,特别是优先击杀爵位强者,哪怕是为此受伤也在所不惜。此时此刻,他能作的就是给永夜放血,直到对手受不了为止。

  不止是白城,整个浮陆内外,处处都在激战。地面上,永夜强行投下大量部队,顽强阻击着三路指向白城的帝国大军。

  中路卫国公此刻须发凌乱,眼中全是血丝,亲自在阵前督战。一日一夜以来,他已连续强攻十余次,先后突破永夜九道防线,可是每次突破后,永夜都会在前方投下更多部队,布置新的防线,顽强阻击。

  东路,海密长公主指尖滴血,长弓握把上都浸透了鲜血。她背上箭壶空空如也,所有的箭都已离弦。

  她举目四顾,地面上双方大军正杀得难解难分,帝国军不断推进,而黑暗种族战士则悍不畏死,始终挡在帝国兵锋之前。空中却是另一番形势,在她周围,足足有七八名黑暗种族强者,气息或深沉,或晦涩,显然个个实力都非同凡响。

  海密望向不坠之城的方向,但是那边天际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她收回目光,在一众永夜强者身上扫过,忽然一笑,道:“原来,我才是真正的目标,是吗?”

  永夜强者中,有魔裔,有血族,有狼人,也有蛛魔,四大种族都到齐了,并且服饰统一,显然不是临时拼凑的普通联军。

  听到海密的话,居中一位血族老者道:“既然殿下都知道了,那就早些上路吧,我们也好早点回去和主人交待。”

  “你们的主人?”

  “殿下知道他的。”血族老者道。

  海密点头,缓道:“原来是故人,我说谁还能有这么深远的布局。不过……”

  “不过怎样?”

  海密缓缓从空的箭壶中抽出一根完全由原力凝成的光箭,淡道:“我承认低估了他,不过他也低估了我。就你们这些货色,也想杀我?”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500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