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四 岂能独善其身

章二十四 岂能独善其身

  千夜正色道:“你天资其实不错,能够修炼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只是被刘中远耽误了。如果现在纠正,晋阶神将,也非无望。”

  徐敬轩又惊又喜,声音有些发颤,“您说的可是真的?”随即低落地道:“但国师他老人家曾经下过定论,说我终生无望。”

  千夜冷笑道:“刘中远自己也不过是勉强晋阶,几十年都无寸进。他连我这个不是神将的人都打不过,眼力能好到哪里去?”

  徐敬轩双手都在微微颤抖,问:“大人,那,那我要如何做,才能有望神将?”

  “方法自然是有。等我们把狼人赶走,打下一片基业时,自然会告诉你。”

  徐敬轩脸色变幻,挣扎许久,忽然单膝跪地,道:“大人一心抗击黑暗种族,又肯指点明路。我徐敬轩愿从此效忠,哪怕将来踏破神将天关,也必会忠心不贰!”没有一个修炼者不祈望踏破神将天关,这点希望无论最终能否实现,终究是有了希望。

  千夜点点头,道:“起来吧,黑暗种族势大,我人族始终是挣扎求生。哪怕墉陆上狼人都是被永夜阵营所抛弃的,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大人放心,我别的不敢说,对付狼人还是有些心得的。”

  千夜点头,“那就好。我们也得抓紧时间了,永夜那边都在谋划新世界之旅。一旦被他们占了先机,总归不是好事。”

  “新世界?”徐敬轩一片茫然,根本不知道千夜突然提到的这个名词是什么意思。

  在大秦帝国上层,新世界早就不是秘密,各个世家聚会,大家讨论得最多的话题都与新世界有关。

  一个值得让整个永夜暂停圣战的新世界,究竟诱惑有多大,已经无法形容。人们焦虑的是,新世界究竟在哪里,是什么样,会带来什么样的利益。其实最后一个问题已经无需回答,利益必定大得超乎想象。

  从永夜阵营得来的这方面消息出奇匮乏,站立于大秦巅峰的几位强者有所感觉,却语焉不详,顶尖的天机士们也带来片段消息,但都无法描绘出一幅清晰完整的图画。

  有些人又想到了林熙棠,新世界这么大的事情他难道没有留下过片言只语吗?但是他们打听了那段时间林熙棠的行踪后,不免失望,在有新世界消息之前,林熙棠就进入了天机阁,出来后既赶赴浮陆,期间帝都暗流动荡,完全不可能进行大型祭祀。

  正因为新世界的存在,让帝国在浮陆上全面胜利的意义都打了个折扣。人们甚至已经谈不上夺取登天之梯的狂喜,心情都渐渐被担忧所取代。

  帝国还是有不少智慧超卓之人,他们从种种蛛丝马迹就分析出了不少有关新世界的特点。首先一个结论,就是新世界应该能够容纳大量普通生命,而不象大漩涡那样,只能由少数强者纵横。另外,新世界必是无比辽阔,需要海量战士镇守。

  这两点,从永夜内部超乎以往的部队动员就可以得出结论。据内线透露,永夜目前已经动员了超过百万的部队,而征兵和动员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还在不断扩大。在永夜阵营控制的每座大陆上,至少都有上百个规模巨大的兵营在修建。想要把这些兵营全部填满,恐怕得有千万部队方可。

  如此大规模的动员,自然不是针对帝国。血腥葬礼期间,魔皇和蛛后都露过面,若两大阵营当真要全面对决,根本不用等到现在。随着时间推移,帝国内部更稳,攻打帝国本土的代价就更高。

  况且永夜大举动员战士却没有同步疯狂建造运兵船,说明这些战士另有用途,并没打算投放其它大陆。还能用在哪里?自是只有新世界了。

  基于这样的判断,帝国内部也陷入争论。一派认为应该大举造舰,确保外空优势。这样就算争不到新世界,也有可能从永夜手中再抢块大陆下来。另一派则觉得应该全面动员兵员,以大军对大军,在新世界内与黑暗种族决一死战。

  而对千夜来说,这样的争论并无实际意义。他眼下要解决的是墉陆的意义。

  在塔城停留休整时,一艘高速护卫舰抵达墉陆,带来了宋子宁的亲笔信。

  信中前半段都是通报帝国和永夜近期动向和大事,以及宋子宁自己的一些分析。说完这些之后,他笔锋一转,就谈到了墉陆。

  在这一段的开头,宋子宁上来就问:“你觉得,如郑国这样的郡国,存在的意义何在?”

