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 劝服手法

章七 劝服手法

  竜舰高悬在远古图腾战堡上空,并且极为嚣张地停留在战堡主炮的射程范围内。虽然要塞炮对于舰炮有天然的体型优势,然而竜舰侧舷那些密密麻麻的舰炮同样大得惊人,有许多一看就知道是巡洋舰规格的主炮。尤其是地竜口中那门庞然主炮更是让人胆寒。

  在天然的高度优势下,竜舰舰炮射程并不吃亏,甚至还要占优,绝大多数副炮都能够轰击远古图腾战堡,而战堡只有几座主塔的弩炮可以打到竜舰。

  而无论是谁,看到竜舰上一层淡淡的光幕,都不会认为是单纯的摆设,那明显是防御力场。

  远古图腾战堡的狼人们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这种被人欺负到头顶的滋味确实不好受,前一次的记忆还是狼王挑战张不周失败后的事。

  “我上去灭了他!”一个狼人狂战士暴躁起来。

  他身旁的祭祀用木杖在他背上一敲,立刻中断了他刚刚开始的变型,并且让他冷静下来。

  祭祀指了指竜舰,说:“你跳不上去。乱来的话丢的是大酋长的脸。”

  听到祭祀这样说,那名狼人才安静下来,恨恨地瞪着头顶的竜舰。

  千夜出现在英灵殿顶,然后一步步拾级而下,就如空中存在一道无形长阶。他人还在远处,恐怖气息已是自天而降,那种源自永夜古老传承的气息,是真正上位者的标志。

  远古图腾战堡中,许多年轻狼人都在栗栗发抖,甚至一些以凶悍闻名的也是如此。这是来自血脉本能的恐惧,非寻常意志所能对抗。

  几名老得快走不动路的狼人祭祀神色复杂,他们实力或许不是很强,但因为年纪的缘故见识却是不少。看到千夜的姿态,感受到千夜的气息,他们就多少明白了。

  千夜所展示的,是基于最纯正黑暗原力的气息,就血脉本身而言,在永夜议会中也是最高贵的阶层。而狼王的血脉就要杂得多,上升潜力空间和千夜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当千夜落入远古图腾战堡时,这几名老祭祀都上来拜见,礼数极为恭敬。

  千夜点了点头,淡道:“你们这是敬黑暗本源。狼王在哪里?”

  “大酋长说,请您到了就去见他。”老祭祀没有照搬狼王的原话,但也没有太过示弱。向绝对的力量低头是一回事,就此匍匐如泥却是另外一回事。

  千夜一声冷笑,说:“好,我这就过去。”

  “这边请!”部落大祭祀亲自在前引路,带着千夜走入远古图腾战堡主楼。

  大厅中除了狼王之外,空无一人。他站在狭长的落地窗前,看着远方的险峰和东海。

  等千夜走进,狼王霍地转身,喝道:“你还敢来?就不怕我在这里就地干掉你吗?”

  千夜淡道:“这里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上次你都没有干掉我,这一次就更不要想了。”

  狼王盯着千夜,从鼻孔中喷出一团热气,哼道:“看来你对自己逃跑的信心越来越足了。”

  “现在我就是不逃,你也不见得杀得了我。最好的结果,就是同归于尽罢。”

  狼王双眼微眯,忽然伸出大手,当胸向千夜抓去!

  千夜不闪不避,反手相迎,与狼王的手握在一起,随即发力。

  一声惊雷乍响,整个远古图腾战堡的主楼都在颤动,碎石灰泥纷纷洒落。主楼顶部的高塔发出一声呻吟,倾斜了少许。

  属于古老血族荣耀侯爵与狼人副公爵的力量,毫无花假地正面对拼!

  狼王闷哼一声,大步后退,连退了五六步方才停下。而千夜也是不住后退。狼王双眼紧盯着千夜,看到他比自己多退了一步,双瞳紧缩,缩成了一道细线。

  千夜的血气可是比狼王整整低了一个位阶,公爵和侯爵之间的差距,也要比大位阶之内的差距要大得多。但是在正面力量的对拼中,千夜居然仅仅是稍逊,差距微不足道,这实是令人震惊。

  虽然千夜还是比狼王多退了一步,可血族原本就在纯力量和爆发力上逊于狼人,这并不能说明什么。而血族在速度、敏捷方面并不亚于狼人,顶级天赋能力则是远远超过狼人。

  在鲜血长河中,每一个点燃的印记都意味着一种极为恐怖的天赋能力。而相当的能力,在狼人中只有不超过三种。也就是说,在顶级能力方面,哪怕血族已经衰落了,也足以碾压狼人。

  身为曾经的敌人,狼王对千夜其实非常了解,至少原初之枪的可怕他就有过切身体会。而虚空闪烁无论突击、偷袭还是跑路,也都是无上之选。拥有一身顶级能力的千夜,如今在正面力量对决上比他都只是稍逊,一旦生死决战,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千夜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牙齿,道:“看来同归于尽,还真是最好的结果。”

  狼王胸膛起伏,呼吸粗重。他盯着千夜,逐渐平复了心情,道:“这里可是我的主场,有专门对付血族的布置。在这里动手的话,你的结果不会很好。”

  千夜环视大厅,随意地踢开一块落在脚边的碎石,说:“针对血族的布置?这可不是小手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布置应该是用来对付鲜血王座的吧?你是怕他来参观远古图腾战堡吗?”

