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八 小人堪用

章十八 小人堪用

  当千夜抬枪的瞬间,刘中远忽然须发倒竖,眼中充满了恐惧,尖叫一声:“不!”,转身就逃!

  他怎么说都是神将,一个闪念间已在百米之外。几乎没有人看清国师是如何逃走的,就像之前也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出现的一样。

  然而刘中远前方数十米处,千夜的身影自虚空中浮现,光翼已尽展,手中短枪对准了他的眉心。

  刘中远惊骇欲绝,手中七尺长剑如电如龙,拼命拦腰斩向千夜。长剑剑芒十米,瞬间自千夜腰间扫过。

  剑芒掠过,千夜身影忽如泡沫般消散。刘中远视野中就只有一根淡黑光羽,冉冉而来。光羽看上去不快,可他却如见死神之镰,任是如何腾挪都无从躲避,最终没入他的胸膛。

  刘中远一声大叫,突然原地急停,缓缓转头。

  千夜正踏空而来,手中东岳剑锋微颤。刘中远双眉一竖,不再逃走,而是如同疯了般扑向千夜,长剑如狂风暴雨般向千夜攻去,一时间剑影如轮,光芒泄地。而千夜不闪不避,竟是持东岳与刘中远对攻!

  他一剑剑迅如闪电,重逾重山,剑剑大开大阖,横扫硬斩。每次双剑相交,刘中远就是全身剧震,长剑每每被弹开。转眼之间,他就尽处下风。

  围观众人个个目瞪口呆,全没想到在他们心目中如神一样的国师,竟然这么快就在正面交锋中被千夜击溃。国师可是神将,怎么连拼原力都会败下阵来?

  忽然一声雷鸣,刘中远手中七尺长剑飞上高空,千夜瞬间与他擦身而过,在百米外现身。

  刘中远僵立空中,片刻后一头栽下,重重摔落地上,白衣染尘。

  一众白袍弟子蜂拥而至,到得周围,却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不敢靠近。刘中远伏在地上,动也不动,身下一团鲜血缓缓扩大。

  一名弟子忽然仰天叫道:“我和你拼了!”

  他大吼着冲向千夜,然而千夜只是随手一扫,就将他连人带剑拍到数十米外。那弟子手中长剑扭曲成一团废铁,自己则再也没能爬起来。

  白袍弟子还有数百,就有人叫道:“怕什么,我们人多,和他拼了,给国师报仇!”

  这一声慷慨激昂,可回应者却是寥寥,更是无人真的冲出去。一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依旧伏地不动,显然凶多吉少的刘中远,都慢慢向后退去。

  此刻热血一退,他们都想明白了,以刘中远之能在千夜手下都没撑过多久,而且国师那行径显然是开战即逃,还没能逃掉,就他们这些人,数量再多,上去也是送死。

  王都城墙上,忽然响起一个颇有威严的声音:“禁卫军听令,立刻开火,消灭叛逆!”

  诸将只听声音,就知道是二王子。他在王都积威已久,一声令下,列阵城门前的各部队都有所行动,王都城楼处的炮塔顶部也徐徐打开,里面弩炮旋转,瞄向千夜所在位置。

  然而一声轰鸣过后,千夜安然无恙,倒是那座主炮塔轰然倒塌,整个顶部都被掀飞,只剩下半截残骸。

  空中战巡已经开始缓缓移动,犹在炙热的主炮又对准了另一座炮塔。炮塔上的守卫顿时一阵慌乱,作鸟兽散,甚至有人慌不择路直接从炮塔上跳了下去。

  这种狗鸡跳墙的行为自然没什么好结果,那人没能落到城墙上,而是直接重重摔落地上,双腿变形,大声惨叫。

  随即炮塔顶端爆起一团硕大火球,杂着浓烟升上半空。猛烈的爆炸中,弩炮残骸和炮手尸体四处横飞,炮塔上还没跑掉的人显然都活不成了。

  王都中也有反击,两根巨弩飞射而至,轰在战巡上,钉进装甲。然而这一次战巡汲取了在辽城的教训,空度足够,巨弩袭来时威力已经大减,郑国拥有的又都是实心的巨弩,技术比帝国落后三代不止。钉进装甲已经是极限,只要不能发出二次爆裂,就对战巡威胁不大。

  战巡再无天敌,居高临下,主炮不断轰鸣,将一座座炮塔击毁。

  眼见大势将去,二王子气急败坏,不断发布命令,指挥禁卫军全军突击。就在这时,他耳中忽然听到一个声音:“跪下!”

  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如山海般的压力骤然降临!二王子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在他周围,随从卫士更是倒了一地,没一个能够站着。

  南若怀穿过满地挣扎不起的人,走到二王子面前,俯身看着他的脸,忽然叹了口气,说:“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能看到二哥跪在我的面前。”

  二王子想了一想,才认出南若怀,恶狠狠地叫道:“原来是你!你怎么还能站着?”

