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四 说服

章十四 说服

  老人一声长笑,道:“以阁下手段,会甘心辅佐那么一个废物?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周围出了阁下这样厉害的人物。若是让那废物登位,大位上真正坐的是谁,还用说吗?”

  千夜淡道:“你既然看出我的实力,就应该知道,郑国只不过是个跳板,我也不会在此久留。”

  “即是如此,那二王子英明神武,远见卓识,阁下何不投靠,好好辅佐二王子登位?总好过那一无是处的废物。”

  千夜脸色一沉,冷道:“投靠?你这是疯了不成?”

  老人握紧战斧,喝道:“果然狼子野心!老夫今日就替郑国除一祸害,替我那外孙搬掉一块拦路之石!”

  说罢,老人气势陡升,须发飞扬,如雄狮般扑向千夜。冲到半途,他一声暴喝,战斧上甩出一片电火,风雷交加,当头斩向千夜!

  千夜身形不动,大海漩涡领域瞬间发动。和过去不同,经过青阳王补完后的大海漩涡领域绝对力量没有增加,操控却更加得心应手。此刻领域之力全都集中在老人身周,其它地方风平浪静。

  老人扑击本如鹰击长空,却突然似是重了几十倍,笔直下坠。他大惊,在空中拼命调整,重重落在地上,双脚已没入青石地面。变故突来,老人急提全身原力,方能与那沉重如山的压力抗衡,但再抬眼时,千夜已不知去向。

  老人心中警兆刚起,忽然身上一轻,一颗头颅就高高飞起。直到最后,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败得如此之快。

  看着老人缓缓倒下的尸身,千夜摇了摇头,心中叹息一声。

  老人性情刚烈,实力不凡,虽是十五级修为,但以他的经验和战力不少十六级的也不见得是他对手。只是他见识短了,又有愚忠,死抱着外孙不放,在争位一事上寸步不让。

  这种人,不得不杀。

  门口响起一阵急骤的脚步声,宋伦和几名佣兵将军杀气腾腾地冲入大厅,看到千夜,俱都是一怔。

  千夜向老人尸体指了指,说:“这人应该就是城主了。你们把他的脑袋带出去,能招降的就尽量招降吧。”

  宋伦点头称是,快步去拾起老人头颅。

  一名佣兵将军挠头,还是忍不住道:“我就说冲进来怎么连个鬼都看不见,原来您老人家早就到了。”

  “我还没那么老!”千夜哈哈一笑,东岳一挑,已经把那佣兵将军抛到城主府外。

  辽城经营的比预料中还要好些,抵抗也更激烈。哪怕是城主授首的消息已得到证实,守军群龙无首,零星巷战依然持续了好几天才彻底平息。

  这几日,南若怀马不停蹄,不断拜访城内各大家族,谋求支持。千夜收辽城看中的是这里现成工坊,当然不可能屠城,除了封锁消息外传,余下说服和安抚的工作自要由南若怀来做。

  各世族大户中,有些见风驶舵,有些嘴上说着好话,实际屁股坐在墙头, 只看将来风向;还有些态度冷淡,敷衍了事的。

  这些都还是南若怀能见着的,有几家闭门不见,甚至破口大骂,责他引外贼入室,必会遗臭万年,等等等等。

  无论碰了什么样的钉子,南若怀脸上始终都是温和谦冲笑容,即使对着当面痛骂的也是如此。只是回到城主府时,他眼中也会多出隐约的失落和疲惫。

  辽城是二王子的传统势力范围,说服世族豪强支持自己的难度比浮岛要大得多。而且这些豪强对于南若怀的轻视是根深蒂固的,郑国王子那么多,鬼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三十一王子是什么货色?

  已经有消息灵通人士从故纸堆中翻出王家历年邸报,知道了南若怀的母亲原本是个歌姬,连正式封位都没有。还是生了男孩,才勉强给了个后宫的最低位置。

  歌姬之子,也想上位?

  这日南若怀刚刚回到城主府,就有侍从道:“千夜大人要见你。”

  南若怀急忙打起精神,等站到千夜面前时,又恢复了一脸阳光的模样。

  千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这几天日子不好过吧?”

  “哪有……”顿了一顿,南若怀苦笑,道:“确实是这样。他们都觉得我是歌姬之子,不配大位。就算是上位了,也是史书留骂。”

  “歌姬之子怎么了,当今大秦的那位陛下,不也是类似出身吗?”

  皓帝母系卑微并非秘密,只不过他得先秦帝亲自传位,是不折不扣的正统,附庸小国里可没有几个人敢议论他,若被人传了出去,那可不仅仅是蔑视皇帝,而是挑战整个大秦的权威。况且皓帝以往名声不显,近期传出天王挑战虽未成功,却已打通关隘之说,自此再无任何非议之音。

  千夜敢这么说,南若怀可不敢,恭敬地道:“大秦陛下之事,我可不敢妄议。”

  千夜点了点头,道:“你能谨慎,也是好事。现在辽城的局面,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再多劝他们几次。”

  “就只是这样?”

