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7章 一本正经的课堂

第7章 一本正经的课堂

  宋保军赶到茶州大学正是下午三点多钟,想及自己无故缺课三天的恶劣情节肯定要被辅导员痛批,打算先去教室转一圈,打探打探消息。

  跳下出租车,心脏仍在不受抑制的怦怦乱跳,先前那一幕表演实在远远超出了他平时想象的范畴。“这******太刺激了,太过瘾了。拥有三十二重人格,好像不是什么坏事。”

  一路上清点荷包,多出四百二十二块五角,再加手上这块不入流的杂牌石英表,总价值大致超过五百元。

  “只要是别人给予我的,我将会以十倍的回报!”宋保军记起猥琐人格的说话,忖道:“当年杀马特三人组讹了老子五十块,现在老子拿他们五百块,也算是回报了十倍,这笔买卖划得来。”

  宋保军就读于茶州大学中文系古文专业二年级一班,在学校胡混了一年多,成天窝在宿舍打网络游戏,学习不长进,个性平庸,交不到几个朋友,没有理想,更没有前进的动力,典型一代废物宅男。

  教室就在六号教学楼四楼靠东的一角,站在走廊可以看见远处的足球场。

  今天下午的课程是《中国古代诗歌赏析》,由女导师姜忆惠主讲。

  说句心里话,宋保军不太喜欢这位年轻而又严厉的女老师。二十五岁从茶州大学中文系硕士毕业,留校任教,先是导师助理,然后是班级辅导员,这个学期终于通过严格的考核当上导师,才不过二十六岁而已,可以说是事业努力成功的范例。有的学生甚至比她年龄还要大。

  姜老师容貌出众,身材秀美,加上资历又浅,不免受了许多质疑。有人认为她凭色相上位,靠的不是真本事,说起来总是嗤之以鼻,十分的不屑。

  姜老师又不是傻子,对这些风言风语早有耳闻。为了证明自己,因此上课非常厉害——这个厉害是专指脾气而言,总是不苟言笑,学生但有稍不顺从,轻则逐出课堂,重则报请学校予以处分。

  宋保军沉迷网络游戏经常导致上课迟到,睡觉的事时有发生,因此受到姜老师的责骂并非一回两回。老师再漂亮又不能当饭吃,反正他一点也不想去上课。

  这个时候课堂挤满了学生,除了本班的,还有很多别班的旁听生,连走廊上也有好几个形容猥琐的男生不停伸头张望。

  大学里导师的课程如果学生人多,大凡证明了一个道理:这位老师的讲课是高超的,是有水平的,是经过学生检验的。

  然而姜老师的课平平无奇,何德何能如此受学生欢迎?不外乎关注她的美貌多过关注她的课程本身内容。

  看看现在的讲台上,姜老师端庄的盘发,鹅蛋脸型,眉眼精致如画,细长的颈子宛若天鹅。粉红色的针织小毛衣衬出青春靓丽色彩,黑色短裙下面是一对包裹着肉色勾丝网袜的修长玉腿,这样的老师谁不喜欢?

  用男生们的话说,光是看着,不用吃就饱了!

  宋保军不敢吭声,从后门蹑手蹑脚地钻进去,找到位于后排的一个空位,发现大家聚精会神,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由松了一口气。

  “宋保军!”冷不防一个严厉的女声响起。

  顿时教室里黑压压的人头通通顺着姜老师的可以吃人的目光望过来。

  宋保军一辈子还没受过这么强烈的注目礼,连忙起身,脸上一瞬间写满了慌张。

  姜老师恶狠狠看着他,大声说道:“宋保军同学!你在我的课上连续迟到,到底还要不要学了?不想学的话可以走,没人拦你!”

  宋保军忙答道:“报告姜老师,我保证下次不会再迟到了,如果再犯,任您责罚。”

  姜老师又瞪了他一眼,说:“坐下!如果再犯,你可以不用来了!”

  前头一个男生慢悠悠转脸、微笑,低哑着嗓子说:“宋保军,你屡次激怒姜老师,干扰课堂纪律,是不是不想在茶大混了?”周围几个男生也在嘻嘻而笑,笑容中充满威胁之意。

  那男生名叫龙涯,长相英俊、个性爽朗、文体全能,平时身边总是聚集着一堆小弟,是中文系里极受欢迎的人物。宋保军上周因为无意坐到龙涯占好的座位上,挨了一个巴掌。

  对这种校园里的“大哥级”角色,宋保军不敢惹,也惹不起。

  眼下课堂正到精彩之处,姜老师挥斥方遒,粉笔字写了一板又一板,骄傲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她讲的是中唐诗人白居易流传千古的作品《琵琶行》。

  “《琵琶行》的中心人物究竟是谁?”姜老师看了一下讲义夹,自问自答道:“毫无疑问应是琵琶女。诗人首先通过音乐形象错综变化的描写,展现琵琶女平生失意,起伏难平的心态。再在音乐渲染的基础上,描写她由色艺俱佳、红得发紫到人老珠黄、生活凄凉的经历。”

  学生一个个伸长脖子犹如嗷嗷待哺的羔羊。有的屏息静气仔细观察姜老师如风中细柳的腰肢;有的偷偷摸出手机疯狂拍照再传到网上,讲述自己和姜老师不得不说的故事;有的交头接耳议论姜老师的身材相貌;有的高高举手,期待被姜老师选中发言,就此在女神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姜老师继续说道:“在诗中我们可以看出是什么导致了琵琶女‘天涯沦落’,‘自言本是京城女’以下,用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抒情笔调,为琵琶女的半生遭遇谱写了一曲扣人心弦的悲歌,与‘说尽心中无限事’的乐曲互相补充,完成了女主人公的形象塑造。”

  “女主人公的形象异常生动真实,并具有高度的典型性。通过这个形象,深刻的反映了社会中被侮辱的、被损害的女性们的悲惨命运。面对这个形象,怎能不洒一把同情之泪?!”

  姜老师似乎彻底沉浸到了古诗的意境之中,语音也变得相当的激昂。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1925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