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8章 不作不死的青春

第8章 不作不死的青春

  宋保军不敢吭声,从后门蹑手蹑脚地钻进去,找到位于后排的一个空位,发现大家聚精会神,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由松了一口气。

  “宋保军!”冷不防一个严厉的女声响起。

  顿时教室里黑压压的人头通通顺着姜老师的可以吃人的目光望过来。

  宋保军一辈子还没受过这么强烈的注目礼,连忙起身,脸上一瞬间写满了慌张。

  姜老师恶狠狠看着他,大声说道:“宋保军同学!你在我的课上连续迟到,到底还要不要学了?不想学的话可以走,没人拦你!”

  宋保军忙答道:“报告姜老师,我保证下次不会再迟到了,如果再犯,任您责罚。”

  姜老师又瞪了他一眼,说:“坐下!如果再犯,你可以不用来了!”

  前头一个男生慢悠悠转脸、微笑,低哑着嗓子说:“宋保军,你屡次激怒姜老师,干扰课堂纪律,是不是不想在茶大混了?”周围几个男生也在嘻嘻而笑,笑容中充满威胁之意。

  那男生名叫龙涯,长相英俊、个性爽朗、文体全能,平时身边总是聚集着一堆小弟,是中文系里极受欢迎的人物。宋保军上周因为无意坐到龙涯占好的座位上,挨了一个巴掌。

  对这种校园里的“大哥级”角色,宋保军不敢惹,也惹不起。

  正要向大哥赔笑道歉,脑子里的猥琐声音又响了:“别搞笑了,你是三十二重人格的主人,用不着怕他。我有一百种办法教那家伙生不如死,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呃……”宋保军艰难地吞下一口口水。

  龙涯见他这般胆小畏缩的模样,轻蔑地摇摇头,便转过身去不再理会。

  姜老师说:“本篇的主角琵琶女是被命运捉弄的女人。她昔日红极一时,被前辈艺人所赞服,遭同辈艺人所妒忌。王孙公子迷恋她的色艺,为了请她演奏而不惜花费重金。她自己也放纵奢华,从来不懂什么叫吝惜。就这样年复一年,好时光像水一样飞快的流走了。”

  前排一个女生也感受到了姜老师的忧伤,举手说道:“是啊,一个女人是多么容易受到伤害啊!”

  姜老师很满意的点头,示意该名还在哀怜中的女生坐下,说:“然而时过境迁,琵琶女渐渐的飘零沦落,随着她年老色衰,贵族子弟都已不再上门,仅有的几个亲属也相继离散。她像一双穿破的鞋子,再也没人理会,最后无奈嫁给一个商人。商人关心的是赚钱,从来不懂艺术和情感,经常外出经商,留下这个可怜的女子独守空船。”

  姜老师似乎把解说的重点全部放在了诗篇主角琵琶女身上,说得格外动情,轻轻一拍桌子,说道:“人是有感情的,面对今天的孤独冷落,回想昔日的锦绣年华,对比之强烈,怎不让人伤痛欲绝呢!当真天涯沦落、凉薄世态,这篇长诗既是对社会的控诉,也是对女人的同情。”

  前排几个女生仿佛感同身受,纷纷叹息一声。

  “琵琶女才华绝代而怏怏失意,实在让人悲愤。宋保军,你来说一下琵琶女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姜老师说完稍顿一顿,紧紧看住宋保军。

  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真是明媚,俏生生地盯着一个男生,换做是谁都要为之怦然心动。

  只可惜现在是课堂提问时间,宋保军浮现的并非心动而是郁闷。也不知道第几次被姜老师针对了,心头闪过一丝迷茫,麻木的起身。

  每当这个时候,姜老师就会对他点名提问,以达到活跃班级气氛的目的。

  在当今社会,学生一个赛一个的桀骜不驯,满地皆是刺头,到处尽是坏蛋。老师们经常有提问不成反被学生回呛的不愉快经历。因此选择哪一位学生非常有讲究。

  点前排的张欣亭吧,那女生太文艺,简单一个问题通常会被她过度解答,抢尽老师风头。点第二排的吴以奎吧,这男生不学无术还有一副坏脾气,万一他梗着脖子不做声岂不让气氛冷场?点第四排的龙涯吧,这男生又太过大胆,就怕他当众向姜老师表白,搞得大家都下不了台。

  说来说去还是宋保军最好欺负,呆头呆脑的,被骂得狗血淋头也不敢回嘴,不选这家伙都对不起自己一本鲜亮的教师资格证。

  周围看到宋保军站起,顿时一阵嘲笑,有的说:“宋保军,你这次再回答不出问题,以后别来上课了,我都替你害臊。”

  有的说:“喂,你是钟楼怪人转世投胎,故意来给我们班丢脸抹黑的吗?”

  还有个青春痘铺满脸庞的肥胖女生叫道:“宋保军,你前几天不是被袁霜抛弃了吗?怎么还有心思来上课?”

  笑声变得更大了,大家笑得前仰后合,教室里乐不可支。

  宋保军满脸通红一时默不作声。

  猥琐人格在脑海里冷笑不止:“嘿嘿嘿,别紧张,属于我们的好戏彻底开场了。”

  宋保军想道:“什么好戏?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啊!大哥拜托千万别玩我……”

  猥琐人格说:“你能考上茶州大学的中文系,多少也有一些古文的底子吧?让我瞧瞧你都学到了哪些知识。……很好很好,我懂了……”

  一道白光闪过,两个人格之间的信息传输瞬间完毕。

  在众人的笑声中,只见宋保军慢慢平静下来,用一种清高自矜的目光扫了扫教室内在座的各位,说:“既然姜老师让我谈一谈琵琶女的悲惨下场,正好本人也有部分心得,大家一起研究研究,如果说得不对切勿见怪。”

  姜老师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宋保军说:“类似琵琶女的古代歌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大抵自命清高、命比纸薄,丫鬟的身子公主的心,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姜老师听他将琵琶女贬得一钱不值,忍住怒意道:“说说你的看法。”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1925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