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8章 害群之马有辱斯文

第28章 害群之马有辱斯文

  前排的学生们齐刷刷望过来,只见郭俊手按住宋保军的头,一副“咆哮课堂”的样子。便有人在想:“好啊,就算宋保军人尽可欺,你也有胆子在课堂上挑衅唐教授?这门课程怕是要过不了了。”

  受到所有人的注目礼,郭俊的怒气慢慢平息,转为惶恐,那只手拿也不是,放也不是。

  唐孤意高声道:“出去!两个都给我出去!我不需要你们这么恶劣的学生!简直有辱斯文!”

  被教授从课堂当众逐出,也委实太过丢脸,何况人群还坐着自己暗恋的女生,郭俊突然灵机一动,猛地将宋保军从座位上拽起来,叫道:“教授,我揭发,我检举,宋保军在您的课堂上吃东西,影响恶劣,实乃害群之马。”

  “哇哦……”众人的眼睛又齐刷刷落在宋保军的手上和嘴上。

  但看他左手一袋炸鸡块,右手两个蛋塔,嘴里塞满食物,腮帮胀鼓鼓的。呆滞的表情,滑稽的姿势,周身无一处不在诠释“蠢货”这个名词。学生们顿时早已忍俊不禁。

  叶净淳以手抚额,一脸无奈。

  脑袋一根筋的教授唐孤意果然被郭俊转移注意力,又喝道:“宋保军!你敢在我的课堂上吃东西,我看你根本不重视这门课程,那也不必学了!好好回去反省反省,尊师重道四个字是怎么写的!”

  郭俊顺势悄悄坐回原位,擦掉一把冷汗,暗赞自己智慧超群。

  前排的龙涯及其同党巴不得天下大乱,纷纷叫道:“就是,让他滚出去,这种垃圾不配呆在中文系!”

  谢绮露及其走狗便随声附和:“怎么还不滚哪,快滚快滚!”

  顿时群情激奋,遍地声讨,大有揭竿而起之势。

  “呃……我怎么会在您的课上吃东西?”宋保军抹了抹油腻腻的嘴唇,在脑子里说:“那个,能不能再让哲学人格出来一趟?”

  连问几次,没有任何回应。

  宋保军处于众目睽睽之下,有些急了,思忖道:“难道真要滚出去不成?我是三十二重人格的主人,怎能轻易出丑?”

  到底是跟猥琐人格融合了整整一天,心中渐渐多了许多主见,思维在猥琐人格的侵染中看待问题的角度也更不同。

  眼珠一转,已有对策,说:“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这个典故很能代表我此刻的心情,孔子闻韶乐而三月不知肉味,说明韶乐真的是太美妙了。”

  唐孤意听他一开口就能引用《论语》的句子,不觉点了点头,脸色缓和了许多,说:“那你为什么在我的课上吃东西?”

  宋保军努力吞咽干净嘴里的食物,道:“刚才听唐教授说‘真实’是《金瓶梅》最重要的基调,我不由心头欢喜,越听越有滋味。金瓶梅写的生活真实,人物真实,情节真实,社会真实,道尽了那所谓三纲五常的社会的另一面。严谨的现实主义作风,描写了一个家庭的日常起居、饮食宴筵、社会交往、喜丧礼仪,以及家庭中夫妇之间、妻妾之间、妾与妾之间、主奴之间、奴与奴之间,种种错综复杂的争斗。这真实像一面镜子,留下了那个社会五光十色的影像,也映照出后世官场中阿谀钻营、口是心非或沽名钓誉者的卑污灵魂,使之无地自容。真实,是《金瓶梅》的艺术精神之一,也是《金瓶梅》具有不朽的艺术生命之根本。”

  他挺直而立,目光坦然,侃侃而谈,在抑扬顿挫的语句中时不时挥一挥手以加重语气,再加上刻意皱着眉毛,多了成熟的气质,倒真有那么一丝明清秀才临江讲学的风度。

  装腔作势,本来就是猥琐人格的拿手好戏么。

  说到“卑污灵魂”时,宋保军用力挥手,一直抓着的蛋塔好似拿捏不稳,突然脱手飞出,“啪”地打在郭俊脸上,黄澄澄的奶油蛋黄糊了满脸。

  学生们终于哄堂大笑,教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郭俊手忙脚乱擦掉脸上污迹,眼睛余光发现有大半人的手机正对着自己按下拍摄键,登时急得大叫:“不准拍,不准拍!”

  同学们哪肯饶他?笑闹了好几分钟才逐渐平息下去。

  郭俊气得浑身颤抖,偏偏不敢在唐教授课上作乱,只得先把这口恶气强自压下。偷眼看去,自己一直暗恋的女生邱佳丽也笑得花枝乱颤,不由觉得倒是好受多了。

  唐孤意课堂前半截是讲述金瓶梅种种情事,后半段打算就此展开进行评价,只说了个“真实”的开头便被郭俊打断。

  这宋保军的论调,几乎就是他后面要说的内容,而且比他准备好的教案更生动详实,似乎比起来倒还更有水平一些。

  能在一个从前只当小透明的学生口中说出这番话来,唐孤意能不惊讶么?对课堂的喧嚣充耳不闻,当下就有些结巴:“所、所以?”

  宋保军往嘴里塞进剩下另外一只蛋塔,边吃边说道:“像音乐、、书法、国画这些艺术,历来存在许多共同之处。比如董其昌的《松下听琴图》,就是琴、文、书、画的典型之作,缺一不可。我听唐老师讲解金瓶梅,便如孔夫子欣赏韶乐一般,‘盖心一于是,而不及乎他也’,一股欢喜之情油然而生,不觉拿起东西吃了起来,实在情之所至,难以控制内心的冲动。”

  这话是将唐教授的讲课比作了能让孔子三月不知肉味的韶乐,想来高雅已极。

  同学们大哗,吃东西就吃嘛,能解释到这个地步,也太扯了些。

  所谓正宗的马屁,是旁人觉得恶心,当事人觉得受用。哪有人不喜欢被称赞的?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1932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