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七 新花样

章十七 新花样

  远方天际,那一片乌云移动得极快,转眼间眼力好些的人就纷纷惊呼。那根本不是乌云,而是一整支舰队!特别为首的那艘巨舰,造型流畅犀利,美得吓人,也大得吓人。

  哪怕是郑国王都中人,绝大多数也都没有见过战巡,甚至连大点的战舰都没有见过。郑国毕竟是个小国,国力有限,别说养一艘最新锐的战巡,就是老旧型号的战列舰,也绝对负担不起。所以现在郑国舰队的旗舰,不过是一艘老款的巡洋舰而已。就算这样,也属于镇国之宝,被宝贝得不得了。

  看到这样一支舰队出现,普通百姓还没怎样,贵族们大都脸上变色,瞬间明白过来为何以辽城那样有重兵防守的重镇,竟在短短一日内被攻陷,连二王子的舅舅都被杀了。

  舰队为首的是旗舰战巡,后方紧跟着宋慧带过来的高速驱逐舰,护卫舰则分列左右,再往后则是十余艘高速运输船,每一艘都加装了武器。其中有大约十艘运输船颇为显眼,一看造型就知道是大秦最先进的款式。

  这批运输船也是宋慧带来,用于运送物资军火,到了墉陆之后就留了下来,顺理成章地变成千夜舰队的一部分。宋阀打仗或许不行,军备拉出去却还是很亮眼的。

  宝座上,刘中远再也维持不住古井不波的从容镇定,猛地睁开双眼,旁边弟子眼尖的,看到他握着扶手的手上青筋正不断跳动,显然内心极不平静。

  战巡舰桥内,千夜静静立着,左手边站着卡萝尔,右边则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女,明艳无畴,初初发育的模样,身型却是出众,已经堪堪越过千夜的肩膀。

  她极是好奇,不断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似是想要把每样东西都看透,记下。

  卡萝尔道:“真的不需要我吗?”

  千夜微笑道:“需要,怎么不需要?没有你在,舰队可就危险了。”

  卡萝尔白了他一眼,道:“嘴越来越甜了,是不是跟宋子宁那个坏家伙学的?我说的不是这个,是出战!”

  “一个老头,有什么可怕的。你还怕我输?”

  “他毕竟是神将!已经三十年多的神将!”

  “都三十年多了,还仅仅是神将而已。他再强,还能强过狼王?”

  卡萝尔哼了一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也打不过狼王。”

  千夜这才想到长生种和短生种的修炼速度问题,赶紧补救,“他自然也强不过你。”

  “这还差不多。”

  此刻舰队已经逼近王都,近距离上,压迫感尤为惊人。许多人承受不住威胁临头的压力,不断叫道:“我们的舰队在哪里,怎么能让他们把舰队开到这里来!?”

  更多不明真相的人随声附和,而真正的上层人士则是人人脸色铁青,猜到很可能已经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战巡主炮炮口处依旧有电火缠绕,明显是发射过的模样。

  舰队一直逼近到千米之外,方才徐徐停下。这个距离,已经是王都防御炮塔的射界边缘,而借助高度优势,战巡的主炮也可以轰击王都了。

  千夜立在战巡船头,居高临下,向刘中远看了看,方才一跃而下,落在刘中远面前,足下片尘不起。

  刘中远眼皮猛地跳了几下,并未起身,端坐椅上,缓道:“年轻人,果然有狂妄的本钱。”

  千夜淡淡一笑,说:“都这么多天了,你们难道还没有弄清楚我的来历?”

  刘中远目光一凝,冷道:“年轻人,不要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千夜或许过去很有名气,但毕竟还不是神将。这里是郑国,不是大秦,也不是中立之地!”

  千夜哑然失笑,道:“听国师一席话,看来大秦真该跟郑国好好学习才是。”

  “帝国大是大了,却未必处处都强。我郑国虽小,可是万众一心,却从不怕谁!”

  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周围人顿时一阵震天的欢呼赞叹。

  千夜却是觉得这话槽点太多,都不知道该先反驳哪一个。郑国诸王子争位,都已经到了内战的程度了,还万众一心?况且这夺位的戏码也不是第一次上演了,每隔几十年就要来一出。立国以来,郑国很大一部分精力都放在内斗上,国力每况愈下。

  郑国国土面积不算小了,可是在大秦那里只能享受普通郡国的待遇。帝国衡量属国地位一看实力,二看贡献,也就是说,在帝国内部的评估中,郑国也就和一个普通大郡相当,完全比不过行省。

  而且郑国国力虚弱,心态却是奇怪,就连堂堂国师都能说出帝国大而不强的话来,千夜也不明白他们这种自信从何而来。看着面前须发皆白的刘中远,千夜忽然有种深深的同情。

  他的目光越过刘中远,环视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大战临头在这些眼睛中像是一场社戏,再看看远方修建得似乎大气,实际上有些不伦不类的王都,禁不住叹了口气。

  千夜平心静气地对刘中远道:“你认输吧,然后去了国师的头衔,今后为新郑王效力,我可以给你一个合适的位置。”

  刘中远听了一怔,怒极反笑,道:“若我不愿意那又怎样?”

