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 最佳人选

章九 最佳人选

  千夜的庞大舰队驶出中立之地,在虚空中调整方向,朝着远离太阳的世界下层飞去。

  英灵殿居中,为首的是帝国新锐战巡,护卫舰分散周围警戒,高速运输船则是紧跟着英灵殿。远远看过去,英灵殿背脊上片片动力帆扬起,帆面微微波动,就如真正的虚空巨兽,缓缓游动着。

  如果把这支舰队比作鱼群,那么英灵殿就是一头巨鲸,战巡则是小鲨鱼,至于其它的,无论大小,统统可以归入杂鱼一列。其实区区两千人的部队,英灵殿完全装得下,甚至两万人也能轻松容纳。只是这支部队刚刚组建,里面有不少千夜并不熟悉的人,也就不想让他们知道太多英灵殿的内部情报。

  舰队在虚空中行驶数日,前方隐隐出现一片大陆的轮廓。

  千夜站在指挥室里,正对着墙面上挂着的一张墉陆巨幅地图,上面密密麻麻布满标记,看地图一角的注释,这份地图是去年十二月刚完成的最新版本。此外地图上还有个醒目的骷髅头警示标志,这是帝国军部绝密资料的标识,私自持有者斩。

  地图自然还是军用的最佳,准确度和完整性绝非黑市渠道上流通的可比,这份墉陆地图,是宋子宁通过关系从帝国军部弄出来的,随着那批军需补给一起运到了中立之地。此类绝密资料,以宋子宁现在的地位手段,搞到也不是很难。

  千夜在地图上一点一点的细看,好不容易才找到郑国的位置,然后又以郑国为中心,向周围一圈一圈地检索过去。

  如果从外空俯瞰,墉陆就如一片巨大枫叶,上部分成三片,底部则是一根细而短的叶柄。在墉陆周围,还有无数细小浮岛,都是墉陆形成时所余下的残块。浮岛绝大多数都是无人岛,只有少数离主陆块近的,被纳入墉陆的保护层,才能够居住。

  郑国就位于枫叶一处叶片的尖端,除了主陆上一片领土,陆外还有数以百计小岛,其中十多个是有人居住的浮岛。郑国的资料要格外详细些,看来宋子宁也是下了不少功夫。不过地图本身涵盖的信息就有限,还需要进一步的了解。

  仅仅从位置上看,郑国是个不错的踏板。它的大小相当于帝国三个行省,另外所有外岛加在一起也有一个行省大小。

  就面积来说,也算不小了,赵阀目前也不过是两省之地,正在努力经营第三个行省。即使下层大陆和中层大陆仍有区别,但能够打下这么大一份基业,郑国先人可见神勇。

  在整个墉陆而言,郑国算是中等势力,不大也不小。它偏居一隅,很难向腹地扩张,但同样接壤的势力也少,免去比邻皆敌的局面,也相对安全。

  墉陆各族混居,最大的势力是名为吞格帝国的国家,位于大陆中部。这个国家内部由大大小小的部落组成,除了皇帝之外,长者议会也握有相当大的权利。

  千夜对吞格帝国有了些兴趣,以他的经验,构成帝国的几个大部落应该都是狼人部落,也就是说,在狼人自己的主陆块之外,他们在墉陆上也是占据了主导地位。

  千夜手抚下巴,自语道:“一个狼人统治的大陆?有点意思!”

  千年以来,狼人在黑暗种族中日渐势微,大秦帝国内部对此早有深入研究,并且得出结论。狼人原始的战斗方式和天赋能力,并不能令他们在面对魔裔或血族时占据优势,同时他们固执的天性又在接受新事物上显得十分迟钝。失去圣山后,也即是说没有了一个绝对权威之后,这个弱点被放大。

  时至今日,想要回归最古老传统的先祖派依旧在狼人中有极大的影响力,甚至群峰之巅对此也无能为力。

  狼人习惯于部落制,哪怕是形成国度,其实也是一群部落凑成,基本是一盘散沙。就国家动员力而言,狼人和血族魔裔根本就不在一个层级上。

  部落制度的落后,在大秦学过点正统历史学课程的人都很清楚。血族十二古老氏族近年来也多有变革,可狼人还在坚持最古老的那一套。

  在这种情况下,狼人都能占据墉陆的主导权,就很有意思了。

  千夜开始思索,有什么资源或是环境是对狼人特别有用,而对其它种族来说形同鸡肋的。也许墉陆上就有着对狼人来说特别重要的东西,这样才能解释他们跑到墉陆还深深扎下根来的原因。

  正思索之际,指挥室房门敲响,一名侍从走进,说:“千夜大人,先期派出去的联络员已经回来了,就在外面等您。您看什么时候有空见?”

  “已经回来了?很好,带他去会议室,我马上就到。”千夜吩咐完,又看了眼地图,才向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内坐着数人,其中一个灰头发的年轻人,明显局促不安,外加走神。看到千夜进来,他还呆呆坐着,直到旁边人用力捅了捅他,他才反应过来,急忙起身行礼,道:“晚辈南若怀,见过千夜前辈!”

