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90章 方为人上人

第90章 方为人上人

  哲学人格说:“你是三十二重人格的主体,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害你。你确实应该得到最大限度的锻炼,这对大家今后都是极有好处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古语其中蕴含的道理想必你一定能够体会。”

  “嗯?”

  哲学人格续道:“苦难是刺激人类社会进化的最大因素之一,在苦难中成长,在痛苦中前行,通过忍耐力与智慧逐渐解决道路上的难题,最终成为食物链的顶端。如果族群的生活太过安逸富足,那么就会退化,变得不再适应环境,最终将被淘汰。”

  宋保军一时若有所思:“我懂了。”

  “那就去吧。记住,这个苦难的过程不会经历太久。”

  一道白光闪过,宋保军重新感觉到身体正在遭受两个彪形大汉的痛殴,拳拳到肉,每一下都痛得要死要活。

  他看不到自己眼前什么模样,但猜想一定狼狈至极。

  王存徳冰冷的眼神,女孩子们张惶的表情,无一不在刺激他的神经。

  嘴角发麻,似乎已经肿了起来;肋骨痛得几欲折断,是刚刚受到彪形大汉的重击;上唇湿漉漉的,鲜血都从鼻子涌出;视线模糊,又挨了一记脚踢。

  王灵鹃叫道:“爸,别打了,他是、是……”

  “他是谁?一个没出息的穷学生而已,再来一百个我都不放在眼里。”王存徳冷笑道。

  “他、他……”王灵鹃不知道杜二少究竟什么身份,只好把副市长的名头抬出来:“他叔叔是副市长李书敬!”

  “呃!”王存徳猛然转身,压低嗓子道:“开什么玩笑?我就没听说过李市长有个姓宋的侄子。”

  “爸,那天晚上我看见他和李市长站在一起。”

  “真的假的?”王存徳看到女儿眼神不似撒谎,一时多了几分疑虑,挥挥手让彪形大汉停手:“把这小子抬起来,我有话要问问他。”

  彪形大汉依言拖起死狗般的宋保军架到王存徳跟前。

  只见眼前的穷学生鼻青脸肿,眼皮无精打采耷拉着,口鼻糊满血迹,看样子比赖子翔好不了多少。

  王存徳心想故意当着林梦仙几个外人的面教训宋保军,料想这件事应该很快通过她们的家庭传到赖辉的耳朵,他一定会明白自己的立场。冷笑道:“臭小子,你和李市长什么关系?”

  宋保军勉强抬眼瞧瞧对方,兀自嘴硬得紧:“我跟李书敬没有任何关系,你还是快点打死我好了,省得日后你全家都有麻烦,我一定叫你舔我的鞋子。”

  “哼,我若是怕麻烦就不会创下一份的偌大的家业。”王存徳向彪形大汉摆摆手:“把他扔出去。”

  林梦仙忙说:“灵鹃,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先不陪你了。”也没向王存徳告辞,心中显然对这个男人恨极,不去看王灵鹃哀求的眼睛,和谭庆凯一起,等彪形大汉把宋保军推出餐厅的时候便接住他,扶出门外。

  孟曼宁两人跟着出去,更没向王灵鹃告别半句。

  “军少,你没事吧?”两人七手八脚把宋保军扶上车,林梦仙吩咐司机马上开往医院,急急说道:“今天的事,实在对不住了。我没想到王灵鹃的爸爸会是那样的人,以前感觉他蛮好的……”

  孟曼宁考了驾照的,也开着一辆灰色的别克紧紧跟在后面。

  宋保军虚弱的躺在车子后座,接过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角,勉强应道:“我答应你,以后铲除王存徳的时候不会把王灵鹃牵连进去。”

  他被打得惨兮兮的,险些生活不能自理,偏偏说话还是这般硬气,可林梦仙偏偏相信他有那个能力。

  让林梦仙感到惊讶的是,宋保军没有普通学生被人殴打过后的恼怒、沮丧或是惊慌害怕,而是显得十分平静,仿佛挨打的人不是他自己一般。普通学生哪能做到如此宠辱不惊?

  实际上宋保军内心不知有多气恼。他娘的,老子只是去看望病人,莫名其妙挨了这顿打,实在是冤得慌。你要说我勾引你女儿做下生米煮成熟饭的好事,挨打也就罢了,可老子偏偏什么都没做。

  去到医院做了一轮细致的检查,主要是皮外伤居多,其实没什么大碍。但林梦仙放心不下,让医生给安排住进了病房。宋保军自拍一张照片,发现形象确实惨不忍睹,不适合回家,只得答应下来。

  住的是稍好一些的空调病房,两张病床,干净整洁明亮,需要另外加钱,不过都是林梦仙出钱,这女人也不在乎花了多少钱。另一张床位空着,只有他们几个人在。

  宋保军给父亲拨了电话,却是母亲接的。

  “小军,你在哪里?怎么中午不回家吃饭?我和你爸有急事要去象京一趟,晚上你和桐桐随便吃吃什么吧。我在客厅的桌子上留了钱。”

  “今天国庆,你们突然要去象州做什么?”宋保军顿了一顿,问:“是小姨有什么事吗?”

  在以前,他的思维远远不如这般迅速,融合三十二重人格之后看待事物的视角马上清晰起来,一说就中。

  宋保军父母的单位在象京没什么业务,不会有什么紧急事情需要国庆假期出差,更不会两人同时一起去。他们在象京只有一位亲戚,就是母亲的亲妹妹,宋保军的小姨十几年前嫁去了象京。

  吴桂芳果然说道:“哦,是啊,你小姨最近过得不太好,我们趁放假有空正好去看看她。”

  “是不是小姨离婚了?”宋保军又问。

  “哎!你这孩子怎么知道?行了行了,大人的事不要多管,我们过两天就茶州,你和桐桐老老实实在家,不要乱出去外面玩。我先挂了啊。”母亲不由分说挂了电话。

  宋保军只有对着手机发怔。自从小姨嫁去象京之后,因为路途不便,两家缺乏往来,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小姨了,更不知道小姨如今过得怎么样。但听母亲的口吻,想来是不太如意的。

  林梦仙陪坐着聊天,留下一些钱,让谭庆凯留下好好照顾宋保军,和孟曼宁几个闺蜜先回去了。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043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