  千夜道:“一个百岁神将,过去数十年都无寸进,虽然杀了有点可惜,但留着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砰的一声,刘中远再也压不住心中怒火,一下把宝座扶手捏得粉碎。他缓缓起身,正待发作,忽然间脸色一凝,抬头望向天空。

  空中一个小小身影自天而降,如炮弹般砸在地上,正是原本站在千夜身旁的少女。只是她似乎不太擅长平衡,完全没能调整好姿态,居然脸冲下生砸在了地上,巨大的冲击力硬是在地上弄出一个大坑。

  围观的人一时屏息张口,连惊呼都发不出来。那小少女摔的,让人看了都觉得痛。

  然而在众人注视下,她居然就那么爬了起来,晃了晃脑袋,似乎摔得有点晕,仅此而已。

  小少女向周围看看,跑到千夜身边,指着刘中远道:“是那个老头儿吗?我来!”

  千夜习惯性地按住她的头,把她压在原地,任她张牙舞爪,就是冲不出一步。

  小家伙气鼓鼓地道:“我打得过!”

  千夜哭笑不得,问:“你准备怎么做?”

  “先喷他一口……”小家伙理所当然地道。

  “然后前面的人就全都死光了。”

  “……好象是这样。”小家伙顿时有些心虚。

  “什么好象,就是这样!”千夜在少女头上凿了一记,她立刻抱着脑袋,一脸委屈的样子。

  只是众人看过她刚刚摔下来的表现,谁都不觉得她真的会痛。

  刘中远已经气得全身发抖,指着千夜,说不出话来。在他看来,这个少女完全就是千夜安排,专门用来羞辱他的工具。他在郑国威风了几十年,何尝受过这个?

  千夜一脸认真地按着少女,好象真怕她会杀太多人一样。所有看着的人,都觉得这就是在羞辱刘中远,而且花样翻新,要结生死大仇的节奏。

  或许只有千夜和少女不这么认为。

  那身量高挑的少女自然是小朱姬,只是她近来长得越来越快,几乎隔段时间就变个样子。而她的实力也迅速膨胀,一副全然没有尽头的样子,最核心的毒素,威力更是堪称恐怖。她一口全力喷吐,若不小心沾上了,还真不是普通神将能够轻易消受的,如果大意之下被侵入血液,多半会被毒个半死。

  连神将都会中毒,普通强者就更不用提了,至于那些连强者边都沾不上的普通人,自是来多少死多少。

  若是气候风向合适,那小朱姬全力一口毒雾,搞不好会弄死这场地上小半的人。在千夜身边,她才是真正的大杀器。

  刘中远深吸一口气,厉声喝道:“好你个千夜,竟然狂妄至此!我今日不取你性命,何以服众?”

  刘中远大手一挥,喝道:“来人!”身边立刻响起一阵整齐的呐喊,只是音量似乎有些不足。他大怒,转头一看,只见回应的都是白袍子弟,而郑国禁卫军及其它部队则都保持着沉默,望着天空。

  刘中远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看到战巡时,心中一凛,他刚才气急竟忘记了还有这个大家伙。

  如果双方挥军开战,千夜有战巡有手,几乎是压倒性优势,郑国的地对空武力绝无可能将战巡打下来。除非刘中远肯以身犯险,孤身突入到战巡内部,寻求击杀主将。可是这种级别的战舰除了防御力强,内部更是针对登陆战有专门的防御措施,即削弱入侵之敌,又能增加自身。此消彼长之下,刘中远还真没把握在舰上面对千夜。

  不管怎么斟酌,由千夜提出的单人约战,竟是眼下对郑国最有利的选择。

  千夜将小朱姬拉在身后,道:“老实在这里站着,不许乱动。”

  小家伙眼睛乱转,“那要是有人来打我怎么办?”

  “打死打残都行,但有一点,就是不许喷毒。”

  小朱姬现下实力,一口毒喷出去可谓寸草不生,尽成死地。这郑国王都是最繁华之地,千夜还取之有用,自然不能让她胡闹。

  小家伙点头答应之后,千夜才转身望向刘中远,道:“现在该轮到我们了。”

  刘中远哼了一声,左手一伸,自有弟子双手奉上七尺长剑。一剑在手,刘中远气势自生, 远远望去,真似神仙中人。

  而千夜则是取出一把毫不起眼的原力短枪,身后一双光翼徐徐展开。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722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