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三 转战

章十三 转战

  在千夜眼中,辽城不算好也不算差。看了一会,便道:“辽城目前属于谁?”

  南若怀恭敬地回答,“辽城城主,正是二哥的外公,也是二哥最大的助力。”

  他这话说得看似平平,千夜却像是听出什么,转头问道:“你和你二哥有仇?”

  “亲兄弟,还不到仇深似海的程度。”南若怀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我最喜欢的人,就是死在二哥的府里!”

  千夜点了点头,道:“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南若怀扑通一声跪下,沉声道:“您将来只需要把他交给我,我这一条命,就永远是您的。”

  千夜淡淡地道:“难道现在不是我的?”

  南若怀伏首道:“我自认还有些小小才华,过去二十多年并不曾虚度。我知道您扶我的意思。可若我归心,自会让郑国越来越繁荣,让您不必再为这块小地方操心。这和在王位上摆个傀儡,还是有所不同的。”

  千夜注视着南若怀的灰发和后颈,有一会儿没说话。他此刻心中并无波动,却有些许感慨。

  南若怀也不抬头,但那姿态比他以往在千夜面前的数次应对都要镇定沉稳。半晌,只听千夜笑了笑,“郑国还小?”

  南若怀心中提到这时的一口气,方才舒缓下来,“对我等是天是地,在您眼中,不过是一隅罢了。以您这等人物, 不要说郑国,就是墉陆,也不过是块大点的跳板。”

  千夜失笑,“你倒是对我有信心。”

  “实是我等从来没有见过您这样的人物,就连听都没听说过。”

  千夜起身,走到窗前,看着远方视线尽头的虚空,说:“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吗?”

  南若怀欲言又止,然后老老实实地道:“说实话,不知道。”

  千夜叹了口气,说:“我其实也没什么大目标,走一步看一步吧。”

  南若怀怔了怔,实是不信的,只道自己还不足以让千夜吐露机密,也就不多口追问。

  他并不知道,千夜自己确实没有什么野心,想要做的,除了照顾兄弟,也就是送一个人上圣山而已。

  旭东浮岛全境既已平定,接下来就是占领和备战。千夜封锁了整个浮岛外空,所有浮空艇只许进不许出。一日时间,暗火后续的一万大军悉数到达,将各地的精锐部队替换下来。与此同时,远境城开始大规模修建防御工事,强化炮塔。

  这座浮岛被千夜当作进军墉陆的第一块跳板与前进基地,因此格外重视。第一批部队抵达后,千夜就命人传讯回去,令暗火即刻准备几艘工程浮空艇,并且招募工匠,前来旭东。

  数日之后,等浮岛各驻防部队已经到位,千夜就率领军团启程,飞往辽城。

  一万大军到达浮岛,跟着千夜离开的就只有四千了。浮岛面积不算小最基本的驻防需求已超过一万兵员,六千人实在是不能再少了。若是再减少,连佣兵将军们都不干了。

  辽城大约有十五万人,也算是一个大城市。此地依河而建,交通便利,城外就有黑石矿,为整个城市的工坊都提供了源源不绝的能源。当千夜抵达时,从远方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城市,而是城市上空那一道道灰黑色的烟柱。

  滚滚浓烟背后,是流淌的金币。辽城有现成工坊,更重要的是有大批熟练工匠,只要稍加培训,就可以用在帝国的工坊体系里。原本郑国就是处处学大秦,工坊体系也是类似,只不过相当于帝国五十年前的水准而已。

  当舰队接近辽城上空时,整个城市都响起刺耳的警报声,甚至身在战巡中的千夜都听得清清楚楚。他走上甲板,向下方望去,只见城市中央一座钢铁高塔上打开了数个气门,滚滚蒸汽喷射而出,发出刺耳尖啸。

  动力塔和蒸汽警笛?

  千夜有些意外,这座城市的配制格外的高。那座动力塔虽然是老旧型号,可再旧也是动力塔,中立之地许多城市根本连一座都没有。而且这座动力塔旧是旧了点,规格却够大够高,动力输出肯定澎湃汹涌。

  也就是说,城内可能会有大威力动力炮塔?

  千夜目光一凝,耳中已经捕捉到一种奇异的尖锐啸音。远处一座深色高塔顶部打开,喷出一根粗大弩箭,在空中划出弧线,向战巡射来。

  若非这是来自敌方的攻击,千夜都要称赞这一箭发射时机抓得准了。此刻战巡速度已经降下来,来不及瞬间提速,况且庞大战巡再怎么样也跑不过射程内的追踪弩炮。

  一声轰鸣,整个战巡都震颤了一下,幅度之大令千夜有点吃惊。这发弩炮的威力竟是比他预估的还要再大些。

  千夜身形一闪,出现在战巡船头。只见那发弩箭钉在战巡的外壳上,没入一半。

  舰长终究是久战老手,见势不妙,来不及火力拦截更来不及退出射程,就立即微调舰身。战巡这个部位是装甲最厚的地方,弩炮并没能击穿外装甲。

  千夜持东岳上前,一剑将弩箭露在外面的部分切断,看到里面是实心。如果这发是帝国新锐战舰配置的追踪爆裂弩,那么爆炸起来,完全有可能将战巡船头的装甲全部掀飞。

  然而战巡挡得住,其它战舰可挡不住!

