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五 求战之心

章二十五 求战之心

  徐敬轩本就熟悉军务,心中亦有种种方略,只是囿于现实无处可提而已。如今有了目标,他办事极快,一晚时间就拟定征兵方案,准备新征召五万战士。塔城是西疆重镇,郑国在这里储存了大量武品弹药和各种军需品,现在这些战略储备都被拿出来,用作扩军之用。

  至于徐敬轩的家人,他都没时间亲自去接,只是求千夜派人去王都,替他把家人接过来。想来在新郑王面前,千夜派去的哪怕是一个小兵,份量也比徐敬轩重要得多。

  这点小事,千夜当然不会拒绝。徐敬轩也算是难得人才,个人天赋出众,若不是在墉陆长大,或许已经开始冲击神将天关了。更难得他还是大将之才,自扼守西疆以来,每每打出足可写入教科书的经典战例,让当面的黑暗种族吃尽了苦头。只是郑国忙于内斗,无力扩张,才让开疆拓土的良机一再溜走。

  现在千夜到了,又有前所未有的空中优势,自不会再错过机会。而徐敬轩看到自己深埋心底多年的抱负终于有了实现的可能,也是精神百倍,全心投入扩军备战之中。

  三天转眼过去,塔城的扩军已经初见端倪。塔城人口不足以支持数万大军,但是西境其实十分肥沃,各个小城小镇星罗棋布,村落比比皆是。散布在四野的人口是塔城数倍,这些都是充裕兵源的来处。徐敬轩正是对塔城情况熟悉,才订下这么一个看似不可能的征兵目标。

  然而大军一起,可不是玩笑,光是装备哪里够用,各种后勤补给,人吃马嚼,都不是小数目,以塔城的产出和存粮,是绝对养不起这么多部队的。

  千夜对此心知肚明,却不反对征兵目标,徐敬轩也就明白,这支部队未来的给养,都要着落在黑暗种族身上。他反而更加兴奋,藉此确定了千夜求战决心。

  就在塔城忙得如火如荼之际,有一拨不速之客到来。

  听到侍从急报,千夜怔了一怔,问:“禁军?他们来这干什么?”

  侍从回道:“这支禁军的指挥使想要见您,商讨一下塔城交接的事。”

  千夜更是一头雾水,“交接?”

  侍从声音放轻,迟疑道:“是的,那指挥使想要确定,您何时会将塔城移交给他们。”

  千夜一时有点呆,这个要求荒唐得他都没有生气的感觉,完全想不出那位不知道什么来头的禁军指挥使究竟是何方神圣。有那么一刻,千夜倒还真想见见他,看看那人脑袋里究竟装了什么,才会生出这种想法。

  不过千夜随即把这个有些任性的念头抛到一边,他现在多少大事等着决断,徐敬轩是能干,可关键决策依然要一一过他之目,余暇时间拿来修炼太玄兵伐诀都还不够,哪里有闲功夫耗在这种人身上?

  他便对侍从道:“召集所有将军,半小时后我在作战室等他们。”

  侍从领命,如飞而去。半小时可是不长,动作稍迟就会超时。

  片刻之后,所有将军都到了作战室,有几个气喘嘘嘘,显是离得有点远,接令后全速赶来。千夜看看时间,才刚刚过去二十分钟,心下十分满意。

  “听说一支禁军到了城外,他们有多少人,驻扎在哪里?”

  徐敬轩起身,道:“这支禁军共有三万人,下辖整个禁军最精锐的第一和第七师,指挥是整个禁军的副总指挥薛洋薛大人。他是薛贵妃的亲叔叔,自身统兵战绩也是很可以的,一向被视为禁军第一猛将。”

  “禁军第一猛将?”千夜笑了笑,问:“他实力如何?”

  还是徐敬轩回道:“与属下一样,修为都是十六级。不过在薛贵妃上位后,听说他转修了郑王祖传的功法,若真的交手,恐怕属下输面居多。”

  千夜点了点头,道:“难怪口气这么大。”

  此刻将军们私下传言,都知道了薛指挥使提出的交接要求,而且他的三万大军就驻扎在离城不到十公里的地方,这分明是摆出了一副随时可能进攻的姿态。

  佣兵将军们个个不以为然,若不是畏惧千夜威严,怕是早就吵翻了天,叫喊着杀出去了。徐敬轩则显得有些拘谨,同时脸色凝重。哪怕有城防优势,凭他和原本的六千守军,是挡不住薛指挥使的三万禁军的。

  见众人都在等着自己说话,千夜道:“好了,我们先来说一下新军整编的事。”

  新军整编涉及方方面面,数万人的衣食住行样样都不是小事,众将军知道千夜时间宝贵,尽量压缩发言,等到汇报完毕,也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门口那侍从不断张望,显得十分焦急。

  千夜不动声色,让那侍从进来,问:“何事?”

  侍从支吾道:“大人,禁军的使者还在外面等着,已经很不耐烦了。”

  千夜转头对徐敬轩道:“这是你的人?”

  徐敬轩急忙起身,额头见汗,道:“是。属下带兵无方,还请大人责罚!”

  千夜淡道:“这么无胆之人,留在军中做什么?逐出去吧。”

  “属下明白!”