  狼王眼中凶光一闪,不过压抑着没有发作。把对付血族的设施布置在自己老巢,要说不是害怕鲜血王座,谁也不信。

  千夜注意到,狼王似乎是有话要说,不过却最终没有出口。他想了想,忽然若有所觉,道:“你所说的布置,不管是什么,想要对付拥有破碎流年的鲜血王座,恐怕都不太可能。最好的结果,应该只是重伤他,但等他养好伤,再度回归呢?而且,这也不象是你的风格,确切点说,也不是狼人传统的风格。”

  既然被千夜说中,再否认似乎也没什么意思,狼王吐了口气,道:“这确实不是我布置的。”

  “不是你,那就是张不周了。他是打算用你这里作诱饵,为鲜血王座布置一个陷阱,是吧?那么,你也是诱饵的一部分?”

  狼王没有说话,来了个默认。

  千夜淡道:“鲜血王座不是傻瓜,就算不知道这里有布置,也不会贸然身入险地,除非有绝对把握。这里的布置,不一定哪年能够用得上,甚至可能永远都用不上。张不周这是在害怕,他害怕鲜血王座。”

  狼王叹了口气,说:“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敢说这种话的人。”

  “我也不是第一次说了。”

  狼王目光闪烁,道:“按你刚刚的说法,你敢孤身来见我,也是有把握脱身?”

  千夜笑笑不答。

  狼王想了想,眼中凶光渐隐,说:“以你那跨越空间移动的能力,我是拿你没办法,除非用强力手段牵制。不过,现在就算正面对决,你也不差,我确实留不下你了。”

  千夜平静地道:“我也不一定要逃。”

  狼王瞳孔一缩,“你还有帮手?如果是宋子宁或是那个女孩……不对,不可能是他们,他们不可能有你这样的进步速度,这种速度只会在血脉觉醒的圣血种族身上出现。那么,英灵殿里的是卡萝尔!”

  “聪明。”

  狼王默然不语,不断思索。

  卡萝尔自身就十分强大,霜雷神庙可不只她一位神将,在她身后,还有一个更强的弟弟。那一位,就是狼王也没有胜他的把握。

  霜雷神庙加上现在的千夜,实力已足以正面压倒狼王。就算有远古图腾战堡,也不是能够随意移动的英灵殿对手。

  想到这里,狼王露出苦笑,“你说了这么多,应该是想来谈谈的。那要谈什么,直接说吧。”

  千夜道:“好!我很快就将率领暗火主力前往墉陆,南青城相对空虚,听潮我也没时间接管。不过南青城内工坊生意不能放弃,所以在我离开这段时间,希望你不要打暗火的主意。如果有其它人想要打主意,那就帮我劝劝他们。”

  “劝?”

  “你狼王劝服别人的手段不是挺多吗?”

  “可是最有效的从来只有一种。”

  “哪种有效就用哪种。”

  狼王道:“如果实在劝不下来呢?”

  千夜淡道:“我现在不是一个仁慈的人。等我回来,不管是谁,伸手的剁手,伸脚的砍脚。如果还是不行,那就斩尽杀绝,全族拔起!”

  狼王说:“我知道了。如果有人伸手,那后面多半是有张不周的。”

  千夜道:“那也劝劝他。等我回来时候,肯定有足以对付张不周的手段。就算不能拿他怎么样,除他以外,一个人他也别想保下来。哪怕是老婆孩子也不行。”

  狼王眼神一凝,问:“你还有这种手段?”

  “如果没有,他怎么会把听潮城主让给我?”

  狼王凝思片刻,道:“但这样一来,我就等同于叛了张不周,投到你这一边了。”

  “你早就想叛了吧?”

  “这话说的,我狼王岂是那种人?”狼王哈哈一笑,又道:“这不是一直都没好机会吗?”

  千夜也是一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我可什么都没答应。”

  “也没要你答应,只是让你知道,我迟早会回来,还有回来之后会做什么而已。”

  狼王耸肩,“说不定有人心存侥幸,觉得情况不妙还可以跑。”

  千夜森然道:“在我面前,败就是死,还有人想跑?”

  狼王心中一凛,这才想起虚空闪烁不光是逃跑绝技,用来追杀拦截也是无上神技。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646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