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七 强者突击

章二十七 强者突击

  塔城的新军已经基本整训完毕,另外郑国国内大局也渐渐明朗。千夜在建立西征走廊地带的过程中,顺手把二王子的残余势力打扫干净。让那些对他武力将信将疑的人彻底失声。

  而其他王子也不是手握禁军的南若怀的对手,连吃败仗,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两三个死硬派还在顽抗。明眼人都知道,这些王子们大势已去,就是打赢了一两仗也没用,哪怕消灭了整个禁军,千夜也会掉回头来把他们给灭了。

  大局既已清晰,反抗的人就少了很多,千夜也就无须把大量佣兵撒下去维持占领。他在旭东岛留了三千人,辽城留了两千,其余五千佣兵全都调到塔城。与此同时,千夜也派人返回中立之地,再调两万佣兵过来,同时命暗火增募五万新兵,开始培训。

  这段时间千夜除了处理军务,修炼也是日夜不停,黎明原力突飞猛进,临到西征起兵前三日时,千夜九处原力漩涡均已修炼圆满。

  此刻他内视可见原力漩涡中如同一片金色光海,原力已经浓郁到了极处,缓缓流淌旋转,里面更是充斥着无数金色颗粒。原力漩涡之上,处处燃着金色光焰,极为炙热。

  这样的原力漩涡,已经进无可进,哪怕用宋氏古卷再精心打磨,凝炼出的原力也不会再被吸收。现在的千夜,只要再往前轻踏一小步,就可以跨过神将天关,成就帝国也无多少人的大业。

  然而就在突破之际,千夜愕然发现了一个要命的问题!

  正是因为原力漩涡内晨曦启明太过纯粹的缘故,那些金色原液密度极高,期间星星点点已是天然晶化现象,想要把它们再度凝炼,全部由液凝晶,谈何容易?至少千夜尝试时,尽了全力,也没能将原液压缩至足以凝晶的地步。

  也即是说,靠他自己,恐怕是永远都踏不破神将天关了。

  发现这一点时,千夜呆了好一会儿,世人修炼担心的都是原力不够纯净,没想到太过纯粹也会有反效果。

  愣过之后千夜倒也不沮丧,当年他因旧伤,每一级需要常人数倍原力,那时连升战将都渺茫,不也过来了。如果靠一已之力不行,那再找外部机遇就是。

  千夜行将西征的消息传遍郑国,朝堂上众臣反应不一,然而主流声音竟是反对。

  几日以来,以首辅为首的众臣,一力劝南若怀想办法阻止千夜西征,甚至言辞已经激烈到形同当面争吵的地步。

  首辅主张是,一旦千夜西征成功,那么大回廊势必尽落他手,郑国整个出口都将被堵死,再也没有扩张之途。如此一来,未来前途何在?

  看着下方一个个慷慨激昂的大臣,高居宝座的南若怀只觉又好气,又是可笑。

  郑国最近数十年来,西境对上黑暗种族败多胜少,全是靠着塔城防御体系死撑,都被黑暗种族把要塞修到了家门口了,还扩张?塔城能保到现在,还是靠徐敬轩这个大将之才。若是换了个人,怕是黑暗种族已经如潮水般涌入。

  现在这些文臣们一个个却是生怕千夜占了便宜,自己拿不到的东西,也不许别人去拿。大概就是这些人的心态了。

  想到这里,南若怀不动声色,平静地问:“那本王要如何阻止呢?”

  当下众臣献策,什么花样都有,甚至还有与黑暗种族里应外和,内外夹击的。这真是为了弄死千夜,无所不用其极的节奏。

  南若怀安静听着,直到各大臣说得口干舌燥,不得不告一段落的时候,方道:“各位所献之策都很好。那么现在,有哪位愿意带兵出征,把塔城替本王收回来?”

  朝堂之上,忽然一片寂静。

  身在塔城的千夜自是不知道郑国朝堂上的这些小插曲,郑国国内的动向在他心中根本就不重要。

  西征当日,千夜也没搞什么仪式,只是如常发令,集结的大军按计划一部一部出发。至于激励士气,什么样的演说也比不上空中成群结队的浮空战舰来得给力。

  在黑暗种族和人族要塞群的中间地带,因为常年作为战场,基本上没有人烟,也没有黑暗种族部落生存。有的只是在中间地带游荡,试图猎杀点什么的荒野猎人。他们凶残而狡猾,时刻寻觅着机会。

  然而在千夜的空中舰队面前,任何荒野猎人都变成了猎物,看着头顶一片片呼啸而过的庞大阴影,这些猎人,无论人族还是黑暗种族,都只能拼命地隐藏自己,祈求不被发现。

  大回廊的入口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震动,舰炮的轰鸣撼动群山,大地也在战栗,一座座石堡轰然崩塌,一处处小要塞在从天而降的炮弹中陷入火海。石堡和要塞的守军仓皇而逃,可是等待着他们的是低空盘旋的炮艇,以及乘坐运输船提前在要塞外降落的佣兵。