  徐敬轩大步走到门口,一把将侍从提起,抛给门外自己的亲随,沉声道:“带下去,革除军籍,永不录用!”

  亲随大声应了,不顾那侍从哭喊,一路把他拖了出去。

  等徐敬轩回位坐好,千夜方道:“既然已经提起来了,那就把这件事处理掉吧。不是什么大事,就讨论了。敬轩!”

  徐敬轩腾地站起,道:“属下在!”

  “去告诉他们,塔城周围五十公里范围都是禁区,限他们半个小时之内离开,否则的话就不用再想走了。”

  徐敬轩显然没想到千夜会如此强硬,分毫不留情面,怔了一怔才缓过神来。他也心志够坚定,赶紧称是,多一字废话都不曾。

  千夜颇为满意地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又道:“宋伦,宋慧,你们两个随同旗舰出发,令所有战舰升空备战。半小时一到,立即开始轰击禁军军营,不管里面有没有人。”

  宋伦一凛,起身领命。宋慧则是两眼放光,兴奋不已。

  那群佣兵将军可都是好战分子,当下都按捺不住,纷纷请战,有要抄后路的,有要正面冲击的,一个个都想把那三万禁军斩尽杀绝,弄得千夜哭笑不得。他可完全没有在塔城城下打一仗的想法,不过若有人非得找死,那也不会手软就是了。

  千夜双手虚按,让众人安静,然后总结了新军整备的工作,又布置了几句防务,就让将军们各自散了。

  半小时后,片片巨大阴影掠过大地,旋即城外响起阵阵轰鸣,滚滚浓烟直上天际,烈火则是熊熊燃烧,转眼间吞没了禁军的临时营地。

  距离营地一公里处,一个高壮大汉气得暴跳如雷,叫道:“奶奶的,欺人太甚!放开我,老子和他们拼了!”

  这大汉力气极猛,周围十来个禁军军官抱腿的抱腿,搂腰的搂腰,都还被他拖得一步步向前。众军官一边使出吃奶的力气拖住他,一边叫道:“大人,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

  大汉愤怒咆哮:“留在营中的弟兄们怎么办?”

  “已经晚了,救不回来了!”

  大汉呆了一呆,忽然跺足,道:“是我无能,是我贪心,害了他们啊!”

  众军官松了口气,赶紧劝道:“指挥使大人,我们只是想给那人一个下马威而已,谁想得他如此狠毒,竟然直接派战舰炮轰大营!”

  “我们连一艘战舰都没有,先撤退也是无可奈何之举。”

  “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日后我们卷土重来即是!何必和那人一般见识,争一时之短长?”

  大汉默然,片刻后一声长叹,道:“罢了,都是我不对,走就走了,何必还要留下几百兄弟,想着埋伏?唉!”

  此时整个大营都被烈火吞没,哪怕是战将,在这火海中顶着漫天炮击怕是也难以逃生。天空中十余艘浮空战舰渐渐停了炮火,不断盘旋,显是在查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战巡上,宋慧向外一指,说:“那些人还是不走,果然贼心不死啊!”

  宋伦略一犹豫,道:“他们已经离了大营,算是按照大人的吩咐去做了。”

  宋慧摇头,“话不是这么说的。既然已经羞辱了他们第一次,那再多一次也不要紧。重要的不是他们听不听话,而是服不服。看这样子,显然是不服气的,那就有必要让他们以后长点记性。”

  宋伦警觉地道:“你要干什么?大人可没说现在开战。”

  “大人也没说他们不服时就那么算了!”

  宋慧一句话把宋伦顶回去,然后伸手虚划了一条线,对舰长道:“副炮齐射,轰击这个位置。然后向前推进三十米,开始第二轮齐射,以此类推。”

  舰长经验丰富,一看就明白是何用意,自回舰桥安排。

  片刻之后,战巡开始掉头,以优雅姿态在空中横移,一侧副炮缓缓压低炮口,对准宋慧划出的那条线,开始了一轮齐射。

  炮手都训练有素,准头极佳,十余处爆炸点几乎连成一条直线,硝烟火光高达数十米,声势极为惊人。

  这道炮线距离禁军指挥使一众立足之地不过百余米,轰鸣声震得军官们耳中蜂鸣,脸色苍白。他们面带恐惧,看着那道腾起的烟墙,有生以来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到巨舰舰炮的威力。

  战巡缓缓调整姿态,一门门副炮作好了发射准备。第一道炮线的尘埃还没有落下,舰炮就再次轰鸣,这次的炮线又近了三十米。

  大威力舰炮百米内都是杀伤范围,炮线近了三十米,禁军军官们的感觉可要强烈得太多。逼近三十米的炮线,威慑意味也要浓烈得多。

  一名军官眼看战巡缓缓横移,凝停,调整炮口,不禁颤声道:“指挥使大人!他们这是要炸死我们啊,要不还是先撤吧!”

  薛指挥使怒道:“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有没有那个胆子,敢杀害朝廷大员!”

  他话音未落,第三轮炮轰已经开始。这次的炮线距离众人已经只有五十米,扬起的尘封灰石如雨落下,将众人弄了个灰头土脸,而原力爆炸震荡的余波已剧烈得可以伤人。

  眼见战舰横移过来,炮口缓缓对准众人,指挥使终于咬牙道:“我们走!”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776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