  在千夜目光注视下,南若怀只觉得坐立不安,一层一层的冒着冷汗。他头微微低下,道:“全凭大人吩咐。”

  “我在问你的想法。”

  千夜的声音越是平静,南若怀就越是紧张。他思前想后,终于道:“也许,也许要杀一两个人。”

  “这还差不多。”千夜点头。南若怀如蒙大赦,瞬间又出了一身冷汗。

  千夜手指一动,将面前的一张纸推到南若怀面前。南若怀拿起一看,见是一份名单,上面正是这几天公开辱骂过他的那几户人家。

  “都在上面了吧?”

  “……没错。”

  千夜淡道:“那就好。叫你过来的时候,宋伦已经带着部队去了,现在应该到了吧。他们既然想要英烈之名,那就成全他们。”

  像是为了印证千夜这句话,窗外忽然亮起一片红光,仔细看去,那不是晚霞,而是城市某处的火光。

  南若怀此时倒是不再紧张了,只向窗外投去一瞥,就再不回顾,只恭谨地道:“大人英明!”

  千夜道:“现在不杀他们,今后人人效仿,那还得了?只会需要杀更多的人。”

  南若怀叹道:“其实我们郑国一直有刀兵争位的传统。哪一次大位更替,不是杀得血流成河?兄弟相残,父子对决的场面多了。就是这一次,二哥、五哥和十一哥三人中无论谁赢了,都必会把另外两人的母族斩尽杀绝。”

  千夜起身,在室内踱步,缓道:“我来墉陆,就是来取地的。不过我要取地,自然会从黑暗种族手中去夺。这天下存身之土,是永夜与黎明之争,而不是一家一国,一族一地的争斗。所以其实我对郑国没什么兴趣,将来你郑王要是做得好,那就把这里都还给你。但你要是做得不好,或是有贰心……”

  南若怀忙道:“绝对不会!”

  千夜抬了抬手,南若怀立刻闭嘴。千夜继续道:“我对郑国没什么兴趣,却不代表着可以让你们给我捣乱。在大势之争中,别说是王位,如果不为人族存身之地出力反而扯后腿的话,那郑国本身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南若怀汗透重衣,又想表态,然后生生忍住。

  千夜叹了口气,道:“当年我曾经见过一个郑国人,或许你也认识,她叫南华。”

  “知道,那是九王姐。”

  千夜想着往事,片刻后方道:“她什么地方都好,就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糊涂。不,也不能这么说,她该是凡事只想着自己感受,不会顾忌其他人吧?你们郑人,外战不行,内斗倒个个都是行家。”

  这一下南若怀又坐不住了。

  千夜看着窗外火光,淡道:“事分大小,天下之争也有大势和小节之别。我到墉陆是为了自己以及兄弟,但也不妨碍我顺手为人族大势做点事。反过来说也是一样。”

  南若怀静静听着。

  千夜却没有再往下说,而是挥手让他退下。

  等南若怀离开之后,千夜就站在窗前,默默看着几处熊熊升腾的火光。远方隐隐传来枪炮之声,显然有着抵抗。不过几个家族哪里抵抗得了千夜手下的精锐佣兵,反扑转眼间就被镇压下去,枪声平息的速度远比许多人想的要得快。

  千夜叫来侍从,吩咐道:“通知城市各家族,各商行主事,明日一早到城主府议事。无论是谁,敢不到的,就按照这几家处理。”

  “放心,大人。”侍从杀气腾腾地去了。

  等侍从离开,千夜又在原地静立了一会儿,方道:“进来吧。”

  门外走进一个年轻女人,一身侍女打扮,笑得很是清新可爱。看到是她,千夜也浮上微笑,道:“慧大小姐不待在宋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来的人正是宋慧,在安国公夫人的葬礼上,千夜曾经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却没想到,能够在这遥远的墉陆重逢。

  宋慧狡黠一笑,道:“我来给你当侍女啊!”

  “这怎么当得起?”

  “怎么,不欢迎吗?”

  “当然欢迎,不过你不待在宋阀,怎么跑到这里来呢?”千夜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来给你当侍女啊!”宋慧又把答案重复了一遍。

  千夜无奈,摊手道:“应该是子宁叫你来的吧?你要是再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就回去吧。”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怜香惜玉啊!”宋慧叫了起来。

  “对你怜香惜玉的家伙现在都变成尸体了吧?”千夜毫不客气。

  “那可不是我,用来形容宋子嫣还差不多。”

  “子宁对你们的评价可不是这样。”千夜清楚记得,宋子嫣似乎更单纯,只是有着富家女都有的毛病。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700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