  千夜顿时有些哭笑不得,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叫前辈。他摸摸自己面颊,触手如玉,温润滑腻,没有一点胡须,为什么会被人看得如此之老?

  旁边人又使劲捅了捅南若怀,附耳说了几句,他啊的一声,才省悟过来,满脸胀得通红,一礼到地,道:“对不起,千夜大人,我刚刚实在是心急如焚,口不择言,望千夜大人不要怪罪,我……我真的是……”

  南若怀说着说着,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往地上一扑,竟然要跪下。

  千夜哭笑不得,原力一动,就把南若怀提了起来,微笑道:“不要紧张,有什么话好好说。”

  南若怀这才稍稍镇定,回到原位坐下,低头不语,双手紧紧抓着衣襟。他现在也意识到,方才表现实在糟糕,然而要怎样才能弥补一二,却又是一片茫然,只能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千夜心里不由摇了摇头,他在大秦接触到的年轻贵族,哪怕宋阀宋子齐之流,端起姿态的时候也是大家风度,从未见过南若怀这个样子的。

  他放柔声音,道:“现在好好说罢,你是谁,来见我是为了什么?”

  “我……家父是郑王,按年纪叙,我排第三十一位,下面还有九个弟弟。不过,我是庶出……”南若怀越说到后来,声音越低。

  千夜看看陪着南若怀一起来的情报主官,眼中满是赞许。

  这南若怀天资还行,修为也不低,可是性格懦弱,明显也没什么见识阅历,最关键还是庶出。郑国朝堂制度基本是照抄大秦,关于王位继承更是重中之重。

  在大秦的继承制度中,帝室所谓庶出指的是妃位以下女人所生孩子,除非他们的母亲日后被封为妃,否则原则上是没有资格继承大统的。

  而后宫的名位其实和前朝也没什么区别,无非是家族实力或者个人实力,若两者都没有,又如何能让人口服心服?皓帝当年继位前后引起无数非议,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在于此,这还是肃帝生前禅位、临朝听政的结果。即位之后,皓帝也蛰伏多年,直到近日才彻底收拢所有朝政。

  越是小国,越是看重制度。这南若怀如此懦弱,想来是多年以来被欺负得狠了。

  他母族没有势力,自己也没主见,但毕竟是郑王血脉,天资也算不错,成就战将不是问题,无须担心短命。对千夜来说,这南若怀实是最佳人选,真难为情报部门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样条件的对象。

  千夜和南若怀又聊了几句,问了问他家中母族的情况,就让他先退下去,然后望向情报官。

  情报官三十出头年纪,相貌平平无奇,一双狭长的小眼睛,嘴唇也薄薄的,属于放在人群中就会被忽略的那种人。

  千夜看着他,双瞳泛起蓝色,瞳孔中清晰映出情报官的身影。情报官脸色瞬间大变,全身绷紧,旋即缓缓放松。

  千夜点了点头,眼中蓝意敛去,道:“修为不错,前途也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宋伦,自幼父母双亡,以前帮七少办事,后来得七少赐姓宋。前段时间随子宁少爷到的中立之地,开始为暗火办事。”

  千夜点头,能得宋子宁赐姓,说明宋伦是真正的心腹了。而且这人确实才干出众。

  “南若怀这件事,办得不错,也难为你这么短时间就找出这个人来。他是怎么同意过来见我的?”

  宋伦道:“这事容易。象这种没经历过风雨的公子哥,使点小小手段,也就从了。”

  宋伦详细叙述一遍过程。其实他是带了人,在南若怀出去打猎散心时,直接把人拿下。南若怀确实丝毫不受重视,打猎就只有一个随从在旁,还是自小就养大的。此次郑王重病,诸子争位的风波,也丝毫没有波及到他。既没有王子来迫害他,也没有大臣投靠,甚至连一点试探都没有。南若怀完全就是被忽略的状态。

  宋伦稍一恐吓,南若怀就满口答应,引兵入郑这件事的后果,他考虑了也没有用。至于来见千夜,南若怀也没半点异议,并且自嘲地说:“我就是打猎一去不归,也不会有人记挂或追究的。出来几天算什么?”

  千夜听了,不禁笑道:“这小家伙想得还挺明白的。”

  宋伦道:“由不得他想不明白。不明白的话就换人,郑王别的不行,孩子还是挺多的,总有人可以。就算王子不行,公主也有不少,再退一步,驸马们也可以。”

  “说的也是。”千夜点头,思索片刻,道:“那你就先跟着南若怀,教教他怎么做事。如果他真成了郑王,总不能把个好好的郑国给搞垮了。”

  宋伦有些惊讶,问:“您不打算取郑国土地?”

  千夜道:“取一部分,够用即可。墉陆这么大,何必局促在这个角落?”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662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