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95章 表弟越来越幽默

第95章 表弟越来越幽默

  杜隐廊说道:“当然是十六个点了。”

  宋保军亮亮手里的一只酒杯:“对不起,是十五个点,我刚才藏了一只酒杯。是不是比刚才多花了几倍功夫才能数清?”

  杜隐廊虽不明白他打算表达什么,还是呵呵笑了起来。

  宋保军说:“为什么排成四列和排成一条直线有如此大的差别?因为这是人类大脑对二维信息和一维信息的读取速度不同。文字也是一样的。abcde之类的字母文字属于一维信息,而我们的汉字……”

  他拿手指在桌面顺手写下自己的名字,说:“宋保军三个字,上下结构、左右结构,此外其他字形还有左中右结构、上中下结构、全包围结构、半包围结构、镶嵌结构等等等等。这是什么意思?汉字属于二维信息,远远比字母文字更高级得多。认知汉字的过程是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双重发展的结果,极有助于人类智慧的开发,也是使用汉字的民族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原因之一”

  “你说的这个有点意思。”杜隐廊眼睛当即亮了起来,连声说道:“赶紧把这个写成论文,我看委员长一定喜欢。”

  “今天不太方便讨论,说得不够完善具体。这样吧,过几天我慢慢写下来,进行合理补充,争取成为合格的论文。”

  两人相邻而坐低声交谈,神态十分亲密,落在别人眼中可就不得了了。是什么人和杜二少关系这么好?有人借着敬酒上前试探,都被杜二少微笑着挡回。

  宋保军正说到文字与语言的关系,梁泊华走过来说道:“二少,外面有个人想见您。”

  “什么人想见我?”杜隐廊回头看了他一眼。

  “是云龙实业的总裁王存徳,今天早上就来了,一直在走廊等着,好像站了差不多十个钟头。”梁泊华声音不大,周围却听得一清二楚,顿时四周热烈的气氛一静。

  没奈何,大家心知肚明,今天来分的那块蛋糕就是云龙实业。现在正主找上门来,众人都不禁有些尴尬。

  杜隐廊点点头:“那就让他进来吧。”

  王存徳走进餐厅的时候,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吓了一跳。这位曾经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云龙实业老板此刻像是突然老了十来岁,神色憔悴暗淡,仿佛死了独生儿子的寡妇。

  在众人印象中,王存徳总是显得趾高气昂,腰杆挺得笔直,永远一副胜券在握的自信模样,说话铿锵有力,语气不容置疑,从来都是成功人士的派头。在他身家只有两百万的时候,他就敢花钱买了一辆一百二十万的宝马跑去找信贷,最后谈下一笔两千万元的贷款,这也和他那与生俱来的强烈自信心密不可分。

  然而这一次,王存徳的所有自信通通消失了。他穿着一件深红色条纹的立领t恤,脸上堆着笑,弓着身子小心翼翼朝门内张望,眼里还有几分拘谨和紧张,活像头一次进城找工作的农民叔叔。

  直到看到梁泊华微微点头,王存徳才迈着小碎步走了过去,因为脚步虚浮还险些滑了一跤。

  在距离杜隐廊两米开外自动站定脚步,鞠躬小声叫道:“二少。”甚至没敢抬头看桌上的人。他知道前几天那个去家里探望女儿被自己当做小瘪三狠狠教训了一顿的年轻人就坐在对面,刚刚飞快的掠过一眼,对方脸上的几道伤疤还能看得清清楚楚。

  他更明白短短三天之内让自己公司破产倒闭、四面楚歌的人就是那位年轻人的表哥。

  他还记得自己当时说过的话:“像你这样的穷光蛋,再来一百个我都不怕!”

  可是现在,人家仅仅只是稍稍动了动手指头,自己就快要家破人亡了。

  见桌上的人没有反应,王存徳壮着胆子再次叫道:“二、二少,军、军少。”

  所有人不由自主朝这边看过来。

  杜隐廊和宋保军看都没看他一眼,仍旧在怡然自得的饮酒,杜隐廊还给表弟夹了一筷子猴头菇,笑道:“这个味道做得不错,你尝尝。”

  宋保军拿出手机道:“且慢动手,先让我拍一张照片发到肥信好友圈,也好显示显示土豪生活。”

  杜隐廊哈哈大笑,向梁泊华说:“我表弟是越来越幽默了。对了表弟,在学校里可还有看得过眼的女生么?”

  “呵呵,如果表哥愿意,我倒是可以帮你介绍几个。”

  杜隐廊道:“这就别提了,我大哥逼我相亲呢,过几天就要去和女方见面,还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

  两人言笑晏晏,谈笑风生,竟然聊起泡马子的话题,故意晾着王存徳,只将他视作空气。

  王存徳孤零零的呆立在旁边,一时只觉尴尬、难堪、羞辱,说不清的滋味涌上心头,浑身上下如同有上万只蚂蚁在爬,奇痒难当。有那么一刹那,他真想拂袖而去,可是想起老婆孩子,他的脚根本迈不动步子。

  一位曾经叱咤茶州商场风云的大老板,掌握着十数亿的资产,手下几百号人,几天之内灰飞烟灭,眼下像个傻子似的站着等待对方垂怜,连狗都不如。

  周围人看在眼里,震撼之余不免代王存徳感到难受。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换做是自己站在王存徳那个位置,真是不知怎么办才好。同时也对杜二少越发惊怕。

  尤其是王存徳的儿女亲家赖辉,几乎将脑袋缩进桌子底下,不敢见任何人。

  这几天王存徳境遇之惨,他能不知道吗?他不想帮忙吗?

  问题是他自己的隆裕公司也受到清查,他本人还被“双规”了,在规定的时间、去规定的地点交代问题。打石膏那条胳膊就是在交代问题过程中被修理的。等出来后被直接叫来茶山大酒店餐厅吃饭。关于此情此景,他敢说半句话?

  等王存徳如同油锅上的蚂蚁足足站了十多分钟,杜隐廊抬头不咸不淡的问道:“这个人是谁?怎么老站在这里?”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2049818.html