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五 最后一战 下

章六十五 最后一战 下

  哈布斯神色冷峻,面上没有丝毫表情,一双蓝宝石般的眼睛不知何时转为血色,宛若一条鲜血长河在翻腾咆哮。

  他定定看进魔皇眼中,这个举动已堪称无礼。魔皇不嗔不怒,深渊般的双瞳中甚至连一丝被冒犯的情绪都没有。

  哈布斯终是目光垂落,低下头去。

  蓦然周边空间爬上濛濛淡金,和漫天星辰的情况相似,细碎光点总有些黯淡微弱的感觉。那是因为在黑太阳的范围里所有领域都会受到压制,即使魔皇一直都收敛了威压。最后这抹犹如日落的颜色仍是扩展开来,诡异地将繁星也沾染上了一层昏晕。

  领域“黄昏国度”!

  哈布斯缓缓高举起右手,鲜血之力几乎在瞬间提升到接近巅峰,黑暗火焰缭绕着整条手臂,一寸一寸凝出他的著名武器,“永恒之枪”。

  哈布斯抬头望向林熙棠,“你的‘阡陌烟华’呢?”他们两人交手过不止一次,双方武器都已很熟悉。

  然而出现在林熙棠掌中的并非那把厚重的长管左轮,而是一柄矛枪。他单步后撤,枪锋斜指天空,摆出一记起手式。

  看到这个枪势,哈布斯微微一怔,道:“薪尽火传?这是宋阀的枪法?”

  林熙棠道:“天下武道,殊途同归。我只是觉得,这一式最适合此时而已。”

  哈布斯不再多问,他双眼中已经褪去所有感情,漠然得近乎死寂,惟有血气狂烈翻腾,一如即将脱枷而出的困龙。这是他的鲜血之力已经完全提升至巅峰的标志。

  须臾血气如潮,呼啸而聚,转眼间在虚空中凝成一团血色风暴。

  林熙棠首先一枪击出,空间好像定格了一瞬,随即犹如棱镜般,连人带枪分裂成了十多道身影,铺天盖地,一起向哈布斯袭去。

  哈布斯不闪不避,一枪正面击出。

  然而这次的“重影回廊”竟有一半并非虚像,转眼间哈布斯连中五、六记,最深的一道伤口也是最险,在前胸剖开的肌理间隐约可见血琥珀。

  这个世界最坚硬的物质之一,那枚血琥珀上,有一道刻痕。

  哈布斯面容没有丝毫改变,手中枪势稳定向前推去,仿佛什么都无法阻挡。

  淡金的枪芒如黄昏之光在血色风暴中滑行,所过之处,众生静默,直到自林熙棠身体中穿过。

  “武神之眠”!火之冠冕名闻永夜世界的终结技。自二十年前,哈布斯以此式一枪诛杀与自己同位阶的永夜大公爵之后,已多年未曾动用。

  全力一战,以最强一击为敌手送行,这是永夜强者所能表达的最高敬意。

  “黄昏国度”的淡金光芒瞬间席卷了每一颗繁星,“星极逸流”的领域开始崩解。深黑穹顶之上,星落如雪粉般簌簌而下。

  星光之点支离破碎,几乎微弱得看不清,然而在眼角依然能捕捉到极微淡的碎光。只是一转头,就隐没在视野中,让人怀疑是否曾经存在过。

  依稀仿佛,有人在耳边低语,“林熙棠,你不记得了啊。”魔皇苍茫的叹息像是从极久远处传来,“这是你我第二次见面。当初我不该放你活着离开的,以至于造成今天整个永夜的被动局面。”

  笼罩着这方虚空的黑日突然淡去,世界重新有了光。与此同时,星光大盛,这才看见天穹星坠直如无穷无尽,披满了发梢、衣襟、枪尖和伤口。

  魔皇抬起头,漫天星子扑落他极致完美的面颊,“哈布斯,我在圣山等你。”暗色弥漫,再次遮蔽了这位黑暗圣山的身形和容貌,随后他就从这方虚空中消失了。

  林熙棠持枪不动,面露微笑,双眼缓缓闭上。

  一点光芒在他枪尖出现,直飞天外,转眼间消失在虚空深处。

  宋阀的烽火传薪枪,在林熙棠手中才重现最高境界。只是薪尽火传,这一点希望微光,却不知落往何处。

    

  与此同时,浮陆战局以一种近乎崩裂的方式转变。

  首先是外空主力机动舰队突然消失,外空控制权再次落到帝国手中。随即数处重要战场上正在投入兵力的近地空战部队纷纷抽身,甚至有本该统帅战局的公爵级人物一并离去。

  鏖战多时的帝国大军顿时感到压力一松,至少面前战线上的黑潮有了边界,不再是无穷无尽。

  不久之后,各路军队开始陆续接到最新的战略情报。虽然仅凭一纸方案是没可能马上翻盘的,然而在各路统帅和大将们眼中,却如拨云见日,从胶着战局中划出了一条新的大道。

  白城是此刻大陆上最平静的所在。蒂格退走后,城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永夜一兵一卒。