  二王子无论怎么挣扎,都站不起来,他出力越大,身上的压力就越重,连直着腰都要尽全力,更不用说出手攻击了。不仅是他如此,周围的人更加不堪,实力差点的甚至已经被压碎了骨头,断骨刺穿内脏,以至口喷鲜血。

  二王子识见不差,知道这是领域之力,而且是威力极为恐怖的领域。领域之内,战将以下,皆是蝼蚁。可南若怀分明不是战将,他怎么还能站着?

  南若怀凑近二王子,轻声道:“这是一个秘密,你既然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他后面说了什么,二王子根本没有听见,突然瞪圆双眼,怒指着南若怀,想要说什么时,口中突然涌出鲜血,将所有的话都淹了回去。

  二王子抽搐了几下,眼神开始涣散。南若怀后退一步,任由他的身体倒在地上。在倒地瞬间,有眼尖的人看到二王子的心口上已经刺入一把匕首。不用说,这把匕首必是属于南若怀的。

  一瞬间,所有人都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如同身在梦中,一切都看着那么的不真实。他们天天仰视的国师轰然倒地,而早就当成未来郑王对待的二王子,就这样死了?死在一个此前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名字的王子手里?

  难道未来的郑国,就要交到这样一个废物手中?

  南若怀取出一方洁白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血渍,意犹未尽地看看周围。他忽然俯身拔出二王子腰间佩剑,运剑如风,扑扑扑数声,已将几个人钉死在地上。

  这几人甚至都不全认得出南若怀,南若怀却早将他们的形貌、身份记得清清楚楚。这些二王子的心腹,平日里被倚为左膀右臂,又多是出自二王子的母族,南若怀自知难以收服,索性趁着他们无力挣扎之际出手,好斩草除根。

  杀了几人,南若怀握剑的手有些许发颤,但眼睛闪亮,显然他面对血腥有的并非惧意。他持剑四顾,忽地游走人群,又斩了十几人,方才满意,将染血长剑抛下,对着千夜深深一礼,道:“舅舅,可以了。”

  千夜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将南若怀所作所为,乃至每个表情都收于眼底,却未发一言。此刻听南若怀这么说,千夜便撤去了领域之力。

  天大压力一去,地面上趴着的人如同弹簧般弹起,在空中手舞足蹈,然后落地,又摔了一片。

  南若怀静静站着,虽身在群敌中间,但那份从容气度,却震慑得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南若怀忽然高声道:“逆贼刘中远已经伏诛,二王子意图谋朝篡位,事败身死。你等不过被胁从,若现在归降,便是既往不咎。你等此时不跪,还待何时?”

  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忽然扑通一声,有一人当先跪倒,口呼陛下。

  南若怀大喜,上前亲手扶起那人,然后细细问了名字出身。有一人带头,其他人便再无犹豫,扑扑通通的跪倒一片,就算有不情愿的,看看头顶的战巡,前方站立若鬼神的千夜,也知道大势已去,不得不随众跪倒。到得最后,城上城下,就只有寥寥十几人还站着。

  南若怀脸上杀气一显,向这些人一指,喝道:“冥顽不化!来人,还不给我拿下?”

  刚刚投靠的众人急着立功,立刻一拥而上,将那十几人制住。那些人犹自不甘,纷纷破口大骂。南若怀使了个眼色,便有人懂了,几剑柄砸下去,将那些人的牙齿都砸落,然后胡乱塞些泥土进去,彻底堵死了他们的嘴。

  南若怀目光一转,便在投靠人中点了几名禁军统领,道:“你等率领本部,先行出发,务必要控制王宫四门。若四门无法同时控住,集中优势占下一门亦可。其余人等,随本王出击,一举荡平叛逆,重取山河!”

  众人轰然应了,就欲簇拥南若怀攻向王宫。南若怀却挣开众人,跑到千夜面前,恭敬地问:“您觉得呢?”

  “你觉得好,那就去做。”千夜淡道。

  南若怀大喜,便将收编的人草草分成数队,依前中后和两翼摆放,居然给他弄出个军阵,涌入东门,就浩浩荡荡地向王宫冲去。

  千夜负手而立,看着人群远去。

  宋慧站在旁边,此时忍不住道:“这就是个心狠手辣,反复无常的小人!你怎么会扶他上位?”

  “还挺能干的,省了我不少事。再说,用谁还不都是一样?”

  宋慧一怔,“那怎么能一样?”

  千夜道:“我又不是要郑国,只是要郑国的资源而已。无论是谁在郑王的位置上都无所谓,只要能够源源不绝的供应资源就好。”

  “你不是来占地盘的吗?”

  “地盘可以从黑暗种族那里抢。”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730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