  千夜先没有往下看,而是思索。

  这个问题看上去很简单,人族个体速度不够快,力量不够大,寿命也不够长,和黑暗种族的竞争天然处于劣势。

  人族的优势在于智慧、修炼速度和团结,小到家族,中到世家门阀,大到国度,都是人族聚众以求生的方式。郑国这类小国,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人族提供一方庇护所,可以不用担心时刻会成为黑暗种族的食物。

  在高层中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人族的修炼功法要远远超过黑暗种族,否则人族怎么可能在千年之前崛起立国,又与黑暗阵营征战千年,反而越来越壮大?当年太祖留下的许多功法,都有鬼神难测的大威力,只是就如兵伐诀一样,绝大多数都有极为苛刻的修炼要求,寻遍人族,也没有几人能够修炼。

  这些功法从何而来,还是太祖真的是万古难得一见的大才,单凭自己的才智想象就创出了这些功法?这已是千古之迷。

  总而言之,国之存在,下庇万民,上助强者。

  这些道理,在帝国人人皆懂,至少上到门阀,下到士族,都是自幼受训。即使庶民也知道,在人族聚居地生活,就算有种种艰辛,也好过裸于荒野。千夜也想不出更多来,展开信纸继续往下看。

  “国之根本,在于民,在于首。如郑国这等,只顾内斗,不理外争,于抗争黑暗种族何益?于我人族大局何益?

  青阳王当日在白城临去之时,曾经给你留过话。此次我回帝国,也有当面请教。其实他老人家的意思很明白,若你看不惯一些事,光是抱怨又有何用?不若把一切拿在自己手里,如此行事才能但凭本心。你若为人族大计着想,形式和他人评价都不重要。若郑国不能庇护万民,要它又有何用,灭了就是。谁说郑国就属于他南氏一家,万世不能移?

  你若成天王,谁敢妄议于你?你若不成天王,妄议必然会有,多想也是无用。

  一切行事,但求无愧于心。”

  看到这里,千夜霍然开朗,只觉心中一点迷思尽数散去,再无阴暗角落。

  他来墉陆,为的就是抢下一片生存空间,充分利用墉陆上人族的数量优势,尽快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部队。有一支大军在手,才有可能参与新世界的争夺。

  一支军队和一个势力,与建立一个国家又有什么区别?扪心自问,郑国是在南若怀手中好,还是在千夜手里好?

  千夜心中渐有想法,刚要将信放下,又看到最后还有一句话:

  “千夜,我辈若成天王,又岂能独善其身?”

  这一句话,瞬间令他震动。回想过往,千夜接触最多,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林熙棠与张伯谦。

  林熙棠明面上还不是天王,但千夜自身实力越强,就越是感觉到林熙棠的深不可测,而他越是用心去建立和经营一个势力,就对林熙棠的行事为人仰之弥高。若论威能,论对帝国的贡献,林熙棠实不比任何天王差了。

  而张伯谦自不必说,这位天王一生戎马倥偬,为家,为国,为人族撑起一方天空。

  至于千夜自己,血族实力已达荣耀侯爵,这是真真实实的神将实力。黎明原力虽然还差一线,但也只是积累时间问题。论战力,千夜早已在最普通的神将之上,对上刘中远几乎是瞬杀就足以说明一切。在这种情况下,千夜丝毫没有感到轻松,反而越发沉重地感觉到了责任。

  暗火现在从上到下,都将他视为至高领袖,哪怕是白城一战近乎全军覆没,幸存的人非但没有怨念,反而对千夜更是死心塌地。暗火再次征募也是十分顺利,佣兵们从中立之地的各个角落赶到东海,为的是什么?无非归宿。

  佣兵们不怕死,怕的是死得没有尊严,更怕死后家人活得没有尊严。至少在暗火,他们看到了希望,所以哪怕是白城这样惨烈的战役,只要千夜不退,就没人退缩。

  越是这样,千夜越是觉得肩上责任沉重,无论如何,也不能辜负这些底层战士的信任。

  随着实力提升,他的负担没有变轻,反而更重,想来今后也是这样。在一生之爱,兄弟之情外,还要添上许多东西,一旦成就天王,就得背负整个人族前行。

  千夜默默将信折好,手中再现原力龙卷,将信绞得粉碎,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他走到窗前,视野中的塔城正是一片忙碌。许多人都走上街头,分别涌向各个招兵点。不远处的广场上,堆满了各种弹药武器箱。一个个年轻人通过审核,就会被就地配给武器弹药和战斗服,然后编成队列,前往各个临时搭建的军营,开始新兵训练。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772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