  蒂格一回航空港就得知更多最新情况,阴云顿时笼罩心头。他还不能确定发生了什么变故,然而持剑者之后没有出现坐镇强者,主力舰队被抽调去执行不知名的任务,都给了他一种不祥预感。

  又等一个多小时,当他偶尔发现永夜被抽调的舰队是在离开浮陆,当即命令左近浮空艇基地中所有浮空艇全部起飞,把能带走的一切都装上,第一时间离开了浮陆。至于浮陆上其它部队怎么办,已经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或者说,不在蒂格的考虑范围内。

  只要白城还在,浮陆上其它永夜部队就到不了这个浮空艇基地。而永夜舰队离去后,帝国很快就会掌握全面制空权,到时候返航就会变得极为艰难。或许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蒂格非常坚决地离开。至于回去后会面对怎样的处罚,都是后话了。

  半日功夫里,浮陆地面战局翻转。一开始帝国还和永夜大军僵持了一段时间,很突然的对方就变攻为守。

  帝国军队在抓紧时间休整之余,不是不心生疑惑的,就算林帅谋略无双,这也太快了点吧?直到有一、两名热血莽撞的将军突入永夜大营,这才发现黑暗种族竟是在开始撤军了!

  然而这段回家的路并不好走。

  永夜高层的强者们不知是了解到些什么,还是依旧全然不知,都保持了沉默。只是拼命收拢队伍,努力摆脱帝国军队的衔尾追杀。撤走的方向不是永夜在浮陆上的那些要塞,而是各个浮空艇起降点。

  仿佛这场大战又回到了起点,永夜一方即将放弃浮陆。

  失去了白城附近的那个最大航空港之后,其他浮空艇起降点,根本没有那么多运力,舰种、地形、道路等等也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在许多地方,各个种族的氏族和部落甚至为了运输舰上的位置开始自相残杀。

  但是真正的死亡之旅是在虚空中,众多运输舰离开浮陆全程,都面对着帝国战舰的围剿猎杀。永夜方完全没有足够的战舰护航,更不用提外空接应。于是撤退过程,变成了一场屠杀。帝国禁卫舰队的每个战士,都把多日以来的憋屈彻底倾泄出来。

  整个浮陆的天空都在燃烧,时时刻刻都会有战舰燃烧着坠落。而每一艘运输舰坠毁,都可能意味着数以百计的黑暗战士阵亡。

  浮陆已经被永夜的大人物们放弃了,连同这些残余的部队,也不知道能有多少人最终活着返回家乡。

  白城中虽然只有寥寥数百残兵,可是有一个公爵级的千夜在,那就是不可撼动。整个浮陆都在燃烧的时候,仍然没有一支半支永夜军队撞到这里来。

  白城度过了第一个极为平静的半日时光。很多人还不习惯这种宁静,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跳起来。而更多的人则是坐着,半寐半醒,却无法真正入睡。对他们来说,活着好象是幻觉,死亡才是真实。

  白城里,尸体似乎比废墟还要多。许多碎石瓦砾下,可以扒出好几层尸体,层层叠叠。黑暗种族和人族战士的尸体混在一起,无分彼此。还活着的人大半都身带重伤,他们安静地享受着宁静,等待着随时可能会来的下一次进攻。只有少数人隐约感觉到千夜身上的变化。

  千夜坐在赵君度身边,一直坐着,不知在想着什么,抑或心中只是一片空白。

  宋子宁没有劝他,而是倒头大睡,将一切都抛到了一旁。他的气息时起时伏,不知在睡梦中经历着什么。

  白凹凸坐在千夜对面,同样动也不动,宛若一尊雕像。她双眼缠着白布,布上隐现血渍。

  该来的永夜强者始终没有出现,这一仗,或许算打赢了,只是到了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力气为胜利而欢喜了。

  白城中央,更是安静。这里是赵君度沉睡的地方,他的呼吸还在,心跳还在,还是保持着原本的姿势,靠墙坐着,享受着难得的阳光,虽然现在已是黄昏,阳光差不多消失了。

  无论千夜、白凹凸还是宋子宁,都不敢惊扰赵君度。哪怕战斗已经结束,可是他们身上还是感觉不到丝毫欢愉。

  他们都感觉得到,赵君度的呼吸在逐渐变缓,心跳也在变慢。这个过程十分缓慢,缓慢得令人忍不住会有种错觉,终点好像永远不会来临。

  其实答案早就在每个人心底,赵君度已经走了,在他用葬心轰出最后一枪的时候就走了。此刻所有的生命迹象都是假象。这是原力品阶和修为都达到极高境界时才有的现象,残余原力会自行维持生机运转,以期待奇迹。

  可是奇迹如果那么容易出现,也就不称为奇迹了。

  帝国历史上,修为惊天动地的强者为数不少,有强者生死战后依然谈笑风声,论道访友,直至数日后方才仙逝。但无论是谁,修为多高,最终都难逃不可避免的命运。

  赵君度虽然天资高绝,可毕竟还没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程度,如何能有这样的奇迹?

  安静坐着的千夜偶尔血核也会脉动加快少许。他一直在犹豫,想要给与赵君度初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567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