  空降的佣兵数量不多,但格外凶狠,火力更是浓密得不象话,百余人的小部队,火力竟压得五六百人的要塞守卫部队抬不起头来。

  后路被截断,许多黑暗种族凶性发作,悍然向佣兵们发起冲锋。他们一向看不起人族,总觉得郑国战士是懦弱和胆怯的代表,无论多少军队,只要一个冲锋就能把他们冲垮。

  然而他们不知道,这一次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郑国军队,而是千夜的暗火佣兵。

  格外凶猛的火力在半途就收割了大部分黑暗战士,狼人那引以为豪的短途冲刺在狂风骤雨般的金属射流面前就像是个笑话。一头头狼人中途栽倒,身上至少都带了几十个弹孔。

  五百多黑暗战士,等冲到防线前时已经只剩下百余名。黑暗战士并未气馁,而是更加兴奋,催动自己进入嗜血状态。在过往经验中,只要冲入人族防线,十几个黑暗战士就能击败上百名人族战士。近距肉搏,一向是狼人的天下。

  虽然被狼人冲入防线,佣兵们却毫不惊慌,纷纷抛下原力枪,拔出佩刀长剑,纵身而上。

  残余的黑暗战士瞬间只觉得撞上了一堵金属墙壁,他们的刀剑利爪根本奈何不得佣兵身上的重甲,而反过来,佣兵的力量大得超乎想象,几乎一刀就能将一个狼人劈开大半。

  仅仅一个反冲锋,还能站着的黑暗战士就剩下十几个了。他们不过多活了十几秒,就在佣兵们第二次反击中被斩杀。

  类似的情景在大回廊前端各处上演,千夜的部队不断突击,击毁城堡,拦截逃敌,将两座大要塞外围的据点一个个拔除。舰队、运输船和地面佣兵之间的配合十分默契,层次分明,一口一口蚕食着黑暗种族的部队。

  这一切进行得太过迅速,以至于两座要塞里的狼人们都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时,大部分外围小要塞和石堡就已陷落,多达上万的黑暗战士或死或被俘。

  要塞指挥官的指令姗姗来迟,就地组织有效反攻是不可能的,唯一选择是城外据点的部队先召回要塞,但是在暗火舰队的全力拦截下,也只有半数能够成功撤退。

  直到入夜时分,第一天的突击才算告一段落。等到各将军将战果统计汇总,呈报上来时,千夜也是精神一振。

  此次战斗共拔除外围据点四十余个,歼灭黑暗种族部队一万五千余,其中有六千多的俘虏。俘虏大部分是狼人,也有少数的蛛魔和血族。

  这样一来,两个大要塞内的守军虽然还有两万多人,但是失去外围屏障,又少了这一万五千的战士,进攻难度已经降低了很多。

  徐敬轩赶来见千夜时,整个人眼圈已经深深陷了下去,显得疲累已极。不过他精神十分亢奋,带来了两座要塞的布防图,汇报进攻方案。

  他拿出的方案十分详细和周全,甚至已经把舰队优势充分考虑在内。按照他的计划,攻打要塞,需要付出两三千人的牺牲。

  按理说,攻打这么大的要塞,才伤亡这么点人,完全可以接受。不过千夜点了点要塞主炮的标识,问:“你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这里?”

  “是的,大人。按照已有情报,只有您战巡的火力能够摧毁这座主炮,同时抵御它的轰击。在这期间,必须有足够支援火力同时压制城中的其它炮塔,以防它们集火战巡。”

  千夜点了点头,道:“这座炮塔交给我,你再修改一次方案吧。”

  “大人,您……”

  “照此执行。”

  “是!”徐敬轩匆匆而去,心情惶恐中又有些兴奋,他终于能够看到千夜出手了!

  千夜刚才那句话,用战术用语来说就是强者突击。虽然理论上强者决定战场结果,但真打起仗来,强者突击反而不是个常规选项,更少有人开局就摆上顶尖战力。尤其对面是固定阵地的情况下,很难预判危险等级。一旦出点什么岔子,战局直接就崩了。

  徐敬轩虽然早就知道千夜厉害,可是孤身突入要塞歼灭主炮,这样的举动,就是刘中远还活着,也不敢尝试。

  第二日清晨,当晨光照亮大地,暗火舰队已经再度升空,如乌云压顶,扑向要塞狼牙。

  舰队刚刚抵达要塞上空,千夜就从战巡中一跃而下,径自扑向要塞主炮。

  而要塞中已经准备就绪的主炮一声轰鸣,炮口喷出惊人的火光,一团炽烈火球迎面轰向千夜!

  真实视野中,一道极粗的黑暗原力线扑面而来。这一炮真是极佳水准,个人目标这么小,千夜行动又突然,居然也能准确瞄准。然而千夜身影一闪,已自原处消失,炽烈火球轰了个空,继续向上,命中一艘走避不及的炮艇,将它的后部完全炸碎。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8788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