  千夜目光一凝,就在这时又有三座炮塔升起,顶端打开,各自射出一根追踪巨弩!

  三根巨弩一发射向护卫舰,一发射向战巡,另外一发则是直奔后方。

  千夜不及细想,身影闪烁,已出现在护卫舰旁,东岳如电,连斩六剑,一记定八方,将射来的巨弩斩成数段。战巡又是巨震,再次被巨弩射中。好在这一发同样钉在装甲厚实的部位,依然没有洞穿装甲。

  千夜一回头,神色微变,最后一发巨弩的目标是舰队后方的运兵船!那艘运输船当然也逃不过射程,巨弩拦腰击入,随即从船顶穿出,飞上千米高空,这才力尽,掉头坠落。

  运输船船体中央出现一个巨大缺口,随即从缺口中喷出火焰,还有数个人影坠落。运输船上警声大作,随后冲向地面。

  眼看就要船毁人亡,运输船一侧舱门突然崩开,显然是被强行从里面弄开的,大量蒸汽喷出。船体随即开始旋转,借着飞旋之力不断从里面甩出一个个佣兵。

  千夜这才松了口气。

  运输船的这个应对是此刻最佳选择,其上载的都是精锐佣兵,不乏原力修为五六级甚至更高的军官。他们从几百米高空落下,不是运气太差,大多都可以只伤不死。反而是燃烧的运输船就是一具烈焰钢铁的大棺材,留在里面只有死路一条。

  把船员和佣兵甩出去,还可以避开飞船落地后的爆炸范围,船长的急智实在不错。惟一的不好,就是一些佣兵可能被甩到城市中心,那里可是遍地敌人。

  但是只要让佣兵踏上实地,千夜就不担心他们的战斗力。很难找出比佣兵更适合城市巷战的职业了。

  接下来就到了暗火反击的时刻。

  即使大秦主城的大威力炮塔射速都不可能很快,辽城这四座动力炮塔的再装填速度更是缓慢。战巡舰长早在方才微调防御的时候同步攻击位置,此刻已就位,随着主炮一声轰鸣,辽城一座主炮塔顿时被轰塌半边。

  战巡根本不管战果,继续转向,又对准了另一座主炮塔。而此时空中三艘护卫舰也是已经调整好攻击姿态,自高空俯冲,速射型的主炮轰鸣不断,将第三座炮塔淹没在火海里。

  只剩下最后一座炮塔了,它从内部又升起一发弩箭,大团蒸汽几乎淹没了炮塔,飞旋齿轮不断积蓄着动力。这一次它的目标不再是打不动的战巡,而是瞄准了一艘护卫舰。

  转眼间炮塔已经完成了动力积蓄,巨弩颤抖着,正待射出,忽然间周围景物一阵扭曲,千夜出现在弩炮上方,手执一段钢梁,发力插下,瞬间将弩炮卡死在槽内。

  变故骤生,操纵弩炮的官兵哪里反应得过来,早已在一连串操作后本能地踏下发射踏板。可是巨弩被卡死不能动弹,膨胀的动力蒸汽无处宣泄,转眼间积蓄的力量就达到了极为恐怖的程度,炮塔的铸钢外壳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程度迅速膨胀!

  在官兵绝望的惊呼声中,炮塔骤然爆炸,巨大的力量甚至将数吨重的构件都抛上数百米的高空!如此力量,人身怎么能当得起。在炮塔内的战士一个都来不及逃跑,尸骸无存。

  千夜身影已返回战巡,出现在舰桥。舰长正紧张的指挥,千夜对他抬手示意继续,不用过来请示。

  舰长不断发布命令,指挥着庞大的战舰倾斜舰身,以优雅身姿绕着辽城环飞。这样它侧舷的速射炮火力就可以充分发挥,一片一片地清扫着城内小型炮塔和防御设施。

  四座主炮塔被干掉,整个辽城就没有任何能够威胁战巡的手段了。

  由于城内防御力量意外的强,千夜索性打起耐心,看着战巡一圈圈在城市上空环飞,一个街区一个街区地清除防御工事。

  整整一个小时过去,直到整个辽城再也没有象样的炮声,也没有弩炮发射,千夜才下令佣兵登陆,入城战斗。

  而千夜自己则是直扑城主府,面对蜂拥而至的守卫,一个生机掠夺就让周围寂静下来。当他走进踏进城主府议事大厅时,宝座上一个头发花白的威猛老人缓缓起身,提起了手边一柄巨大战斧,像是正在等待。

  千夜没有立刻动手,而是道:“南若怀会是不错的郑王,你又何必执迷不悟?你应该知道,在我面前,你半点机会都没有。”

  老人哼了一声,沉声道:“郑国是郑人的国。你是何人?”

  千夜不答反问:“难道若怀不是郑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692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