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5章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第25章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脑子里从前所学过的知识逐渐清晰起来。原本只是一团浆糊,现在井井有序,有条有理。

  以前他学东西总是好学不求甚解,囫囵吞枣,学到的内容零零散散,毫无思绪。仿佛几十本书被撕成碎片,地上满是纸屑,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现在,那堆纸屑居然被整理起来了。重新化作一本本完整的书籍,按照内容分类,放置在一具管理有序的书架上。想要查看哪部分的知识,只需翻检书架,而不是像从前那样在废纸堆里找半天而且不一定能找到。

  这些固有的知识不仅仅只是呆在原处,还从中形成了新的想法,有了新的见解。

  比如停留在他记忆中的某个人,照往常只会对那个人形成“他好帅!”“他好丑!”“他好穷!”之类简单乏味的印象,如今变为极其立体的观察层次。他的记忆一次次分解重组,开始对那个人从精神面貌、衣着打扮、举止谈吐、人际关系、家庭情况、过往际遇等等进行全方位的分析,从而得出全新的印象。

  他几乎看一眼陌生人就能猜到对方从事何种职业,身居哪个职位,结婚与否,感情生活是不是正在遭受挫折。

  感觉真太奇妙了!

  宋保军在脑海与两个人格交流,是脑电波直接接触,思想速度极快。看起来似乎过了挺长时间,其实他们之间的沟通不过几秒钟而已。

  看见严从龙吸了一口烟,宋保军回到现实,缓缓答道:“看起来几乎都是才子同贪官不合,缺乏伯乐的赏识因而导致怀才不遇。实则还是社会价值体系与阶级利益的原因。我国古代社会重文轻理,发端于春秋末期,至东西汉遂成主流,形成独特的儒家价值观。此后儒家逐渐成为统治阶级维系社会稳定的工具,与帝王相互依存,他们的社会地位来自于统治阶级的给予。儒家很快明白了这一点,于是他们历次修改儒家的学说,就是为了要适应统治阶级的要求。”

  严从龙来了兴趣,探身道:“继续说。”

  “当才子们的观念不能与当时的统治阶级相适应时,他们将会遭到淘汰,就此成为怀才不遇。当然具体到个人身上不会这么简单。官僚体系再庞大也不可能完全轮到每个人头上,有的退舍一旁,有的不屑一顾,有的品头论足,有的在权力斗争中失势,有的才情不足。政治的复杂性令大量儒生难以适应,难于在政治活动施展才干,实现政治抱负,甚至还会招致不虞之灾。于是报国无门、壮志难酬的悲愤,心怀利器,无缘颖出的苦闷情绪油然而生。”

  严从龙轻轻拍了拍大腿:“说得不错。你现在几年级了?将来有没有兴趣考研究生?”

  其实宋保军的话还是笼统了些。古代文人怀才不遇的原因是个大命题,若是详细论述,写十篇万字的论文都不止。现下对着严从龙,自然只能选最简练的语言概括。

  也亏他闭嘴得快,不然让哲学人格发挥起来,恐怕会一直分析到严主任的靠山下台的真正原因不止。所谓交浅言深,那就不是想要的结局了。

  宋保军很是恭谨的回答:“我是中文系二年级学生,至于考研究生,还没想过。现在考虑这个早了些。”

  严从龙呵呵一笑,说:“不早了,人生要早作规划嘛。我念高中的时候已经在思索日后的就业问题了。小宋啊,你是有些才华,但需要更深入系统的学习,为将来打好基础。”

  “听说严主任高中那一届学生乃是天之骄子,个个人中龙凤,被誉为中南八省的‘黄金一代’,我们比您是比不了的。”

  “中南八省黄金一代”的说法是宋保军一时兴起信口说出的,只当拍一拍对方的马屁。

  不过严从龙那一届学生确实人才辈出,中海市市长、象京市常委、茶州市公安局局长、朱蟹委员会常委、洪武财阀副总裁、中华驻德大使……一个个职务闪耀星河。严从龙这不入流的茶州大学教导部主任只好敬陪末席。

  听了这话,严主任显得很是高兴,摆手笑道:“呵呵,都多少年前的往事了。嗯,你如果真有意思考研究生,我可以帮你参谋参谋。回去好好想想,别浪费了你的天赋才学。”

  “是,谢谢严主任抬爱。”宋保军知道严主任动了爱才之心。他说帮忙参谋,实则是帮忙推荐研究生导师。堂堂教导主任,学校中高层领导,厅局级副职干部,推荐的导师总不会差到哪里去。

  便在这时,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严从龙说了声请进,姜忆惠带着一团香风推门而入。

  姜老师今天打扮好生齐整,顺溜的长直发披在肩上,一套藏青色的ol西装短裙,亮眼的肉色丝袜,足蹬一双细跟高跟鞋,脚背上晶莹剔透的青筋隐约可见。怨不得大量男生对她痴迷,实在是个极其迷人的御姐形象。

  “啊,严主任,对不起,刚才系主任叫得太急来晚了,没想到您来得这么早。”姜老师怀里抱着几卷文件,甫一进门便一叠声的道歉。

  严从龙微笑道:“没事没事,你们系里的工作要紧。刚才小宋同学已经向我……”

  话没说完,姜忆惠立即向宋保军冷冷说道:“宋保军!你的问题都向严主任交代清楚了么!?”

  宋保军不由苦笑道:“都说清楚了。严主任,那我先走了。”

  “站住,不准走!”姜忆惠一声断喝,又急急向严从龙说道:“严主任,您现在也知道该生的恶劣情况了,是不是应该对他做一些有限度的处罚,以儆效尤,加强我校的学生纪律?”

  严从龙见姜忆惠如此莽撞,一时倒不知如何作答。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1929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